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有死有伤
    霍子枫忍不住看了韩雨露一眼,发现后者也在看他,便慌乱地躲开看向胖子,说:“长得和第一次见韩雨露时候有些相似。”

    一听这话,我们都皱起了眉头,也都忍不住去打量韩雨露的美貌。

    韩雨露本身就是一个世间不应该出现的美女,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如同睡美人,第二次又像是从地狱走来的罗刹,之后就是一个非常漂亮的现代冰山美女,难道说这个尸妖又是这般?

    胖子不信邪地说:“不成,胖爷的亲自去瞻仰一下里边那个美人的容貌,说不定还能和胖爷有一段倒斗生死恋的事情发生。”

    看着胖子摇摇摆摆地走过去,我提醒他:“小心点。”

    胖子只是头也不回地朝着摆了摆手,可其他人也非常好奇地跟着走了过去。

    我由于背着红龙,担心有什么变故就留在原地,但是那种渴望看到的心思,让我忍不住地朝里边去眺望。

    在他们全都到了后面之后,就听到胖子说什么“怎么没了?尸妖呢?哪里去了?”等等之类的话。

    我心说难不成是活了之后开遛了不成?就准备背着红龙进去。

    “你们看!”这时候又听到黄妙灵的声音,我把迈出去的脚步收了回来,不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

    “来,试试。”这是二叔的声音,也不知道在试什么东西。

    这时候,红龙拍了拍我的头,我由于专心看着里边就不走心地说:“你醒了?感觉好些了吗?”

    可是红龙并没有说话,而是又拍了拍我的头,我就说:“你不用担心,现在最安全的就是我们两……”

    但是,他话还没有说完,我感觉自己的头被狠狠地敲了一下,疼的我的脖子都一缩。

    我转头骂道:“我操,你他娘的干什么这么用力?”

    在我看到脸色苍白的红龙,正一个劲地对着我使眼色,起初我还以为是这家伙的眼睛抽经了,但是再仔细去看他的嘴型,他在不断重复两个字:“身后。”

    我不知道身后怎么了,就下意识地转身往后去看,手电光随着我转了过去。

    但是当我看到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自己身后出现了一个人的时候,先是一愣,以为是哪个和我一样胆小的家伙没有进去,可是在我看到那一身红衣裳的时候,整个人就凌乱了。

    此刻,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个约莫一米六五的红衣女人。

    女人一头如瀑般的黑发遮住了三分之一的脸,但露出了两条凤眉,一双眼睛非常的亮,但没有丝毫的神采,而玲珑的小鼻子,粉腮为红,樱桃般的朱唇,干净的瓜子脸,肌肤赛雪般的白,加上那曼妙的身材,正就是一个当代的绝色美人。

    可是那一身红衣,再加上那一双亮却如同死水般的眼睛,顿时让我的汗毛倒立,一瞬间起了一身的起皮疙瘩,而且后背的冷汗几乎刹那间打湿自己的衣服。

    “尸,尸妖。”我几乎是从嗓子里挤出了这个代名词,但是我的声音却小的可怜,都忘记了大声呼喊救命。

    在我反应过来准备大声叫的时候,红衣女人已经到了我的面前,她伸出了一只小巧而白皙的手,在眨眼之间已经捏住了我的喉咙,再想叫已经叫不出来了,呼吸也变得极为困难。

    “噗通!”一声,我后背的红龙摔在了地上。

    而我的双手抓住了那只掐着我脖子的手腕,一股如同抓住一块寒冰的冰冷刺骨感侵袭了我的全身。

    “老……”我连“龙”字都没有说出来,那只手的力量再度加大,而且把我从地面提了起来。

    我的双脚开始慌乱地乱踢起来,可是地上的红龙却再没有动静了,估计是摔下去的那一刻直接昏死过去了。

    “我操,你们两个大男人在外面还不消停点,互相***呢?”

    模糊之中,我听到胖子的声音传到了耳中,他说:“尸妖不知道哪里去了,你们可以进来了,我们打开往下入口了,想不到还真的在这里……”

    我只是记得胖子说的很多,但是始终他们没有一个人出来看一眼,我潜意识知道如果自己不拜托这只怪力极大的手,那么我的死相将会和上吊死的差不多。

    可是,这人一旦大脑开始缺氧,就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所做的都是身体的自身反应能做的事情。

    我就是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硬化,那并不是死之前要僵硬的硬,而是我的身体出现了一层角质一般的东西,因为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有类似蛇鳞片一样的东西。

    也就是这一下,我顿时感觉自己脖子的力道变小,而自己终于可以大声叫出来:“啊……”

