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七雄渊源
    如果是那样的话,假如我是个犯人,自己说那等于投案自首,是可以从轻发落的。

    但是现在就好像我跑了好一段时间,突然被朝阳群众举报抓获,这罪过可就不一样了。

    现在也顾不得想太多,这些盗墓贼既然知道我们的身份,反而没有丝毫畏惧。

    我的脑海中还真的没有这么一伙实力,而且听他们的口音还是北方人,这就让我对他们的身份好奇了。

    走到了一个角落,这里有着石头人俑和一些盔甲和武器等铁器陪葬品,看样子这里是个陪葬室。

    一般帝王都会拥有这样的陵墓格局,最举世闻名的那当属秦皇陵的兵马俑,只不过那是一些石头军队,而这里只是一些简单人俑陪葬的地方。

    那人把手电往一个人俑的臂弯处一放,正好当作一盏灯,这样我也看清楚了他的模样。

    这个人一张类似长方形的脸,发型是平头,一米七八的个头,大约将近四十岁,留着八字胡,看起来非常的成熟和老练。

    但是,在我的记忆中,从未见过这个人,甚至我可以肯定连一面之缘都没有,否则我不会对这样一个长相的人没有影响的。

    犹豫了一下,我先开口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八字胡往嘴里丢了一颗口香糖说:“和你一样。”

    我一愣,说:“既然你们也是盗墓贼,咱们各倒各的,谁也不用干涉谁,麻烦你们还是把我们放了吧!”

    八字胡嚼着口香糖说:“你误会了,我说的和你一样,不仅仅指我们也是盗墓贼,我们同样也是七雄的传人。”

    这一下让我更加的疑惑,因为七雄的门人我都有影响,除非就是那些各个铺子里边的新伙计,但是从他的气度来看,肯定不像是伙计,难道他在戏谑我?

    想到这里,我就不由地非常生气,说:“虽然我并不是什么英雄,但也绝对不会做出超越底线,没有尊严的事情,你要是想羞辱我,小爷还真的不吃你这一套。”

    八字胡看着我,呵呵笑道:“我真的是七雄的门人,也许是我说的不够清楚,也是因为你不知道。”

    “其实除了你们北京城那一脉的七雄之外,还有另外的七雄,只不过我们是真正的七雄,而你们只是一个小小的分支。”

    我摇头表示不明白,如果还有一个比我们更大的七雄,那盲天官肯定会告诉我的。

    当然假如这是秘密,他不跟我说,至少也会向霍子枫提起,可是他们谁都没有跟我说过,所以我自然不相信。

    八字胡说:“我想你一定听说过‘三十六行,盗墓为王,掘墓倒斗,七雄最强’这句话吧?”

    我点了点头,确实我好像听过,而且这也不算是什么秘密,所以他这样说并不能让我信服,这个世界还有更大的一支七雄。

    八字胡微笑着继续说:“七雄起源于西周,在北宋又融合了摸金和崂山两派的特色,这才真正形成了现如今的七雄。”

    “我们在元蒙时期,因敌视元朝的政权,被大肆迫害,于是也开始反击,以破坏成吉思汗陵的风水,恢复汉人江山为己任,最终却只破坏掉了几处伪陵。”

    顿了顿,他又说:“你应该知道我们七雄被追杀的事情,时至今日还有一批杀手在遵循祖训来追杀我们。”

    “所以我们不得已隐藏自己的身份,不是同门之人,即便是妻儿都不会告之,最早我们淡出中原,曾经活动在苗疆外蒙和西北一代,现在我们的大部分门人则是隐藏在欧洲的一个国家之中。”

    我不明白他和我说这些干什么,虽然我知道的没有他这么详细,但也差不了多少,不过他既然能说的这么详细,让我开始有些相信,他们也许还真的是另一支七雄的门人。

    这样,我也就想到为什么哈呜德说他们是七雄的,所以才一路追杀到陵墓之中,看来并不是他们误解了,而是真的还有一支七雄的存在。

    我说:“既然你们是七雄的,那现在和我也没有关系啊?”

