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三尸蛊
    休息期间,盲天官解释了“蛊”这种不同寻常的生物。

    蛊有很多种,可大体又分为两个大类,一种用来治病救人,另一种就是用来害人的,这也就为什么说,杀手很难成为医生,但医生却是另一种形态存在的杀手。

    当然盲天官的话,并非说医生如何如何,就是限于用蛊这种东西举例来说明问题。

    一般蛊来说,常见的又有这么十三种:螭蛊、蛇蛊、金蚕蛊、篾片蛊、石头蛊、泥鳅蛊、中害神、疳蛊、肿蛊、癫蛊、阴蛇蛊、生蛇蛊、三尸蛊。

    而他们所遇到这种小虫子,应该是三尸蛊,这种蛊术即便现在云南等苗族部落还有存在,并且这三尸蛊也是蛊中毒性最为强烈的。

    三尸蛊一般是用同一种类,却三种不同颜色的毒物制作而成,然后用来喂养他们遇到的那种小虫子。

    当三尸蛊在进入宿主的体中,就开始吸食精血并注入毒液,使得宿主先是致盲,然后全身痉挛,再起毒疮,一直到死,也是最难化解的。

    红龙由于事先飞龙古针的关系,他已经受到了最为严重的伤害,此刻再一中这种蛊,所以就在他身上最先发生病变。

    盲天官只能先用针封住穴道,但是这也不是长久之际,毕竟穴道封的时间太长,人是会出现瘫痪,甚至脑死亡的。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问道:“这应该算是绝境了吧?那你怎么又没事了?官爷他们三个人呢?”

    阿红说是盲天官动用了手段,但她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手段,就是能够感受到周围的变化,在用功夫祛除了三尸蛊之后,四个人都虚弱到了极点,最严重的自然是红龙和盲天官。

    在阿红恢复了视觉的时候,就发现陈文敏先她一步恢复,正在照顾盲天官和红龙,然后就让她去前面探路,可这一探路,阿红就再也没有回去。

    胖子笑道:“是那老妖婆故意想弄死你,那么危险的处境,还让你去探路,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阿红怒目瞪着胖子,说:“不许你这样说我官爷,那是因为有其他的变故。”

    胖子耸了耸肩,说:“好好好,胖爷不说还不行吗?有必要生气吗?”

    阿红说:“我们听到背后有奇怪的声音,好像某种爬行动物朝着我们这边聚过来,所以我不得不去前面探路,毕竟我们无法带着两个昏迷的人逃命。”

    我给了胖子一个眼神,因为我发现阿红已经眼圈红了,毕竟那样的情况之下,盲天官他们三个人能活下的机会并不大。

    当然,我不否认他们还活着,因为陈文敏的功夫还没有动,这也许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机会。

    阿红平复了一下心情又说:“在我探路的时候,无意碰到了一个窟窿,刚一进去还没有来得及个究竟,窟窿便塌了,外面好像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了,醒来就被这死胖子他们救了!”

    胖子便接过阿红的话,说:“胖爷在和咱们一行的四个人汇合之后,却没有看到小哥、霍子枫、黄妙灵、盲天女和韩雨露,我们就打算四处找找,可没有找到你们,却看到一条昏迷的美人鱼,于是胖爷就英雄救美,把阿红给救了。”

    阿红对他翻了个白眼,不过什么都没有说。

    我没来由地松了口气,说:“也就是说,你们五个人救醒了阿红之后,就进入了那个有祭坛的墓室……”

    胖子点头,说:“就是这样,后来的事情不是跟你说了,这地方真他娘的邪乎。”

    我皱着眉头说:“照这样看,我们这条墓道才是最邪乎的,还没有遇到几种变化,现在就大部分人就失踪了,和你们在一起的那四个人也死了,也就是说现在可能生存的也就是霍子枫他们六个人了。”

    胖子一笑,说:“小哥,你丫的算数不错啊!”

    “滚!”我瞪了他一眼,问:“死胖子,你的伤势要不要紧?”

    胖子忽然脸色一变,说:“小哥,可能接下来的路要你拖着胖爷走了,现在胖爷要晕了。”

    说完,他就朝着一边倒下去,可被我一抬脚,他立马坐直了身体,骂道:“我操,你丫的什么情况,有异性没人性啊?胖爷都要晕了,你还打算踢死胖爷怎么的?”

    我说:“踢死你小爷就不用拖你了。你他娘的不看看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闹?”

