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生死有命
    我说:“死胖子,小爷现在真的烦着呢,你最好别提这种毫无营养价值的话,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人,冥器只是其次。”

    胖子说:“小哥,实不相瞒啊,之前里边的动静那可是很大的,而且还他娘的非常杂乱,搞得就好像一个不停作业的工地,至于里边发生了什么事情,那真的不好说啊!”

    我说:“你他娘的能不能不说这种风凉话?小爷要的是人,他们人哪里去了?”

    胖子环顾了一下,说:“胖爷看了,出了冥门再也没有第二个出口,而胖爷一直死盯着冥门,可以用脑袋保证他们没有从冥门出去,这事情就真的奇怪了。”

    然后,胖子又说了一些什么,但我已经没有心情停下去了,因为他分析的是对的,确实没有第二条能离开寝殿的路,要是走出寝殿,胖子他们一定会注意到的,这瞬间就变了一个谜一样的问题。

    霍子枫对我说:“师弟,你有没有发现奇怪的地方?”

    我刚一回神,又愣住了,迟疑了片刻问:“哪里?”

    霍子枫指了指那些碎裂的玉石,说:“你看这些玉石都撒出来了,可如果把这些残破玉石再装回去,你能看到什么?”

    我想了一下,什么都看不出,便又真的动手将玉石填塞进去,然后再仔细看看,可是除了那些玉石根本就看不出什么,甚至我打算再把那些玉石掏出来,也许这样才会发现什么之前看不到的东西。

    胖子已经出口对霍子枫说:“你能不能不卖关子?胖爷被你说的肠子都痒了,究竟哪里奇怪了,你直接说出来呗?”

    霍子枫摇头说:“我不知道,只是觉得很奇怪,好像少了点什么?”

    “少了点什么?”我和胖子异口同声地问道,而盲天女和阿红也看向了霍子枫。

    霍子枫依旧摇头,看样子他也不知道,只是有这种感觉,说实话在他说出这话的时候,我也觉得少了点什么,可是就是忽然间懵住了,一下子根本想不出少了什么。

    而且,少的东西反倒是应该存在的,可人就是这样,有时候你极力想要去回想一件事情,反而却想不出了,你不去想,反倒是一会儿又想起来了。

    “我靠!”

    胖子忽然一拍大腿说道:“他娘的,我们怎么都这么傻啊?当然是尸体啊,棺材里边应该有尸体才对啊!”

    瞬间,我们面面相觑,的确少的东西就是尸体,即便不是个个里边有尸体,但至少在其中一口里边要有墓主人的尸体才对,而通过哪些碎裂玉石的情况来看,还不是少了一具,极有可能是五具尸体。

    盲天女就皱起柳眉说:“这里有五口棺材,而少的却是五个人,你们觉得这会不会有什么必要的联系在里边?”

    我觉得她的话好像有那么点意思,难不成是有五个粽子,把他们五个人都拖到一个我们找不到的地方,然后安静地去享受“猎物”了?

    可是粽子又不是野兽,更不能算是人,它们怎么可能有这么高的智商,显然折不可能是粽子所为。

    阿红眼眶红着说:“不,不,这不可能,难道我师傅在这棺材里边?”说完,她就选择了一口棺材,然后竭力地去挖,看样子是想把里边的碎裂玉石都挖出来。

    我整个人被这种莫名的情况搞晕了,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只是有意无意地看着阿红的行动。

    等到她将里边的玉石都清理出来之后,终于在玉石最下面,发生了一具蜷曲的尸体。

    一阵哗然之后,发现那居然是王老头,而且已经没有了生机,不知道在那短短的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接着我们就开始将剩余的四口圆形棺材都开始清理,霍子枫在一口之下找到了盲天官和陈文敏,他们两个人紧紧地抱着对方,情况也和王老头一样,他立马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便开始无声地流泪。

    在一边清理的阿红看到之后,便停下了手,在确定陈文敏是真的离开了人世,她整个人变得非常的沮丧,不断地往后退着,显然对于这个现实无法接受。

    盲天女在又一口中找到了那个松下,但是她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接替阿红,开始挖阿红挖的那一口。

    我和胖子这边这口,正是我们之前得到的那口,也是五口圆形棺材的雕刻上,唯一拥有人物的那口。

    在我们挖开之后,发现其下有着一具古老的尸体,这尸体身穿虎皮,即便已经干枯,但从骨骼上来看,还能发现这具尸体之前应该属于魁梧的模样。

    而尸体的头颅非常的奇怪,有着两只非常铮亮的犄角,即便尸身都成了一副骨架,但这两只犄角却依旧完好无损。

    这让我想起死了多年的那种公牛公羊,最后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模样,但过个几千年也不可能是这样,显然这两只犄角有些不同寻常。

    胖子就想伸手去摸,可是我被踢了一脚,把他吓得够呛,没好气地问我怎么了?

