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枪弹恶对
    胖子早已经把他手里的自动步枪上膛了,说:“胖爷早他娘的想下去和他们干一仗了,这被追的好像胖爷真的怕他们似的。”

    说完,他又把炸药绑在了自己的腰上,因为即便他嘴再硬,也知道最后全军覆没的可能是我们。

    边境线已经就在眼前,但是在前面的车停之后,我们的车刚追上前面那辆,只见前面车的司机摁下车窗探出了脑袋,哭着脸说:“官爷,没油了。”

    胖子正想说我们的车还有,可是这时候我们的车也熄火了,我看到油表已经成了红色的,那是在提醒这车也没油了。

    没办法,我们只能下车,然后一行人猫在车身的另一边,而枪口直接对准了巴根那些汉军卫,准备殊死一战。

    如果我们有幸存者,那么这些冥器都是他的,不过我想这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毕竟这些蒙人就是奔着这些东西来的。

    巴根在整支队伍中间偏右一些,而在中间的却是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人,看起来没有六十也差不多了,此刻见我们忽然停下,他一举拳头,那三百多人也就停了下来。

    在停下的瞬间,马蹄声立马消失,只有马匹喘息的声音,一下子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我还有些不适应,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接下来就是剑拔弩张了。

    老人从马背上下来,立马有两个青年站在了他的身前,但是被老人抓住肩膀推开,他缓步超前走过来一些,距离我们车只有五十米的距离停了下来。

    胖子瞄准了他的脑袋说:“只要胖爷食指一扣,这个老家伙立马没命。”

    我摁住他的枪口说:“不要乱来,你他娘的打死他,我们也会给他陪葬的。”

    另外一辆车后的岳蕴鹏说:“大家要尽可能的拖延时间,我已经给我爷爷和老爸打了电话,这都一夜了,估计我们的人也快到了。”

    胖子没好气地说:“什么叫快到了?你说,还让胖爷支撑多久?”

    岳蕴鹏说:“最多一个小时,我相信我老爸的发话,只少会有一架运输机飞过来,所以千万可别乱来,否则飞机来只能给我们收尸了。”

    盲天官要站起来,可是周天和郑地不让他那样做,但是他们拗不过盲天官,最后他还是从车后走了出去,往前蹒跚地走了十多米,勉强稳住了身子,看向对面那个老者。

    不过,盲天官要是从外表来看,他可比对面那个老者更显得苍老一些,两个人就那么针锋相对着,像是影视剧里边的情节,谁也没有先开口。

    我头上的汗都下来了,不知道是吓得还是紧张,就对胖子说:“胖子,给小爷瞄准了那个老人的脑袋,如果对方开枪打官爷,你就开枪打他。”

    胖子闭着一只眼,说:“放心吧,胖爷在那个老家伙走入有效射程范围的那一刻,胖爷的枪口一直没有离开他的脑袋。”

    终于,对面的老者失去了耐心,开口朗声道:“朋友,把你们的东西留下,我可以答应放你和你的人离开。”

    盲天官也开口回答说:“我不知道你说的东西是什么?我们并没有带多少钱,最值钱的也就是这十几辆车,现在也没有油了,如果你想要那我就送给你。”

    老者呵呵笑道:“我要那些废铁干什么?我要的是你们从沙漠带出来的东西,看在大家都这么大岁数的份儿,只要你肯交出来,我不会为难你的。”

    我想盲天官心里清楚,如果交出去,那我们肯定就会没命,因为我们太多价值不菲的冥器,让这些蒙古人一看,一定会联想到这是我们从哪里带出来的。

    更不要说要是知道成吉思汗陵被我们搞塌了,他们一定会把我们的尸体风干,然后丢进沙漠中喂狼的。

    盲天官也笑道:“你们这群沙匪,老夫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想不到还存在。”

    老者摆手开始朝着走,他的人想要跟上,但是却被他制止了,而盲天官也咬着牙向前走,不一会儿两个人面对面地看着对方。

    老者说:“我们不是沙匪,我像我们的卫士应该跟你们说了,我们是自己家园的汉军卫,守护着我们的家园。”

    盲天官不屑地笑道:“不是沙匪为什么要对我们群追不舍?难道你就那么肯定我们的身上有你说的东西?”

    老者说:“如果没有你们跑什么?你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应该是在家享福的时候了,如果你把东西拿出来,我一定不会伤害你。”

    盲天官盯着他说:“同样的话我送给你,只要你和你的人离开,我不会让流血事件发生的。”

    老者无奈地一笑,说:“我们的蒙古男儿,从未怕过死,为了我们的职责,我们甘愿把鲜血洒在自己的土地上。”

    盲天官说:“那要不试试?”

