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赌棺
    如此直白的话,瞬间让黄妙灵和盲天女缓步朝着那五口圆形棺椁而去。

    要知道她们两个人的师傅也同样需要这种丹药,先不说它是否延年益寿,就是能治百病这一条,足以让她们想要带回去交个各自的师傅,以报答多年的养育之情和尽孝道。

    这样场面就变得非常尴尬,大体分成了这么三股势力。

    一股是以盲天官、陈文敏、霍子枫、阿红和红龙(昏迷中的基本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为主的必夺丹药势力。

    第二股就是王老头、松下、黄妙灵和盲天女的想要夺丹药势力。

    剩下的第三股,那就是我、胖子和韩雨露,不知道该不该夺丹药势力。

    我可以理解任何一个人的想法,毕竟这颗丹药将是一条生命延续的希望,这种东西不管是自己服用,还是拿出去交易,那比任何东西都有价值。

    而且只要事情一旦泄露出去,必然会引起整个世界的腥风血雨。

    当然,换做大多数普通人肯定不会因为一块浮雕上记录的信息,从而真正相信这颗丹药真的有那样的功能,说不定还是一颗毒药,就是为了让盗墓贼上钩。

    可对于身患绝症、垂死之人来说,那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希望,不吃必然是死,吃了或许还有一丝希望,即便倾家荡产也愿意搞得这样一颗丹药,毕竟人死如灯灭,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在我本家一个爷爷辈病危之际,一个曾经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战士,可是他曾经告诉我,他还不想死,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来得及去做,可在他健康的时候,却又总把“死了算求”这样的话挂在嘴边。

    这人就是这样,真正当死亡降临的时候,又有几个人在内心中愿意去死,中国有句老话说的非常好,叫“好死不如赖活着”,事情没有到谁的头上,谁是真正无法理解那种内心的纠结,多么想再活一次。

    医院之中,一些身患重病在做完手术之后,又奇迹般地能多活几年,这样的人不管他之前是如何的大奸大恶,如何的意气风发,可当经历过死亡之后,绝大多数都会变得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换句话来说,死亡不是不可怕,而是我们并没有这样意识,只是知道人都会死,但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一天。

    可当你的身体用不同的情况告诉你,你死亡的时间不说具体到某一天,就大概是在哪年,我想每个人都会生活在恐惧之中吧!

    这样的想法,我无法切身体会,但是光是想一想,就会有毛骨悚然的感觉,更不要已经降临到这些老家伙的身上,他们应该每天都会生活在担心之中,甚至可能出现精神错乱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顿时就觉得盲天官确确实实是条汉子,即便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也不会太多了,可他宁愿把这种机会让给陈文敏,这样的胸襟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的。

    在古代神话中早已经有这类故事,后裔射日之后,西王母赏赐给他一颗可以吃了成仙的仙丹,而最后却被妻子嫦娥吃掉,由此可见人心自古就是这样,盲天官真是难得的好男人。

    胖子用肩头撞了撞我,说:“小哥,咱们要不要?”

    我怔了一下,问他:“要什么?”

    “仙丹啊!”胖子贼兮兮地说:“吃了能多活个几百岁啊!”

    我白了他一眼,说:“干嘛?这么年轻就怕死啊?放心还有好几十年了呢!”

    胖子正了正色说:“说真的小哥,这丹药可比任何冥器都有价值,拿出去可是无价之宝,咱们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我说:“我看没戏,这么多人也就是咱们三个对那颗丹药没有那么迫切的要求,他们等下可能人脑子打出狗脑子。”

    胖子叹了口气,说:“唉,说的也是,等一下就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冥器,他们吃面怎么也有咱们一口汤喝。”他往韩雨露的身边靠了靠,说:“姑奶奶,您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啊?”

    韩雨露根本没有理会他,此刻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她一直都是这样,所以我们也就没在意。

    此时,之前的打斗放佛没有发生过一样,所有人再度将那五口圆形棺椁围住,就像是五只待宰小羔羊似的。

    那种诡异的感觉变得有些可笑了,我和胖子不断地交换着眼色,因为此刻根本轮不到我们上手,能上手的人真是太多了。

    通过不断地商议,渐渐黄妙灵和盲天女真的站到了王老头一方,这也是形式所迫要不然她们的力量就会分散,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我也不好说什么。

    最后是用一种想象不到的办法解决了眼前的事情,那就是盲天官为首一伙人分到了两个棺椁,王老头一行人也是两个,而我、胖子和黄妙灵居然也分到了一个棺椁。

    胖子看着这个棺椁,脸上都笑开了花,说:“小哥,你玩过赌石吗?”

