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新的目标
    突然,岳蕴鹏看着我问:“张兄,你这兄弟哪里人?”

    胖子就纳闷了,说:“胖爷北京人啊!干什么?还要刨祖坟怎么滴?”

    我说:“死胖子,你他娘的别瞎要,差不多点就行了。”

    岳蕴鹏苦笑着摇了摇头,说:“胖哥,三百万,这是我能出的最高价了。”

    “成交。”胖子直接爽快地答应了,接着我就看到岳蕴鹏给他写支票。

    我瞬间就明白这死胖子并不是不知道,而且故意装出来的,不过也就是他这种人敢这样,要是我真的就拱手相送了。

    铛铛铛……

    车的玻璃被人敲了几下,我们都看了过去,却没有发现人,胖子直接打开门,接着就看到一个宛如狸猫的身影钻了进来,直接坐在了我的身边。

    当我看到那一张冷若冰霜的脸,立马就愣住了,因为那不是别人,正是我所担心的韩雨露,而岳蕴鹏看到韩雨露的时候也吃了一惊,忍不住地说:“真漂亮!这美女是谁?”

    我立马说:“开车,开车。”

    在汽车上了主道之后,我才把韩雨露介绍给岳蕴鹏,岳蕴鹏很绅士地要和韩雨露握手,但却吃了一个闭门羹,愣了半天才悻悻地收回手去。

    当我说到人是韩雨露杀的之后,岳蕴鹏又是一怔,我看得出他对韩雨露充满了好奇,甚至有羡慕的神色在里边,同时拍着胸口保证,韩雨露一定安然无恙。

    韩雨露却没有领他的情,说:“我不需要,只是杀个人而已。”

    岳蕴鹏抓着头发说:“杀个人可是要偿命的。”

    韩雨露冷声说:“至少要抓到我再说。”在她话音刚落,忽然就打开了车门,当时的车速至少在八十迈,而她竟然一跃跳了出去。

    “我的亲娘哎!”胖子叫了一声,我和岳蕴鹏也忍不住叫了出来,吓得司机连忙打着双闪停下车,然后缓缓地到了路边。

    可等我们下车回头看的时候,却没有看到韩雨露的身影,不知道在短短的瞬间,她又跑到哪里去了。

    接下来的一路上,岳蕴鹏不停地跟我打听韩雨露的事情,那模样追星族丝毫不比崇拜明星差多少,我看出这小子喜欢上韩雨露了。

    胖子拍着口袋里的支票说:“岳大少爷,胖爷劝您还是别打听我们家大姐头的事情了,你们两个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岳蕴鹏皱着眉头问:“为什么?”

    胖子点了一支烟说:“她是来自星星的韩雨露,岂是尔等凡夫俗子能觊觎的?”

    三天之后,霍子枫风尘仆仆地出现在我面前,并告诉我他已经都知道了,在我把人都赎出来之后,其他的老板略施惩戒便各归各位、

    至于李二哥、老康、二丑和没到的六家老板,我全权交给霍子枫来处理。

    整个七雄面临又一次的整顿,我把猞狐放在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不管当时他是否因为被打了一枪而没有站过去,总之他一直和我们站在一起,对于这样的人自然要提拨重用。

    胖子的铺子被烧的连根木头棒子都没剩下,我答应给他在没有老板的九家铺子中安排一间。

    所以,在七雄中多了一个外来老板,他不属于七雄中人,也不属于我管辖,但他和其他老板一样,每个季度都会把钱交上来,如果比七雄比作一个古代的家族,那胖子就相当于一个挂名长老。

    我去看望了红龙,这家伙终于是醒来了,但是他伤的太重,医生说他至少要休息个一年半载,而且此生不能再做重活,我答应红龙给他留个好位置,让他好好地养伤。

    小半个月之后,为了感谢帮过我的所有人,我请他们吃饭,到场的人有胖子、霍子枫、华如雪、韩雨露、岳蕴鹏以及猞狐六个人。

    酒过三巡,华如雪和韩雨露要离开,岳蕴鹏这小子非要亲自去送,胖子在边上一个劲地摇头,直叫:“怨孽啊冤孽!”被我踢了一脚,这才安分下来,缩在椅子上抽烟。

    猞狐也离席,说是他的腿上还没有好利索,其实就是为了避嫌。

    从回来一直忙到今天,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霍子枫不当这个七雄当家人,那真是比倒十个斗累,主要是心累,现在终于放松下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承过这一段时间的。

    胖子吸了口烟,说:“霍子枫,现在这里也没有外人了,你能不能告诉胖爷,究竟你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不能赶回来?”