    胖子挠着头,说:“胖爷不是想缓解一下气……咳咳……”

    话还没有说完,他又咳嗽了起来,我问他是不是真的很严重,胖子说他还死不了,吐几口淤血就没事了,然后还真的又咳出了几口血来。

    这胖子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这家伙肯定是受了很重的内伤,只是他怕我说他刚才的莽撞,又不愿意给我们增加负担,所以才强撑着。

    看了看四周还是没有什么情况,就让他先休息一下,这家伙基本就是说睡就睡,前一秒还在扯皮,后一秒已经开始打呼噜了,

    我和阿红又研究了刚刚发现的游动金针。

    阿红说我们现在得到这一支,要不她们遇到的至少长一半,甚至还多,所以觉得也许这两种针的造型一样,但大小规格不同,很可能用处也就不同。

    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不过这枚金针在这里可能有用处,带出去上面有一条龙,那也可能换一辆十万以内的小轿车,而且最主要的是好带。

    所以,我第一次就当仁不让地塞进了背包里边,以备不时之需,带出去也好给死去的成员换点安家费。

    我和阿红补充了食物,也轮流休息了一会儿,期间胖子醒来也吃了东西,气色倒是比刚才好了一些,但还是在咳血,不知道是伤到了肺部还是支气管,要是后者还好说,前者可就麻烦了。

    我把氧气瓶给胖子扣上,他起初是不同意的,不过我看得出他的呼吸频率不均匀了,现在我们缺少治疗的药物,要是等下能碰到黄妙灵,或许胖子还可能有救,当然我也非常想看到她安然无恙。

    休息了一会儿,我们就互相搀扶着往前走,基本都是我在搀扶他们两个。

    这可是队伍中最重的男人和最重的女人,我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强悍的耐力,这换做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也许人就是这样,不逼到绝境,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

    胖子还在调节气氛,说:“小哥,这次我们这对胖鸳鸯,可全靠你了。”

    “死胖子,你再说大姐头胖,信不信姐姐撕烂你的嘴?”阿红瞪着胖子骂道。

    胖子说:“行了吧你,都到了这个地步,还装什么苗条少女,看看把咱家小哥压得,脸红的跟个猴屁股似的。”

    我对阿红说:“别理这个死胖子,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胖子说:“胖爷要是能吐出象牙来,还用为了这三瓜两枣连拼命?早他娘的回家卖象牙装饰品了,说不定还能给小哥和黄妙灵吐出一套组合柜来。”

    阿红“噗嗤”笑了出来,我也是无奈的摇头。

    总归有胖子在的时候,即便情况再不乐观,有他的乐观心态,总能把氛围调节起来,所以即便我身体再累,心里还是有些庆幸的,人生得一这样的兄弟足矣。

    在胖子的手电一晃,我们三个都停了下来,因为地下有一道非常秀气的鞋印,看样子是个女人的。

    阿红上去比划了一下,说:“不是黄妙灵的,就是盲天女的。”

    我说:“是盲天女的地方多,之前我还见过她,只不过分开了。”

    然后,我简单把和盲天女在一起的经过,同阿红讲了一遍,她听了也非常的纳闷,搞不定盲天女为什么和我分开,或者说她自己去寻找什么东西了。

    胖子顺着这鞋印看去,说:“看样子丫的比我们快了一些啊!”

    我说:“应该是我们进到那裂缝中,她没有发现,就先走了过去。”

    胖子摇头说:“不对啊小哥,你这样说的太客观了。”

    “要知道,这条神道我们是第一拨走进来的人,鞋印就到了刚才裂缝的地方就拐了进去,她只要长着眼睛,肯定就会看到,除非她是故意不想找我们。”

    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因为胖子说的确实有道理,不过各势力的人下斗,那都是有着特定的目标。

    虽说大多数目标是一样的,但东西毕竟只有一个,所以有私心这样做,也没什么好说的。

    我有些不明白地说:“小爷真他娘的奇怪了,我们这么多人在这个斗里,都一直不太平,不是这问题就是那事情,她好像游刃有余的模样。”

    胖子说:“是呀,这小娘皮还真的邪了。”

    阿红微微摇头说:“这也不用太奇怪了,各家倒斗的能量各异,像小哥依靠的是风水格局,大家都有各自的长处,她掌握的有些东西是我们不懂的。”

    胖子说:“她典型的就是如鱼得水,咱们就好像瞎子一样,要是等一下她遇到什么困境,看胖爷不把她骂的找到地缝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