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安全感
    看情况也只能这样了,说话间我们就打车到了华如雪的本铺,但她的伙计说她一大早就出去了。

    这下可把我们搞的傻眼了,不过还是胖子脑子转的快,说他知道华如雪在什么地方。

    接着,我们又打了车,可开车的司机问我们,后面是不是我们的朋友,本来后面就一辆坐着我们的三个伙计,自然点头说没错,也不知道这司机疑神疑鬼地干什么。

    胖子调侃着说:“哥们,你看看,咱都是些老爷们,又没带别人家的老婆私奔,谁还会跟我们呢?”

    司机挠了挠头,说:“兴许是我犯迷糊了。”

    在我们到了地方,我一看居然是来过一次的胭脂胡同,顿时就觉得胖子的脑子真是好使。

    自从我帮华如雪保存了她女儿的尸身之后,差不多快有一年没来过这里了,不过她确实可能在这里。

    我们朝着里边走了一段,胖子忽然站住了说:“等一下。”

    我问他怎么了,他没有说话,而是转身朝后看去,我也就跟着回了头。

    这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没把我魂吓飞,只见身后有着三十多个穿着黑西装的家伙,个个都戴着黑墨镜,仿佛是电影里黑客帝国中的打扮,他们的手都怀里放着,鼓鼓囊囊的一看就有家伙事。

    胖子骂道:“狗日的,又是王昆那个王八蛋的人,跑啊!”说着,我们六个人直接朝着华如雪那个老院子跑去。

    看样子这些家伙昨晚肯定找了我们一夜,要不然怎么个个都像是胖子玩了他们家所有女人似的,跟疯狗似的追了上来。

    而且,有些人已经亮出了亮锃锃的刀,在阳光之下还闪着寒光,甚是骇人。

    到了还算熟悉的水泥电线杆处,根本没有去看别的,直接越过之后。

    胖子首当其冲撞开了那两扇贴身门神的棕色大门,“咯嚓”一声,里边的门闩都断了,两扇门应声而开。

    在院子之中,依旧熟悉的场景,在曾经华如雪请我和胖子喝茶的短腿小木桌。

    此刻正坐在两个现代化都市女性打扮的女人,她们不知道刚才在聊什么,此刻看到我们六个人连滚带爬地冲进来就站了起来,脸上全是诧异之色。

    等看清楚是我们之后,华如雪还有有些生气地质问我们:“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胖子抽出藏在裤子里的战国剑往门口一战,头也不回地说:“狗日的,我们被好几十人追杀。”

    华如雪脸上有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显然她也知道我的事情,只是刚才我们的冒失,让她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便快步走到了门口,这时候那些人也冲到了门口,看上去真是黑压压地一片,确实很有气势。

    “滚!”华如雪冷哼地骂了一声,指着那些人说:“老娘是华如雪,不滚让你们好看。”

    那些人中站出来一个光头,用钢刀拍着手心,说:“吆喝,又一个美妞,这年头凶巴巴的美妞还真他妈的多。”

    顿时那些人哈哈大笑起来,光头一摆刀:“兄弟们,管她什么人,一个活口都别留。”

    “操,姥姥的,谁敢进来胖爷一剑两个。”胖子把战国剑举过头顶,就差天降一个闪电,然后他再喊一个“变身”之类的口号,然后就变成了拯救我们的英雄。

    当然,现实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桥段,而那些人也不会被一把古剑吓到,一瞬间就冲了进来。

    可就这时候,我的眼前闪过了一道身影,风中一股淡淡的香气,接着我就看到了不可思议地一幕。

    只见一个娇柔的身影猛地将伸手抓住冲在最前面光头的手腕,再就听到骨头“咯嘣”一声之后,光头的哀嚎声响起,接着就是钢刀落地的声音,再接着就看到光头整个人被举过了头顶。

    原本混乱的场面,在这一瞬间就变得鸦雀无声起来,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不可思议和无比惊恐的表情,只剩下光头的惨叫声和叫骂声:“啊……疼死老子了,你们快,快来救老子。”

    “嗖!”光头的身影化作一道抛物线被丢了出来,砸倒了几个他的手下。

    这个娇柔的身影,嘴里轻轻地说:“滚!”

    “大哥,你没事吧?”那些人围着光头问道。

    光头咬着牙说:“他妈的,被这娘们弄断了。兄弟们,别管我,就这个娘们厉害,剩下的都是软蛋,上去砍了丫的,要不然没办法和昆哥交差。”

    顿时,那些人又跟疯狗似的跑了过来,而胖子扯着脖子叫道:“大姐头,弄死几个,弄死几个他们就怕了,胖爷替您定罪去!”

