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妖从何来
    韩雨露看了看我,很久之后才说:“她的红衣并不是颜料染红的,而是人血,但是因为时间太久人是很难闻出血腥味的,而穿着用人血染红的衣服下葬的,那就会成为血僵尸。”

    “这和普通的粽子不同,子弹根本无法进入她的身体内,所以一旦她动了,那么就会有人死。”

    胖子说:“姑奶奶,您说的不就是粽子的另一种称呼僵尸嘛,就算她铜头铁臂,可遇到我们这些高手,她也得变成一团乱泥。”

    “你可以去试试。”

    韩雨露显然不想再多说,这一句话说完便朝着祭祀台除了我们刚走上来的那一条阶梯之外的其他三天看去。

    我这才想到了霍子枫去前面探路了,而红龙正被韩兵背着,看样子他的伤势要比想象中的还要重。

    此刻,红龙已经昏睡过去,要不是伤势特别厉害,他必然会是第一个询问霍子枫怎么还没有回来的人。

    我们用这手电顺着阶梯照,可是却没有发现霍子枫的声音。

    胖子不耐烦地叫道:“霍子枫,你他娘的又死哪里去了?难不成还打算让小哥用东西让大家帮忙找你丫的吗?”

    胖子的声音在墓中久久回荡,但却没有丝毫的回应,我心说这是搞什么飞机,不至于探一次路遇一次险吧?

    在胖子刚又提起气的时候,忽然有人在远处照手电,他差点被自己的气噎死,骂道:“霍子枫,你他娘的要做什么?胖爷以为你又出事了。”

    霍子枫用手电光发出来了安全的信号,等到他走回来的之后,瞪了胖子一眼,说:“在是在墓中,大呼小叫的干什么?不怕招来不干净的东西?”

    胖子说:“胖爷这不是担心你嘛!”

    见只是霍子枫一身灰,但并没有添新伤,我便微微松了口气,问他:“师兄,怎么样了?”

    蓝莲也附和地说:“对啊,这么长时间才回来,是不是找到路了?”

    霍子枫却摇了摇头,说:“三条我都走了,第一条走了差不多一百步没路了,第二天走了五十步也没路,最后一条一直走了两百步,我以为是正确的,可还是走到了尽头。”

    胖子一脸不悦说:“搞了这么一起,到头来居然没找到,真他娘的晦气。”

    我知道这个死胖子是因为刚才霍子枫话说重了,不让他在斗里大吼大叫,说的不好听点就是这家伙一直怀恨在心,而以他的性格不会藏着掖着,一般有“仇”当场就报了。

    显然,霍子枫也了解他这种性格,就没有继续接他的话,要是换成红龙肯定免不得又是一场斗嘴,而霍子枫转向黄妙灵问:“现在我们怎么办?”

    作为筷子头,这种时候自然要问黄妙灵的意思,是去是留是再到其他地方寻找,那都由这次带队的黄妙灵来发话。

    在这种事情的规矩上,霍子枫执行的非常的合乎江湖的道义和道上的规定。

    黄妙灵拿着手电照了照周围,也没有发现个什么蛛丝马迹,她问霍子枫有没有存在机关的可能性。

    但是,霍子枫把三天路尽头都是天然的岩壁情况一说,而且他也是倒斗的老手,要是有异常即便无法找出来,但肯定也多少能感觉的到不同之处。

    反正也一时半会儿没有头绪,我们只能选择原地休息,而黄妙灵还是不死心地带着韩兵和僵王前往查看。

    当然我们也希望她们三个能发现点什么,那样就证明我们没走冤枉路,而不是从头再来。

    胖子试着摘下来防毒面具,过了一会儿确定没事,我们才开始吃东西喝水。

    之后我们几个男人又抽起了烟,霍子枫给红龙喂了点水,红龙也悠悠转醒,他说自己醒来不是因为水,而是因为香烟的味道。

    本来我是不打算给红龙的,他都伤成这样了,再抽烟可能命就没了,但是招架不住红龙的倔脾气和恳求。

    胖子则是把他抽到一半的烟塞进了红龙的嘴里,还说:“老龙,你他娘的都快挂了,还惦记着这一口啊?”

    红龙脸色苍白地吸了一大口烟,呛的连连咳嗽,等到缓过劲来才说:“老子说不准过一会儿就挂了,能抽一口算一口,谁让咱爷们爱这玩意呢!”