    我摇了摇头,说:“小爷以前没有那种闲钱,现在也没有那个精力也没有那种机会。”

    我看了看这个棺椁,说:“你的意思咱们就是在玩赌石?”

    胖子点头,说:“差不多,赌哪个棺椁是墓主人的,也许就是这个,胖爷有非常强烈的预感。”

    我叹了口气说:“先能打开再说,我也看了一遍,这棺椁非常的棘手,除非像你那样用砸的,要不然真的很难打开。”

    在我的话音刚落,这时候听到霍子枫说:“打开了。”

    我操,不会吧?老子刚他娘的告诉胖子打不开,霍子枫这家伙就给我来了这么一出,典型就是让我难看嘛!

    同时,我也暗暗佩服霍子枫的手段,师兄就是师兄,在实际经验和操作上比起他来我还是欠缺很多啊!

    不过等我伸长脖子才发生,打开棺椁的并非是霍子枫,而是盲天官,这些我的心里就平衡了许多。

    在打开棺椁的同时,他们一行人便快速散开,那是担心里边有什么暗弩毒箭或者是毒气之类,等到过了几分钟止呕,才围上去看里边的东西。

    这种类似恐龙蛋的棺椁,里边并没有放着恐龙,也没有看到尸体,我所看到的居然是一整块不知道是什么圆形东西。

    那东西呈现墨绿色,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型的玉石球,上面雕刻着是一个场景。

    在将这东西移出棺椁之后,我大概能够看到一个树木植被茂盛的景象,但没有任何的人物雕刻,就好像是一幅风景图画,也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但必然是有一定的寓意,要不然也不可能出现在寝殿之中,更不会作为五口棺材之一。

    最外面的就是椁,并没有几重棺几重椁的意思,看样子这个玉石球就是棺材,显然打开这个椁之后,还必须要打开这个棺。

    在我们研究这个的时候,盲天官已经把第二个棺椁打开,在里边同样是一个红色的球体棺材,只不过这上面的画风一转,则变成了宛如地心烈焰似的场景。

    那上面同样没有什么人物,有的就是岩石和火焰,放佛描绘的就是地下岩浆的景象。

    一绿一红两口棺材出现之后,我顿时觉得这可能和整个墓中飘荡的那种金、绿砂尘有些相似,不过因为其中的红和金不同,又不能武断地联想到一块,但我总是觉得这其中可能有着某种我们还看不出的东西。

    胖子已经急不可耐地说:“快快,打开棺材看看,里边到底有什么样的珍贵冥器。”

    盲天官却没有继续研究现在出现的棺材,反而问我:“张文,你们那口棺椁需要打开吗?”

    我心说这不是废话吗?立马点头让盲天官帮忙,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但我还是没有看清楚盲天官是怎么打开这种怪异的棺椁。

    只是看到他的手一如既往地在棺椁上摸了一圈,然后左右磕碰了几下,整个棺椁就像是得到了“芝麻开门”一般的暗语,直接一分为二,接着一个人便能将上面的一半搬到地上。

    胖子的眼睛已经红的跟个兔子似的,说:“官爷,您这是什么手艺?我鼓捣了半天都没有打开,差点就砸了它。”

    盲天官说:“会者不难,难者不会,这东西非常简单的,只不过教给你们也没有没什么用的,我也是无疑中掌握了这种窍门,想不到直到今天才能用上。”

    胖子还想问,我已经看出盲天官不想说了,毕竟我算是一个半路出家的和尚,和盲天官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也没有几天,而且从刚才他并没有争取我站在他的阵营中,说明他还是没把我当成自己人。

    当然,如果我往好处想,那就是盲天官藏了一个私心,我、胖子和韩雨露一个棺椁,那就相当于这个棺椁就是我的。

    而他平白无故在这方面占了王老头的便宜,只不过王老头就算看出来也无济于事,毕竟他的阵营更加的不稳定。

    而我宁愿相信后面的推断,要不然盲天官也不会将他的一切给我,况且这不仅仅是一个身份这么简单,那可是他这一生奋斗出来的心血,就这么平白无故送给我这么一个外人,换做一般人必然不会这样去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