    没错,和华如雪在一起竟然是我们想找的韩雨露,也不知道她怎么也在这里。

    瞬间,骨头的折断声接踵响起,同时也伴随着惨叫声,而面对钢刀的韩雨露居然没有后退一步,而是一直往前走。

    等到华如雪走到了门口,除了院子里边留下的七八个哀嚎的人之外,其他人都退了出去。

    “滚!”韩雨露又是一个字。

    那些人再也不敢对这个字又任何质疑,等到院子里的人跌跌撞撞出去之后,三十多个人愣住落荒而逃,连像连续剧里边放狠话的勇气都没有,生怕下次折断的不是胳膊,而是他们的脖子。

    关了门之后,我和胖子的伙计都呆住了,用那种恐惧和仰慕地眼神看着韩雨露。

    即便是我和胖子见过更厉害的韩雨露,但在亲眼目睹的情况之下,她还是给了我们太大的震撼。

    在胖子开始喋喋不休地夸赞韩雨露的时候,那就等同于跟空气对话,因为韩雨露自始至终都没有应他一声,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他,搞得胖子郁闷地不得了,在无趣的情况下他也只好闭嘴。

    华如雪给我们倒了茶,说:“小哥,你的事情我们听说了,正在商量怎么帮你,没想到你就自己找过来了。”

    我挠着头说:“实在不好意思,我们七雄的事情还要麻烦你,谢谢你们了。”

    四个伙计在院子里扫了一圈,很快被贴着黑纸的窗户吸引了目光,开始嘀嘀咕咕起来。

    毕竟干我们这一行,听得多了他们还是懂一点儿的,就算是普通人看到这样的场面,难免也会有所猜测。

    “哎哎,你们四个老实站着,别他娘的跟山汉进了城没见过电灯似的。”胖子就教训了他们一句,四个伙计立马不敢再议论。

    我对华如雪说:“师妹,本来我是不应该找你的,因为知道你也是多事之秋,你的压力不比我小,可又实在没办法还的过来一趟。”

    华如雪说没事,又把大概的情况给我分析了一下,然后和岳蕴鹏的说法差不多,觉得她出手有些说不过去,毕竟是七雄自己的家事,她们的出手不像那么回事。

    我把自己的想法也说了一遍,当然也没有隐瞒,直接提出想让韩雨露出手,替我来一招敲山震虎。

    听完之后,韩雨露说:“我帮你,带路!”

    时隔多年之后,我偶尔会与人发生口角,每次都会想起在胭脂胡同的一个老院子中的经过,放佛一直都历历在目,一句“我帮你,带路”,放佛天塌下来会有那么一个人帮我顶着。

    当初我还以为自己不够爷们,后来才想明白,并不是我的问题,而是韩雨露的气势太多逼人,也同样了解她所生活过的国家,造就了韩雨露这样一个女人。

    路上,我让伙计给所有七雄铺子的老板发了短信,短信的内容很简单:“聚本铺,违者诛离盗墓七雄。”

    我不知道这样写会有多少人到,可是既然他们想要做掉我这个七雄当家人,那必须就要露上一面。

    而且更多的老板处于墙头草状态,毕竟他们铺子的法人还是我张文,如果他们不来,那我可以通过正常手续收回。

    虽然我并不愿意和雷子打交道,可兔子急了还咬人,更不要说是人。

    在我到了潘家园本铺的时候,已经有一大半的老板到了。

    看到他们的时候,我很难形容自己的心情,并没有愤怒,更谈不上高兴,也许这是我的性格所致,也可能是我已经看透了人性本来就是如此。

    我已经做到了这么八个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那些人还是笑脸相迎地叫了我一声:“张爷。”

    我微微点头,并没有做出任何愤怒的表情,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万一他们被我一吓,都化作鸟兽散了,那我这个光杆司令也就没用了,必须先震慑住他们,然后再一个个地修理。

    进了铺子,里边坐着三个四五十岁的人,他们算的上是七雄的老人,甚至比霍子枫和红龙在这个派内的时间都长。

    换句话说他们就是盲天官第一批的伙计,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显然也实非不易。

    “张爷!”三个人起身叫道。

    我点头,说:“人都来齐了吗?”

    其中一个中年人说:“还有六家没有来。”

    我记得他叫猞狐,在我刚和盲天官认识的时候,在介绍他的时候,让我叫他一声猞哥。

    我问他:“猞哥,都是哪六家。”

    迟疑了一下,猞狐说:“老康和二丑,还有其他四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