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相辅相成
    我无奈地一笑说:“你他娘的又开始吹了,咱们这些人中,你可以骂的过所有人,唯独她不行,你根本就不是个!”

    “谁说的?谁他娘的造胖爷的谣?”胖子就大声嚷嚷道。

    我立马瞪了他一眼,说:“你他娘的小声点,要是有个耳朵灵的粽子,这还不让你咋咋呼呼地招过来?”

    胖子冷哼了一声,不屑地说道:“下这个斗还没碰到一个粽子,说起来也真是奇了怪了,这要是能碰到一个,胖爷立马给它尝尝手段。”

    我和阿红对视一眼,两个人无语地摇头,也不想再跟胖子扯淡,要不然这家伙等一会儿能连玉皇大帝放倒,这家伙的吹牛手段,我可是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顺着鞋印,我们就一路跟了上去,也是因为这鞋印一直顺着神道走着,我估计也应该快看到冥殿的大门了,毕竟神道已经够长了。

    果不其然,在我们走了一个小时之后,两扇石头的巍峨冥门终于出现在眼前。

    看到冥门的那一瞬间,我都用种想要上去亲它的冲动,在经历艰难险阻,都快赶上取西经了,终于还是找到寝殿了。

    冥门不是我见过最大的,也不是最小的,上面有着浮雕,是大量的莲花、莲藕、莲叶和青藤。

    原本应该雕刻兽类门环的地方,却是两个碗状的凸起,看的好像女性的某个身体部位似的,用胖子的话来说,这冥门发育的真是好啊!

    旁边都是有着两条盘龙的雕刻,一左一右,比普通人两个都高,蹲在那里虎虎生威,放佛镇守着里边的一切秘密。

    此刻的冥门,却是处于关闭的状态,随着我们再往前走,发现前面三米处,那鞋印戛然而止,在视觉感来说,就好像走过的人,忽然就飞起来消失了似的。

    胖子艰难地自己站直了身体,用手电往头顶照去,这头顶高有七八米,但手电的光圈还是能很好的看清楚头顶的情况。

    头顶之上,岩石犬牙交错,凹凸无规则可言,应该是天然形成,并非是人工开凿出来,甚至我怀疑这里都是自然溶洞,只是被设计者很好地利用了。

    看来这个地下溶洞系统的形成,要比这个陵墓的建造时间更早一些,甚至可能到达第四季冰川世纪,或者更早的某个时间段。

    胖子啧啧着嘴,说:“我靠,这娘们跑哪里去了?难不成长着翅膀飞了?”

    我说:“你别他娘的胡扯,这怎么可能……”

    话还没有说完,头顶便掉落了大量的灰尘,我们根本是猝不及防,一时间三个人都搞得灰头土脸,也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

    胖子连忙用手电再去看,我一看这样也不行,在阿红自己站好之后,我立马把枪里的照明弹直接打了出去。

    这可是我最后一颗照明弹,不过这也是最后的关头,再不用可能就白带了。

    随着照明弹的上升,刺眼的光芒也随之而起,一时间我们三个人的目光也看了上去,当我们看清楚上面的情景,可也瞬间惊呆了。

    照明弹的光亮将头顶大片的空间照亮,在刺眼的白光之中,我们三个人赫然发现在头顶并非什么只有石头,而就在鞋印消失的上方,居然有着一个三条腿的球形物体。

    由于这个东西实在是太大了,直径超过十米之多,所以我们起初用手电照到的岩石,其实就是这东西,而真正的墓顶要比我们所看到的高得多。

    自下往上看去,这好像是一个石头鼎一类的东西。

    这种东西我可是第一次见,想不到还有这样的东西,也不知道它有什么作用,挂在冥门之前又是干什么。

    不过,我们三个人还是忍不住地朝后退了十几步,生怕这东西会忽然掉下来,然后把我们砸成肉泥。

    胖子的想法和我差不多,此刻正吧唧着嘴说:“他娘的,幸好咱们没有去开冥门,胖爷估计冥门可能和这大石头连着,在打开冥门的时候,说不定就会触动机关,那样这东西掉下来,不但会将入口封死,连我们都会被砸到地下去。”

    我心有余悸地叹了口气,说:“你说的也非常有可能,这估计是整个墓中唯一的机关。在一些书籍的记载中,确实有一种叫鼎封石的东西,由于悬挂在头顶,所以‘顶’同于‘鼎’,就有人造出鼎的形状,但还没有人亲眼见过,所以对这种设计知道的人也很少。”

    毕竟,一些无关紧要或者只稍有记载的东西,通常会被人渐渐遗忘,到最后连相关的书籍也会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估计也就是我们这一类人,还会有个印象。

    阿红看着这个石鼎,却摇着头说:“我觉得这不是石鼎,它更像是一个石炉。”

    “石炉?”我诧异地看着阿红,问她:“你怎么会这样认为,这么大的东西应该叫石鼎才对吧?”

