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 博弈之始
    在群山下的饭店我们略作休息,这里的游客已然不少,而我们只是打算吃个饭,找到寄放车的地方。

    接下来呢,我们就会进入群山之中,去探寻阿尔卑斯山脉中的一座座的山峰,第一自然会选择白朗峰。

    吃饭的时候,胖子吃的差不多之后,就和饭店老板,一个年轻的少妇闲聊了起来,连我们都没想到这个少妇会说汉语,看来作为老板需要掌握多国的语言啊!

    聊着聊着,少妇就说看我们的打扮好像是探险者,是不是要进去群峰之中。

    胖子非常的圆滑地呵呵一笑,说:“我们也就是进去拍几张照片,用来拍一部大型的电视剧。”

    少妇一拍胖子的胸口,说:“看你也像是个很有名气的导演,如果有需要当地人的话,一定要找我哦。”

    “那是,那是。”

    胖子继续笑着敷衍,忽然他说:“老板,对了,有没有关于阿尔卑斯山脉的传说啊?我也好让编辑加到里边去。”

    少妇眼睛一转,说:“那传说可就多了去了,不过关于这白朗峰有个很恐怖的传说,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听呢?”

    我立马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说:“当然,还请老板不吝赐教。”

    “呵呵,这位小哥客气了。”

    少妇婉然一笑,说:“只要你们不害怕到不敢再进山就好。”

    “哎呀,老板您就快说吧,胖爷肠子都痒了。”

    胖子有些抓耳挠腮,毕竟有些当地的传闻对于我们的倒斗有着一定的参考性,所以多知道一些也没有坏处。

    接下来,根据这个少妇的口头诉说,我们得知了一个具有西方恐怖色彩的传说。

    那就是在两百多年前,有一队探险者,他们为了探寻这座阿尔卑斯山脉中最高的山峰,便进入了其中。

    可是在不到三天之后,有一个失魂落魄地从山中跌跌撞撞地回来了,他告诉世人白朗峰是一座被诅咒的山峰,但凡进入里边的人都变成了诅咒之下怪物。

    当时的旁听者问他为什么没有变成怪物,那人就神秘一笑,直接把一个旁听者的脖子咬断了,剩余的旁听者吓得连忙逃命,而白朗峰受到诅咒的传说也就传开了。

    胖子不惜一顾地笑着说:“别扯了,这东西都是以讹传讹,要是真的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的话,那么怎么还可能有人来这里旅游呢?”

    少妇神秘地一笑,说:“那个活下来的人就是我的爷爷,这绝对不是假的,不信我可以帮你叫出来问问。”

    盲天女就说:“别听她的,我看她是想要我们多在这里住几天,虽说偶尔也有发生有人丧命的事情,但那也是因为失足导致的。”

    “年轻人,话不要说的太满了。”

    这时候,白发苍苍的老者,推着一把轮椅走了出来,但是说话的却不是他,而是坐在轮椅上一个更老的老者,看起来年龄可能达到三位数。

    看着这位说话的老者,胖子就说:“想必您就是老板口中的爷爷吧?怎么,现在还打算把我们的脖子有咬断不成?”

    顿时,整个饭店里边的人都哈哈地笑了起来,对于这种无稽之谈谁都不会相信,但是我发现韩雨露的神色变了,就连手也缓缓抓住了背后的那把剑的剑柄。

    一时间,我们一对四个人都愣了,因为光从韩雨露的变化来看。

    这个老者绝对不是普通人,否则她连看到粽子都那么从容淡定,怎么会因为看到一个大半截身子都已经入土的外国老人如此的紧张。

    霍子枫就往韩雨露的身边贴了贴,悄声问道:“怎么了?”

    韩雨露死死地盯着那个老者,片刻之后说:“他身上有死亡的气息。”

    我一愣,轻声问:“什么是死亡的气息?”

    韩雨露说:“就是人死了之后,在墓中长年累月积攒的尸气,从这个老人的这股气息来看,他至少应该死了有两百年以上。”

    盲天官皱起眉头,就问:“照你这么说,他应该就是个粽子了?”

    韩雨露微微摇头说:“这又和粽子不同,属于另一种东西,虽然我说不出是什么,但是这种死亡气息非常的危险,我们尽量不要靠近他。”

    我看了看外面山峰上的冰雪世界,在山与山之间有着一轮红彤彤的太阳,说:“不管是中西的传说中,鬼怪都是害怕白天的,他如果不是人,怎么可能在大白天出现呢?”

