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一个圈套
    第一次下去我们是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感觉,可是当韩雨露说里边有人喘气的声音之后,我就开始怀疑那是鬼喘气。

    即便知道那并没有什么危险,但也不是好兆头,所以还是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现在变成我们两个人下去,心里肯定有心紧张,不管是人在故弄玄虚,还是其他的东西在作怪。

    总之这对于我们来说都不是好消息,可是又不能就在盗洞口等着,万一他在斗里出了什么事情,而我们又没有人去救援他,他还是难逃一死。

    幸好和我来的是韩雨露,不管我们下去会发生什么,有她在便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安全感。

    我感觉这比和有霍子枫他们四个的秘术还要保险,所以收了收心神,打起手电便重新进了盗洞。

    短短的几天时间,不管是盗洞还是伪陵中都没变什么样,而且这还是我和韩雨露第一次单独相处,我对她可是又敬又怕,有她在是安全。

    可是这让我想起她在杀人和粽子方面任何一样都不含糊,又忍不住和她保持着距离。

    韩雨露感觉到我的异样,便微微皱眉转过头来,问:“你干什么离我那么远?”

    我有一种好像谎言被人当场揭穿的感觉,立马支支吾吾说不上话来,最后勉强找了个理由,说:“我怕有什么变故,我跟的你太紧的话,可能影响你的发挥。”

    韩雨露说:“跟紧点,我是不会害你的,要想害你十个你也死了。”

    我挠着头,知道她说的确实没错,也就真的跟在她的身后,两个人相距不过一臂的距离,也不知道是我的内心自我感觉,还是真就有这么回事。

    韩雨露的身上有一股非常奇特的香味,这种味道非常的淡,不像是香水的味道,也不像是体香,而是一种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的香,如果现场还有第三个人的话,那我必然是闻不到的。

    淡淡的香味非常的吸引人,让我忍不住跟她又拉近了一些距离,甚至我都有一种非常流氓的想法,那就是抱住她的腰,然后把脑袋塞进她的脖子下,用力地闻个够。

    “你怎么了?”

    韩雨露又一次转身看我,这时候我才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同时自己还愣在原地,一下子就把我搞得脸红到了耳朵根处。

    “没,没什么……”

    我支吾地说着,接着便连忙转移话题问她:“还能闻格桑身上的味道吗?”

    韩雨露微微点头,示意我快些跟上,并且说:“虽然他的味道和另一种味道混合在一起,但还是可以闻的到的,快些跟上,他应该就在前面。

    在我尴尬地应了一声之后,我们两个继续一前一后地寻找起来,由于之前来过一次,知道这个伪陵并没有什么机关陷阱,唯一就是不能用大量的炸药炸,而里边却是铜墙铁壁。

    我们两个走的极快,等到走到大概整整一圈的一半时候,韩雨露忽然停了下了,她指了指一间已经被我们光顾过的石室里边,显然格桑就是在这里边。

    由于不知道里边是什么情况,我先是把一根荧光棒摇亮,然后便丢了进去,静下心停了片刻并没有什么响动,便慢慢地把头伸了进去。

    在荧光棒幽绿色的惨淡光芒下,我看着里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石室结构,但却没有看到格桑的身影。

    一时间让我忍不住开始怀疑韩雨露的鼻子,毕竟她还不能和真正的猎狗相比,嗅觉出现错误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我们两个人前后进了石室,正当我说去其他地方再找找的时候,忽然发现韩雨露正盯着一个地方看,我愣了愣神,眼睛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旋即便发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地方,那是半米高四十公分宽的洞,洞口的边缘非常的整齐,就像是用电锯锯出的一个口子。

    而一块石头则被放在洞口就近的地方,恰好堵住了洞口,要不是如此仔细观察,根本就无法发现。

    我们两个人连忙走过去,同时将石头移开,顿时那个洞口完整的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我蹲下身子用手电往里边照,发现原本应该有沙子的石墙内,在这个地方居然是空心的。

