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跟踪者
    我们三个人还真的就没有再睡,按照事先安顿好的位置站岗。

    我和胖子叼着烟,即便再困也没有合眼,就这样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每一班岗白白浪费了一个人的休息,这对于我们要走到外兴安岭确实是一场长时间的折磨。

    等到其他人醒来的时候,他们煮饭、收拾帐篷和装备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又眯了一会儿。

    等到一切收拾好了,我们三个人才爬出帐篷吃饭,他们又给我们收拾了帐篷,在我们吃完饭之后,再度出发了。

    这一天,我们特别小心地观察着四周的变化,说白了就是看人留下的痕迹。

    但是,让我们更加心里不安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从昨晚看到鞋印之后,再也没有发现任何有人制造出的痕迹,这点就奇怪了。

    我们自然不相信昨晚那是阴兵做的,因为出发的时候红龙又去看了一遍,即便过了一夜痕迹淡了很多,但他还是能够看出有人昨晚偷窥过我们。

    而且那样的偷窥,一定是不怀好意地做法,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我问红龙:“老龙,你说可不可能是对方有反侦察的高手,所以才连你都无法再找寻到。”

    红龙皱起了眉头,但还是点头说:“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现代的军队里边人才辈出,他们要是想要瞒过我这个退伍十多年的老兵,那肯定是有办法的,我现在觉得那二十多人绝对都是军人。”

    胖子说:“我们家小哥常和胖爷说凡事没有那么绝对,胖爷也相信这句话是真的,不过胖爷从昨晚的鞋印来看,即便是穿着军靴,但不一定是军人。”

    红龙没好气地问:“你凭什么这样说?”

    胖子说:“我的龙哥啊,昨晚那些脚印胖爷借助撒尿的时候又去看过,发现那些虽然是你说的军靴,但却丝毫没有军人的整齐而言,要不然也不会留下的鞋印都是杂乱的。”

    顿了顿,他继续说:“而且,如果是军人,怎么可能让咱们发现那么明显的踪迹呢?”

    虽然胖子这家伙总是很扯,但是有时候他说的话确实在点子上。

    这点我是从不否认的,确实如果是不想让我们发现,那就不会留下昨晚那样的鞋印,而今天又像是飞着离开了似的,这点真的有些说不通了。

    霍子枫说:“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想,这是一直反侦察意识很高的队伍,它可以是军人组成的,也可以是猎人,甚至是盗墓贼,但是昨晚发生了一些变故,让他们不得不仓惶离开,以至于没有来得及收拾现场,变故可能是有其他的野兽靠近,也可能是老龙正朝着他们那边走等等……”

    我微微点着头,但嘴里还是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道:“不管任何人,做事情必然有目标,不管这个目标是随机性的,还是有预谋性,既然他们已经盯上我们了,那肯定还会伺机动手的,我看这会是一场硬仗啊!”

    黄妙灵说:“我倒是不担心双方打起来,以我们的身手来说,即便是职业军人也不会怕,只是担心对方是那种不肯露面,只是等着机会暗地里放枪的家伙,那就麻烦了。”

    盲天女说:“如果要暗中放冷枪的话,那昨晚我们至少就会有人挂彩,而不是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阿红直言道:“也许他们是想一网打尽,毕竟昨晚是我们第一次休息,之前他们还没有摸清楚情况,所以才迟迟不肯动手,那些家伙是在等机会。”

    霍子枫对红龙说:“老龙,接下来的路我和胖子来开路,你在最后负责掩盖咱们留下的痕迹,我们不能一直这么被动,只要他们找不到我们,那我们就有了主动权,至少也让我们和他们处于平等的状态,不至于被人一窝端了。”

    红龙微微点头,本来胖子还不想用柴刀去前面开路,但是看到韩雨露已经准备过去了,他也不能厚着脸皮不去了。

    立马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接过来柴刀,胖子对韩雨露说:“我的姑奶奶,胖爷怎么能让您给开路呢,这种粗活自然是交给我们男人了,对不对小哥?”

    我一脸郁闷,这家伙为什么这种事情老是把我拖下水,不过我肯定不会去开路,怎么说现在也是七雄的当家人,多少也该有点官架子,既然有这么多人在,怎么也轮不到我去做这样的事情啊!

