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强悍的女人
    煤是由于树木植被埋在地上无数年后形成的一个矿石,这就是一个“死”的过程,而成为煤之后的用处也非常之大,对于人类来说,甚至不亚于树木,所以才有了“涅石”这个说法。

    我曾经在同行的铺子里边看到过一个清朝的煤雕,雕刻的是云冈大佛,是那个铺子里边的镇店之宝。

    那老板跟我说这叫乌金艺术,价格在三十万以上,当时确实把我羡慕了一把,甚至都想抢了他的铺子。

    当然,那还实在我成为盗墓贼之前,现在的我也眼界高了,百万之下的东西,不是做工特别有讲究的,根本入不了我的法眼,现在现在看到这个煤雕,就忍不住回忆起这件事情。

    胖子说:“下面还有很多呢。”

    我说:“看样子也是陪葬品啊!”

    胖子看向了韩雨露,说:“咱家大姐头说,这是古代一种炼丹的特殊木材,而且用这种煤雕炼的丹,那才可以称作真正的长生不老药。”

    我疑惑地看着韩雨露,又看了看煤雕说:“没听说过炼丹还有这样的选材,我倒是听说过有荔枝柴的。”

    古人炼丹除了对丹药成分的选择之外,对于用什么来炼烧也非常的讲究,出现煤并不意外,因为现在都有露天煤矿,古代那肯定更多了。

    只是,这把煤精雕刻成形,这倒是听都没有听过,这可能是我的孤陋寡闻。

    而且如果韩雨露说这是用来炼制长生不老药的,那里边的丹药又跑到哪里去了?

    就算是这一炉没有来得及炼制,或者说就是一个寓意,可应该放置丹药的地方又没有任何的东西,难不成里边的东西被人拿走了?

    再想想,在我们进来之前,并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踪迹,除非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毕竟盗墓贼又不是现在才有,要不然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盲天女把丹药藏起来了。

    胖子说大概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便说:“先出去再说,你自己进来了,盲天女那娘们还一个人在外面,别被狼叼走了。”

    一听这话,我的心里就“咯噔”一声,因为我在出去拿绳子的时候,并没有听到盲天女问我,按理说她必然会问我有没有找到之类的问题,刚才也是太着急了,根本就没注意到她。

    该不会是让胖子说中了吧?还是盲天女又自己跑了?

    见我脸色变了,他们就知道出问题了,阿红在收拾绳子的时候,我们一行人就顺着阶梯跑到了神农鼎的上面。

    这时候,只看到下面有一根孤单的荧光棒,却没有看到盲天女的身影。

    胖子一拍大腿说:“娘的,还真的可能让胖爷说中了。阿红,快些把绳子拿过来,兴许现在下去还能找到半个尸体呢!”

    我瞪了他一眼,说:“别瞎说,也许她是解决内急去了。”

    其实这话我也是在骗自己,不可能解决内急要跑到荧光棒的光源之外,而且当时外面也没有人。

    在阿红把绳子放下去之后,我们快速地滑了下去,当我看到地上的一滩血之后,便意识到她不是跑了,很可能遭遇到了什么不测,所以整个人就有些反应不过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下不等于我真的把她害了吗?

    胖子看了一圈说:“他娘的,连个尸体都没找到,难不成是被什么一下子吞掉了?”

    韩雨露蹲在那滩血前,用手指扣起一点,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说:“血还没有完全凝固,不过这并不是人血,更像是蛇血。”

    胖子说:“你看不是,肯定是被一条大蛇吞了下去,不过盲天女这娘们也有些手段,在被吞下去的时候,还愣是给了蛇一下子,看样子这条蛇也不咋地。”

    “不是胖哥说的那样。”黄妙灵忽然发现了什么,说:“这血朝这个方向走了。”

    我们都看了过去,顿时就发现血并没有离开多远,而是刚才放到了东皇钟的地方。

    而东皇钟已经倒在了地上,口正对着冥门,但我们所在的位置却看不到里边的情况。

    胖子用手电照了照,发现血迹到了东皇钟之后,便是停止了,而且在东皇钟的旁边,有着更大的一滩血。

    这血就好像是一条小溪流似的,如果是人的,那么这个人肯定已经挂了。

    顿时,所有人就把家伙亮了出来,要知道这条蛇可能已经进入东皇钟里边了,而盲天女说不定就在它的肚子里。

    那我们必须要把她快些从蛇肚子里边救出来,晚一秒都可能超过最佳的营救时间。

    胖子的胆子最大,第一个就跳了到了东皇钟的钟口处,还没有等他反应,瞬间一条如同绸带般的影子射了出来,而胖子就像是中了一支利箭,直接被撞飞出去,倒摔了几个跟头,直接撞在了冥门上。

