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浇铁墓墙
    可是,我现在开始担心最里边的设计,如果真的如同我想到那样,我估计不但三包炸药搞不定,就是十包也不一定。

    而且炸药量太大,伪陵依旧会被冲击波震塌,到时候我们还是束手无策。

    我从来不敢低估古人的智慧,即便我们现代的文明超越他们几百倍,但我们这些人数有限,带着还是一些盗墓贼的东西,估计这可能成为我们的最大难题。

    不过我没有说出来,因为至少要给他们希望,我们要看看里边的情况再定夺。

    等到沙子流光之后,我们也没有继续用石工锤,而是用我们自己所带的炸药,这是可以定点爆破的类型,威力相比之下要小一些。

    轰隆!

    一声爆炸声响起,旋即我用手电去找头顶,这才发现头上居然开始往下流沙子,不过并没有塌陷的迹象,不知道这是当初设计者的疏忽,还是上面树木的保护,这要是早个一二百年来,说不定这一下就已经塌了。

    一个被炸出不规则的多边形窟窿出现在我们的眼前,里边残余的沙子也流了出来之后,便发现里边是黑色的石墙。

    在我迫不及待地用手一摸,心里就“咯噔”一下,即便是在自己的意料之中,但实际出现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怎么了?”胖子问我。

    我说:“是铁墙!”

    “我操,不会吧?”

    胖子不相信地也去摸,一摸就是一手的黑色,显然这铁墙不但坚固到超出我们的所料之外,而且在上面撒了一层不薄的木炭,这可以用来吸水,起到很大程度的防锈功能。

    岳蕴鹏皱着眉头说:“看样子,我们还是必须要找到真正的入口,否则根本就进不去。”

    胖子骂道:“炸不能炸,人工又搞不动,这他娘的可是真难为胖爷了,这比以前那些皇陵难搞一百倍都多。”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小爷早就想到这个斗不容易倒,越是朝代距离现在近的,越他娘的难不开,这还是个元朝的墓,要是明清时代的皇陵,估计我们要带几台挖掘机才行。”

    胖子说:“小哥,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别忘了咱们倒的第一个斗,那就是汉朝的斗,当时就你我和……那谁,三个人就搞定了,那有这么难弄得。”

    我说:“你也说那是汉朝的,并不是开国皇帝,要是有机会咱们去找找朱元璋的,我敢保证,绝对比现在还要难上好几倍。”

    “得得得,你丫说的有理还不成吗?现在咱们是搞被朱元璋推翻的元朝墓,还是想想现在该怎么办吧!”胖子说不过我,立马就把话题转到了一边。

    岳蕴鹏问韩雨露:“雨露,现在这样的情况,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我立马也想到之前韩雨露让我们跟着她走,可是期间并没有发现什么比知道其中的结构设计更有利的东西,所以也忍不住看向了韩雨露。

    很长时间之后,韩雨露才开口说道:“你们不用看着我,我不是神。”

    这一句没把我们四个人给噎死,确实韩雨露并不是神,可是我们一旦遇到解决不了的情况,便会征求韩雨露的意见,大多时候她是有办法的,所以渐渐把我们养成了这个坏毛病。

    忽然,韩雨露这么一说,反倒是搞得我们手足无措起来。

    胖子说:“我的亲姑奶奶,我们也不是那个意思,就是知道你做什么事情都会有一定的根据,刚才你为什么让我们跟你走,难道是因为你枪在手?”

    我踢了胖子一脚,这家伙这时候还有心情引用电影里边的台词,反观韩雨露并没有为之所动,而是看着铁墙在想着什么。

    由于我们一直倒的都是那些石头墓墙、砖头墓墙的斗,所以忽略了还有这种不计成本的铁墙斗,所以身上并没有携带什么能够融铁的东西。

    这种东西并不是没有,强酸就可以做到,而我们根本就没想到。

    胖子说:“早知道就少带点炸药,多搞定硫酸什么的,也不至于现在真是狗咬刺猬无从下口。”

    顿了顿,他问我们:“你们说,现在怎么办?”

    岳蕴鹏说:“面对这种类似铁王八的墙壁,除非我们所带的子弹都是穿甲弹,要不然现在真的是无能为力。”

    胖子白了他一眼,说:“知道你岳家大少爷家里有钱有势,要是这里离得北京城近,你丫的调一辆塔克了也不足为奇,可这里不但不是北京城,连中国都不是,在是国外啊大哥。”

    岳蕴鹏叹了口气说:“我就是这么一说。”

    胖子立马接上话,说:“那我也就那么一听,谁当真谁就输了。”

    “都别说了!”

