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来龙去脉
    我知道这个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而钱对于岳家来说吸引力并不大,或许我可以用胖子那把战国剑试试。

    想到这里,我又稍微等了等时间,虽说我并不打算拿二叔怎么样,但是七雄本来就不是我的,却是在我手里搞成这样,我有义务把它整理好,然后完好无缺地交在霍子枫的手中,这样也算对得起盲天官。

    在一个半小时之后,我拨通了岳蕴鹏的电话,对面响了几声盲音之后,便接通了。

    “张兄,你的事情我听说了。”岳蕴鹏开口说道。

    我说:“岳兄,我也是万般无奈只能求助你了。”

    岳蕴鹏一笑,说:“不是求助不求助的问题,而是我怎么才能帮到你的问题,你有可行的计划了吗?”

    我被他问的心里“咯噔”一声,是啊,我到底要他怎么帮才能重新树立起七雄当家人人的威压,这可不死说有钱就能解决,也不是把那个王昆杀了就行,整件事情难就难在这里。

    叹了口气,我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算了,我再想想,等需要你的时候才请岳兄帮忙,给你添麻烦了。”说着,我就打算挂掉电话。

    “等一下。”

    岳蕴鹏阻止了我,说:“你如果想得通,就不会给我打这个电话了。来,我帮你分析一下现在的情况。”

    我只能应了一声,确实我现在需要一个人帮我排除杂念,把整件事情顺一下,这样才知道该怎么去解决眼前乱成一团的事情。

    岳蕴鹏说:“这事因王老头的儿子小贝而起,因为小贝死在墓中,王老头对你们七雄展开了一系列的报复行动,但之前并没有这么严重,对吧?”

    我“嗯”了一声,说:“你继续往下说。”

    “在官老去世之后,而你、霍子枫和红龙又离开北京之后,长沙那些人得到了王老头的指令,便开始给予北京城里同行一些好处,让他妈不和你们七雄有生意来往,整个七雄的生意变得萧条。”

    “然后,他们在你们回来之前,对你们七雄大多数的铺子采用暴力手段,在这里就有一个点,你难道没有注意到吗?”

    我愣了一下,问他:“什么点?”

    岳蕴鹏说:“你真是当局者迷,你不知道王老头失踪大半个月了吗?也就是和你们离开北京差不多的时间。”

    我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把王老头死在斗里的事情大概和他一说。听

    完之后,岳蕴鹏沉思了片刻,说:“那就对了,应该是王老头在临行前下达的命令,如果他在这段时间没有回来,说明就是在斗里出事了,所以他的人才会采用极端的手段。”

    我说:“应该是这样吧,你接着说。”

    岳蕴鹏说:“王老头的人闹事看似是最为重要的一方面,实则却是你们七雄内部出了事情,所以导致了现在的情况。昨晚在紫竹桥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从表面来看你那个二叔坑的你不浅啊!”

    我苦笑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埋汰我。”

    岳蕴鹏说:“我不是埋汰你,而是给你把事情分析了一下,对于这件事情我也挺关心的,所以就让手下的伙计调查了一下,你二叔是你从老家带出来的,现在也就是两年的时间。”

    我说:“有话你就直说,我现在脑子乱的很,你他娘的别让我去猜。”

    岳蕴鹏呵呵一笑,说:“你想,你到七雄可比你二叔的时间长的多,连你都不能指挥七雄那些掌柜,他凭什么?”

    我说:“你说的对,照你这么说,不是我二叔干的?”

    岳蕴鹏说:“你仔细想想,是谁告诉你,整件事情是你二叔做的?”

    我说:“是王昆。”

    岳蕴鹏说:“你真是太天真了,连敌人的话都相信,我真的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我脑子里边顿时就抓住了些什么,说:“你是说指使七雄那些掌柜的另有其人?”

    岳蕴鹏说:“据我所知,在七雄影响最大的,除了官老、霍子枫和红龙之外,那就是老康和二丑,而你却要排在这两个家伙之后。”

    “我操!”