    说着,胖子借着酒劲就开始撒怨气,其实也不能怪他,因为他的没回来,差点就把我们害死。

    霍子枫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甩了下头发说:“我又和大哥下了一趟斗。”

    我和胖子相视一眼,显然这是在我们意料之中的,要不然不可能会有别的事情,比之前发生的事情更加的重要。

    这仅对于霍子枫而言,在他的心里盲天官才是重中之重,这点我也能理解,毕竟霍子枫这个人还是非常重感情的,之前好的事情都证明了这一点。

    我好奇地问:“师兄,你和官爷干什么又下斗?”因为我知道,肯定不是为了钱,必然有非去不可的目的。

    霍子枫说:“还是神农架,我和大哥把陈文敏的尸体运回来了。”

    “等,等,等一下!”

    胖子揉着太阳穴说:“如果胖爷没有记错的,当时可是官老亲口说过,这盗墓贼死在斗里就葬在斗里,现在搞出来干什么?尸体没生蛆吧?”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你他娘的闭嘴,要是华如雪在,你这个死胖子就真的变成死胖子了!”

    顿了顿,我给霍子枫点了支烟,说:“师兄,你接着说。”

    霍子枫说:“大哥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的,应该是他消失的这段时间找到的消息,说在内蒙那边流传着一口非常奇特的的棺材,说是成吉思汗的。”

    胖子笑道:“我操,不会是能让人起死回生的棺材吧?你告诉胖爷,胖爷绝对相信,因为官爷早他娘的疯了!”

    霍子枫瞥了胖子一眼,说:“不是,哪里有那么神奇。”

    顿了顿,他说:“不过也有些神奇之处,你们都知道金缕玉衣吧?”

    见我们两个点头,霍子枫说:“那口棺材和金缕玉衣有异曲同工之妙。唯独不同的是,这口棺材可以让尸体恢复生机,相当于说可以把尸体变成植物人。”

    我是真的没有听过,要是真的那样,成吉思汗必然也是那样,难怪胖子觉得扯,我听了也觉得不靠谱,大多盗墓贼是不和蒙人打交道的,万一炸了窝,可会被追杀的,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但是,霍子枫接下来的话,立马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力,而胖子更是一脸的渴望。

    霍子枫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可这一次他说了很多话,而像他这种人不知道是先天性语言障碍,还是不经常锻炼的原因,说的前言不搭后语,但依旧吸引了我和胖子。

    最后我总结了一下他的话,大概是这样的。

    盲天官有那么几天茶饭不思,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居然自己就相通,千方百计收集到了关于复活的资料,还真的让他收集到这么几条。

    第一条,现代科学复活。

    依照科学依据来讲,只有保持细胞的再生,而人的脑电波是会很长时间停留在肉身上,只要在这段时间之内,完全是有可能复活的。

    比如说粽子,虽然它们体中是病毒和细菌,但也能恢复一些人体的基本功能,如果改成细胞,那必然是可行的。

    可是,在盲天官和他熟悉的老朋友打听之后,发现国内外都还没有这样的技术,因为人在死亡之后,也就停止了呼吸,细胞没有氧气自然也会死亡,目前的技术还没有达到这样的水平。

    第二条,利用古代丹药。

    在神话传说中,人死亡之后会进入地府,并且在地府做很长是时间的鬼魂,太上老君的九转还魂丹便可以强行将鬼魂勾上来,达到起死回生的效果。

    但在这方面,盲天官比谁都清楚,即便是从神农氏墓葬中找到的唯一一颗丹药,要最多可以治疗他身体中的病毒,至于是否能益寿延年还未可知,而让尸体复活那更是不可能的。

    第三条,可以说是综合上述两条,再利用特殊的器皿来保护尸体。

    而正巧盲天官在七雄关于对蒙人的主训中,不但提到了不和蒙人打交道,而且还说明了蒙人在保护的成吉思汗墓葬中的特殊棺材。

    想到了这里,盲天官立马叫了霍子枫,给红龙雇了一个特护,然后师徒两人回到神农架把陈文敏的尸身搬了出来,并且利用了真空无菌的技术进行保存。

    现在尸体正藏在一个神秘的地方,这个地方霍子枫并没有说。

    但这些并不是最吸引我和胖子的,主要是这次的目的地和陵墓,地方是在蒙古国,自然也是成吉思汗的陵墓。

    如果我们也参与进去,那就相当于出国盗墓,而且还是盗的一般盗墓贼不敢触碰的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