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致命磷火
    当然这样的想法我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毕竟现实就是这样,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天真的只为别人着想而不顾自己的那个毛头小子.

    在这行混的时间越长,而我越彻头彻尾地像一个盗墓贼了。

    正在我们徘徊不前,忽然听到有人在喊救命,那种声音在空旷的地下,带着一种无比的凄惨,仿佛那是瞬间爆发出的。

    终于,没有人再迟疑,我们立马重新进入了那条小路,进行地毯式的搜索。

    很快,我们到达了那喊救命声音的附近,可是两边还是那种尸墙,声音却是从尸墙的另一边发出的,我们便不顾什么危险,毕竟人活着总不能见死不救。

    尸墙非常的脆,用工兵铲一拍,立马就会出现一个坑,但是骨头与骨头互相牵连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挖,主要还是因为碎骨头四处飞溅,所以挖起来并不像是挖土那么随意。

    等到挖开出了一个深洞之后,声音显然还在更里边,我们就顺着声音的来源继续挖,因为那声音已经渐渐的弱了不少,好像那个人应该快不行了。

    “别着急坚持住,我们马上来救你。”我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可是,又挖了一会儿便没有人再动手了,因为那声音仿佛就在移动一样,而且还是很有目的性的移动着,不快也不慢,有一种远古大魔王诱导无知的人类替他解开封印的感觉。

    盲天女说:“你们先别动手,我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说完,她就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包不知道什么东西,然后食指和中指进行快速地摩擦。

    轰!

    那东西顿时自燃,我的脑袋跟着“嗡”地一下,这典型就是在找死,刚才我还说着不让用照明弹,难道她以为这样就不会点燃这些尸体吗?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东西朝着那声音而去的时候,顿时尸体点着了,所有人都露出了目瞪口呆的表情,这是谁都不希望看到的。

    骨头里面是含着磷的,要不然在坟场也不会看到鬼火,磷的燃点非常的低,别说是这样把火直接扑上去,就是稍微热量大一点,也会里面着火。

    而这里又有那么多的尸体,那要是真正完全燃烧起来,估计用不了几分钟就可以烧遍每个地方。

    “快些救火。”

    我用几乎沙哑的声音喊了出来,其他人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来不及责怪盲天女,开始上去用工兵铲扑火。

    一时间场面乱的不可开交,可是尸体在极短的时间已经烧了一大片,根本不是我们这十几个人就能解决的问题。

    霍子枫头发都烧着了,他打灭之后,说:“别再灭火了,到四周挖个隔火带出来,这种磷火根本是不可能灭的。”

    人在着急的时候最容易脑袋短路,我们都清醒地意识到,一但火真的着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们必须要马上离开这里。

    如果等到火自己灭的时候,那也就是这里氧气被烧光的时候,而我们的下场正如我之前不让用照明弹时候所想的一样。

    立马,我们十五个人分成了三拨,也顾不得什么尸体,在一个着火点处四周以巨大的三角形开始挖掉那些尸体。

    看着骸骨的四处乱飞,可比之前我们救人的时候更加的动静大。

    常言道:“救人如救火。”

    虽然这大多用在救人的说法上,但恰恰也说明救火还是比救人更重要一些的,因为不救火可能要死更多的人。

    火势非常的大,而且还是从未见过的幽绿火,仿佛无数的鬼魂在这一刻悬空腾飞着,而我们十五个人更像是十五只耗子,正在拼命地打洞,但是这么高的尸墙,根本不是瞬间可以能解决的。

    最终,我们选择了放弃,因为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在我们快速逃离现场的时候,火好像真的有生命似的,如同一只碧火麒麟,死死地追在我们的身后,我们自然是没了命地顺着来的路疯跑。

    等到我们逃离的那些尸体的包围,现在更确切地是逃开了那些火,顺着绳子就没命地往断崖上面爬。

    爬到一半的时候,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瞬间感觉下面就像是一个幽冥地府似的,有一种燎原之势,这种火势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被下面的胖子用脑袋顶了一下屁股,我才反应过来,继续往上面爬。

    当我们都爬上断崖,看着下面绿色的火坑,真的有一种想要纵身一跃去体验一下的想法,只是要付出的代价谁也无法承受,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下面的火势,如果那两个人刚才还在喊救命,那现在估计不会再喊了。

