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诸事善后
    几乎就在盖上的瞬间,盲天官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声,这一声几乎没把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吓死,因为我重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会这样的哭,那居然比遇到十只粽子更加的骇人。

    阿红便直接跪倒在陈文敏的棺椁前,全身不断地颤抖着,显然哭的已经到了哽咽的地步。

    一时间,我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许现在什么都不说才是最好的,一个人影朝着外面走去。

    我扫了一眼,发现是韩雨露,不知道她又要干什么,可能是觉得没有事情可做了,便要先行离开,而我现在更加担心黄妙灵的安危,就等着盲天官缓过劲来问他情况,根本没有理会韩雨露的离开。

    等到盲天官平息了下来,我才把想问的问了出来,其他人也非常好奇里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他们为什么又会出现在棺材里边,这一切让人都摸不着头脑。

    盲天官即便悲伤,还是把事情的经过和我们讲了个大概,听完之后,让我更加的匪夷所思了。

    原来在我们离开之后,盲天官便着手开这五口棺材,在逐一打开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们只是看到每口棺材里边满满的珠圆玉润。

    在各种颜色的珠子入目后,看的让人眼花缭乱。

    在那个雕刻着人物的棺材内,发现了墓主人的尸身,只不过当时里边就好像一个人睡着的模样,尸体抱着那个玉匣子,立马吸引了五个人的注意力。

    在短暂的迟疑之后,盲天官便朝着那个玉匣子而去,可同时王老头和松下也是一样,看到这样的情况,陈文敏自然也动了手,紧接着黄妙灵也加入了抢夺之中。

    在一阵的混乱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刘家父女也出现了,他们根本搞不清楚状况,应该是看到黄妙灵一个人。

    而他们父女对黄妙灵的感觉又不错,所以就去帮黄妙灵,这下整个场面更加的混乱。

    最后,还是拥有超强身手的盲天官和陈文敏得到了玉匣子。

    在打开玉匣子之后,盲天官就把小拇指大的檀木色丹药送给了陈文敏,而陈文敏也很快吃到了嘴里,不过他为了表示对盲天官的奖励,就要亲盲天官一口。

    虽说盲天官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他也是被胜利的喜悦冲昏了头脑,而且这也是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是他没想到狗血的桥段发生在自己身上。

    在两个人对上嘴的时候,陈文敏用舌头一顶,猝不及防的盲天官正享受着甜蜜的吻,可一粒圆滑的东西便顺着他的喉咙滑了下去,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可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看到这一幕,其他人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而且王老头还有了拼命的架势,刘家父女虽然还是不明情况,就去问黄妙灵是怎么回事。

    而黄妙灵却是没有告诉他们,反让他们退到墓道里边去。

    盲天官正处于吃惊状态,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陈文敏,而陈文敏只说了一句:“能和你一起再下一次斗真的值了,替我好好活着。”

    陈文敏脸上的幸福和盲天官的沮丧,完全成了鲜明的对比,或许他们都是因为爱情,想让自己深爱的人活下去。

    听盲天官说到这里,我顿时就感动了,以前一直认为是盲天官向着陈文敏付出,他是一个真正的汉子,可没想到陈文敏才是也同样这样做了,只不过她利用了男人的弱点,对自己的爱人表达的更加深沉一些。

    看样子已经不可能再得不到丹药,松下不甘心地摸了一把珠子,就想着带些玉珠离开,而王老头已经准备要动手拼命,可这时候危险便随即而至。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些珠子仿佛有生命一般,开始自动分裂,接着那五口棺材就好像五张吞噬的巨口,他们都就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

    在这时候,盲天官抱紧了陈文敏,而刘桂香也保护了自己的女儿刘三妹,至于王老头和松下则是自顾性命,接着巨大的吸力就把他们都吸进棺材中,然后直到盲天官醒过来看到我们出现。

    在其他人回味盲天官所讲的话,我就急忙问:“那黄妙灵呢?当时她在哪里?”

