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沙暴过后
    “我操,不会吧?”

    胖子一脸的诧异,甚至都有些颓废了,说:“这搞了半天还他娘的有一天,还搞个屁啊!”

    我回了回神说:“死胖子,你别他娘的废话,难不成我们要束手就擒不成?”

    胖子重重地叹了口气,把熄灭的烟点头,大大地吸了一口说:“胖爷又不是那意思,就是说看不到希望啊!”

    到了这个时候,我忍不住开始怀念黄妙灵、盲天女和阿红她们三个也在的倒斗路上,那个个身怀绝技,一旦遇到解决不了的情况,动用一个人便能解决很多的问题,四个人一起动手的几率不超过五次,也是非常特殊的情况。

    而现在,只有霍子枫一个人,他自己远远无法应付这些毒虫。

    这么恶劣的天气,又不能冲到外面,即便每个人心里都憋着一口气,但只能继续将那些沙漠毒虫干掉,一旦被毒液喷射到身上。

    那股怨气便更加的强烈,忍着那种炙热的烧灼感,将沙漠毒虫拍成肉泥。

    接下来的时间,我都不知道怎么度过的,整个人已经从机械变成了麻木,麻木的不仅仅是身体,连大脑都麻木了。

    此刻,只知道一个劲地扬起工兵铲再拍下去,然后再扬起来,再拍下去,不知道这样重复了几万遍。

    终于,还是我们对活下去的渴望,战胜了这些沙漠毒虫,最后再也没有之前大规模的沙漠毒虫爬上来,零星的小的被我们用脚踩死。

    休息了很长时间之后,我们又开始清理那些沙漠毒虫的尸体,因为外面的风还没有停下的迹象,看样子我们要在这里过夜了。

    幸好这些沙漠毒虫的尸体并不臭,可视觉看起来还是很恶心,我们清理出一条通道,再度走到了底部。

    再说下面更没有几条,看来这一片区域沙子下面藏得沙漠毒虫已经被我们弄死的差不多,今晚能睡的好觉了。

    霍子枫在入口继续清理进入的沙石,以防入口被堵死,而我们在下面重新点起火堆休息,每一个小时便有人去入口替换。

    下一个就是韩雨露,而岳蕴鹏非嚷嚷着说他去,意思是韩雨露刚才出力太多,她才是最应该休息的人,对于这个我们都没有意见。

    补充了食物和淡水,我们就躺在沙子上休息,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视线忽然注意到了那三具半被烧成黑炭的尸体,总觉得尸体上有眼睛盯着我们看,好像在述说着曾经经历过的一切。

    不管是哪国人,既然他们丧命于此,而我们又恰巧碰到了,还弄了个“毁尸灭迹”,这种做法确实有些损阴德。

    想到这里我便爬了起来,顿时感觉自己的骨头缝都是疼的,但还是咬着牙,把沉睡如猪的胖子提醒。

    醒来的胖子露出非常厌恶我的表情,没好气地问:“小哥,你他娘的不休息,又要干什么?一会儿咱们还要去做‘清道夫’呢!”

    “别他娘的废话,自然有事情。”

    我把胖子愣是拉了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想把这三具半尸体埋掉,也算是尽尽义务,求个心理安慰罢了。

    胖子不情愿地跟我刨起了沙坑,可是没几下就刨不动了,发现下面居然是石头,我顿时就觉得奇怪起来。

    先不管这里经历了多少年的风沙洗礼,就是那些沙漠毒虫既然存在下面,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挖到石头吧?

    等我们送着石头的纹路挖开之后,发现是我们挖的不是地方,这里恰巧有这么一块黑色的石头,而且好像还是一个人物石雕像的头部。

    这颗头比胖子的还大上两倍,眼睛呈现鱼状,而且在脸上占据五官的比例太大,完全就不像是个人形石雕。

    用胖子的话来说很像是外星人,但不过它雕刻着蒙古皮毛帽,表情看起来非常的安详,并没有丝毫的狰狞,有些像是庙宇中的神像,又像是皇陵神道中的那些守卫,只不过这里不可能是皇陵,估计是供奉的神像。

    端详了一会儿,胖子就点起了烟,说:“我靠,小哥你看看,这雕像的手法,咱们是不是在哪个地方见过?”

