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7章 诡异之棺
    我记得在沈庄的沉船葬之中,曾经见过用红绿两种宝石打造出两口很大的棺椁,也就证明世界上真的有大块的纯天然宝石。

    只是,这里的量实在是太多了,总和估计能打造那么十几口棺椁也没问题。

    而且这还是其中一个陪葬棺,也不知道另一个里边是不是也都是这样的东西,要是也是一样的话,那么咸丰帝这个陵墓,将是我们一伙人所下过最为富有的一个斗。

    虽然清朝时最后一个王朝,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但里边的陪葬的东西的价值,却是在我们所有人意料之外的。

    胖子用匕首轻轻敲了敲其中一个人俑,发出了“铛铛”的声音。

    “我靠,这他娘的什么情况,中国五千年的各种珍贵宝石大部分都集中在这一个陵墓里边了吗?”胖子问。

    “你小心点,别敲坏了,毕竟可是粘合到一起的,不是整块打造而成的。”

    我一边提醒胖子,但是眼睛还看着自己面前这个祖母绿打造的人俑,光是这么一个人俑,其身体内就蕴含了二十多块极品的祖母绿,其中最大的一块比我的拳头还大。

    蓝莲完全地活跃了起来,根本没有听我提醒胖子,已经手握石工锤,将他面前一个紫水晶人俑敲成了好几段,从中正敲敲打打地往出搞紫水晶。

    我过去就呵斥他道:“娘的,谁让你敲碎的?”

    看了一眼,蓝莲苦笑道:“小哥,不敲碎怎么能把这些紫水晶拿出来,你看看这成色,每一块都是他娘的极品,这些后半生可以风光了。”

    胖子拱了拱鼻子,说:“什么味道这么香?”

    他这么一说,我好想也闻到了,而且那种香味在不断的加重,让人恨不得找到源头所在,整个鼻子贴上去狠狠地吸几下。

    而且这种味道非常的熟悉,好想有某一种木料散发出的,就像是檀香木放置的越久,香味就会越浓一样。

    很久没有说话的韩雨露,看了蓝莲砸碎的那具人俑说:“是松香的味道。”

    我便是一愣,拿起一块人俑的碎片,立马就闻到更加浓郁的松香味,而松香是以松树的油脂为原料提炼出来的天然香味。

    在《本草纲目,木一,松》中提到,松香能作为提神醒脑的药物使用,现代也是化工原料,广泛使用于肥皂、造纸、油漆和橡胶等行业中。

    而中国,就是松香脂产量最大的国家,没有之一。

    在古中国便已经被人广泛使用,不过是药三分毒,松香是有一定毒性的,在氧化之后会危害的人的身体健康。

    但是毒性并不是很大,只有与一些特定的金属或者毒化合物才会变成毒气。

    不过,眼前的松香并非是现代意义上的工业用松香,而是中药松香,要不然不可能有这样的香味。

    这香味的让人都有些想要吃一口的冲动,毕竟这是陈年的松香,和檀木几乎一样,放的时间越久就越像。

    这个人俑体内的松香,至少也有一个半世纪了,甚至还可能是更为时间久,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边发松香,难道是想把我们这些时隔一百五十多年的盗墓贼毒死?

    出于对自身安全的考虑,我们只好重新戴上防毒面具。

    因为在胖子又敲开一个之后,香味更加的浓郁了,我觉得已经很有这个必要了,少量的也许不明显,但是大量的,即便是屁也能把人熏死。

    二叔捡起一块碎片看了看说:“这些人俑并不是类似的石头加上一些同样颜色的宝石塑造而成的,而是宝石被封在了松香之内。”

    我同意二叔这个说法,毕竟经过火烤之后的松香,就会成为液体。

    而且通过特殊手段还可以把松香脂的颜色蒸发掉,只要有模子,想要什么样形态的人俑就什么样,即便做一坨的屎模子,也一样可以。

    在松香颜色蒸发消失之后,松香就成了透明的,那样再里边混合进入各种宝石,那就会让宝石的颜色占据主位,并且还有保护宝石在漫长的岁月中,几乎不受到天然氧化的作用。

    韩雨露招呼我们过去看个东西,也不知道她发现了什么。

    等我们过去一看,恰巧发现那里有一个手腕粗细的孔洞,也不知道通往哪里,但是附近有那么一圈的人俑,已经开裂了,所以这个地方的香味就更加浓了。

    在大部分人用石工锤砸碎开裂的人俑之时,韩雨露说:“这个孔洞应该是和主棺椁连通着的,通过松香的香味,可以达到防止尸体腐烂的作用。”

    我看着点头说:“照这么看,也就是我们来的早,要是再晚几百年来,这里的人俑估计会碎裂更大的范围,这样棺主就能在几百年,甚至千年万年都不会腐烂,看来清朝的防腐工作已经做得如此的出神入化了。”

    胖子挠着头质疑道:“不对啊小哥,你不常说宝石的放射物体,就能够杀死大多数病毒和细菌,导致尸体不会腐烂,甚至还不会尸变吗?可为什么又把宝石封在松香中呢?”

