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真假难辨
    愣了好久,我脑子里开始总结自己想问的问题,当我脑袋开始清晰便问她:“现在是哪一年,或者说是什么朝代?”

    娘娘恭恭敬敬地回答我:“是咸丰一八五三年。”

    我过了一下脑子,立马想到如果照她这么说,那现在就是咸丰帝等位的第三年,我也不知道咸丰现在是多大,而且我正在盗他的墓,又穿的这么现代,哪里有一点儿咸丰帝的模样,难道说小爷是咸丰帝的转世。

    在自己再度胡思乱想之后,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问,只是站了很久之后,才慢慢地说道:“我想出去看看。”

    娘娘面露令人心疼之色,说:“吾主,难道是嫌弃臣妾服侍的不好吗?”

    我忙摇头说:“不是,我现在脑子里乱的很,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让我出去看看,那怕就看一眼再回来也成。”

    娘娘说:“吾主,现在夜已经深了,我们先歇息吧,等明早您再去上朝。”

    对于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已经就差替你脱裤子了,我真的太难适应了,而且我开始想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女人,因为我肯定是见过,要不然她不会给我面熟的感觉。

    把我见过的美女都想了一遍,很快就想到我在岩壁上看到的那副画,这个女人好像就是那副画中的那个美女。

    想到这里,我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难道说自己进了画中了?

    这怎么可能,这比我做梦或者是中邪更让我难以置信,可是眼前的一切都太真实了,我隐约看到娘娘的壕沟,几乎快要贴在了我的脸上。

    再度把娘娘推到了一边,我说:“你先睡,我自己想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娘娘很听话地“嗯”一声,居然开始在我面前把纱衣脱掉,我吓得连忙跳了起来。

    既然我是咸丰帝,那眼前这个娘娘是慈溪还是慈安,不管是谁也没有听说这两个女人有这么漂亮啊!

    我让她把衣服先穿上,要不然一个如此漂亮的大美女,即便我是个和尚,也受不了这种诱惑,说不定再干点什么事情,到时候只是一场真实的梦,那么我还不让胖子把喉咙都笑破了?

    我第一次见女人这么渴望和我睡觉,整个人就凌乱成了一团,我借着让这位娘娘陪我在宫殿里四周看看的时间,希望从中找出破绽。

    而身边这个娘娘,自然给她安置了一个“鬼”的名头。

    那些白纱好似无穷无尽,走过了一层又有一层出现在眼前,所以我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墙壁之类的东西,只能看到一些攀龙附凤的顶梁柱,摸上去也是实体存在的,根本看不出任何的问题。

    我问了很多关于咸丰的年间的事情,这个娘娘大体都不知道,像是潜心读书的书生一样,只不过她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伺候帝王郎”,所以根本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

    娘娘走了一会儿说困了,让我就寝,其实我他娘的也身心疲惫的厉害,但是我知道不能睡,万一这是一个什么阵法,我一睡这辈子都不用醒了,那可真是牡丹花下死了。

    忽然,我灵机一动,既然我现在是帝王,那么肯定就会侍卫,如果我喊一嗓子没有人进来,那么说明这一切都是虚构的,到时候这个娘娘自然就显真身了,也行这就是我逃出生天的最佳办法。

    我清了清了喉咙,故作深沉地叫道:“来人。”

    说完,我就用余光看着这个娘娘的表情变化,但令我失望的却是她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唯唯诺诺地站在我身边。

    不一会儿,我就听到有人骂骂咧咧地走了进来:“他娘的,这是什么破地方?胖爷才不管什么皇帝,敢打扰胖爷的好事,胖爷今天就要弑君。”

    “我操!”

    我忍不住破口骂道:“死胖子,你他娘的怎么也在这里?”

    胖子听到我的声音,他的骂声戛然而止,几下子掀开了白纱,出现在我的面前,当他看到我身边的那个娘娘,眼睛都直了,而且毫不诋毁他的是,这家伙居然流口水。

    我上去就是一脚踢在胖子的屁股上,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想那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下,胖子终于反应了过来,擦了擦嘴角说:“胖爷也不知道,刚才还好好地站在岩壁前欣赏画,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大将军了,进来就有一群美女伺候胖爷,刚才胖爷已经准备提枪上马了,结果听到什么狗屁皇帝的传召,这不就是到了这里了。”

    说完,胖子四周看了看轻声问我:“小哥,那狗屁皇帝呢?”