    我打量了很久才点头,说:“确实和古回国遗址中的很像,除了这个石雕上的帽子有当地特色之外,其他的看的还真是像。”

    胖子低声问我:“小哥,要不要把韩姑奶奶叫醒,问问她有没有印象。”

    我看着睡熟的韩雨露,显然铁打的身子也有累的时候,考虑了一下,说:“算了吧,这和这次倒斗又没有多大关系,还是不要惊动韩雨露了,让她好好休息休息,而且小爷也不想听岳蕴鹏的磨叽。”

    胖子把烟传给我了,笑着说:“呵呵,你也觉得岳家大少爷磨叽了?这家伙还真的像以前的你,不过你磨叽是磨叽,一直都是为了咱们伟大的倒斗事业,而这家伙一直都是儿女情长,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适合倒斗。”

    我叹了口气,说:“小爷也知道,只是岳蕴鹏之前帮了我那么大的忙,这次他想要和我们出来涨涨见识。”

    “并且你也看了视频,岳家也是同意,所以我们没办法拒绝,要不然就得罪了岳家,那以后再有什么事情去找他们,肯定不会管我们了。”

    唉……

    胖子重重地叹了口气,说:“谁说不是呢!我也是考虑到了这一层,所以才没有特别排挤他,可这家伙做事也太没有章法,搞得胖爷老是忍不住要呛他。”

    我说:“算了算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反正人已经来了,这次就当是咱们护送这个少爷倒斗,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他出事,要不然咱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胖子点了点头,看着这个人物石像,说:“我们把周边再挖开些,给这三个半老兄搞个竖藏,也算是给自己积攒点阴德。”

    我也点了头之后,我们又把周围挖开一些,将三具半黑干尸塞了进去,以这个石像作为他们的合葬墓碑,也算是有人给他们收尸,并立了碑。

    在填上沙土之后,胖子还捡了他抽的三个烟头,点着了之后,拜了拜说:“你们几位下去记得替胖爷美言几句,让胖爷能多活几年,原本胖爷的寿数只有一百岁,你们怎么也得给闹个一百零个七八岁的。”

    我哑然失笑道:“他们都是外国人,下的也是外国的地狱,好点也就是上天堂了,跟咱们根本不是一个系统的,你说这些废话有个屁用。”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现在搞得都是外交,说不定他们的耶稣和咱们的佛祖一说,还可能多给个几十年也说不定。”

    我实在对胖子的理论感到蛋疼,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任凭他去折腾吧,自己又往小火堆里边填了一块固体酒精,然后直接倒头去睡,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其他什么别的,居然这次直接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那时格桑叫醒我的,我以外是天亮了,没想到他说该我去守着入口了。

    我揉着眼睛便顺着斜坡走了上去,不过这时候的风小了很多,虽然还能听到一阵阵如狼嚎的声音,但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持续不断了。

    试着摘掉了风镜,却发现还是不行,眼睛差点被沙子眯瞎,只好戴着风镜。

    我观察沙漠的夜景,被风吹了好几个小时的沙漠,完全就是变了一个模样,和我们之前来的时候完全没有一点儿相同的,让人为之诧异,同时又感叹大自然的神奇。

    顺着风撒了泡尿,我从未想过自己能尿的那么远,正傻不拉几笑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

    虽然风声还是不小,但这个脚步声离我太近了,几乎是一转身就能和对方面对面。

    出于本能的反应,我立马把家伙事装好,系上腰带才转身去看,愕然发现那竟然是霍子枫,看他眼睛还有血丝,就非常奇怪地问他:“师兄,你怎么了?没休息好?”

    霍子枫说:“不是,刚才被风眯眼睛了,你看看你还不是一样!”

    说完,他顿了顿又说:“师弟,我估计师傅他们至少进入戈壁滩了,如果我们的行程再被耽搁的话,估计我们这个前头部队就废了。”

    我很难理解霍子枫这句话的意思,毕竟又不是我们不想走,而是之前的大沙暴阻止了我们的路程,而且还他娘的走偏了,估计等明天还的往回去走,这一来一去至少耽误半天时间,也都算是少的。

    霍子枫并没有在意我不说话,而是看着远方说:“师弟,你听说过墓会移动这种事情吗?”

    这话问的我更加是一头雾水,不过我还是开口道:“墓都是会移动了,那是因为地壳在运动,一些地震之类的事情,确实可以把墓移动到出好几十米甚至上百米,年代久的还可能成千上万米。”

    顿了顿,我问他:“师兄,你为什么要这样问?”

    霍子枫依旧看着远方,说:“这场大沙暴之后,成吉思汗陵移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