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萨满传说
    胖子说:“算了,管它个一二三呢,胖爷下去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危险,只是撬开个石门而已。”

    我说:“你快歇着吧,你那么重小爷掌握不了那样的火候,还是我下去吧!”

    “我也去行不行?”周媚有些小兴奋地问我。

    我想了一下,说:“那行,多个人多份力量,而且胖子还能拉得动咱们两个。”说着,给她也戴上防毒面具,然后我们两个就被放了下去。

    我们两个人到了石门之后,然后一人手里一根螺纹钢管,直接就把石门打开了。

    胖子在上面问什么情况,我照着这条甬道告诉他没情况,只是看到甬道两边有些完全搞不懂的浮雕。

    在我戴着手套小心翼翼地上去一摸,直接忍不住就骂娘,原来这甬道上并不是浮雕,而是一些贴上去的兽皮,好像还是牛皮。

    我用匕首挂掉了一块区域之后,后面只有人工开凿的痕迹,并没有什么雕刻。

    让胖子放心,我和周媚一前一后都走了进去,她一直紧跟着我。

    我甚至都能感觉到她在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兴奋,我转头告诉她不用怕,一切都有我在。

    当我们两个走到了甬道的尽头,便又发现了一道石门,此刻已经深入二十米左右,观察了一下没有石门危险,两个人又合力撬开。

    可是,走了没有十几步,又看到这道石门。

    不过,这道石门却有些不同,上面是真的雕刻着异兽的图案,我看出那好像是马,只不过马的头上还有两个角,怎么看都觉得好像地狱里边牛头马面中的马面似的。

    我问周媚:“蒙古这边有这样的图腾吗?”

    周媚看着有些犹豫,诧异了片刻说:“我好像是见过,但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小哥你让我再想想。”

    在我们打开这道门的时候,忽然周媚说:“想起来了,好像是在萨满教的宫殿中。”

    我愣了一下,因为自己绝对不是第一次听到“萨满教”这个词。

    在我来之前做的准备工作之中,确实蒙古国大多数人是信奉萨满教为主,结合一些藏传佛教,不过想到既然在这边算是普通,那就相当于在中国倒斗看到太极图差不多。

    既然门打开了,还有周媚眼巴巴地看着,我总不能因为涉及到一个自己不怎么理解的宗教而被吓回去,鼓足勇气就带着周媚往里边走,不一会儿就到了一个石室中。

    这个石室不大不小,差不多是一百平的面积,高度也在三米之上。

    我们两个站在入口已经是一览无遗,立马就看到了一座石雕像,而且第一眼我就认出了这是谁的雕像,因为这正是在死亡谷那个九重葬塔中看到的西王母像。

    这里的地方虽然宽敞,但我和周媚一点儿都没敢放松,因为地上有着一层很厚的骨头。

    骨头上面已经长了绿毛,不过我可以保证,绝对不是绿毛粽子,因为全是一些碎骨,而且从一个个的骷髅头来看,这些应该都是人的骨头。

    我曾经见过的尸体和骨头太多太多了,所以并不怎么害怕。

    而周媚却第一次见见如此多的骸骨,吓得已经脸色发青,整个人靠在我的身上颤抖着着,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我走到什么地方,她就跟到什么地方。

    “小,小哥,这是怎么回事啊?”周媚见我蹲下身子,有些慌张到六神无主地问我。

    捡起一根骨头,那是喉管的位置,我皱起眉头,说:“看来这些都是在举行祭祀时候的死者,这些人都是被割喉而死的,我想当时的情景一定很恐怖,而且从这些骸骨的数量来看,不是进行了很多年,就是一次性杀了大量的死囚或者战俘。”

    “会不会变成僵尸啊?”

    周媚的手已经抓住我的手臂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也跟着蹲了下来,紧张地四周乱瞄。

    我苦笑道:“已经不可能了,骨头都碎成这样了,难不成你怕骨头会跳起来咬你啊?”

    没想到,周媚还真的频频点头,显然非常不想继续待下去了,她摇着我的胳膊,说:“小哥,这没什么好看的,咱们走吧!”

