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定海猴子
    只不过个头太矮了,也就是刚满周岁的婴儿那么大,但是雕像佝偻着背,却有不像是人,更像是五只猴子。

    二叔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定海石猴。”

    其他人都不解地看着他,我也是第一次听说,不过我之前好像听说过“定海猴”这样的说法,而吴承恩老爷子的《西游记》里边,就是把定海猴一分为二,成为“定海神针”和“孙猴子”。

    二叔看着我问:“大侄子,你知道定海石猴吧?”

    我就把自己知道定海猴而不知道定海石猴子的想法说了出来,二叔立马点头道:“大禹治水就是用一些定海猴作为记号,而这定海石猴也是一样的道理。”

    胖子就说:“做记号?做什么记号?难不成还怕海丢了不成?”

    二叔说:“这个记号就是防止人再去触碰,好比这一片的水域已经治理好了,便埋下一到几个不等的石头猴子作为记号,一方面是为了防止自己忘记,另一方面就是告诫后人,不可能再轻易乱引乱灌。”

    盲天女问:“那这里放在是干什么用的?”

    我看了看身后,想了想之前的情况,顿时茅塞顿开,说:“我现在知道为什么那些尸体中间有一条曲径小路,原来目的就是把水引到这里来。”

    二叔见我明白了,也就不再说话,其他人则是有些着急地问我究竟怎么回事。

    我告诉他们,既然这陵墓中要藏风藏水,那藏水也不能把墓给淹没了,所以就设计了一个这样的“工程”。

    虽说我们头顶的那片森林不大,但是如果没有雨水的话,相信早就成为了沙漠,而因为那座磁山的缘故,所以形成了一个沙漠中的绿洲。

    还有就是我们在里边找到的那条弯弯曲曲的溪流,最后必然是到了墓中,然后汇聚到了这里,再从这里流地下深处的某条地下河之中。

    黄妙灵说:“如果照小哥这样说的话,依我看这不仅仅是为了藏水,很可能还会利用这股水来设计机关,也可能是用水作为机关的动力。”

    胖子啧啧着嘴说:“照你这么说,那我们只要把这里的水掐断了,那么就不会再遇到机关了?”

    黄妙灵说:“机关分为很多种。最为主要的有这么三种,第一种就是实质机关,比如说流沙坑之类;第二种,便是利用水和空气这种自然机关;第三种则是野兽、养尸等。”

    顿了顿,她继续说:“如此大的皇陵,里边所有东西存在都可能不仅仅是为了装饰,极可能是有实际用处的。”

    我觉得黄妙灵说的有道理,就拿第二重龙楼宝殿来说,那两根柱子刚才我还不知道是为什么,现在看来应该就是为了这里的水潭,以至于水流太大也不会把墓冲垮的原因。

    胖子看着水底的石猴说:“如果我们把这五只猴子搞上岸来,你们说会怎么样?”

    我说:“不可能搞上来的。”

    胖子一愣问:“为什么?”

    我说:“如果不是用原有的石头雕刻的,那就是在把石猴雕刻好了之后,放入又用铜浆铁水把石猴稳定在底部,要不然早就被下面的泉水冲倒了。”

    霍子枫问我:“师弟,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我看了看他,确实人在做任何的事情之前,都会心里先有一个目的,不管是任何人,即便是简简单单的吃饭,那目的就是为了补充自己的身体所需,所以这五只石猴不可能毫无目的地放在下面。

    二叔说:“定海石猴并不是为了做记号,而是为了约束水流的大小,这就好比安装了五个水龙头一样,限定水就是那么大,即便水再大也不能一次性全部喷出来。”

    顿了顿,二叔接着说:“我想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因为水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大,所以这才限定了流量,从而让这里周而复始流动着。”

    胖子一拍手,说:“得,胖爷总算是听明白了,只要我们把这五个石猴子扳倒了,那水流就会增大起来,稍等一会儿就会没有多少水,那样我们就不用再担心由这条水流控制的机关了,胖爷说的对不对?”

