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沙穴避难
    这头狮子明显在狮子中也算是大个子,比普通的公狮子还要大上两倍之多,它也发现了我们,便是迎风停下,蹲坐在了不远处,那伟岸的身躯站在那里,宛如一堵黑色的墙壁一般。

    韩雨露说:“这并不是你们口中的狮子,而是狻猊。”

    我楞了一下,立马就明白了。

    古人称狮子却是是狻猊,而且据说古狮子要比现代狮子大的多,在汉族神话中是龙生九子之一,喜烟好蹲,所以其形象经常出现在香炉上,呈现吞烟吐雾姿态。

    狻猊最早乃是出自《穆天子传》中:“名兽使足千里,亦食虎豹,其原形难得一见。”

    我们的那些骆驼,此刻就跟非洲大草原上的鸵鸟一样,把头往沙子里面一戳,然后就全身颤抖起来,别说是跑了,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看样子它们有可能会被这头庞大的雄狮吓死。

    胖子摆弄着他的风镜,眼中不是畏惧,而是兴奋和炙热的光芒,我看到已经拿枪瞄准了那狮子的脑袋,立马就阻止他道:“你他娘的想干什么?”

    “这可是稀有物种,打一只回去不比摸一件冥器赚的少啊!”

    胖子忽略了四周的狂风,再度瞄准了,显然他可能是想着打了这只奇怪的大狮子,然后就先回去,等下次再深入倒斗,毕竟这算是意外之喜。

    格桑却说:“不要打它,它是草原中的神兽,是可汗赐予我们的,可以领带我们脱离危险,你打了它会受到报应的。”

    胖子不信邪地说:“放屁,胖爷不知道龙都打死几条了,一头破狮子嘚瑟个什么劲?还神兽?胖爷打的就是神兽。”

    周媚也不同意打这头狮子说:“这狮子和我们一样,也是为了躲避这场风沙,而且它没有攻击我们,我们又何苦去惹怒它,要是一下不中,在这种天气状况,倒霉的反倒是我们。”

    忽然,那狮子就转了头,而把脑袋埋在沙子中的骆驼也拔了头,格桑招呼我们快些上骆驼,我们还不知道又是怎么回事,但只好听他的,毕竟没有人想被这黄沙掩埋。

    在雄狮往它来的方向飞奔之际,那些骆驼竟然奇迹般地跟着跑了起来,我很难解释眼前这种现象是怎么回事。

    因为一种是草食动物,另一种是食肉的顶尖王者,它们为什么又会一起奔跑,看架势这雄狮是在给我们带路啊!

    我知道一个常识,但凡速度快的动物,它的耐力就不怎么样,可这头雄狮完全违背了生物的基本特性,一直以飞快的速度跑在骆驼之前,而耐力极强的骆驼居然愣是没追上,并且累的口中不断吐着白色的唾沫串子。

    在越过了几个沙丘之后,忽然那庞大的身影便消失了,一看到目标跑的没影了,那些骆驼便惯性似的停了下来。

    这样我们也都愣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难不成那雄狮掉进流沙坑了?

    而这时候,天边完全的黑了起来,四周也愈发昏暗,仿佛天地已经融为了一体,完全就没有上下之分,甚至感觉自己可能是头朝下站着,那种大自然的怪力,让人不断地遐想联翩。

    可是,那些骆驼在停了一下之后,便又有目标性地朝着一个方向而去,渐渐一段的残垣断壁映入了我们的眼帘。

    随着我们深入,便发现了很多不同品种的动物,有些连名字都叫不出来,正巍巍颤颤地躲在那些断墙之后。

    “得了,有救了!”胖子招呼了一声,又朝着那些动物打量了起来。

    我知道这家伙还对那头雄狮念念不忘,就没好气地招呼他,要不是条件不容许,我早就上去踢他了,要不是那头雄狮,说不定我们还找不到这个避风港呢!

    格桑也招呼着我们,说:“快,快找地方躲避,大沙暴马上就有到了。”

    我们找到了一个背风的缺口,这里应该是之前某个大型建筑坍塌之后形成的,提着重要的装备和行李一路就朝着跑去,而那些骆驼肯定是无法进入,不过周媚让我们不要担心骆驼,它们会有自己的办法。

    岳蕴鹏被沙子深埋之后一直没有缓过劲来,此刻还需要我过去搀他一把,他对我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我倒是没有觉得他碍手碍脚,因为在他的身上,我仿佛看到了自己当初参加倒斗时候的影子,而想不到现在我也成长了很多。

    到了底部之后,里面还是有西沙,但总算是没有风声,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说道:“他娘的,终于安全了。”

    我说:“别得意的太早,也不知道这场沙暴究竟有多大,我在一些纪录片中看过,有一些大型的沙暴,可以将整个沙海改变原来的模样,说不定我们的入口可能会被封死。”

    蒙古用手电四周照着,大概是听到了我和胖子的对话,就说道:“放心吧,这场沙暴虽说不小,但也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大,入口很高,只要我们及时清理,不至于被活埋的。”

    霍子枫走到了韩雨露身边,问她:“雨露,你没事吧?”

