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毫无头绪
    两者不论谁都真实性更强,都是依靠我们这行叫做“灵气”的物质,进行确定鬼或者墓的位置。

    当然很难说清楚是真是假,但人家古代风水先生就是这么干的,所以到了我们盗墓贼的手中,那相当于航船的塔灯,说白了就是用来盗墓的。

    看了一会儿,韩雨露把罗盘还给了我,我们都问她有没有看出什么,结果韩雨露摇头,因为她和我所看到的一样。

    毕竟这里的灵气最为的充足,要是葬和这里生辰八字和的人,那不但有利于活人,对于死者鬼魂也是一种很好的超度,说白了可以成鬼仙的。

    岳蕴鹏说:“我虽然不是很懂这些,但是就以眼前的情况来看,我并不绝对这里有问题,最多也就是没有冥器和任何的陪葬品罢了!”

    胖子立马说:“什么都没有那我们岂不是闲的蛋疼,费这么大的力气来旅游观光吗?”

    岳蕴鹏摇头说:“你没有明白我说的意思,我的意思就是不管任何事情的发生,它都有一定的原因,没有人会平白无故在这里建造一座空墓。”

    我忽然就明白了岳蕴鹏的意思,也觉得他说的很有可能,他的意思就是说这是一个“障眼法”,用我们行业里边的话来说,这里就是一个伪陵。

    历朝历代的皇帝都会这么干,用一个不好听的成语来形容,那就是“狡兔三窟”。

    当然,这样做的意思就是防止墓被我们这类人光顾,基本每次都会碰到伪皇陵,如果没有伪皇陵,那说明必然墓中有非常厉害的防盗机关,有着绝对的把握杀掉潜入者。

    只不过凡是没有绝对,要不然我们不可能进进出出好几座皇陵。

    我说:“柳兄说的对,既然这里是一个伪陵,那说明真陵也就在附近,伪陵则是用来保护真陵的,我们把这里全部找一遍,肯定能发生蛛丝马迹的。”

    霍子枫指了指地下说:“我们已经在深达十米的地下,你们两个的意思是真陵还要在下面?”

    我点头说:“师兄,我觉得一定是这样的,要不然这里建造一座伪陵也就没有意义了,只要我们能够找到入口,便能直接达到真陵之中。”

    胖子说:“胖爷不管这是伪陵还是真陵,没有冥器的陵,它就不是一个好陵。不过呢,灵柩棺椁一定要通过这里到达真陵之中,所以入口必然不是太小,至少也要让棺椁和抬棺的人通过。”

    顿了顿,胖子问我:“小哥,你觉得铁木真的棺椁有多大?”

    我想了想说:“这个不好说,但一定很大,要不然那么多的稀世珍宝也不会消失,我估计他的棺椁应该不亚于我们见过任何一口棺椁,当然棺室除外。”

    韩雨露忽然说:“你们跟我来。”

    我们四个人一愣,问她是不是发现什么了,但是韩雨露并没有说,而是直接朝着墓道的深处快步走去,我们只好快速地跟上。

    顺着墓道一直往深处走,走了一段之后胖子就开始抱怨起来。

    因为这一段我们前后又进了几个石室,每个结构完全相同,甚至让让回出现恍惚的感觉,好像一直都在原地走来走去,进的是同一个石室。

    我们开始担心这种设计可能有很强烈的迷幻问题,不过霍子枫说他一路上都做了记号,如果我们走了回头路,他就能立马知道。

    胖子说:“胖爷怎么没看到你做?你他娘的不是在墙上点了个点,然后告诉我们那也叫记号,等一下连你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原地打转呢!”

    霍子枫白了他一眼,在刚刚出来的石门上用匕首刻了一个数字“8”,虽然刻得不是很深,但只要留心观察必然是肯定能看到的,从这个数字来看,显然这是第八个石室了。

    我也一直在找寻规律,也许这属于一种心理暗示。

    可是经过的八个石室并没有什么规律可言,两两之间相邻的距离有时候十几步,有时候却要走几十步,要是非的说有什么规律,还是每个都是一样的结构。

    走着走着,我们五个人都陷入了一种焦躁的心情中,仿佛这条墓道没有尽头似的。

    不断地经过石室,我们几乎每个都打开看一眼,确实里边没有什么异常,连人都没有进去,便把头缩了回来,继续往前走。

    不管墓道并不是完全笔直的,一共走过了两个幅度非常大的直角转弯,等到走到了第三个直角转弯的地方,我们又经过了四个石室。

    我心里一动,为了验证自己想到的,便是加快了步伐,等到又过了第四个石室,随即前方也出现第四个直角转弯,我迫不及待往即将出现下一个石室跑去。

    胖子连忙叫我:“小哥,你那么着急干什么?小心前边路上有机关。”

