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应对之策
    在我和二叔把七雄与王老头的过节说了一遍,二叔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估计是王老头在临行前玩的手段,意思就是将七雄势力完全地打压下去,随便把我们解决在斗里,可是他没想到,最后他自己损命在斗里了。

    其实在这次倒斗之后,我有很多事情要静下心来考虑,想了很久之后,我说:“二叔,难道我们一点儿线索都没有吗?”

    二叔摇头,说:“除了知道那个王昆之外,其他的一无所获。”

    顿了顿,他眼神变得凶狠起来,问我:“大侄子,咱们要怎么样?是和谈?还是打回去?”

    我把整件事情在脑子过了一遍,权衡利弊之后,才说:“现在七雄势力人心涣散,官爷又不打算再管理,现在也不知道跑到哪个地方去潇洒了,而霍子枫正在照顾重伤的红龙,我是刚刚坐上七雄当家人的位置,最重要的还是笼络人心,最好能够和谈。”

    二叔叹了口气,说:“你说的也对,先把铺子整理起来再说,只怪二叔一时冲动,没有为你现在的处境想一想。”

    我苦笑道:“二叔,这也不能怪你,你的脾气我了解,这任何事情都有起因,谁也想不到这王老头玩命地弄七雄。”

    二叔说:“那行吧,我先去帮你联系一些那个王昆,到时候我跟你去谈判。”

    我点了点头,对着伙计们说:“把铺子收拾一下,该丢的丢,该扔的扔,事情已经这样了,难不成还等着这些东西自己复原?”

    二叔说:“大侄子,当时一个主事人都不在,我和各家的铺子老板商议了一下,之后一起决定报警,这些是那些雷子不让动的。”

    “我操,二叔你想什么呢?难道你不知道咱们这一行尽量不和雷子打交道吗?”

    我没好气地看着二叔,他耷拉着个脑袋什么也说不出,最后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算了,既然已经那样做了,那就让这些东西继续摆着吧。二叔,你去联系人吧,明天上午我过去找那个王昆谈谈。”

    二叔应了一声,便要回自己的铺子,顺便帮我联系王昆。

    其实别看七雄的人不少,可是能真正地撑起事情的人并不多,而且我也不是很清楚他们的实力,要是霍子枫在的话,说不定能推荐几个靠谱的人给我,不过胖子这个兄弟必然能算的上一个。

    在门口的饭店吃了饭之后,我先是给胖子打了电话,他自然一口答应下来,并且拍着胸脯向我保证,这事情他最拿手了,明天一早就来铺子找我。

    接着,我又给霍子枫打了电话,问问他究竟各个铺子里边的哪些老板可以跟我出面。

    霍子枫一听说了事情,马上就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就说他要亲自回来,让别人去照顾红龙。

    我自然没有同意,毕竟这一来一回耽误不少时间,而且总觉得这种事情让霍子枫回来,那我这个七雄当家人的脸可就丢光了,便让他给我推荐人就行,其他人事情我自己能搞定。

    最后,霍子枫还是同意了我的说法,并且推荐了两个铺子的老板,一个叫老康,另一个二丑,属于各个铺子中最为出色的两个。

    只是他们之间有些问题,倒是非常忠于盲天官,让我以礼相待,至少遇到这种事情他们会一致对外。

    第二天早上,我便打电话给老康和二丑,至于这两个人的真名叫什么就不知道了,因为这行有行规我也没有过问,听说我回来了,他们两个倒是直接答应了下来,说很快就会从自己的铺子出发。

    在我问他们铺子的情况时候,两个人给我的话都是一样的,等来了再说,这倒是有些摆谱,按理说我作为七雄的当家人,问什么他们自然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不过,但凡有能力的人总有一些傲气,所以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在八点的时候,胖子先到了,袖子里边已经鼓鼓囊囊的,显然是准备了家伙事,一脸要去打架的模样,虽然我并不提倡,但是这样一来觉得还多了份儿安全感。

    又等了十分钟,老康也到了,这家伙是个一米八多的大个,只是非常的瘦,看起来好像是一根电线杆似的,头发不长,但给人一种乱糟糟的感觉。

    “张爷!”老康进来之后,便是叫了一声。

    我之前也和他有过数面之缘,只是盲天官一共有三十多个铺子,所以并不是特别的熟悉,但现在是我用到他的时候,自然也是笑脸相迎,给他和胖子各丢了一支烟。

    我让他坐下之后,就问老康:“你的铺子怎么样?”