    阿红说:“小哥,你知道最早丹药出现在哪个时代吗?”

    我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回答她说:“根据一些出土书简中的记载,丹药是先秦时期道教之士以各种矿物炼制的出来的,这也是因为当时统治者对长生渴望而演化出的新事物。”

    顿了顿,我问阿红:“这和丹药有什么关系吗?”

    阿红没有说话,而是继续看着头顶上的她口中所说的“石炉”,好像还非常的有兴趣。

    胖子皱起眉头,说:“不会吧?你的意思是说,这不是鼎封石,而是一个炼丹炉?”

    这话一出,我整个人有那么几秒处于走神的状况,在回过神之后,我就更加纳闷了,毕竟炼丹炉都是青铜或者黄铜的,石头的还真的没有听说过。

    不过,要是说起来还真的有这么回事,在一些古典文学著作中,比如太上老君的丹炉就是石头的。

    我一边倒吸着凉气,一边不可置信地说:“不是吧?炼丹为什么要造这么大的石头丹炉?而且为什么要挂在头顶上?在冥门之前又有什么说法呢?”

    “脑仁疼!”

    胖子一听到我开启了十万个为什么的模式,就无奈地扶着额头,说:“小哥,你他娘的管这些干什么?只要这不是顶封石,那我们就可以去开冥门,然后摸了冥器走人,其他的跟咱们没关系。”

    我瞥了他一眼,说:“小爷这也不是心里没谱嘛,多知道点对接下来的行动有帮助,凡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胖子耸了耸肩,看着阿红说:“那你们两个交流吧,胖爷一旁抽支烟等着。”说完,他还真的靠墙站在抽起来烟,一副跟他没什么关系的模样。

    说实话,我真想过去抽他,不过看到他抽了几口,就开始连连咳嗽,我说:“你他娘的刚才还咳血,能不能少抽点?”

    胖子不以为然地一笑,说:“胖爷都这样了,抽一口少一口,你们两个还是快商量,胖爷死也要死在寝殿中。”

    我也就不再理会他,甚至不敢去和他在说话,担心这家伙会有个三长两短,毕竟他的身体情况,我现在并不清楚,就立马和阿红探讨了起来。

    阿红之所以说这是一个丹炉,完全就以当时的社会而言,她说其实丹药最早是神农氏开始炼制的,但将其发扬光大的并非神农一族,反倒是伏羲一族。

    这就跟神农氏墓中出现奇门遁甲是一个道理,两者都是相互有联系的。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来说:神农氏是个北京城卖粥的,而伏羲是个南京城卖包子的,但是粥和包子是可以一起卖的。

    某一天两个人一碰面,把自己的拿手绝活一说,并且还找到了可以互相合作的地方,所以两个人把自己的手艺一交换,所以北京城卖粥的也有了包子,反之则是一样。

    由此可见,对于神农氏会奇门遁甲和炼制炼丹,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是因为子孙传承的不同,难免会让人搞混了,这也都在情理之中。

    阿红说:“炼制丹药的时候,里边放置了很多矿物之类的东西,必然非常不稳定,可能发生爆炸之类的事情,所以把丹炉造的大一些,就是为了有效地防止爆炸伤人这类的事件。”

    顿了顿,她又说:“至于挂在半空,那是因为方士炼丹为了制造神秘色彩,这就和炼丹必须要无根水一样,毕竟丹药又被称作‘仙丹’,不希望沾染凡尘俗气。”

    我说:“如果找你这么说,那这个丹炉并非有意要悬挂在这里,而是不得已而为之?”

    阿红点头,说:“应该就是这样。在我看来,这个墓之前并非是墓,而是神农氏一族的圣地,他们在这里祭祀,在这里炼丹,还在这里做一些神秘的事情……只是,在神农氏死了之后,才因为某种原因把这里修建成了陵墓。”

    我说:“可能是遭受到皇帝一族的攻击,最后不得不将这些改造成陵墓,这和有些古代小国遗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阿红说:“可能就是这样。”

    胖子将烟头丢掉,用脚踩着烟头说:“行了,你们就算是在这里再他娘的聪明,你们家里人也不知道,还是想想怎么打开冥门进寝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