    我白了他一眼,说:“就是小爷。”

    “我靠,不会吧?”胖子瞪着眼睛错愕道。

    我皱起眉头问他:“什么不会?”

    胖子说:“胖爷只是个将军,你丫的怎么就成了皇帝了?这不公平。”

    我又是一脚,骂道:“现在还计较这个干什么,小爷估计咱们是中了道了,想办法尽快回到现实,小爷可不想一辈子生活在这种虚幻的世界中。”

    胖子诧异道:“我们在画中?不是穿越了吗?”

    我说:“我觉得这里透着一股妖气,就是那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你有没有?”

    “有!”

    胖子肯定地点了点头,说:“胖爷还以为是自己臆想的,原来真的是这样的,那你是说……”他用眼神看了看那个娘娘,又示意他身后的几个侍卫。

    我也给了他眼色,我们两个在一起合作这么久了,只要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要说什么。

    胖子摆了摆手,对后面的侍卫说:“你们先下去,我和小哥有事情商量。”那些侍卫还真的听话,就和那个娘娘听我的一样,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

    我也对那个娘娘说:“我和这位胖将军有事情商量,你也先退下吧!”

    “是,吾主。”娘娘对着我行礼之后,然后扭扭捏捏地走了出去。

    胖子抿着嘴唇说:“小哥,这娘们不错啊,你没有对她做什么吗?”

    我苦笑道:“难道你没有发现她就是壁画上的哪个女人嘛?”

    胖子朝四十五度角看了看,非常肯定地点头说:“还真是。哦,对了……”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说:“胖爷我们到岩壁的时候,发现你和霍子枫都处于昏迷状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见满地的锁链,然后胖爷就观察那幅画,结果就迷糊了那么一下,然后就到了这个宫殿里边了。”

    我说:“幸好我是皇帝你是将军,要是进来是阶下囚的话,说不定一会儿就要砍头了,你说在画里边死了,是不是在现实也就归位了?”

    胖子啧啧着嘴道:“这可不好处,在《聊斋》中不是有画皮嘛,你说我们是不是遇到类似这样的妖怪了?”

    我摇了摇头说:“谁知道呢。哎,对了,装着烟了吗?”

    “恩!”胖子掏出烟给我,我们两个就抽了起来。

    但是,在抽烟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也就是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情况,那就是打火机不用打,拿出来就自然点燃了。

    胖子狠狠地抽了一口烟说:“看样子这里一切都是虚构的,就连我们抽的烟也可能是他娘的假的。”

    我感觉着尼古丁的气味,虽然很难相信是假的,但是一切的匪夷所思已经告诉我,这绝对不是真的。

    只是为什么我们两个能见面,而且听胖子说还有霍子枫,那他又在什么地方。

    我问胖子:“刚才在我没有传唤你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

    “什么传唤?怎么听得胖爷好像是你丫的一条狗似的。”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我就在下一层,上一个很长的楼梯,就到了这里了。”

    我回想了一下,立马想到其实这个楼有六层,而且很快就联想到了之前付义和我们说这个斗叫做“六重帝王陵”,难道说的并不是这个斗,而是指的我们现在身处的位置,看来已经说明了问题,只是没有亲身经历,所以无法理解罢了。

    “不行,我觉得其他楼层里还有我们的人。”

    我看着胖子说:“这样,我让所有人都到这一层来,到时候不就知道究竟还有谁了嘛!”

    胖子摆手说:“不成,不成,根本放不下。”

    我诧异地看着他问:“怎么会放不下呢?难道说这个楼里边的人很多吗?”

    胖子点头说:“不是很多,而是非常的多。不说别的层,光胖爷所在的那一层,那些侍卫就有好几十个,胖爷估计这里肯定放不下。”

    “那怎么办?”我有些傻眼地问。

    胖子眼珠子一转,说:“就以咱们两个来看,但凡进入这里的人,那都是享受着帝王般的待遇,我想霍子枫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等一下你就让所有的头目过来,那样不就知道有没有霍子枫了嘛!”

    “也对。”

    我心里踏实了很多,毕竟有胖子在身边,所有事情有个商量,即便是龙潭虎穴也敢闯一闯,更不要说这么一个虚幻的世界,况且我们还是这个世界里边食物链的顶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