    老康扫了一眼我的铺子,抓着蓬乱的头发说:“我铺子的损失倒不是很大,之不过伙计们都挂彩了,花了老子一大笔医药费。”

    我说:“没事,这钱我来掏。”

    老康说:“谢谢张爷。”

    “不用客气。”我看了看表,便皱起了眉头,说:“二丑那小子怎么还不来?”

    “操!”老康骂了一声,说:“这家伙的铺子是七雄之中少有几个没有被砸的铺子,说不定正和张爷您摆谱呢!”

    胖子立马就骂道:“他娘的,那也不能尾巴翘上天啊?”

    老康看了胖子一眼,两个人互相点头,显然之前也打过照面,但并不熟悉,他说:“谁说不是呢,老子怀疑这件事情他也掺了一股。”

    我一愣,便问他:“你有证据吗?”

    老康说:“他娘的,老子的铺子和他的铺子距离只有两公里,凭什么找我的麻烦而不去找他的?再说了,当时我们纠缠了很长时间,这家伙都没派人过去帮忙。”

    说到这里,他看向我:“张爷,你说我是不是有理由怀疑他?”

    “他娘的,还没有进门,就听到傻b老康在说大爷的不是。”

    这时候,门外响起一个粗狂的声音,接着就看到一个相貌丑陋的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他的啤肚子看起来至少有八个月了,先进门的就是他的肚子。

    进来的自然是二丑,昨晚我听霍子枫简单地描述过老康和二丑的外貌,同时也知道这两个家伙不怎么对付。

    因为他们的铺子离得太近,所以经常因为买主和卖主到谁的铺子,导致伙计们发生摩擦,所以他们两个也就是针尖对麦芒。

    我问霍子枫,为什么不把他们分开,霍子枫说这是盲天官的意思,不管他们怎么斗,但他们两个铺子的生意在七雄是排的上号的,这也就是现代化的“有竞争才会有业绩”理论。

    请二丑坐下之后,我怕他们两个吵起来,就直接开门见山地说:“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一起跟我去和那个王昆谈判。”

    我没有让二叔去,毕竟铺子需要收拾,而且还得应付那些雷子,我不在的时候就是他全权处理,他自然是留守的最合适人选。

    在我们坐上车之后,二丑说:“张爷,您对昆子了解吗?”

    我一听就知道这话里有话,他居然叫“昆子”,显然就算是没什么交道,但也一定比我了解,我说:“二哥,您知道?”

    “不敢当!”

    二丑嘴上这样说,但显然还是很受用,不服地看了老康一眼,说:“张爷,这个昆子以前就是一个屁,起初做的是建材生意,后来因为赌倒闭了,很多债主找上门,没想到在躲债的时候结实了紫竹桥大哥,后来不但没有还债,反而等他那死鬼大哥归位了之后,他一跃混成了大哥,手下有那么一百多号人。”

    我皱着眉头说:“按理以他的实力来说,并不可能和咱们七雄为敌,为什么最近跟疯狗似的狂咬我们?”

    老康说:“有人花了大价钱呗,就是一直和咱们不对付的长沙王老头的人,这个王昆也是长沙人,说不定和那边还有什么亲戚关系,这就不知道了。”

    “操,用你说?”二丑瞪着老康问道。

    老康冷哼一声,道:“老子愿意。”

    我给了胖子一个眼色,胖子立马打圆场说:“他娘的,不管什么昆子实子,等一下他要是敢废话,胖爷就把他打的叫爷爷。”

    车到了二叔给的地址,我以为会是什么酒吧、ktv和夜总会之类的,没想到却是一个古玩店,虽然铺子没我的门面大,可看模样还算小有规模。

    只不过生意非常的萧条,毕竟这种人开古玩店,没有我们那么完善的系统,说不定还有欺负客人之类的事情,没倒闭已经算是不错了。

    进去之后,里边只有三个人,而且看模样有两个还是道上混的,只有一个略微像是伙计,三个人正在斗地主,看到我们进来,那伙计头也不抬地说:“随便看,看中了喊我。”

    胖子敲着桌子说:“看你大爷啊?你们昆子哥呢?我们是来找他的。”

    三个人这才一起抬头,其中那两个人把手里的牌一丢,说:“跟我们来。”

    我们四个人就跟着这两个人穿过了铺子,想不到这看似普通的古董铺子还有后院。

    到了后院之后,便看到二十多个虎视眈眈地小混子在锻炼身体,看到我们进来,用冰冷的眼神看着我们,好像在给我们下马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