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事态转机
    胖子早就按耐不住,要不是形势所迫,他早就冲上去甩李二哥几个巴掌,此刻他咬着牙轻声嘀咕道:“他娘的,狗腿子真多。”

    王昆的眉毛一挑,用枪指了指胖子说:“哎,你个死胖子说什么呢?”

    胖子说:“没什么,胖爷就是有感而发,人可是势利但不能势利成这样,您说对不对昆哥?”

    王昆笑了起来,忽然脸色又一沉,说:“少他妈的废话,你最好给老子老实点,否则老子要了你的命。”

    “我……”胖子正想扑过去,却被华如雪拉住,要不然胖子的身上立马就会多几个弹孔。

    那些老板偷偷地看着我,我知道他们并不是忌惮我,而是担心霍子枫和红龙回来没法交代。

    不过,这人总是顾忌眼前的危险,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所以在有一个朝着我“呸”地唾了一口之后,接二连三地有人效仿。

    我就站在那里,并不是我不觉得恶心,不想躲开,而是韩雨露的手一直抓着我的肩头,即便我有心冲上去拼命,但也动弹不得。

    对于她的意思,我感到越来越奇怪,之前还以为她是想要让我看清楚这些人虚伪的笑容下,隐藏着丑陋的心。

    很快,一多半人就站在了对方的阵营,而我这边只剩下寥寥几个老板,包括还在淌血的猞狐。

    最后,核子在走到我面前的时候,对着我说:“张爷,不是兄弟不地道,而是大势所趋,只能对不住了啊!”

    过了一会儿,看到没有人在动弹,王昆用枪指着剩余的老板,说:“你们呢?”

    其中一个戴瓜皮帽的老板说:“昆哥,我们都是霍小七爷一手带出来的,我想您不会想和他们二位做对的?”

    “我呸!”

    王昆一口浓痰唾在了瓜皮帽的脸上,骂道:“狗屁的霍小七爷,告诉你们,丫的霍子枫早就死在斗里了,而且你怕霍子枫,难道就不怕老子的枪?”

    说着,王昆就轻轻地扣动扳机,但瓜皮帽反应可是真他娘的快,立马叫道:“昆哥,您先等一下,我这里有条短信您看看。”说着,慌忙将手机递了过去。

    王昆看了看之后,忽然把手机“啪”地摔在了地上,骂道:“即便他们两个活着又能怎么样?老子不信两个人还能闹翻天了不成。”

    那瓜皮帽吓得缩了缩脖子说:“昆哥,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也不是替你考虑嘛!”说着,他一挥手,剩下的老板也灰溜溜地唾着口水站了过去,唯独只有猞狐自己一人。

    啪啪啪……

    李二哥拍了拍手说:“好了,既然大家的意见一致,接下来我们就要弹劾咱们这个小当家人了。”

    胖子摆了摆手,说:“行,你们牛b,我们家小哥惹不起,这当家人不当了还不成吗?还搞得弹劾,你们怎么不搞个塔克,一炮把他打死算求了。”

    “砰!”地一枪,也幸好胖子反应的快,子弹在他刚才站的地面上打出了个弹坑。

    “算你命大!”王昆不以为然地吹了吹枪口,接着他看向了华如雪说:“我知道你是三分会的新任当家人,这里没你的事,走吧!”

    华如雪说:“我只是来看戏的,难道昆哥看都不让我看?”

    王昆冷哼道:“胖的跟猪似的,看你娘啊看?”

    “你牛b!”胖子给王昆竖了一个大拇指,因为他可是领教过因为说华如雪胖而受到的惩罚,更不要说这家伙敢把华如雪跟猪放在一起比较。

    果不其然,华如雪的脸色瞬间就黑了,瞪着王昆说:“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操,说怎么了?”王昆不服气地用枪口对着华如雪,张嘴就来:“你就是一个……”

    “啪!”地一个巴掌,而我的肩头也是一松,几乎就在瞬间,华如雪已经站在了王昆的面前,而同时原本王昆手里的枪,此刻已经出现在韩雨露的手里,并对准了他的脑袋。

    在其他人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砰!”地一声枪响,我亲眼看着一股血从王昆的脑袋侧面喷了出来,溅旁边的老康、二丑和李二哥等人一脸,他们都傻了。

    一切发生的太快太快,前三秒钟我们完全处于被动状态,可现在一下子把他们都打懵了。

    而且我都没有想到华如雪动手那么快,更想不到韩雨露更快,快的不是她的速度,而是她杀人的决绝,仿佛杀个人对于她来说,根本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胖子最先反应了过来,贴着我耳边说:“小哥,快,快镇住这些人,要是等一下乱起来,现在的威慑力就消失了。”

    听了胖子的话,我这才反应过来,立马沉着声音说:“都他娘的看到了吧?谁还要反小爷?”