    我注意到了韩雨露,韩雨露如同老僧入定似的坐在灵堂的门前,好像生怕我们其中有人会突然闯进去,也可能是担心里边那红衣女尸会爬出来。

    韩雨露就像是一个门神似的,连一块食物也没有吃一口水都没有喝。

    掐灭了烟头,我坐在了韩雨露的身边,其实在我走过来的时候,她的眼神就一直很有警惕性地看着我,一直等到我坐下,她才收回了那种奇怪的眼神。

    我给食物她不吃,给水也不喝,我也没有强求,人家是什么体质,说不定跟我这样的普通人不同,也许更加抗饿抗渴。

    我就开口问道:“韩雨露,你能不能再给我详细讲一讲关于里边那个红衣粽子的事情。”

    韩雨露看着我,显然并没有想要开口说话的意思,但是招架不住我的软磨硬泡,毕竟这是一种粽子里边的新类型,而我们这些人当中也只有她知道。

    出于好奇心,我怎么也得知道的更加详细一些才行。

    “你想知道什么?”韩雨露也许是被我的喋喋不休的纠缠扰烦了,这才开口问道。

    我说:“就是你说的那个血僵尸的来头。”

    韩雨露先是在地上写了一个“妖”字,她看着我说:“你看看这个字,为什么造字的时候,会是女字旁呢?用你们的话来说,这说明了什么?”

    我想到最早造字的时候,像“山、日、云、风、雨”等等字,那都是看到自然中像什么就按照这个图像造出一个字。

    这也就是象形字,韩雨露让我看“妖”这个字,我把他拆开来开,那就是一个“女”和一个“夭”。

    “女”字自然不用说,而“夭”这个字它基本的意思是草木茂盛美丽,但也是一个多音字,它还是夭折,也就是早死的意思。

    我从未研究过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字文化,但是在韩雨露这么一提点。

    “妖”这个字如果拆开成两字连起来的意思就是,一个美丽的女人,难道古人认为美丽的女人都是妖吗?

    不对,我觉得韩雨露肯定还有别的意思,只是这种意思现如今我的无法去读懂,只好厚着脸皮把自己想到的跟她说了,然后问:“这个里边的血僵尸有什么关系?”

    韩雨露淡淡地说:“在古代那叫尸妖,而放在现代只能按照你们的说法,叫做血僵尸。”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问道:“尸妖和魃有什么不同吗?”

    韩雨露愣了一下,片刻之后说:“尸妖有人性,魃没有。”

    我也愣了一下,因为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可能是尸妖有人性而魃没有呢?

    不管是什么僵尸,那一定和粽子一样只会咬、吃、抓、走、跳等简单动作。

    许久之后,韩雨露才给我解释道:“尸妖嗜血贪婪成性,而魃只是带来一场短暂的干旱,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怔怔地看着韩雨露,因为我明白她为什么那样说了,确实人其实就和尸妖一样,他们贪得无厌,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做出任何事情,那是来源于生物的本能。

    这也就是韩雨露为什么说尸妖像人,而旱魃却是无意识的制造干旱,并非是故意所谓。

    我又问韩雨露:“那尸妖和魃比起来,哪个更厉害一些?”

    韩雨露说:“魃。你听过听过,魃可以上旱天屠龙,下引瘟渡江。”

    “可是,你……”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要是真正像她说的那样,那她岂不是现实中存在的大神通者,为什么还和我们一样,只是比普通人的身手好而已,甚至连秘术都及不上呢?

    韩雨露没有再说话,而是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想可能是她已经成为了人,所以丧失了原有的能力。

    现如今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无神主义者,很多事情只是没有亲眼见过,并不代表它们不是真实存在的。

    胖子走过来,问我:“小哥,你和咱家姑奶奶说什么呢?”

    我白了他一眼,说:“说你他娘的漂亮,行了吧?”

    胖子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说:“什么漂亮,胖爷这叫帅,你丫的会不会用词,漂亮是形容女人的。”

    我也懒得跟他继续扯皮,就起身走了过去,因为黄妙灵她们三个人已经回来了。

    有人问怎么样,黄妙灵摇头,说:“是没有机关,看来我们找的不对。”

    顿了顿,她问我:“小哥,你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我苦笑说:“看看你师傅的玄宫地图上有没有什么提示吧!”

    黄妙灵说:“刚才我们三个人都看了,上面显示我们走的是对的,但是却没有说这里怎么继续往下走,肯定有什么地方我们没有想到。”

    霍子枫一甩头发,用下巴指了指灵堂说:“这房子里边你们看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