    我没有理会他,等到我看到了第个十六石室石门的时候,同时也发生石门是半开着的,找了不到半分钟,我便是找到了用匕首刻着的数字“1”。

    顿时,我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即便霍子枫不告诉我,我知道我们也回到了原地。

    不过我并不是有什么负面情绪,而是完全是累的,因为我差不多知道这个墓道是什么怎么回事了。

    胖子他们追了上来,问我跑什么,我指了指石门让他们看,正想和胖子要支烟,但是一摸自己脸上的防毒面具,只好作罢。

    毕竟我还是不敢在不知道情况下,胡乱那样做,万一里边的空气有问题,出了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胖子也坐了下来说:“得,这肯定是走回来了,接下来怎么办啊小哥?”

    霍子枫也看向我问:“师弟,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我说:“一共有四个九十度的直角转弯,每个直角转弯之前会有四个石室,师兄,你应该知道我想要说什么吧?”

    霍子枫只是考虑了片刻,他皱起眉头说:“你的意思是这中间有问题?”

    我点头了头,看到胖子一头雾水,估计不跟他讲清楚,他还是要问,只能说:“我刚才看了每个石室的深度在十六米,而每个到一个转弯的地方约莫是一百米,假设这边的石室和那边是相对建造的,也就是三十二米,那正好说明中间有六十八米空间……”

    胖子打断我的话,他说:“小哥,胖爷明白你的意思了,可那六十八米是石墙啊,放在现在房屋来说,那可是承重墙啊!”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即便有两堵石墙,占据了一定的地方,可你见过有一堵石墙厚度是三十四米的吗?”

    这话把胖子说楞了,不过他能发愣,说明他必然是想明白了关键所在,这中间应该是个正方形没错。

    如果按照九十九为真龙天子之数,那说明中间的面积在三十三米乘以三十三米,把石墙占地面积抛开之后,那至少也有一千平米的空间啊!

    一千平米的空间,足以抵得上北京城一家中型商场的一层的面积,在里边别说是有条通往下面的墓道,就是设计个冥殿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胖子说:“既然知道了其中的弯弯绕,那我们就先休息一下,等一会儿就近选个石室进去,直接三包炸药,什么巧妙设计都解决了,这叫做快刀斩乱麻。”

    我们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五个人就开始休息起来,并且没有因为走了一圈冤枉路而郁闷,反而是找到了其中的问题,而感到高兴。

    等到我们休息好了之后,便选择了一进来遇到的第一个石室。

    霍子枫提出了一个关键性的点子,那就是我们需要确定石墙的厚度,从而决定炸药的量。

    毕竟这可是承重墙,要是有什么巧妙的设计,把这里炸塌的时候,在引起连锁反应,整个伪陵跟着一塌,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没办法,为了确保万一,我们必须开始利用石工锤砸,当我们砸出了石墙中间的沙子之后,顿时五个人就互相看了看对方。

    同时,我不得不佩服霍子枫的经验,要是刚才一眨,这厚度只有二十厘米的石墙必然会大面积坍塌。

    看着细沙中石墙中流出来,胖子擦了把头上的冷汗,说:“霍小七爷,这次胖爷佩服你,要不是你,三包炸药一炸,我们可就是自掘坟墓了。”

    霍子枫并没有得意,说:“照这样看来,我们就不能利用炸药了,不过有一严必有一松,等到沙子流光之后,我们可以用石工锤砸开。”

    韩雨露把手插到了沙子中,在沙子没住了她手肘的时候停下,说:“石墙里边的沙子厚度大概是半个胳膊,不过里边还是石墙,依我看还是需要炸药的。

    听着韩雨露的话,我脑子中开始把整个伪陵的结构进行了头脑幻想,比如中间是一个铁打造的硬壳,外围切一道三十公分后的沙墙,然后在贴上二十公分的石墙,再加上一条墓道,最后就是并不怎么坚固的石墙,凑成了整个伪陵。

    如果我是设计者,那我一定会把里边那个硬壳打造的非常的坚固,甚至可能有上铜浆铁水,不管伪陵是被自然破坏,还是人为破坏,即便伪陵全部塌陷了,但里边还是完好的,一定就是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