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舍命不舍财
    胖子点头,然后这次他非要背阿红,我确实也有些累了,见他那么坚持,只好顺水推舟,把阿红放在了他的背上。

    “他娘的,这么重。”胖子抱怨道。

    我说:“也幸好是她,要是你,估计两个人也背不动。”

    胖子说:“所以胖爷才不敢轻易倒下,那样别人也没办法带着胖爷走,这点胖爷早就看的明明白白的。”

    我说:“滚吧你,你要是像阿红这样,小爷就是一段一段的拖,也要把你拖回去。”

    胖子笑道:“那是,谁让咱们两个是兄弟呢!”

    我最后环顾了一圈这里的美景,由衷地叹息道:“任何美丽的外表之下,都可能隐藏着一种潜在的危险,女人何尝也不是这样,越美的女人,越可能是毒药。”

    胖子哈哈一笑,说:“那让她们来毒死胖爷吧,胖爷真是很期待呢!”

    就在我们两个转过身,要顺着裂缝走回去的时候,忽然就听到“咕噜”一声,这声音非常的响亮,我们两个顿时就愣住了,然后机械地又转了回来。

    可没有丝毫的停滞,那“咕噜”声不断地响了起来,并且变成了“哗啦”声,渐渐雾气的中心,形成了一个雾气漩涡。

    就放佛一个巨大的抽水马桶,在人上完之后,非常随手那么摁了一下。

    胖子立马叫道:“我靠,是虹吸效应。”

    我木然地点了点头,这差不多就是虹吸效应,因为雾气在不断消散的同时,我就看到在水的中心处,出现了一个水流漩涡,中间还有一些东西跟着转动,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应该是蛇,还有不完整的尸体。

    在不明清楚的十分钟之中,我和胖子退到了缝隙之中,但即便在这里边,还是能够感觉到有风朝着溶洞里边吹。

    直到一切都停止了之后,我们怀着好奇心又走了回去,同时我也想看看那是谁的尸体,究竟是谁这么倒霉。

    回到洞里的那一刻,没有了雾气,而萤石的光亮更加的耀眼,可我整个人就有些回不过神来,因为我看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

    一条巨大的蟒蛇,正盘了一个饼子在溶洞的中心,这条比虎头门上的那条还有粗上一倍。

    胖子倒吸了一口凉气,骂道:“我操,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蛇,这是龙吗?”

    我看了看蛇身上的纹路,立马就意识到,这就是那条蛇,只不过它把这里的山泉全部吸到了它的肚子里,所以看起来才更加的庞大,甚至让我久久会不神来。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拉住胖子说:“快跑。”

    胖子却甩开了我的手,并将阿红交给我,说:“跑个屁,他娘的,胖爷要宰了它报仇!”

    我扶着阿红,等想拦住胖子的时候,这家伙已经灵活的像是个胖刺猬似的,几下就朝着那蟒蛇滚了过去,要知道胖子这种人不会等着秋后算账,一般有仇当面就报了。

    在胖子滚落到距离蟒蛇比较近的地方,他用枪就去瞄准蟒蛇淡黄色的眼睛,那只堪比核桃大的眼睛,也发现了他的到来,一直怨毒地看着他,可是却没有动。

    上了膛之后,胖子闭上一只眼睛,另一个眼睛盯着瞄准星,已经是他的眼睛、瞄准星和蛇的眼睛,三点为一条直线了,立马他就扣动了扳机。

    不知道是不是蟒蛇潜意识的躲避,就在胖子扣动扳机的前一秒,它的脑袋慵懒地偏移了一下,子弹就打在了距离眼睛很近的鳞片上,顿时炸开了一朵阴冷的血花。

    一看没打中,胖子立马就着急了,再度标准之后又是一枪,可还是被蟒蛇躲避了,接着第三枪还是一样的情况。

    如此一来,那显然就不是侥幸了,看样子这蟒蛇已经有了一定的智商,不过三颗子弹还是打了三处血肉模糊。

    我一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对着胖子叫道:“死胖子,你他娘的快回来。”

    胖子瞥了我一眼,说:“蛇这种畜生,吃东西不会怎么咀嚼的,现在它就和一条死蛇没什么区别,胖爷非把它的两只眼睛都打瞎才解恨。”