    八字胡把嘴里的口香糖吐掉,又丢进去一颗新的,说:“当然有关系,你们只是我们的一个分支,而就是你们这个分支,居然能够盗了真正的成吉思汗陵,正是因为这点,我们才千里迢迢从欧洲赶过来。”

    说着,他拿出从背包拿出一件古董,而这件就是我亲手从成吉思汗陵中盗出去的,所以我的记忆特别的深刻,但还是不明白地看着他,究竟是为什么要找上我。

    我看着这件古董,正是我从成吉思汗陵盗出七宝玄台中的那件紫金葫芦,想不到最后到了他的手中,看样子他是花了大价钱的,说不定当时的买主就是他们的人。

    我立马就说:“听你的口气,我们盗了成吉思汗陵,应该对你们非常有利,既然事情已经结束了,那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找上我?”

    八字胡说:“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把整件事情和你说清楚。”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想不到最后盗得成吉思汗陵的会是你们,而不是盲天官那个老家伙。”

    我皱起了眉头,虽然自己也常常说他是老家伙,有时候还说他是老东西,但是听到从别人口中说出,心里难免有些抵触。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的领路人,我说:“把嘴巴放干净点,有事说事,没事情我就带着我的人走了,我们还要去找自己的同伴。”

    八字胡从万千感慨中醒悟过来,说:“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周四明,但是因为我排行老四的原因,门中的师兄弟们也叫我周四。”

    “你怎么不叫皱市明?”我讽刺他道。

    周四问我:“皱市明怎么了?”

    我笑道:“你没看过拳击吗?金腰带得主。”

    周四微微摇头说:“不开玩笑,我们进入正题吧!”

    我点了点头,他说:“我们身在欧洲的七雄,自从几任七雄当家人被暗杀之后,一直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现在只有四个大堂口一起主事,所以里边混乱的程度可想而知。”

    我耸了耸肩,问他:“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周四说:“以前确实没有,但是在盲天官让你带队盗了成吉思汗陵就有了,我也不知道那老东西是怎么想的,居然让你捡这个天大的好处。”

    我说:“你有话快说,不是说要进入正题吗?”

    周四干笑道:“我确实啰嗦一些。那好,我这次一路跟着你们到了外兴安岭,就是帮助你盗了这个墓,然后带你到欧洲,出任时隔五十一年没有人做的真正七雄当家人,也可以说是嫡系派的当家人。”

    我一听让我去欧洲,我长这么大要不是倒斗这两次,那连中国都没有出过,更不要说去那么远的地方,自己这个人就是喜欢平静的生活,我才不去趟那淌浑水呢!

    摇着头,我说:“算了吧,我没这个兴趣,你看看还是回去找我师傅吧,要不你跟我把我师兄找到,让他去做这个大门派的当家人也成。”

    周四说:“你以为是个人就能做七雄的当家人吗?我们派内有个好几百年的规矩,不管七雄当家人是不是有人做,只要有人盗了成吉思汗陵,那就是一定让这个人来当。”

    我苦着脸说:“这点我师傅知道吗?”

    周四点头说:“当然知道,要不然我说自己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居然会让你带队盗这个斗,看样子你对他很重要啊,甚至重要到他会馈赠你这么大一个好处。”

    我忙摆手说:“不是,我师傅也去了,其实他带的才是真正的大队伍,我们只不过是先头部队,说的不好听点就是去当炮灰,试试那个斗的水深水浅。”

    “呵呵,这个我管不着,反正从斗里带出大量陪葬品的是你和你的人,而盲天官不但什么都没摸到,还受了重伤,从这一点来看,你就比他适合,所以我们才会来找你。”周四一边笑一边说。

    我骂道:“真的日了狗了,小爷好像又被那老东西坑了。”

    周四说:“行了,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那么我们现在就是你的人。”

    “我们擅长各类阵法的破解之法,熟悉各种风水格局,并且利用科学,研究出一些灵气探测仪,不知道比罗盘强多少倍,还有专门针对粽子的干扰仪器,在这个斗里完全用的上,所以接下来我们会竭尽全力帮助你把咸丰帝的墓盗了。”

    我看着他坚定的眼神,居然好像看到一条大狼狗死死盯住一块骨头的模样,如果我到时候不去,他说不定就是被我打晕也会带我去。

    情况既然这样了,回去我还要和盲天官好好商量一番。

    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帮助黄妙灵把九龙宝剑找到就可以回去了,一旦到了北京城,我就不用再受制于人了。

    想到这里,我说:“那行,先倒了这个斗再说。”

    砰!砰!砰!砰!

    连续四声枪响,接着就听到胖子叫道:“我靠,这是干什么?什么都不说就杀人,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