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蒙在鼓里
    但是,既有那样的传说,我想即便是夸大其词,但也证实了确实有这么一支队伍的存在。

    这样的队伍,一般绝对忠心于他们的君主,在君主有生之年,便已经开始谋划一批专门守护自己基业的队伍。

    虽然历史的滚滚车轮不断转动,在元朝被推翻之后,那么这一批人会死绝吗?

    我想绝对不会,那么既然千秋霸业无法守护,那么很可能就会转为守护君主的陵墓,这样也就有了“汉军卫”这样一个组织的存在。

    虽说那些家伙并没有看到我们摸出的冥器,但是就以我们不让他们检查,甚至还打死他们的首领,那足以让他们对我们这些人恨之入骨。

    就在我想这些东西的时候,红龙已经缓缓地匍匐向了那些人,当我看到他已经爬出去一段想要喊他不能轻举妄动,但他已经不可能再听到我的声音,因为我压根也不敢再喊了。

    我们都端着枪,枪口直接瞄着那些人,如果红龙不幸被他们发现,那么我们也好及时应对,这些人可不会先跟你聊上几句再开枪。

    毕竟不是第一次他们不确定我们是否有冥器,这次可是带着仇恨而来的。

    红龙虽然已经退伍好多年,但是他在这个行业一直摸爬滚打,身手一点儿都没有落下,他的速度很快,但是发出的声音并不大,那些汉军卫根本没有想到我们会反蹲他们,加上还有两个人在哪里观察着营地的情况,所以他们也没有这个提防。

    我亲眼看着红龙越爬越近,以至于最后都到了一个人的背后,那些汗军卫则是围了一个圈,还在轻声议论着什么,我估计今天如果我们不这样做,那么我们会有遭到攻击的可能性。

    忽然,红龙猛地站了起来,枪口直接瞄准了那些人,大声喝道:“不许动,谁动老子打烂他的脑袋。”

    那些人吓了一跳,个个都处于吃惊的状态,而那两个负责观察营的人也听到了,他们连忙转身去看。

    这时候,我们已经动了,而且韩雨露和老魁用超快的速度,已经把那两个人擒住了。

    在我们十五个人冲过去的途中,那些汉军卫也反应了过来,有人瞧瞧地去摸枪,但是红龙的眼睛非常毒辣,直接一颗子弹打在了他的面前,吓得对方连忙把手缩了回来。

    当我们用枪把他们的脑袋瞄准之后,红龙让他们全部双手抱头,而我和胖子开始收拾他们的猎枪,包括他们腰间的蒙刀,接着把他们带回了营地,又用我们背包里边的绳子捆他们手脚。

    前后大约也就是五分钟的时间,只是浪费了红龙一颗子弹,却没有伤到任何人,我们已经把他们全部拿下了,看得出他们都非常的不甘心,可是又无可奈何。

    在篝火的照耀下,个个的眼神中流露着愤怒的神色,仿佛恨不得把我们撕成碎片。

    说实话我看到这种眼神,还是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们的眼神真是让人不寒而栗,我都忍不住动了杀心。

    天蒙蒙亮了,我看着这些人,说:“你们是汉军卫吧?”

    那些蒙人互相对视一眼,显然他们并没有想到,我居然会一语道破他们的来历,便觉得有些奇怪。

    他们这样奇怪,倒是让我也匪夷所思,因为如果他们是早有预谋的,那么他们应该不会有这样的反应,可是现在的举动倒是把我搞糊涂了。

    胖子毫不留情地在几个人身上踹了几脚,骂道:“都他娘的老实点。谁来说说,为什么跟着我们?”

    那些人中一个带头的,用不熟练的汉语说:“大兴安岭这么大,凭什么说我们跟着你们?”

    “少他娘的说废话。”

    胖子提着一根绳子,把蚂蚱上面绑着的跟踪器丢在他们的面前,说:“别嘴硬,这就是最后的证据,今天都是你们偷偷出现在我们的宿营地第三次了,别以为胖爷什么都不知道。”

    带头的人说:“是你们闯入这里的,我们只是观察你们的行为,看看有没有不轨的事情,所以我们一直也没有怎么样,这点你们应该明白。”

    “都被胖爷绑了,还他娘的嘴硬,找抽是不是?”

    胖子作势要用枪托砸那个人的脑袋,我配合地把他拉住,他唱黑脸,我必须唱红脸,我们的目标是搞清楚他们的目的,而不是伤人,更不会做惨无人道的事情。

    我走上前,对那个带头的人说:“朋友,不知道怎么称呼?”