    “这是生物的本能。”

    韩雨露解释道:“并不是说白天就不会出现异常,而是大多数东西都喜欢在夜间捕食,但是丝毫不会影响它们白天会活动。”

    对于韩雨露的话,我自然是没有理由反驳的,毕竟她说的也非常有道理,只是传统的思想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也没太在意,全当是韩雨露有些太紧张了。

    仝电五人是吃完饭最快的一支队伍,他们和少妇打了声招呼,说是车子先放在她这里保存,他们会付停车费的,得到了少妇许可之后,他们背着行李便出发了。

    接着夏风等五人也是相同的做法,而之后就是一直以不屑目光看着我的秦甜走过我们身边的时候,她依旧高傲的像是一只冰晶凤凰似的。

    他只是说了一句:“你们等着输吧!”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虽然非常想表现的绅士一些,但是面对这个女人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没有破口大骂也算是道德观念的约束了。

    说句不好听的,这混血女人看我的眼神,那根普通人看一条狗似的。

    胖子在我耳边悄声说:“放心小哥,等咱们找到机会好好地羞辱羞辱这娘们,这娘们可比盲天女更加厌恶。”

    这时候,周四也带着他的人到了我的餐桌旁,他说:“小哥,你们几位慢慢吃,我带人先去前边探个路,我们在白朗峰上见,虽然我们现在是对手,但绝对不是敌人,还是可以合作的嘛!”

    盲天官微微点头说:“你说的没错,等找到东西的时候再靠本事争夺也不晚,现在我们完全可以联合起来嘛!”

    周四嚼着口香糖对着我们抱了抱拳,旁边那些来旅游的各国人都用诧异地目光看着这一行为,可能在他们的眼中,这样的行为特别的奇怪,最多也是在中国的影视剧里边见过。

    我们付了账之后,少妇提醒我们要不要住一天歇歇脚,明天再上去也不晚,但是被我们婉言拒绝了。

    毕竟我们还要跟着这些在欧洲混了这么多年的七雄门人继续前行,可不能让他们把我们甩出十万八千里远。

    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小角色,加上这里也算是他们经常出没的地方,在天时地利人和三个方面,他们比我们要强太多了,所以在没有确切的路线之下,我们还是跟着他们比较好。

    在临行离开饭店的时候,那一老一更加老的两位老者把我们送到了门口,坐在轮椅上的老者用他那浑浊的眼神打量了几下韩雨露,然后对我们说:“来自远方的客人,愿你们平安归来,我主保佑。”

    谢过这个莫名其妙的老者,我们追随着前边三支队伍的步伐,加上一些攀登白朗峰的游客,开始朝着我们的目标进发了。

    到了游行接待的地方,我们一人买了一副太阳眼镜,大多数游人选择登上海拔三千八百多米的阿格尔峰,用眺望或者用望远镜去观看白朗峰的美景。

    而我们五支队伍,则是选择到了无人区的山谷,去追寻那种阿尔卑斯山脉最高的山峰。

    山下绿草成茵,远远就能看到清澈的湖水倒影着周围的高峰,水中高峰雄伟挺拔的身影,上半部分白雪皑皑,给人一种美轮美奂的景象。

    走进山谷之中,这才发现“不听话”的游客不止我们这二十五个人,还有其他的游人,其中看到一支黄皮肤的队伍,走的稍微近些才看清楚,原来正是黄妙灵她们。

    我们没有打招呼,就像是夏风他们也没有跟任何队伍打招呼一样。

    因为盲天官说这些人可能就是其他四支队伍的接应,虽说里边的人数绝对在上百之多,但是如此空旷的山谷之中,看起来如如同这里的小草一般,根本不值一提。

    霍子枫说:“真正的博弈,从这里才刚刚开始。”

    我微微点头,同时提醒胖子说:“死胖子,你最能出问题,这次可千万收敛着点,小爷还准备当了这个七雄的当家人,回去应付汗卫军呢!”

    胖子已然被这里的美景和美女的身影所吸引,听到我的劝告,他不耐烦地说:“放心吧你,胖爷做事最有分寸了,绝对不会坏了你丫的好事。”

    我叹了口气,点起了烟抽,心里暗想着:但愿如他说的那样吧!

    其中一种名叫鸢尾属的灌木淡黄花吸引了很多女人的注意力。

    传说这是希腊神话中彩虹女神在凡间的使者,被当地人称作华中圣者,其中还有少量稀有的蓝紫色鸢尾属花,那粗大的根茎彰显了它们生命力的旺盛。

    在我们一边行走,一边欣赏着大自然的美景之时,忽然听到了一声惨叫在我们的前方响起,由于是担心黄妙灵她们出了事情,我们连忙一路小跑朝着叫声传来的方向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