    盲天官回想了一下,说:“当时小敏的表现,让我后悔莫及,根本没有注意黄妙灵那个小女娃的动向,不过很可能出去了。”

    说着,他同时给了我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好像让我不要再问了。

    接下来,那就是我们一边扫着自己的脚印,一边开始找出路离开这个古墓,只不过这次死的人很多,连陈文敏和王老头这一南一北两大倒斗前辈都死于其中。

    由此可见这次能活下来的人,都是有福之人,说白了就是命大。

    出去的路虽然不容易走,但由于我们来时候的踪迹和记忆,加上这个墓中并没有什么机关,终于在两天之后,我们到了地面,再度看到了那一片石灰地。

    之前我一直觉得潜水设备必然用到,可是没想到只是白白带了一路,不过盗墓就是探索未知,谁也不知道里边会遇到什么情况,只能依靠自己的推测,有失误的地方也是难免,毕竟我们都是普通人而已。

    期间,刘三妹醒来了,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父亲可能死了,在大哭了一场之后,倒是吸引来了她家的几条猎狗。

    这几条猎狗已经浑身是伤,也不知道碰到了什么,能活下来和我们一样,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依照我的性格,没有找到黄妙灵自然是不会离开,可我还是随着队伍,跟着刘三妹带着我们离开了神农架,这一切都是因为盲天官跟我一个人说的话。

    在休息的时候,盲天官将我带离了其他人,说:“张文,我不让你找黄妙灵是因为她已经离开了。”

    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他继续说:“机关是她启动的,要不然也不可能死这么多人,剩下的你自己去想吧!”

    出了神农架,我们一个个的模样比难民都不如,每个人都是一身“杀马特”打扮,身上散发着臭味。

    到了当时出发地九道乡,引来了无数乡民诧异的目光,还以为我们这个旅游小团队被人打劫了。

    只得重新花钱买衣服,要不然估计连火车票都买不到。可等我们在集市上挑选衣服的时候,刘三妹披麻戴孝,带着她的母亲找到了我们。

    开始一路跟着我们诉苦,虽然没有提到钱,但白痴都知道是在干什么。

    说白了,现实就是这样,总之是我们花钱雇佣人家去当向导的,这种黑向导就是这样,不出事则以,一出事就找游客的麻烦。

    可话又说回来,我们做的事情见不得光,只能商议赔偿的适宜。

    在医院清理伤口时候,刘家母女就在外面等着我们,那种感觉让人非常的不爽,确实我们是应该给人家一些安家费,可是这样一路跟着,没有几个人会心情好。

    这种事情自然交给了胖子,胖子带着这一对母女到了医院不远处的一个小饭店里边,看这家伙贼兮兮的也没安什么好心,别再做出母女双收的事情,那我一定踢死他。

    伤势最严重的自然是红龙,他已经昏迷太久了,乡里的小医院根本无计可施,建议直接转送市里的大医院。

    那主治医生也赞叹红龙的身板,要是换个人这么重的伤早就死了,光肋骨就断了四根,还不算内脏的损伤。

    盲天官让霍子枫跟着红龙去市里的医院,而我们打算在这里吃顿饭,然后就坐在火车回北京。

    毕竟回去的时候包里都有冥器,坐飞机那是不现实的,而坐最慢的火车的检查力度便差了一些。

    所以不要光看贼吃肉,看不到贼挨打,每个人的成功都不是那么简单的,即便做我们这行的身价再高也是一样。

    在我们送走霍子枫和红龙,就到小饭店里边吃饭。

    到的时候,脸上贴着创可贴的胖子已经在剔牙了,见我们进去,直接就把烟丢了过来,问了一下红龙的情况。

    我把事情跟他简单一说,胖子就给我打眼色,让盲天官他们点菜,我们两个就到了饭店的外面抽烟。

    胖子朝着里边看了一眼,说:“小爷,你知道丫的母女俩打算和我们有多少吗?”

    我摇了摇,这东西谁能说得好,那完全就是依照每个人的家庭情况而定,家里越有钱的人越敢狮子大开口,反倒是一些穷人家会好说话的多。

    比划了一根手指,胖子说:“这个数。”

    我皱起眉头,说:“二十万?是不是太少了?毕竟那是一条人命……”

    话还没有说完,胖子便打断摇头,说:“狗屁二十王,她们要两百万。”

    我错愕的下巴都差点掉下来,这二十万太少,可是两百万实在太多,要知道就是我们队伍成员的安家费一般也不会超过一百万,毕竟有摸出的冥器作为参考,而这次肯定何不到这个数,能有一半就不错了。

    胖子叹了口气说:“他娘的,这活人比死人都难伺候,要以胖爷的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