    我想了想说:“可能这一方面是用来防腐,另一方面就是陪葬,还有一方面是保存这些金银宝石,等到清朝后裔再次打天下的时候,这些完全可以作为资金。”

    胖子笑道:“他娘的,这古人想的就是远。”

    顿了顿他说:“喂,你们说另一口陪葬棺里边是不是也这样?还是有别的呢?”

    以我的观点来看,对面的那口巨型陪葬棺也是一样的,这样就能延长棺主肉身不腐的一倍时间,如果我是设计者自然也会这样设计。

    我把自己的想法一说,二叔却是摇头说:“我看不见得,即便棺主万年不腐也没有什么用,我倒是觉得很可能是另一种情况,比如说有什么奇特的法子,风水学来讲能让棺主升仙,从实际出发又可能是起死回生。”

    一下子,所有人都站在了二叔一边,因为他说的确实有道理,比我说的更加有说服力。

    只不过,虽然我是他的侄子,但在这种事情上是肯定不会认这个怂,俗话说口说无凭眼见为实,反正我们有钥匙,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黄妙灵也是这个意思,因为她和小兵已经将左边这个巨型陪葬棺转了一圈,并没有要找的九龙宝剑,那可能就是在右边的陪葬棺中。

    因为九龙宝剑是后来在被放入其中的,必然不可能惊扰棺主,放入主棺椁之中。

    敲碎一些人佣将里边的各种宝石拿出来,我们收拾了一下就打算打开另一个去看看。

    钥匙只有一把,想要打开对面的,那必然要把钥匙拔出来,而拔出去这口陪葬棺就会再度合上。

    不过,我们也摸的差不多了,单单是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已经摸了很多价值连城的宝石,回去又会多几个亿万富翁出来。

    我们秉着论证谁的说法正确,加上最主要的是找寻九龙宝剑,所以我们到了右边的陪葬棺之上。

    站在右边的陪葬棺前,几乎和对面的一样,我们把钥匙插到了里边,四个人用力一扭。

    轰隆!

    顿时,这口陪葬棺也被打开了,还是那么宽的缝隙,要不是人多,我都以为我们是在重复地打开一口陪葬棺。

    但是,在宽大的缝隙出现之后,顿时就有一股肉眼可见的阴寒之气扑面而来。

    二叔用姜还是老的辣似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当然即便他就是和平常一样,我也会觉得这是他在炫耀自己猜测的比我准确。

    人都是这样,当你特别在意一件事情的时候,你就会注意周围一切的变化,整个人也变得相当的敏感,即便二叔不看我这一眼,我也会感觉他是在漠视我的存在。

    胖子看出我的失落,就替我打圆场说:“在没有看到下面是什么之前,谁也不能说我家小哥的不是。再说了,小哥也就是个普通人,只不过懂些风水知识,这个可不影响他对很多风水上事情的判断啊!”

    我脸上无光地推了胖子一把,但也给自己找台阶下,说:“毕竟这只是个猜测,是对是错都有事实证明,即便是错了就当是长见识了,毕竟二叔比我入行早,他比我判断的准确也没什么。”

    或许,二叔自己都没有想到,只是一个谁猜的正确会引起我这么大的反应,他怔怔地看着我,忽然笑着说:“或许我猜的也不全对,因为按照我的理论不可能出现寒气,所以这次我们都没有猜对。”

    韩雨露没有理会我们的争论,这次是她第一个钻了进去,我们也前后跟着下去。

    一下去就感觉到这口陪葬棺中的寒气刺骨,我们都忍不住地往紧裹了裹衣服,而且下面的视线也太过差了,因为我们已经看不到最先下来的韩雨露身影。

    这寒气就像是白色的雾气似的,将我们每个人的身体所笼罩着,不出一分钟,我们的身上出现了晶莹剔透的冰凌,仿佛置身于南北极一样。

    胖子一边跳着,一边搓着手骂道:“他娘的,这是什么狗屁陪葬棺,里边白茫茫的什么都看不见不说,居然还他娘的这么的冷,想要冻死胖爷还是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