    我忍不住骂了一声,想起之前的一点点,尤其是那两个家伙把我放在马路上的时候,我原本以为他们是看我已经没了办法,就变成了墙头草,朝着另一边倒去。

    这些我都可以理解,毕竟都是为了在这个圈子里生存,可没想到居然是他们两个。

    我说:“看来在官爷去世,而我脚根还没有站稳,偏偏又下地倒斗,他们两个生了异心。”

    岳蕴鹏长长地出了口气说:“总算是想明白了,我看你二叔现在也被他们控制了,而且他们顾忌霍子枫和红龙,所以才打算把这个反叛的大帽子扣在你二叔的头上,到时候也只能找你二叔的晦气,说白了就是替罪羊。”

    我想到当时在我铺子里急切的模样,确实也不是在做戏,而且人心即便再险恶,但毕竟我是他的亲侄子,他也不算是那种没钱的主,所以再怎么浑蛋,也不会害我的命啊!

    岳蕴鹏说:“我给你提个建议,你看看行不行,如果你有更好的就说出来。”

    我立马提起了精神,说:“岳兄,你说。”

    岳蕴鹏说:“整件事情来源于两方面,我们也要从两方面着手去应对。”

    “一方面是行外人士的参与,那个王昆的底子不干净,我们岳家有办法帮你将他铲除,并且把不属于北京的势力赶出去。”

    “另一方面就是你们内部的事情,那只能靠你自己去摆平,我相信七雄中的那些老板,也都是一些墙头草,毕竟你还是七雄的掌门,至于怎么做只能靠你自己了,这不是小流氓打群架,人多就能取胜的,毕竟我是一个局外人。”

    我点头说:“谢谢岳兄,要不是你,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下我心里有底了,我会让那两个家伙付出代价的。”

    呵呵……

    岳蕴鹏笑着说:“这才是七雄当家人该有的气势,毕竟是合作了几十年的老关系,不论咱们两人的交情,就是看在官爷的面子上,说什么我们岳家也会帮你的。”

    在挂了电话之后,我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就把胖子和那些伙计踢了起来,胖子还以为是对方找上门来了,那么胖的身体就蹦跶起来,开始挥舞手里的战国剑。

    我躲了几下,骂道:“死胖子,大早上抽什么疯啊?”

    胖子却说:“我操,谁敢来胖爷家找事,看胖爷不一剑戳死他。”

    我说:“别他娘的舞了,出去做事,小爷要把七雄当家人的气势给那些家伙看看。”

    胖子看着他的伙计,问:“小哥怎么了?人家一夜愁白发,他过了一夜就疯了?”

    刚刚醒来的伙计也是两眼一抹黑,不明情况地摇着脑袋,说他们也不知道。

    坐在早点摊在上,我把事情自己又想了一遍,既然岳蕴鹏已经答应铲除王昆,以他们家的势力那不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而我就是要召集七雄的所有铺子的老板,让他们亲眼看看我是怎么对待叛徒的。

    说实话,他们之所以怕霍子枫和红龙,那是因为这两个人有着绝对的武力。

    这种事情多少还是要靠武力解决的,而这种武力要么就是特别的狠,就像霍子枫和红龙那样,让他们有根深蒂固的害怕,要么就是几招吓的他们不敢动。

    现在不知道霍子枫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肯定非常的严重,甚至可能关系到盲天官。

    要不然这么大的事情,霍子枫不可能不回来,因为我知道在他心里,盲天官个人的事情,要比七雄的事情重要的多。

    本来可以求助阿红帮忙,毕竟她现在已经是一方人物,但因为陈文敏的去世,她那边也自顾不暇,要不然在我刚回来的时候遇到那种事情,早就找她帮忙了,毕竟人家也是一家,而且她还是一个女人,压力估计比我小不了多少。

    我把和岳蕴鹏的通话以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胖子吃着小笼灌汤包,满嘴是油地给我提了一个人,说:“小哥,胖爷知道一个人能胜任。”

    我问他:“是谁?”

    胖子说:“估计也只有韩雨露了,她的本事你见过吧?那可是能手撕活人的,要是把这手艺一亮,即便给对面一辆坦克,他们也要跑出二里地才敢回头放两炮。”

    顿了顿,他说:“只是,咱们没有她的联系方式,而且也请不动这位大姐头。”

    我顿时就蔫了,韩雨露是最佳人选,可找不到人不等于白,估计也只有盲天官知道她的行踪,可是我又联系不到盲天官……

    这就相当于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之中,想到跟没想到还是一样。

    我试着给霍子枫打了电话,意思是问问他有没有办法连续到,但打过去才知道,这家伙居然关机了。

    这种情况只有两个,一个是他的手机没电了,另一个就是下地干活了,而他的短信说他无法回北京,显然是后者的几率大一些。

    吃完东西,胖子说:“看样子是能去找你那个师妹想想办法了,要不然七雄真的就要易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