    果然,那些老板又不做声,而连王昆的那些手下都不敢发言,因为他们比我还不如,此刻还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妈的,这两个女人杀了昆哥!”

    终于有人大叫了起来,而王昆的那些手下就骚乱起来,一个个面露凶色,但并没有一个赶上前,即便那些手里有枪的,此刻手还在忍不住地颤抖着。

    胖子悄悄地走到一个拿枪的人身边,一把就把他的枪夺在了手中,接着也没有犹豫,对着房顶就是连续三下的扣动,在枪声的响起之下,顿时混乱的场面安静了下来。

    “操,谁不服给胖爷站出来,胖爷早忍了很久了?老虎不发威你们当胖爷真的是一头猪啊?”

    胖子用枪指着那些人吼道:“来啊,一起扣扳机,看看谁更狠!”

    这时候,华如雪说:“你们带着家伙事到这里来闹,我们被抓了顶多是防卫过当,而你们就会更惨了,别忘了你们只不过是替别人卖命,犯不着做傻事,懂吗?”

    那些王昆的手下面面相觑,我估计他们是真的被这一连串的动作打懵了,毕竟韩雨露她们展示出了压倒性的身手,而他们的命也是命,我们只能算是困兽游斗,早就把命豁出去了。

    那些人个个低下了头,这时候外面又是一阵骚乱之后,韩雨露直接把枪丢掉,胖子也跟着这样做了,接着就进来了很多端着冲锋枪的士兵,一个劲地喊着:“把枪放下,双手抱头。”

    我们全都这样做了,在一个个被收身带出去的时候,胖子蹲在地上悄声跟我说:“小哥,这下胖爷麻烦了。”

    我愣了一下,轻声问他:“怎么了?”

    胖子说:“战国剑在我身上,你不是说这东西要是被查到,胖爷就会把牢底坐穿吗?”

    我骂道:“你他娘的刚才怎么不丢掉啊?”

    胖子苦着脸说:“没舍得。”

    “你们两个闭嘴,不想活了?”一个士兵终于发现了我们两个的对话,对着我们吼道。

    走到最后,终于轮到我和胖子,胖子哭丧个脸走到门口,等着被收身的瞬间,一个宛如救星的男人出现了,他对门口的士兵说:“把他们两个交给我吧!”

    士兵愣了一下,正要说什么的时候,那个男人把一张纸展开个士兵一看,顿时我和胖子就跟着这个男人上了他的车,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是汗,而胖子更是差点虚脱了。

    看着身边的男人,胖子喘着气,说道:“哎呀岳家大少爷,也幸亏你来的及时,要不然胖爷这一辈子就交代了。”

    没错,来的人正是岳蕴鹏,也只有他才有从那些士兵的手里要出人来,我估计他给士兵看的那张纸,应该是他老子给他的“尚方宝剑”,要不然即便是他,也没有这个权限。

    岳蕴鹏很奇怪地看着胖子,问:“这话怎么说?”

    胖子从裤子里把战国剑往出去一丢,说:“我们家小哥说要给你的,胖爷差点因为这东西出大事。”

    岳蕴鹏接过战国剑看了看,又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我问:“张兄,这是?”

    我说:“这是一把很有名的战国剑,号称春秋时期五大盖世名剑之首,这已经说的够直白了吧?我不能让你白帮这个忙,这算是答应给你的报酬。”

    岳蕴鹏立马仔细地抚摸了起来,轻声说:“这就是欧冶子为越王锻造的战国剑?果然是好剑啊!”

    “哎哎,剑都给你了,别他娘的骂人啊!”胖子一脸心疼地看着战国剑,仿佛要把他刚过门的媳妇儿拱手送人似的。

    岳蕴鹏呵呵一笑,说:“对于古剑我爷爷非常喜欢,这剑我自然当仁不让要收下,回去尽尽孝心。不过我也不白收,胖哥,你出个价吧!”

    胖子一愣,我正要说话,他却一把拦住,抢着说:“还是岳大少爷您财大气粗,拔根汗毛比胖爷的腰都粗。”

    看了看胖子的腰,我郁闷地想着:那岳蕴鹏拔得这根汗毛的有多粗啊?

    胖子过了一下子脑子说:“看在你帮我家小哥的份儿,也不多要,给我个一千万就行了,正好胖爷的铺子被人拆了,回去还的重新装修。”

    岳蕴鹏愣了,我也愣了,虽说这种名贵的古剑都是唯一的存在,加上它的名气确实值不少钱,但胖子这家伙未免也太过狮子大开口了。

    以我看这把战国剑能给个两三百万就不错了,毕竟这种东西是爱者无价,不爱一分钱都不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