    说完,他又换了一个角度,同时距离也非常的靠近,几乎没有超过三米。

    看着胖子再度瞄准之后,我替胖子已经捏了一把汗,这条蛇现在只要有脑袋稍微定向前顶一下,胖子立马会被撞飞,只不过在胖子还没有开枪,令人大吃一惊的事情发生了。

    蟒蛇依靠自己盘卧的身体,把脑袋缩了回去,整个杨子就像是一坨大到不可思议地牛粪,而这样它的脑袋就被完全保护住了,一时间搞得胖子无从下手。

    可是胖子依旧不死心,对着蛇身联系开了好几枪,直到把枪里的一梭子子弹打光。

    听到了几声撞针撞空的声音,我再度提醒胖子回来,他却又装了一个弹夹,头也不回地跟我说,他要再打一梭子。

    可这一梭子刚刚上了膛的时候,胖子连扳机都没有再扣动,那条蟒蛇忽然直立起了的身子,做出了攻击的姿态,在我愤怒的大骂声中,胖子才开始往后一边打一边退。

    忽然,蛇口大张,顿时里边就喷出了一道水柱,目标直接就是胖子,胖子根本就是猝不及防,直接被水柱冲的朝后翻了几个跟头。

    但是,蛇的嘴一直没有闭上,用水柱不断地冲击着胖子的身体。

    原本胖子就有伤,我估计这家伙不听劝,又要受内伤了,所以自己也不敢多犹豫,将阿红放在夹缝之中,自己抄起挂在身上工兵铲,直接就冲了上去。

    刚一冲上去,立马就把强有力的水柱顶了回来,那丝毫不亚于一支口径一百五十毫米的消防枪,我被冲的七荤八素,险些就晕死过去。

    等我爬起来的时候,蟒蛇的一半身体已经在水中,胖子的身影也根本看不到了。

    这一下我更加的着急了,因为那种水雾又开始出现了,现在就如同一层薄纱一般,估计等一下又会成为我们刚进来时候的模样,到时候想救胖子就更加困难了。

    没有太多的犹豫,我跑回了裂缝之中,从自己的背包里边抓出了潜水设备,在快速穿戴好之后,我握着匕首就跳到了水中。

    此时的水深只有三米,不过非常的浑浊,我不知道是因为刚从蛇腹中吐出,还是因为底部的泥泞,也可能两者都有。

    要不是我戴着潜水镜,估计连眼睛都睁不开,不过即便戴着,寻找起来也非常的困难。

    让我最奇怪的是,之前在水流漩涡里看到的蛇和尸体,此刻已然不存在了,这条奇怪的蟒蛇,居然和海洋中的鲸鱼一样,将大量的水吸入到了腹中,然后再不将水逼出,那些“食物”就会留在它的肚子里。

    这种奇怪的现象,不知道算是生物的进化,还是原本早期的蟒蛇就是这样,而鲸鱼是蛇的近亲而已,如果能确定这蛇是哺乳动物,那估计又是一个划时代意义的发现。

    在水里转了一圈,我并没有发现胖子的踪迹,倒是从蟒蛇的周围擦肩而过的好几次。

    我再也不相信蛇在水里不会咬人的说法,因为它根本不需要咬,只要一个长鲸吸水,那水里的一切都成了它的腹中餐了。

    又照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我便下定决心不再寻找,因为我知道胖子肯定没有死,最多也就是昏迷。

    现在看来我嘀咕了他的防御力,估计是在我下水之后,这家伙已经离开水了,我不能等着这蟒蛇发现水中有东西,然后再重蹈覆辙一次,那样我应该会归位的。

    等我上了岸之后,溶洞的水雾再度弥漫起来,这时候却碰到了端着枪的胖子。

    胖子这家伙脸色惨白,二话不说先是把防毒面具丢给了我,示意此地不宜久留,让我跟着他离开。

    我本来就不打算久留,要不是这死胖子不听劝,小爷也不用下去冒险,不过知道现在也不是埋怨他的时候。

    我把水肺摘掉之后,立马换上了防毒面具,然后我提着脚蹼,跟着胖子穿过雾气,到了裂缝之中。

    这时候才发现,阿红已经醒了,她正一脸担心地看着我们走来的方向,见我们回来了,她就扶着墙要站起来,胖子上前搀扶了她一把,说道:“走!”

    在我们三个人顺着缝隙走出来的那一刻,仿佛真的不亚于在鬼门关绕了一圈,三个人在神道的左边,靠着一个雕像呼呼地喘气,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休息了一会儿,我朝着缝隙望了望,看样子那蟒蛇并没有跟来,不过我也不知道那蟒蛇究竟是怎么到达的这里,有可能是有个窟窿什么的,但已经无从得知了。

    胖子呸地吐了一口唾沫,里边居然还带着血,我原本想要数落他几句,可一看已经这样了,便没有忍心,就问他:“死胖子,你他娘的没事吧?”

    胖子无力地摆了摆手,说:“死不了!”

    我还是没忍住,说:“你丫的就是欠,没事干惹那大家伙干什么,我们得到水源出来不就得了?”

    胖子的脸色依旧苍白,他随手把什么东西朝着我一抛,说:“小哥,胖爷为了这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