    我虽然知道历史必然都会有联系,只是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还能见到西王母的雕像。

    由此可见西王母的势力范围大到超出我的想象,而我还想继续看看,就安慰了周媚几句,自己四周查看了起来,觉得肯定还能通往其他的地方。

    找了一圈之后,几乎将整个石室的墙壁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以我看这里不可能有什么太巧妙的机关,因为没有这个必要。

    不过当我发现都是实心的之后,就知道不再会有什么通道了。

    “啊……有东西在抓我的脚!”周媚猛地一叫,本来没什么,这一下差点把我吓死。

    等到我用手电照到是因为她的裤子上的小口子被骨头插了之后,顿时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而周媚也是一脸不好意思地说:“我太紧张了。”

    “我操,你们这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什么时候,胖子已经走了进来,指着我们两个:“你你你,你们在干什么?”

    我和周媚都一愣,这下才发现我们正紧紧地抱着对方,然后连忙松手。

    我对胖子说:“死胖子,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要相信小爷!”说着,我就口吃地把刚从的经过和胖子解释了一遍。

    等我说完了,胖子立马捧腹大笑起来,拍着我的肩膀,说:“小哥,你什么人别人不知道,胖爷还能不知道吗?逗逗你嘛,你丫的还当真了,看看这一脸着急的样子。”

    我叹了口气,说:“你他娘的不在上面,怎么也跑下来了?”

    胖子说:“上面没意思,听到你们两个开了好几道石门,胖爷他娘的手和心都痒的厉害。”

    顿了顿,他问:“有什么发现吗?”

    我指了指那个神像给他看,胖子看到之后“啊”一声,指着那边说:“这,这老娘们……咳,这位女神不是西王母吗?”

    “没错,就是她!”我点头道。

    胖子说:“真是一股邪恶的势力,居然手伸的这么长,原来这边也有她的踪影啊!”

    周媚终于反应了过来,也许是看到胖子之后,她莫名其妙地有了安全感,说:“其实我们这边萨满教的酋长就是西王母,这很奇怪吗?”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然后同时点头,因为我们觉得确实挺奇怪的。

    周媚平复了心情之后,告诉我们,萨满本身就是北方民族的信仰,尤其是游牧民族,说道起源那就是很早以前了,几乎可以到母系制度的社会发展成熟的时候。

    萨满就是一个氏族的领袖,被古代中原人神话的西王母,就是萨满兼酋长。

    胖子吧唧着嘴,问我:“小哥,胖爷也知道有萨满教,这个教究竟是什么样的?和佛教和道教一样吗?”

    我想了一下,说:“古人人为来自天体的自然变幻给人以享受,也会给人以灾祸,人类在趋吉避凶的本能活动中,对自然界的变幻,产生了畏与敬的思想意识。

    “因为这些祸福都来之于天,对天就产生了最崇高的崇拜与信仰,天以外的崇拜对象,古人认为皆附属于天,皆遵从天的意旨,按天所制定的一切去执行。”

    “比如万物之间的相生相克,兴旺与衰亡,都是天在冥冥中起作用,当人类产生了领导者与被领导者以后,古人也就联想到天地万物的领导者,想到了这个神秘的天空是谁来主持……”

    胖子一听这些东西就头大,立马打断说:“得得得,你就简单直接告诉胖爷,萨满和道士、和尚一样就得了,没必要给胖爷讲经!”

    我一脸无奈地说:“萨满就是萨满教的精神老大,她们可以如同草药让自己或者其他人进入一种虚幻的状态,从而进行宗教仪式。”

    胖子立马“哦”了一声,说:“原来就是一个嗑药的,不过听小哥你这么一说,胖爷倒是想起了一个之前下过的斗。”

    我说:“我知道,就是昆仑山那个对吧?”

    “不是!”

    胖子摆手说:“是神农架神农氏的墓,你还记得咱们进入墓道中然后看着其他人消失的经历,你说那神农氏会不会也是一个萨满啊?”

    胖子这话都是让我为之一怔,确定还真的有那么点意思。

    而且作为草药的始祖,神农氏确实可以利用草药做很好我们想都想不到的事情,不要说让我们进入虚幻,即便让我们直接中毒而死,那也是没什么不可能的。

    周媚问究竟是怎么回事,胖子跟她说三两句说不清楚,如果她想要知道,那就是一条,等到我们回去之后,她一定要去北京,到时候再告诉她。

    我知道胖子这家伙没憋好屁,就让周媚别听她的,不管怎么说人家都是盲天官老友的闺女,要是被胖子糟蹋了,那我就真的有罪了。

    不过,综合胖子的说法和我们的发现,确实有这个可能性。

    只是那个年代距离我们实在太远了,除非有详细的文字、绘画或者雕刻记载,否则即便我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