    这一叫我估计肯定把胖子他们吓得够呛,因为我在一秒之后,立马就听到了塑像后面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接着我就听到霍子枫喝道:“不能用枪,会打死我师弟的。”

    说完,直接一只抵得上我将近两个大的手掌,直接抓在了尸妖的胳膊上,又是一只手臂拦住了我的腰,开始用力扯开我和尸妖保持的暧昧距离。

    那种力量是我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他的特异功能有多么强大,仅仅是持续了不到三秒钟的时间,我便像是个小鸡仔似的被霍子枫夹在了腋下,而他那硕大的拳头,直接轰向了尸妖的面门。

    “砰!”地一声,尸妖被砸的后退了两步。

    而霍子枫夹着我却“噔噔噔”的一直后退,直到把塑像前的香案撞成了两段,我们两个伴随着一阵木头断裂的声音,轰然倒在了木屑堆中。

    我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本来就被掐的快断气了,再加上灰尘的荡起,那可是一个劲地乱咳一通。

    在胖子过来扶起我的时候,霍子枫已经起身冲向了尸妖,嘴里还如同洪钟般地叫道:“你们三个还等什么呢?再不拿出手段都会死在这里。”

    顿时间,我就看到了五彩的光华照亮了整个灵堂之内,一连串混乱的打斗声接踵响起,而我也顾不得别的开始大口拼命地呼吸,甚至都是把防毒面具摘掉。

    但是,胖子在我耳边,说:“小哥,千万不能摘,万一等一下他们把尸妖打成碎片,病毒就会四散飘开,你摘了就没命了。”

    也许我还是命值钱,生生地克制住自己要摘掉的冲动,同时一种因为缺氧而导致的恶心感在胃里翻腾,脑子里边也是一片的模糊。

    即便是胖子扶着我,还是有那么一阵阵地眩晕,头重脚轻地想要一头栽倒在地。

    在一声惨叫声之后,也不知道是谁,把我背了起来,然后没命地朝着塑像的后方跑去,接着就是一连串密集的枪声,再后来就一声“轰隆”的响声。

    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只剩下距离的喘息声和心跳声。

    我由于头晕的厉害,只能闭上眼睛,脑子里边是一片的空白,甚至连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都一下子想不起来。

    随着我的意识开始清醒,之前发生的也逐渐如同放电影似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小哥,张嘴喝点水。”胖子给我拿下了防毒面具之后,把水壶的口对准了我的嘴。

    我也只是喝了几口便摇头,因为实在是恶心的要命,原来窒息而死是这么痛苦的事情,也不知道那些上吊的人是怎么想到这种死法,太他娘的遭罪了。

    我靠在墙上用余光扫了扫其他人,发现霍子枫、黄妙灵、盲天女和阿红均如同一滩烂泥似的瘫痪在地,个个呈现“大”字型。

    要不是看到他们胸口一起一伏,我都以为他们四个竭而亡了,显然这是使用手段之后的后遗症。

    胖子见我在看他们,就说:“这四个家伙,以前见他们使用那种手段的时候还能够像打了鸡血似的打一会儿,现在搞得连三分钟都没有,看来这秘术慢慢会从他们的身上消息啊!”

    我气喘吁吁地问胖子:“其,其他人怎么样了?”

    胖子叹了口气说:“红龙原本内伤就挺重的,现在外部的伤口也裂开了,俏媚那姑娘给他刚刚包扎好,韩雨露的胳膊也被尸妖耕地了,虽然只是皮外伤,但是有尸毒,也不知道挺不挺的过去,还有搬山派的肖南被咬断了喉管死了,其他人都没事。”

    我听完之后,摇摇摆摆地站了起来,胖子要扶我,我没用他,去看了红龙和韩雨露受伤。

    红龙应该是被我摔的,而韩雨露的两只衣袖已经不见了,两条胳膊露出外面,上面是几道猩红的血痕,流的是黑血。

    咬破了自己的指头,放到了韩雨露的嘴里,对她说:“我的血能解毒,你吸两口。”

    韩雨露睁开了眼,看着我狠狠地吸了好几口,疼的我瞬间就是一缩,然后把指头放进自己的嘴里吸了吸。

    一股很香甜的味道告诉我,这不是我血液的原因,而是因为刚刚进过韩雨露嘴的缘故。

    胖子呵呵一笑,说:“你他娘的还吸上瘾了?要不要趁着姑奶奶虚弱的时候,你去她的嘴上吸几口?”

    “滚!”我白了胖子一眼,问韩雨露:“好点了吗?”

    韩雨露没有丝毫的表示,说:“我没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