    不过,深度还是保持在手电光可照到的范围之内,而且我发现在尽头的右边是可以右转的,至于里边是什么情况,那必须我们进去看看才知道。

    这个洞口非常的特殊,因为不大的洞里的内壁至少,居然有着一些人工雕刻的纹路。

    这种纹路我非常的熟悉,那正是牧民帐篷上绣绘的图案,在一些特殊场合当地人穿着的服装上也有,虽说我不知道具体的含义,但必然是类似中国蟠龙寓意的图形。

    “进去看看。”我便是跃跃欲试想要进去,但是却被韩雨露的胳膊挡住了趴下了的动作。

    我诧异地看着韩雨露。

    韩雨露说:“我先进去。”说完,她提着古剑便俯下身子钻了进去,我怕她有危险,就端着枪紧紧地跟着她的后面。

    这个洞的空间太小,只能匍匐前进,不过没几下就到了尽头,韩雨露的身影忽然消失在了右边转弯的地方,我忙咬紧牙关跟了过去。

    一转弯之后,我们里面就能弯着腰走,里边的石墙上也都是这样的图案,看得我总是觉得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即便图案的本身是吉祥的寓意也无法将这种感觉驱逐。

    走了没有二十步,我便忽然就闻到了狐臭的味道,便忍不住想要看看前方的究竟,奈何两边的石墙只容许一个人通过,韩雨露走在前面,我在后面则什么都看不到了。

    出于职业操守,我拿着手电往后照了照,虽然自己很少有殿后的经历,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时常这种事情不是苍狼就是韩雨露,看到的次数多了,也就成为了思维定式。

    身后并没有什么一样,倒是走到现在再往后面照,就有一种钻牛角尖的感觉,幸好我们是最尖锐到最粗的地方,要是现在要往回去的路走,而我又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估计早他娘的慌了神了。

    “跟上!”

    韩雨露头也不回地轻声叫我,我回了一声,立马抓紧时间跟了上去。

    左右两边的石墙并变宽,依旧是只有一个人能通过,要是胖子在的话,我保证他就是一直吸着肚子,也不可能像我们这样轻松,毕竟也就有一个普通人转身的宽度。

    让我最忌惮的是高度,起初入口才半米高,后来升级到了三米,再往下走手电光已经虽然还能找到顶部。

    但是人的目力却到了极限,我怀疑这里上面可能直接能够通往地面,如果当时我们打盗洞能打到这里,可能会省了很多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便决定在找到格桑之后,然后蹬着两边的石墙上去看看具体情况,说不定这斗并不是狗咬刺猬无从下口,只是我们被这座陵墓的设计者阴了一把,所以才打到了伪陵之中。

    不过,想着想着就觉得不对劲,因为不管怎么说,进入真陵的入口一定不会太小,要不然棺椁就无法通过,但是一时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现在是救人要紧,其他的等救到人再说。

    通道的宽度一直没有变化,不久后右手边的石墙便变成了铁墙,但是最让人奇怪的是没有沙子。

    可是如果真是除了石墙和铁墙之间没有沙子,那我们之前炸出的沙子是哪里来的?

    而且我深深地记得,之前炸开的石墙里边都是沙子,虽然可能沙子被清空之后,也会出现我们现在这样的通道,但那又怎么可能办到,突然一时间我觉得事情变得开始超出了我的理解范畴。

    走着走着,韩雨露忽然停了下来,我问她怎么不走了,她说前面没路了,全都是沙子,并且把身子贴在墙上让我往前看,一看之下真如她所说的那样。

    我诧异地对韩雨露说:“这怎么可能?那格桑去哪里了?”

    韩雨露吸了吸空气,说:“咱们这次下来没有戴防毒面具,我觉得咱们中计了。”

    我完全愣住了,这时候也才想到没有戴防毒面具,大概是一心想要救格桑,忽略了这么关键的问题。

    不过我并没有什么不适,说明这里的气体没有问题,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说我们中计了,便问她这是怎么回事。

    韩雨露说:“其实我们忽略了最为严重的问题,他(格桑)既然是蒙古人,而这个墓主人也是蒙古人,很可能他和死者身上的味道有相似的地方,而我们闻到的味道,其实就是这个墓空气的味道,所以才一直吸引我们到了这里。”

    我还是不明白她的话,直接问:“那格桑呢?”

    韩雨露往来的通道看了看,说:“很可能他并没有进来,而是在森林中的某个地方,而我们两个人误打误撞找到了这里。”

    顿了顿,她继续说:“这可能是个套圈,是死者的圈套,也是活人的圈套,快往回走看看入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