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尸骨皑皑
    有人把雕刻的刀法比作书法,绘画中的笔触能起到加强、丰富作品艺术效果,所以一般雕刻师都会先用笔画出来,然后再去一刀一刀的雕刻,但是在这里却不是这样的。

    因为这些狼雕非常没有规则,好像是随意想到什么模样就雕刻出什么模样。

    我估计这可能和这里是铁墙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说不定还是在一边用铁水浇筑,不等冷却的时候便下刀雕的,所以才会如此的大不相同。

    其实,很多玉器本身并不是那么漂亮,即便它地质再好也就是一块美石,但被雕刻师那么一雕刻,便会出现很多形态的事物。

    每个人其实都是这样,父母、老师就是雕刻师,在他们的手里把我们雕刻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而我们自己后天再去“雕刻”自己,才形成了形形色色的人,装点了这个大千世界,让世界变得多姿多彩。

    扯的有些太远了,胖子说我都能扯到我姥姥家了,倒是其他人听得很入神。

    直到霍子枫提醒我们多注意脚下,一定要走前个人踩过得地方,绝对不能一分神踩错了,死了不负责。

    众人收起了心神,当我们看到那些被插的好像刺猬的十一具尸体,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毕竟大家都是同道中人,难免会想到自己是不是也有这么一天。

    最后在我的提议之下,我们商量好了,等我们出去的时候,把尸体带出去卖掉。

    胖子一具一具尸体的点过,最后他问我:“小哥,胖爷是不是跟你说的十一个人?”

    我皱起眉头说:“你他娘的上午跟小爷说的,怎么到了晚上就忘了?”

    “不是胖爷只是确定一下。”

    胖子说完,然后对着所有人说:“都把家伙端稳了,要是有什么不对劲的立马就子弹招呼,千万别省着。”

    在所有人应了他一声之后,胖子悄悄告诉我说:“小哥,少了两具尸体。”

    我一愣,轻声问道:“怎么回事?难道那两个人还活着?”

    胖子摇了摇头,说:“你自己看。”

    说着,他就用手电照向了神道中间的地面,顿时我就发现有被拖动的痕迹,从痕迹的衍伸方向来看,是被拖到了墓中的深处。

    这里边除了有粽子,还可能有一些野兽。

    这是我的经验之谈,不过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以我们的人手和装备而言,显然这并不用担心,只要稍微注意点就好,就像是胖子说的,感觉有不对劲的时候就开枪就没事了。

    一路走一路停,黄妙灵不断地对地面进行探寻,她的手就像是在探地雷似的,所以我们的进度并不快,我很怀疑我们天亮能不能出去,因为这样实在是太过耽误工夫了。

    胖子问我:“小哥,有没有找到点关于风水的情况?”

    我非常无奈的摇头,说:“这里完全有铜浆铁水包裹着,是不可能通风水的。”

    胖子说:“照你这么说,这里一点儿风水性都没有了?”

    我说:“这也不见得,这个地方是一块风水宝地,而且还是龙脉所在,只要稍加设计一些隐蔽的地方通风过水就可以,只是我们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否则就是直接找到墓主人的寝殿了。”

    二叔说:“以我看,这里采用了北斗踏玄武的阵法,要不然不可能修筑成这个模样。”

    我问他:“什么事北斗踏玄武?”

    二叔说:“众所周知,玄武乃是四神兽中防御力最强的神兽,而北斗星又是天地中最有标志性的星斗,而这里就是这样,我在外面已经看了北斗星的位置,恰巧就是直接照到这里,这可是一个大风水啊!”

    对于他的说法,我并不苟同,也许他说的是没错,但是跟我所了解的风水完全就是两个概念,所以我并不认为他说的是对的,当然也不能否定,只能默不作声。

    走着走着,神道忽然变宽变高,很快前面出现了龙楼宝殿的第一重。

    那是一个类似街坊牌的建筑,用手电去照,上面有着五个蒙文,我并不认识,便问其中有没有人知道写的是什么。

    有个人激动地说:“是,是‘成吉思汗陵’。”

    忽然,最后的韩雨露说:“都停住,我身后有个尾巴。”

    她这话让我们都愣了,因为怎么可能后面会有东西,难道我们被粽子跟踪了不成?