    那人看了看我,冷哼一声回答道:“哈呜德,怎么了?”

    我说:“其实我们也没有恶意,但是被你们这样一路偷窥,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我们双方把事情说清楚了,只要你们答应不再跟着我,那我们一定放你们离开。”

    哈呜德也许看我面善,说话也算是客气,便重重出了一口气,说:“既然你们知道我们是汉军卫,那么一定知道我们的做什么的,又何必再问呢?”

    我善意地笑道:“确实,我们知道你们是保卫着自己家园的勇士,但是这里是大兴安岭,不是蒙古,你们跑这里干什么?难道就是为了跟着我们?”

    哈呜德说:“既然你知道这么多,那我也不瞒你们,前不久有一些人从蒙古国带出一些东西,我们首领说那些很可能还会再去,进去的地方却不能肯定,所以让我们特别留意那些闯入者,发现可疑者便跟着。”

    我说:“我和巴根有些交情,他是汉军卫的一个队长,不知道你认识他吗?”

    瞬间,所有汉军卫都看向了我,显然更加诧异我怎么会认识巴根。

    其实我也是蒙他们的,想要从他们的口中套出更多对我们有力的情报,从他们不认识我们的模样来看,他们显然还不知道我们就是那些从漠南带出东西的那些人。

    片刻之后,哈呜德疑惑地问我:“你怎么认识我们的首领?”

    我愣了愣,反问:“他不是一个队长吗?什么时候成了首领了?”

    在我把自己所知道的情况说了,哈呜德等人觉得我应该真是认识巴根,在我编了一个去沙漠旅行碰到巴根的故事之后,他们才有些相信了。

    在给他们松了绑之后,我们在坐在晨曦的日光下聊了起来。

    盲天女首先问哈呜德:“我们是在中国,又没有去蒙古,你们为什么又要到这里来呢?”

    哈呜德说:“大兴安岭本来就位于内蒙古的东北部,我们这些卫士在呼伦贝尔草原一代守护,这里虽然是我们的守护范围之外,但我们也会偶尔过来的。”

    顿了顿,他问我“既然你是我们首领的朋友,相信他也告诉过你们不要轻易从蒙古国往外带东西吧?”

    我连忙点头说:“他确实说过。”

    哈呜德点头道:“那就好,既然这是一场误会,那么我希望你们这些来自远方的朋友,还是回到你们的家园吧!”

    “这说的好听点你们是探险队,说的难听点就是盗墓贼,不要怪我说话直,我们蒙古人不会转弯抹角,有什么就说什么。”

    胖子就不乐意了,说:“这里放在以前那是满人的地方,你们蒙古人瞎守护什么,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事情。”

    哈呜德说:“你说的没错,即便你们进入蒙古我们也不会阻拦,但是像你们这样的探险队出来的时候一定会被检查,到时候难免会有矛盾。”

    他下意识地看了看我们手里的自动步枪,显然觉得如果真的打起来,他们也不会有多少胜算的。

    霍子枫说:“现在搞明白了,既然是一场误会,那么你们守护你们的家园,我们继续探自己的险,大家谁也不要干涉谁,而且我们也不打算进入蒙古,我们的目标是这片广袤的原始森林。”

    “那就好。”

    哈呜德站了起来,说:“其实我们也就是想要搞清楚你们最终的目标,现在大家没有任何争执,还请把我们的东西还给我们,我们还有去其他地方巡视。”

    胖子啧啧着嘴,显然他并不像给,因为他不会轻易相信人,即便一个队伍中也会留心,更不要说和这些萍水相逢的汉军卫,他可能担心这些人只不过是缓兵之计。

    我叹了口气说:“把东西还给他们吧!”

    哈呜德也说:“你们放心,我们蒙古人说话算数,只要你们不进入蒙古境内,那么我们绝对不会和你们成为敌人,更不要说这位朋友还认识我们的新首领。”

    我和哈呜德又闲聊了一些,他们的人拿上准备之后,便和我们挥手说再见了,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茂密的丛里之中。

    胖子挠着头,说:“狗日的,胖爷怎么感觉这事情这么不对劲呢?”

    我问胖子哪里不对劲,胖子也说不出,我就让他别多想了。

    蒙古人是喝的了闷倒驴的汉子,他们说话都是一个唾沫一个钉的,朋友就是朋友,敌人就是敌人,绝对不会往什么心眼的。

    胖子耸了耸肩,也就不再说什么,我们又一次收拾好东西,开始超越大兴安岭,朝着外兴安岭进发,接下来我们要注意的问题,那就是真正的军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