    红龙在身后做的非常仔细,他就仿佛是棋逢对手似的,想要和对方不见面的高手好好博弈一番,看看是他的经验丰富,还是对方的手段更加高明。

    只不过,这和我没什么关系,毕竟这不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

    当天夜里,我们还是采用昨天夜里的方式,因为红龙也不敢完全保证对方不会跟上来。

    而且他生怕我们其中有人身上已经被安装了跟踪器,到时候即便隐藏的再好,但一切都不过是徒劳无功罢了。

    可是这一夜又什么都没有发生,红龙仿佛打了胜仗了一样高兴,因为他晚上转了好几圈,都没有再发现有人留下的痕迹,所以让我们也不用太担心了,看样子我们已经把他们甩掉了。

    清朝再度来临,当我揉着眼睛从帐篷走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营地里边没人。

    我愣了一下,心说不会都没起吧?不过这是不可能,我们二十四小时一直有人,现在正应该是煮饭的时候,没人完全说不过去啊!

    我的心“咯噔”颤了一些,想着他们不会都遇害了吧?

    然后,我就马上去掀开帐篷叫胖子,可是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胖子已经不在他睡得睡袋中。

    我回忆了一下,记得他好像之前还在的,把手伸进去摸了摸,发现还是热乎的,说明他离开的并不久。

    等到我刚刚直起腰来的时候,发现胖子他们一群人拨开草木走了过来,互相还在争论些什么,而且红龙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几乎跟冻了以后的猪腰子没什么两样。

    我问怎么了,胖子就一边骂一边告诉我,原来昨晚上并没有什么鞋印,可是胖子今天去撒尿的时候,又看到一连串新鲜的鞋印。

    即便胖子不专业也能看出那不是早就有的,立马就叫红龙过去看,其他人也跟了过去。

    这期间根本没有人叫醒我,要是我当时被绑架了,那他们肯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要是在这茫茫的大兴安岭寻找一个人,那不亚于大海捞针的程度,调一百架侦察机也没有用。

    胖子说:“老龙,你能不吹吗?你看看他们又刚离开不久,说明什么你知道吧?”

    顿了顿,他继续说:“看样子他们还是跟踪着我们,现在我觉得只可能是他们在我们身上安装了定位的东西,要不然肯定不至于让他们再找到的。”

    红龙叹着气说:“这是对方向我发起的挑战,一切都是因为我想的不够全面,现在大家把自己的身上所有东西好好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跟踪器,私人用的最小的只有电子手表电池那么大,所有大家一定要自我检查仔细了。”

    没办法,既然那些奇怪的鞋印又出现了,说明我们还是被跟踪着。

    虽然知道对方并不是鬼怪,但是被人这样戏弄,那也是一种让我们自己不舒服的事情。

    毕竟我们队伍中还有女人,万一那些家伙里边有几个心术不正的,那不就让他们白白看了不该看的便宜?

    我们每个人把自己衣服、背包、帐篷,甚至脱掉鞋仔细检查,红龙也在帮着我们寻找蛛丝马迹。

    但是,十六个人都一个角落不落地检查完了,但还是没有发现,这让整件事情就变得有些诡异了。

    胖子穿好外套,用下巴指了指红龙说:“哎,还有你自己呢,现在别人都没有,只剩下你身上了。”

    红龙摇头活:“不可能的,我身上是不会有的。”

    “没什么不可能的!”胖子说着就开始在红龙身上摸索。

    在红龙刚刚把鞋脱下的那一刻,一看他的鞋底,我们都看向了他。

    而红龙整个人也愣住了,因为一个闪烁微光的圆形小东西,正卡在他鞋底的防滑槽中间,放佛所闪的光正在无情地嘲笑他似的。

    作为侦察兵,还是当过排长的红龙,他这次算是常年打雁却被雁戳了眼,要是这种事情发生在我们的身上还情有可原,但是他被人下了套,那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

    胖子想要数落红龙几句,但是被我用眼神制止了。

    因为我太懂那种感受了,好比我在风水方面栽跟头一样,本来心里就不痛快,如果旁边的人再絮絮叨叨地说个没完,不但我的心情会差到极点,就连接下来要继续做的事情,也会受到不小的影响。

    可是,我看得出即便没有人说红龙怎么样,他自己已经脸红的一团糟。

    这种红并不是女儿家的羞涩,而是特别的羞愧,仿佛自己的尊严都被人践踏了,这种感觉着实不好受。

    我拉着胖子去看那些鞋印,一方面是我想要见识一下,另一方面怕胖子这张破嘴不牢靠,万一这家伙一不小心说露了嘴,到时候难免和红龙呛起来,那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