    韩雨露看了他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还是摇了摇头算是回应他。

    不过,我知道韩雨露的消耗最大,她不但承担起将岳蕴鹏拖住不陷下去,而且还在回来的路上架着我,毕竟她还是一个女人,能够做到这样,已经让我打心眼里敬佩不已。

    岳蕴鹏也到了韩雨露旁,就差给她跪下了,一脸感激地说道:“雨露,要是没有你和张兄,今天我这条小命就交代了。”

    韩雨露却是连个回应的动作都没有,仿佛岳蕴鹏是在和空气说话,我也算是司空见惯了这样的场景,所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

    倒是周媚和格桑很好奇,一个劲地偷偷看着韩雨露,大概在想这个美女怎么对人爱答不理的,跟一块冰雪美玉雕成的玉女似的。

    在我们喘息的时候,外面的大沙暴终于来了!

    那种狂风嘶吼的状态,强于之前的数倍,刮得可以说是天地颤动,仿佛正有一场震感极强的地震要来,即便我们躲在遗迹之中,还是心惊胆战,生怕连这些巨大的建筑石头也会被卷起来。

    霍子枫和格桑亲自去入口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沙子填塞满了之后,把我们这些人活活地憋死。

    周媚的意思是要严重的话,就让他们叫我们,不过所有人心里都清楚,面对这种大自然的威力,即便你是大罗神仙,也你无法与之抗衡。

    在这残破的建筑底部,有着一些黑色的灌木,已经干巴巴的掉叶,我随手就采了一些,然后点起了一小堆火,算是照明以及取暖用。

    小火堆照亮了一定的范围,我们就把打开的几个手电关掉,毕竟节省照明能源是我们一直要做的事情,而头上却在“下”沙子雨。

    虽说我们戴着风镜不至于眯眼睛,可难免搞得自己脖子里边都是,但又无计可施,只能缩着脖子。

    我和胖子扯了一会儿皮,他便将霍子枫换了下来,我暗暗祈祷他千万别再和格桑打了,本来也打不过。

    且这家伙也不是真的喜欢周媚,只不过是喜欢跟女孩子开玩笑,而格桑却是那种开不起玩笑的主。

    我问霍子枫:“师兄,咱们现在满打满算也就是七个人,以往是皇陵至少也要十几个,两小队才算是基本规模,现在我们可真正是孤立无援了。”

    霍子枫笑道:“咱们是第一梯队,我大哥会带着第二梯队接应,所以你不用担心。”

    我摇了摇头,说:“沙漠中又本能做记号,他们怎么找我们啊?”

    霍子枫说:“我们不是带了信号弹了吗?一切竟在掌握之中。”

    我看他那么有信心,也就不再说什么,这时候却听到岳蕴鹏说他看到了几具尸体,所以我们都站了起来,跟着他走过去看个究竟。

    在残破的建筑中,以往那些缺口已经被厚厚的细沙塞满,其实里边也铺满了黄沙,而且还是不浅。

    我们只是暂时避难,并没有打算一探沙层的厚度,只是对岳蕴鹏说的尸体比较感兴趣。

    尸体在东北角处,只有三具半尸体,在这里特殊气候的影响之下,早已经成为了干尸,显然也是有些年头。

    尸体呈现团缩的姿态,不过相互之间有些距离,并非是聚在一起死的,至少可以断定他们并非是冻死的。

    干尸的服饰也腐烂的剩下了一些碎烂的布片,但也看不出究竟是什么年代的。

    在我们把一具尸体挪开原本的地方,顿时就发现尸体的背后还背着一个背包。

    从这个背包来看,应该是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初期的产物,而且还是一个外国货,通过对上面模糊的字符辨认。

    我立马发现上面是英语,具体写着什么并不认识,而我们之中也没有这么精通英语的。

    但是,这次是我忽略了两个人,那就是岳蕴鹏和周媚,前者可是堂堂的名牌大学毕业,后来又赴英留过学,就是周媚也是大学生。

    这些是霍子枫提出来的,不过很快他们两个就一起摇头,表示看不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