    我被他们吵的有些烦,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想着该怎么破开这铁墙,小爷估计这并不是完全的铁墙,只是石头墙上浇筑了铁水,还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悲观。”

    胖子把头摇的好像拨浪鼓似的,说:“这还不够悲观,什么才是悲观?胖爷看悲观都不能形容咱们的困境,咱们五个凑起来整个就是一套悲剧啊!”

    “就你话多。”

    我瞪了胖子一眼,然后开始和霍子枫商量接下来怎么做,最后得到的结论,只能先回到地面,把原本挖出的盗洞加固一下,然后等盲天官的援兵,要不然我们只能败兴而归了。

    当我们出了盗洞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整座山的影子已经把这片森林覆盖。

    等到我们走到了森林的边缘,骆驼正在悠闲地吃着嫩吃和枝叶,格桑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靠在一棵树上,双眼非常的空洞,感觉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我们捡了一堆柴,霍子枫把染料加入了火中,狼烟般的烟雾高过山峰直冲天际,等了一会儿,我们还是没有得到回应,我估计盲天官他们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我坐着地上抽着烟,对胖子说:“看样子我那师傅真的这次是折了。”

    胖子说:“那不一定,万一是人家找到了真正的成吉思汗陵,早他娘的下斗摸金了,别忘了盲天官可是这方面的老手,一个人能抵得上我们五个。”

    我摇头说:“那不一定,大家都是依靠罗盘找斗,我找到了这里,他肯定也会找到这里的。”

    “而且从这么处心积虑的设计来看,我倒是觉得这是成吉思汗陵更加准确一些,只可惜这个伪陵中一点雕刻绘画、文字图解都没有,否则小爷一定告诉你这就是成吉思汗陵。”

    胖子耸了耸肩,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看了一眼发呆的格桑,又看了看我们埋葬周媚的方向,忍不住地叹了口气,幽幽地问我:“小哥,你觉得格桑那小子能缓过劲来吗?”

    我一愣,也不由地看向了格桑,说:“很难说,这只能依照每个人的性格而定,要是你最多三分钟就能把缓过来,而格桑的性子比较直,这种人非常的执拗,即便他不会去寻死,小爷估计他这辈子也不可能再娶媳妇儿了。”

    胖子苦笑一下,说:“胖爷其实也是这样想的。”

    “滚滚滚!”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就你,我敢用脑袋保证你,这次倒斗回去之后,立马就会去洗浴中心爽一爽,你敢打赌吗?”

    胖子立马坐直了身子,问:“赌什么?”

    我没想到他这家伙还来劲了,就骂道:“堵你个鸟啊!”

    胖子“哦”一声,自己嘟囔道:“你堵脑袋,胖爷堵鸟,恩,还算划算,就这么定了。”

    “滚!”胖子对着胖子吼道,作势就要站起来打死这个死胖子。

    这时候,霍子枫反而先站了起来,胖子一愣,说:“我靠,不带这么玩的,怎么你们两个师兄弟想要欺负胖爷自己啊?小心我请姑奶奶一个个把你们打的后半生不能自理。”

    我疑惑地看着霍子枫,而霍子枫却是看着恰巧山没有堵住的地方,也就是山体的边缘,我不由地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发现那边正有一股直冲上天的黄烟。

    “是我大哥。”说着,霍子枫忍不住地往前走了几步,开始用手指比划了起来。

    我们也站了起来,而霍子枫则是用手指比划了起来,那感觉就好像是在跳大神似的。

    胖子摇着手说:“霍小七爷,您能不能别再跳了,跳的胖爷眼睛都花了,就算你再跳,你大哥也看不到你,眼睛长成望远镜都不行,这太他娘的远了。”

    霍子枫还真的停了下来,说:“胖子,帮我个忙。”

    胖子一愣,连忙说:“霍子枫,胖爷可不会跳,你不能让我也那样做,胖爷抗议。”

    霍子枫说:“我刚才根据烟的起点和上升的速度算出,我师傅他们大概距离我们是四十公里,这种黄烟说明他遇到了一定的麻烦,需要我们过去接应。”

    “我靠,不是吧?四十公里,可就是八十里啊,那能从公主坟走到潘家园了。”

    胖子一脸的不情愿,说:“不过,既然你开口了,那胖爷就勉为其难和你走一趟,只是这路途遥远,前途凶险难料……”

    “好了,说你的要求吧!”

    霍子枫已经开始收拾装备,把倒斗的东西全部放下,拿着一些沙漠中的必需品,显然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