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开心果
    我真是有些生气了,说道:“岳兄,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吗?他们的死都是因为你,你为什么要去碰那夜明珠?”

    岳蕴鹏怔怔地看着我,说:“他们的死也不能全怪我吧?我上去摸一颗夜明珠,也没有招呼他们也去,这只能怪他们的贪婪之心,而且我有韩雨露可以救我,他们没有,只能怪他们没有我命大。”

    我顿时有些语塞,他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那几个已经被烧成黑炭的同行,要是他们肯稍微犹豫一下,或许多动动脑子的话,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过,岳蕴鹏肯定要付很大一部分责任,没有金刚钻他就敢揽瓷器活,谁跟着他谁倒霉。

    胖子见我生气了,立马干咳着打圆场说:“小哥,岳大少爷也不是故意的,毕竟这人死不能复生,就是完全都怪他,这人也不可能再活过来了。”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知道胖子的意思,我们以后肯定还有用得着岳蕴鹏的地方,不能因为几个和我们几乎没有什么交际的人伤了和气,这以后我们还是要在北京城混的。

    本来我想说几句客套话,将自己刚才的态度掩饰下去,可是没想到由于我的话,活下来的三个同行立马就开始怒骂岳蕴鹏。

    毕竟这是在斗里,而且关系到个人的身家性命,他们三个也差点被连累,所以也不管什么岳家还是刘家,朝着岳蕴鹏发飙。

    岳蕴鹏可是整个岳家第三代的独苗,从小那是端着手里怕磕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大少爷,从来都是他对别人吆五喝六的。

    更不要说像这样有人骂他,立马大少爷脾气就来了,看样子就要和那三个人动手。

    看到岳蕴鹏端起枪,我知道再不阻拦就要出大事了,立马就去摁岳蕴鹏的手。

    而霍子枫和胖子也去劝那三个同行,大概他们是因为刚刚被霍子枫所救,还是很给他面子的,但已经扬言要在斗里做了岳蕴鹏。

    岳蕴鹏并不是傻子,他知道现在和我为敌并不是上策,而且我只是个劝架的,所幸他还就给了我这个面子。

    不过,岳蕴鹏还是气愤地对我说:“张兄,我不怪你说我,毕竟你是咱们这支队伍的铁筷子,你当然有权利说我,但是他们算什么东西?也配说我?我看他们不想活了。”

    我轻声说:“岳兄,刚才我也是一时生气,不过说开了那就不算事了,不过你不能跟他们蛮干,毕竟现在不是窝里反的时候,而且这件事情你是要承担责任的。”

    不知道怎么得,我说着说着又就快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岳蕴鹏把枪收了起来,说:“张兄你说的对,这件事情我会承担的,这几位死去朋友的安家费,全部算在我的头上,我只会多给不会少给。”

    说着,他又瞥了那三个同行一眼说:“但是我要说清楚,这整件事情并不都是我的错,要是他们不贪心,那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我完全就是可怜死去的人。”

    那三个同行一听这话立马又火了,感觉岳蕴鹏是在仗着财大气粗,把别人的命根本不放回事,但很快被胖子他们给拦住,才没有继续把这场随时三打一的局势升级。

    这件事情确实很难去分辨谁对谁错,岳蕴鹏说的没错,确实是那些家伙贪婪,作为盗墓贼这是通病,不可能不贪,要不然也不会下斗了。

    可是换句话来说,我们这是在倒斗,讲究一个团队合作,说的不好听点岳蕴鹏就是猪一样的队友,我悔的场子都青了,当时怎么就真的带他来了。

    我们把霍子枫和那三个同行分开休息,毕竟那燃烧的烟雾有毒,只能等到烟消失了再过去,当然我们也可以选择防毒面具,但是那样还是有危险性的,所以只能等一会儿了。

    气氛有些显得尴尬,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这么缓解,只能把目光投向胖子。

    这家伙属于盗墓贼里边最能扯淡的一个,可是这家伙反而坐在一边“吧嗒吧嗒”抽烟,故意不理我。

    可是就目前的情况来说,也只有胖子能够把气氛活跃起来,要不然岳蕴鹏和三个同行时不时瞪上对方一眼。

    我生怕有一方会突然发难,那时候谁打死谁都不好交代,不但现实那一关过不去,就是心里也会不舒服。

    胖子被我踢了几脚,他才叹了口气说:“得,还是胖爷来吧!”