    听到韩雨露多后面有东西,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我们把枪口都对准了身后,因为除了我们十六个人之外,不可能再有其他人,很可能就是粽子或者其他野兽之类。

    虽说并没有人特别害怕,但这个“尾巴”是必须要除掉的,否则不小心的时候容易中道。

    一连串子弹上膛的声音响起之后,还不等我们看到究竟是什么东西的时候,胖子率先朝着身后空放了一枪,顿时就听到后面有人说:“不要开枪,是我,是我。”

    一听声音自然非常的熟悉,等到这个人出现在我们手电光照射的范围之后,看到的居然是岳蕴鹏,而我们秘密出发的时候并没有叫他,不知道这家伙怎么会偷偷发现我们的行动,并且跟了上来。

    当岳蕴鹏把事情简单一说,我们顿时明白了。

    其实这小子是听到盲天官自言自语在跟自己说话,其中即提到我们很可能今晚下斗,他对于霍子枫的性格实在是太了解了。

    无奈,已经走到了这里,我们总不能让岳蕴鹏再回去,而且看他正注视着韩雨露的目光,显然也不会轻易回去。

    要不是因为他的身份特殊,其实多一个少一个人都无所谓,不过现在也只能让他跟着了。

    一个小小的插曲过后,胖子嘀咕着说:“胖爷还以为能碰到个粽子什么的,也好让胖爷展示一下自己的雄风,现在他娘的好了,粽子没碰到,反而多了一个累赘,我们还要保护他,他娘的。”

    我用手肘捅了捅胖子,示意他不要多嘴,既然人已经跟上来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还不如给岳蕴鹏留个好印象。

    虽然我们在斗里确实有自己的道道,可在外界有一些事情是需要这样人物帮忙的,全当时陪岳家大少爷参观参观。

    过了第一道龙楼宝殿,本以为很快就会看到第二道,可是走了没有几十米,最前面的黄妙灵忽然停了下来,而且和霍子枫不知道在研究什么。

    我好奇上前一看,却发现前面并没有路了,当然并不是完全的没有路,而是出现了一处断崖。

    这种地下断崖一看就不是人为建造的,可能是地下的溶洞系统,只不过手电根本找不到底,决然是挺深的。

    一根荧光棒被摇亮之后,就被胖子丢了下去。

    我们看着荧光棒在半空打转,足足有十几秒才撞了什么东西上,然后弹了几下,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仿佛从未丢下去过一般。

    胖子吸了口气说:“我靠,真太娘的深,怎么也有四十多米吧!”

    霍子枫甩了甩头发,说:“根据我的经验来说,至少有六十米。”

    其他人也议论纷纷,很难相信在皇陵中看到这样的情景。

    毕竟从理论上来说,神道都是非常平坦的,不可能过了第一道龙楼宝殿就是一个断崖,那其中就有些道道了。

    经历过这么多的倒斗历险,我已经深深地明白了凡是没有绝对这个定义,不是所有的斗斗会和每个人想象中的相同。

    而且这里还是蒙古,即便被一定的汉化了,但也多少回保留自己的东西,更不要说这是成吉思汗陵了。

    目测了一下崖壁,发现有很多可以落脚的地方,我们就把每个人随身携带的绳子接起来,直接朝着下面丢去,然后在短暂的休息之后,才开始一个接着一个往下爬。

    现在是十七个人,除了岳蕴鹏的身手差一些,那就是我了,不过有绳子加上有落脚的地方,所以即便我们两个人也很顺利地达到了底部。

    当我们看到下面的场景时,每个人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甚至有人还忍不住地叫出声音来。

    因为再往前走十多步就全都是尸体,由于尸体常年处于这种潮湿阴冷的坏境下,骨头都已经变成了黑绿色,有些直接就成了黑色,而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很难闻的腐臭味。

    如果不是这些尸骨,我估计这底部还要深上个四五米,而这片空间决然不小。

    也就是说这里的尸体,数量即便不到一万,也足有七八千,这让我忍不住想到关于成吉思汗陵的传说,看来所言不虚,这里就是那些工匠和士兵最后埋骨的地方。

    等我们都回了回神之后,霍子枫才问我:“师弟,你觉得这些骸骨都是人的吗?”

    我愣了愣,因为他既然这样问,必然是发现了什么,我就朝着那堆积如山的骨头看去,发现只有一条曲径小道通向了前方,出了我们的目力范围之外,便已经看不清楚了。

    胖子说:“搞颗照明弹看看。”说着,他就习惯性地看向了盲天女。

    盲天女好像也有这个意思,已经开始逃出腰间的信号枪,把里边的信号灯换成了照明灯,就打算直接朝着前方打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