    我也算是急中生智,手里袖珍火铳的扳机已经被我扣动了,瞬间子弹冲出了枪膛,而那条东西还没有落地,甚至大家都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已经被子弹打飞出去。

    但是,这还不算完。

    在我们看清楚那是一条小腿粗的黄青色环形蛇的时候,整条蛇顿时就炸开了,放佛在它的身体里边安置了一颗小型的炸弹似的,我瞬间才理解盲天女跟我说的子弹的不同之处。

    同时,我的罪恶感也更加深了,当时要是这把枪在盲天女的身上,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记得她身上除了一把匕首,也就是一把工兵铲,这种东西对蛇的伤害力,远远不足以一颗子弹来的威力大。

    胖子揉着胸口看了看蛇,又看了看我,说:“小哥,即便盲天女在它的肚子里,有你这一枪,她不死也得死了。”

    我也没心情和胖子说什么,而且觉得他说的是对的,可是刚才一切发生的太快,我都是下意识做出的反应,现在说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只希望盲天女的命要比我想象中的还大。

    “我操,这家伙没死。”

    胖子忽然原地就跳了起来,而那蛇正如他所说,以眨眼的功夫游回了东皇钟内,地上只留下一截蛇尾,还有一条稀稀拉拉的血迹。

    我拼了命地朝着东皇钟跑了过去,大概谁都没有想到我的反应会这么大,都楞在了原地,而我整个人已经跑到了东皇钟的钟口处。

    这是整口钟最大的地方,别说是钻进入,要是深度够的话,之前见过的那条巨蟒钻进去都没有问题。

    在我猛虎扑食般地冲到了钟口,早已经忘记了什么是害怕,只想着不管怎么样都要把盲天女救出来,这时候胖子的手电也照了进来,当看到东皇钟里边的情况,我整个人就怔住了。

    胖子以为我中招了,在他的手拉住我胳膊打算往后扯的时候,他特意瞄了一眼里边,可同时他也愣住了、

    因为我们两个都看到,里边有着一条浑身是血的蛇,正盘了一个饼子,而盲天女就在那个饼子中间。

    还不等我和胖子做出反应,韩雨露整个人就钻进了东皇钟的内部,她的小手直接抓在了蛇的脑袋后。

    那蛇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她,而她好像早有准备,手里的匕首飞快地朝上一插,直接血淋淋的匕首就从蛇头上戳了出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不要说我和胖子,随便换个人也反应不过来,当她拖着整条蛇弯着腰从东皇钟里边走出来的时候,对我们两个说:“你们两个进去救人。”

    这样我们才反应过来,胖子嘴里一个劲地对韩雨露称赞不已,搞得就好像他的女神似的。

    在我和胖子准备把盲天女从里边抬出来的,胖子忽然发现了一个三菱的奇怪东西,就好像铃铛里边的小铜舌似的,他顺手就摘到了手里。

    我想不到胖子在这个时候还想着摸金,就忍不住踢了他一脚,胖子倒是什么都没有说,两个人就从里边把盲天女抬了出来。

    黄妙灵给盲天女检查了身体,发现出了有几圈好像游泳圈似的勒痕之外,并没有添加新伤。

    这是因为这条蛇并非是毒蛇,不会像毒蛇先把毒液注入猎物的体中,只是用“捆绑”的方式,要把猎物束缚到死,然后整个痛下。

    这应该是我们发现的及时,因为盲天女的头发已经有湿漉漉的粘液,是我们的出现让蛇无法在安静的环境下吃掉她,也算是她的造化,白白捡了一条命。

    黄妙灵说:“她没什么事,只是暂时晕了过去。”

    我长长地松了口气,这时候却发现韩雨露正用刀将蛇的身体划开,这条蛇还没有完全死掉,身体不规则地扭动着,可是任凭它怎么挣扎都无法拜托韩雨露的那只小手。

    接着,我眼睁睁地看到黄妙灵从蛇的身躯中拉出一个深绿色的东西,只比大拇指大不了多少,而她扬起头直接吞了下去,看的我一阵的口干舌燥,但我已经意识到那就是蛇胆。

    蛇胆是一味宝贵的中药,蛇胆以其重量和体积与整条蛇相比,几乎达到可以忽略的程度,可单就经济价值来说,却恰恰相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