    他站起来说:“为了改变这种死气沉沉的环境,胖爷给大家讲个笑话吧,也许有的人听过,也许会是第一次听,但总之就是为了博大家一笑。”

    我狠狠地瞪了胖子一眼,心想这不就是讲个笑话,他注至于这么婆婆妈妈的吗?

    胖子尴尬地一笑,直接说:“一天晚上妻子迫不及待的拥到丈夫怀里:‘亲爱的,我想要……’丈夫拿着手机,瞟都不瞟妻子一眼。于是,妻子恼羞成怒。”

    “第二天,丈夫又在看报纸,她穿着一身红色的漂亮泳装,在丈夫面前走来走去,丈夫还是不瞧她一眼。”

    “第三天,她又换上了一套蓝色的泳装,丈夫还是连头也不抬。”

    “到了第四天,妻子干脆什么也不穿,站在丈夫面前。这时,丈夫终于抬起了头,说:‘前天,你穿了一身红色的泳装,真的很美,很漂亮,昨天你穿了一身蓝色泳装,也很美,怎么今天这身透明的泳装这么皱啊,该熨一下了!”

    我们听完胖子说的,几乎所有人都是愣了一下,然后就爆出了“哈哈”的笑声。

    一时间原本尴尬的气氛,顿时还真的缓解了,估计在斗里能讲这种冷笑话的,也就是胖子了。

    霍子枫站了起来说:“毒气应该散的差不多了,而我们也得到了充分的休息,现在大概是凌晨四点钟,所以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了。”

    我第一次见倒斗有这么心急的人,毕竟这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行业,而且也是一个高危险行业,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所以切不可操之过急,毕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

    不过,站在霍子枫的立场考虑问题,我也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所以也就没有太过的责怪他不谨慎,毕竟他是希望我们能在天亮之前出去,而且还要背着那口特殊的棺椁出去,所以也就情有可原了。

    从侧面穿过了第四重龙楼宝殿,原本我以为会立马看到寝殿,可没想到神道开始向下倾斜,而且角度越来越陡。

    带头的黄妙灵一边小心机关,一边用狼眼手电照下去,却看不到一点有寝殿出现的迹象,反而深处好像是一片永远的黑暗。

    一时间,所有人都有些紧张起来,我们一路往下已经走了有半个小时,已经深入了地下很深了。

    如果再这样一直走下去,我们又能走到哪里?难道是地狱吗?

    可是就算是地狱,我们也必须走下去,因为已经过了四重龙楼宝殿,那么接下来就是真正的寝殿,要是现在放弃,那就太不应该了。

    而且十一个人也没有人会选择到了这种地步还放弃的。

    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们是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又走了差不多十分钟,胖子轻声对我说:“小哥,你有没有觉得,现在我们走的这条神道,好像比刚才暖和了不少,胖爷都已经出汗了,可这里是蒙古,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我也留心感受了一下,便说:“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我想我们可能是接近地下岩浆活动的区域,当然也可能是有温泉的出现,也不知道成吉思汗陵的寝殿,究竟埋在了什么地方。”

    其他人也听到我们两个人的交谈,但是他们也无法回答我们的问题。

    又往前走了一会儿,胖子突然问我:“小哥,你跟胖爷说实话,你和霍子枫这对师兄弟,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你们还保持着男孩儿的特征。”

    这一句没来由的话,差点被把我噎死,不过旋即就想到了胖子问的并不是那个意思,而是在说七雄这股势力,是不是都要如同和尚一样,不沾染女色。

    我立马就回答他不是,那是我的个人癖好,一定要比自己的第一次留在洞房花烛的时候,至于霍子枫是不是还是男孩儿,那我就不知道了,也不明白胖子为什么会这样问。

    又走了一段路程,忽然就是一股如同从空调里吹出的暖风,让我们都精神一振。

    我连忙打亮手电向四周看去,发现这里是一处修建在悬崖上的廊台,就和我们之前看到的玲珑七宝台有些相似。

    只不过,脚下的地板是用廊柱架空在悬崖上的,廊台的中间立着一只巨大的青铜鼎。

    青铜鼎的一脚已经陷入到石头地板中去了,呈现一个要倾倒的姿势,显然这个平台我们走动的时候也得小心,底下的石头都老化了。

    而平台的边缘都是悬崖,上面也是一片漆黑,看不到头顶。

    胖子忍不住骂道:“他娘的,怎么没有出现寝殿,反而是走到头了,还他娘的没路走了,我们还没有看到铁木真的棺椁,这家伙到底把棺椁藏什么地方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