    我们都是一愣,因为确实是这么个道理,立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五个石头猴子身上。

    看了看水位的高度,估计下去潜个三五分钟不是问题,又伸手感觉了一些水温,顿时我觉得最多也就一分钟。

    因为实在太冰凉了,估计只有五六度左右,在下面待得时间长了,肯定会腿抽筋的。

    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让一个人下先去看一看石猴的具体情况,如果真的能够搬倒,那就下去五个人去一同操作。

    那样即便我们可能要在这里等一会儿,但对于自己和其他人的生命来说,时间便显得微不足道了。

    胖子吃着东西补充体力,他毛遂自荐要替大家下去一探究竟,当然我知道这家伙又在打这五个石猴的注意,立马告诉他这东西又不是铜猴、铁猴,根本不可能值钱,让他最好打消了这个念头,免得在水里耽误时间。

    “你把胖爷看成什么人了,胖爷有你丫的说的那么肤浅吗?”胖子一副正义人士地的模样,大大咧咧地瞪着我。

    我叹了口气说:“小爷只是提醒你,你他娘的别狗咬吕洞宾啊!”

    补充了食物和水,胖子就开始把衣服脱的只剩下一个裤头,蒙古这边的地下虽然说不上冷,但非常的凉,所以他就开始在岸上做下水前的热身,跳来跳去活像是一只快要胖死的大猴子,肚上的肥肉抖得我眼睛都花了。

    胖子哆嗦着还不忘调侃岳蕴鹏:“岳,岳大少爷,有木有脾,脾气和胖爷下去一趟,胖爷一会儿从水里摸个大姑娘给你。”

    岳蕴鹏可能是因为韩雨露的关系,被胖子这么一蹿腾,立马就仰着头说:“下去就下去,我又不是十指不沾春阳水的大姑娘,游泳方面我还是不错的。”说着,他就开始脱衣服。

    我立马制止他说:“行了岳兄,听不出这死胖子是故意的吗?别上了他的当,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

    但是,我的话不但没有阻止他,也行在他耳中,这可能像是一句反话似的,比如说“你不行,别去了。”之类的,所以他更是来劲了,很快也和胖子一样赤条条的。

    说实话,岳蕴鹏这小子肯定平常在做锻炼,他身上的肌肉十分的表现,而且还有六块腹肌和鱼人线。

    我顿时就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积极,原来是想要在韩雨露面前展示了一下他的身材,正应了一句老话:“为了风度,真他娘的不要温度了啊!”

    同时,我发现在场的女人都忍不住看了过去,连黄妙灵也不例外,让我还是忍不住吃了口酸醋。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是一个女人穿着比基尼展示身材,我想在场的男人有一个算一个,肯定会变本加厉、目不转睛地看着。

    大概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岳蕴鹏甩了甩他不怎么长的刘海,一副小白脸的模样,还真的让我有些嫉妒。

    虽然这家伙是在出风头,但偏偏是他这个风头有人愿意看,更何况韩雨露也有那么一丝动容。

    下水前的运动结束之后,胖子和岳蕴鹏的脸色都有些发青,这都是嘚瑟的下场。

    我们十多个男人都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胖子就破口大骂,而岳蕴鹏也附和着胖子,一时间两个人居然统一了战线。

    胖子用脚尖试试水,立马“娘咧”地快速缩了回去,哭丧个脸说:“都怪胖爷最嘴,没事搬什么石猴子,也怪胖爷太主动了,这水冷的就不是人能下的。”

    我皱着眉头说:“行了,别他娘的浪费时间了,人家在冬泳呢,你他娘的白长了一身的脂肪,怎么一点儿寒都不御呢?”

    胖子叹了口气说:“他娘的,胖爷平时养着它们,就是为了关键的时间燃烧它们来温暖胖爷,想不到用到它们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个可牺牲自己的,真真的是白长了。”

    噗通!

    岳蕴鹏如同跳水运动员似的,直接钻入了水中,并且双臂贴着身子,还真像是鱼一样地摆动着,没几下就到达了水底。

    胖子探着脖子问:“岳家大少爷,冷不?”

    “呼啦!”岳蕴鹏从水里钻了出来,正以仰泳的姿势游动着,说:“还,还好。”

    胖子翻着白眼说:“还好你大爷,看你冻得都快成棒槌了,好的话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我实在看不下去胖子丢人的模样,只好助他一脚之力,直接把他踢到了水中。

    胖子是冷不防这么一下,连气都没有憋好,随着巨大的水花溅起之后,一窜水泡便冒了上来,逗得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胖子钻出水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谁踢的他,看样子水超乎想象的凉。

    不过,当知道是我之后,他骂了几声,然后和岳蕴鹏相视一眼,两个人猛吸一口气,几乎在同一时间潜了下去。

    我们给他们两个照着手电,十几盏手电把水底照的通明,可以清晰地看到胖子和岳蕴鹏分别朝着五个石猴中的两个游动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