    老者点头回答:“可以试试。”他侧身看了一下我们这边,说:“只是可怜跟你来的那些人,他们会客死异国他乡。”

    盲天官说:“既然我敢站在这里,说明我身后的人就不会怕。”

    老者说:“你很不一般,不是普通人。”

    盲天官冷笑道:“你何尝又不是呢?”

    两个老家伙又对视了一会儿,忽然“哈哈”地大笑了起来,而盲天官笑了没有几声就咳嗽起来,我生怕他有个说明好歹,让我没办法跟葬身在墓中的霍子枫交代。

    老者拍了拍盲天官的背,刚拍了一下就被盲天官用胳膊挡住,他直起腰来说:“一会儿就刀枪相对了,没有必要再虚情假意了吧?”

    “我只是出于对一个同龄人的关心,能活到我们这把年纪不容易啊!”

    老者说:“那你多保重了。”说完,他便朝着他的队伍走去。

    胖子问我:“小哥,要不要干掉他?”

    我摇头说:“不要,官爷还暴露在他们的枪口下。”

    盲天官往回走了几步,一个踉跄没有站稳就摔倒了,我刚探出头想要去扶他,忽然一颗子弹直接打在了我的脑袋边上,吓得我连忙缩了回去。

    “狗日的。”胖子大骂了一声,直接扣动了扳机。

    在我耳边响起枪声的那一刻,我知道局面已经完全失控了,因为几乎连一秒都没有用,那个背对着我们的老者身子一软,“噗通”一声倒在了我们的视线。

    只听到对面的巴根三百人一起叫了一声蒙语,居然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而且到现在为止我也无法用文字也描述出那是一串什么样的话,大概是在老者的名字或者职位。

    与此同时,巴根等人已经开枪了,虽说他们使用的是猎枪,可是三百把猎枪同时发射,那绝对不十把重机枪的子弹还要密集,有些打在了车上,有些自然是朝着地上爬着的盲天官。

    我躲在车后连头都不敢冒出去,但是心里已经知道盲天官凶多吉少了,那些如雨点般的子弹,别说是盲天官强弓弩末,即便他在全盛时期也无法避开,估计已经被打成筛子了吧!

    “左右都是个死,兄弟们打吧!”

    胖子的话音一落,他直接把自动步枪的枪口探了出去,在他死死地扣动扳机之后,顿时对面就响起了一连串的惨叫声。

    但是,胖子的右手腕也中枪了,并且他的自动步枪已经把被的稀巴烂。

    我们也是不管不顾,效仿胖子那样还击,只听着我们的越野车“噼里啪啦”地响着,还有就是巴根那些人的惨叫声。

    当然比起胖子的第一梭子,此刻的惨叫声已经和我们拉近了距离。

    我从未见想象过,在现如今这样和平的年代,自己居然会亲生经历这种枪口对枪口的战斗,也就是我们有这十几辆车作为掩体,要不然我们的身体早他娘的多了很多窟窿眼了。

    胖子捂着自己的手腕,子弹几乎从他的手腕贯穿而过,现在又一多半已经从中弹另一面穿了出来,他忍着无比剧烈的疼痛,愣是徒手把子弹拔了出去,整个半身被鲜血浸透了。

    “灵妹妹,纱布。”胖子高声叫道。

    黄妙灵慌忙掏出了纱布,从她所在的车辆后面丢向了我们,可子弹的密集程度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在半空纱布已经被击落。

    胖子大骂一声,就从我的背包里拿出了螺纹钢管,然后把脏兮兮的纱布拉了过来。

    纱布上已经有两个弹孔,胖子又是骂了几声,用有弹孔的纱布给自己包裹了伤口。

    原本胖子的伤根本用不了一卷,但是由于那两个弹孔的存在,所以整卷都裹在了他的手腕处,本来他的手腕就粗,现在包的更粗的没话说。

    我们这边的枪声比起对面显得非常的零星,胖子打了几枪之后,对我说:“小哥,顶不住了,我们现在跑还有一线生机,一旦被包围了,那就真的要死在乱枪之中了。”

    我扫了一眼辽阔的草原,哭丧个脸说:“往哪里跑?一点儿掩体都没有,现在跑那不等于直接暴露在他们的枪口下,结果还是一样的。”

    胖子傻眼地看着我,说:“难道说胖爷一世英名就死在这里了?”

    我说:“你可以选择和官爷那样,死在外面也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