    我说:“这可能就是神农氏的尸身,你是盗墓贼,又不是盗尸贼,冒犯尸体可是咱们这一行的忌讳。”

    胖子大概想了一下也对,便点头去研究尸身上的东西,显然想要摸几件下来。

    而我虽然一直和胖子说这话,但心头的那种酸楚早已经涌上了鼻尖,所以一直没有敢把头伸到盲天女接手的那口棺材去看,生怕看到里边有黄妙灵的尸体,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面对。

    “咦?”盲天女挖掉了所有的碎裂玉石,忽然就发出了诧异的声音。

    盲天女表现出的诧异足以让我好奇到抓心挠肝,但我还是没有敢过去看,等到听胖子说里边居然是我们走失的向导刘桂香,以及他那可爱的女儿刘三妹之后,我才去看个究竟。

    我走过去一看,刘三妹面无血色地蜷缩在刘桂香的怀中,脸上全都是害怕的神色,而且在胖子检查之后,发现刘桂香确定死亡,但刘三妹却奇迹般地活着,只是昏了过去。

    在我们把刘三妹抬出棺材之后,因为她只是昏迷,并没有受什么伤,所以只是把潜水设备中的氧气瓶给她输上氧,其余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不过看刘三妹情况并没有什么大碍,比受伤昏迷的红龙不知道好多少倍。

    胖子问我:“这刘家父女怎么在寝殿里?她们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问我,我问谁去?幸好不是都死了,否则咱们就要挂上一个向导收割机的名声了。”

    胖子点头说:“是啊,不管哪次下地请向导,最后都没有一个善终的。”

    片刻之后,我怔了怔问:“怎么没有黄妙灵?”

    胖子说:“你真的希望看到黄妙灵?”

    我摇头,说:“不是,我是不希望看到她,可是她不在这里又会在什么地方?”

    胖子耸了耸肩,显然没有办法回答我这个问题,此刻的他对于冥器也不再抱有什么念想。

    这寝殿里的东西是实在让他太失望了,其实也就是他想不开,毕竟这种年代的陵墓,有这些东西已经不简单了,也怪不得没有多少为钱而愿意盗这种墓的盗墓贼。

    “呜呜……”忽然,一连串的哭泣声,在我们的耳边响起。

    我起初以为是阿红,可是仔细一听,居然个男人的声音,当我看看盲天官正抱着陈文敏尸体痛哭的时候,整个人差点就炸了,就看向了霍子枫。

    而霍子枫正用不可思议地看着盲天官,因为是他亲自检查盲天官的尸身,可没想到的是他奇迹般地活了过来,难道是因为模仿上一次的诈死,刚才又是那样?

    我一看盲天官活过来了,便是连忙走到了他的身边,毕竟他还是我的师傅,而且他必然知道黄妙灵到哪里去了,甚至我还想着,是不是黄妙灵拿走了丹药,从其他地方离开了。

    盲天官就好像失了魂一样,我从未想过他也有这样的一面,毕竟他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深藏不露的老狐狸,有时候我甚至会觉得他就是这一行的霸主,可没有想到他也会这样。

    等到盲天官的平复下来之后,他抱起了陈文敏,放进了之前那个棺材中,然后轻轻地合上了棺盖,接着说:“小七,张文,来帮我一下。”

    我们两个对视一眼,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还是走了过去,他示意我们两个帮忙,将棺材还放进之前的棺椁中,这一下阿红就不满意了。

    阿红制止道:“你们要干什么?”

    盲天官说:“小敏已经去了,让她好好地走吧!”

    阿红坚决地摇头说:“不行,我要把师傅带回去厚葬。”

    盲天官瞪了阿红一眼,说:“难道你不知道盗墓贼死于哪个墓中,就会以哪个墓为自己的归息之所吗?”

    阿红愣了愣,显然她是知道的,眼泪终于“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哭的颤颤巍巍地帮着我们将棺材送回了椁中,然后盲天官便重新将椁盖给盖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