    站在六十米高的断崖边,还是能够感受到下面火势的强烈,浓烟滚滚朝上腾起,伴随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感觉,逼得我们无法继续观察,只能退回到第一重龙楼宝殿处去休整。

    等到我们坐下的时候,便互相看对方,这时候才发现每个人都是一片的黑,只能看到两只眼睛中的眼白和白森森的牙齿,个个搞得好像成了黑种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滑稽。

    胖子叹了口气说:“得,现在好了,别说是白天出去,胖爷看再后天也不一定出的去。”

    霍子枫没好气地说:“我早说了,不要去管别的,如果你们当时听我的,现在说不定已经过了那片尸海,也不用再坐在这里耗时间。”

    黄妙灵说:“小哥也是好心,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一直都是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发楞地看着他们,怎么感觉好像不是盲天女的错,反而觉得这一切都是小爷造成的似的,有没有天理啊!

    不过胖子立马替我说话:“哎哎,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难道以为这是我们家小哥的错?还不是……”

    不等他说完,盲天女很有自知之明地说:“这一切都怪我,当时我也是潜意识那样做了,没想到会把事情搞砸!”

    胖子说:“对,本来就是你的错,谁都别想欺负小哥,否则胖爷第一个就不答应。”

    有人说:“胖哥,我们怎么会责怪张爷,一次的斗确实特别的棘手,虽说大家都有心理准备,但是没有想到处处都是陷阱。”

    我深深吸了口气说:“也就是咱们这个有冷光源的时代,如果是没有手电筒的时代,只要我们拿着火把一走进那些尸体中间,立马就会被磷火活活烧死,也怪我没有想到这一层。”

    二叔抹掉脸上的黑,却抹的更加的难看,他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想断崖那边一会儿就会没有氧气,到时候火自然就会熄灭,所以也不可能让我们等太久的时间。”

    岳蕴鹏站在韩雨露的面前,一脸担心地问:“雨露,你没事吧?”

    韩雨露愣了愣然后便摇了摇头。

    但是,即便这样一个普通的动作,却让岳蕴鹏乐的眉开眼笑,又是把他的水壶拿出来给韩雨露洗脸,搞得就好像古代皇帝妃子身边献媚的太监似的,看的我们是为之苦笑。

    胖子说:“胖爷困了,等一下那边火灭了你们叫胖爷,胖爷先睡会儿。”

    说完,他直接就靠在了墙上,和以往一样不出几秒便开始打呼噜,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由于我们的水带的比较充足,所以每个人都各自用水洗了洗脸和手,洗下来的一层污垢,比厨房三个月没有擦的油烟机都眼多,尤其是还有恶心的尸臭味,搞得我几次都连连想要干呕上来。

    休息之中并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等到我们感觉火差不多灭了,便让人过去看看。

    很快那人跑回来说的确是灭了,只不过味非常的大,我们没有戴防毒面具,只能把布子系在口鼻前,算是简易的不能再简易的防毒面具,其实就是为了防味。

    到了断崖上,发现火确实是灭了,但很多地方还冒着黑烟,黑烟从六十多米底部直冲而上,其中带的味道即便有防护措施也能够闻到,难闻的令人作呕。

    也幸好我们是常年和尸体打交道的盗墓贼,换做一般人估计会吐死在这断崖之上。

    等到我们再下去的时候,便发现在断崖根处,有着两具尸体,正是队伍中丢失的两人。

    这两个人身上有不同程度的烧伤,但是并不能致命的,真正是他们鼻子里的烟灰,看出来他们是活活被呛死的。

    黄妙灵给他们检查了身体,并没有看到别的痕迹,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为什么要脱离我们的队伍,是自己有目的?

    还是不得已才那样做的,总之人死如灯灭,我们将不可能再知道,那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其实火灾中,死亡的人绝大多数都不是被烧死的,而是像他们会烟呛死的。

    换句话就是他们没有了氧气,如果背着一个氧气瓶的话,我想他们还不至于落到这样的下场,只不过我们这又不是来潜水的,所以根本不可能准备氧气瓶这类东西。

    和这两个人相识的那个中年人,露出了悲伤的表情,并坐在他们身边说了一些会照顾他们家人之类的话。

    其实做我们这一行,真正成家的人不多,一但成家就很少再来下斗,他说的家人应该是对方的父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