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最损的救命之法
    喝了水之后的胖子,脸色明显恢复了不少。

    我知道这是人身体中在极度需要某样东西的时候,在得到之后会变得瞬间的满足,也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至于他是否能因为这些水醒来,那就看他的运气了。

    我还是把胖子硬从门缝了拖了过来,他的肚子和背后都被磨起了好几层皮,整个油乎乎的,看的令人反胃。

    所以,我只是以检查的名义看了一下,然后就给他盖住,毕竟这点伤并不算什么,不过胖子应该有意识了,他可是疼的龇牙咧嘴。

    我做了一件不地道的事情,将大部分蛇蛋全部砸碎,不管是死小蛇的尸体,还是那些蛋清、蛋黄,总之全部堵在了门缝里边。

    不知道是自己头昏了,还是在防范什么,这样做了之后,我整个人反倒是轻松了许多。

    观察了四周没有异常情况,整个人就放松了下来,我摸了摸胖子的口袋,终于找到了精神的食粮。

    但是,已经折断成了好几截,我接好了之后,先是点了三支用蛇蛋壳堆了三堆,给那几个队友的尸体点上,然后自己才点上。

    靠在墙壁,我抽了几口,无意中瞄了眼其中唯一的一具女尸,我不知道她的家里还有什么,也许有年老的父母,也许有结婚没几天的丈夫,甚至可能还有牙牙学语的孩子……

    但是,一切只能说明了她有人人都以有的毛病,甚至可以说是每个人的通病,便叫做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烟刚抽到一半,就响起了两声轻微的咳嗽声,我的心脏也跟着连跳两下,因为我知道那是胖子的声音,立马就去看他的情况。

    胖子不再像刚才那种类似“死不瞑目”的表情,眼神中也有了色彩,他的眼睛虽小,但我能看到眼皮子在频繁的上下动。

    当胖子看到我的那一刻,眼神更是传递出一种激动的神色。

    我差点就喜极而泣了,也顾不得鼻子酸,蹲下去问胖子:“现在感觉怎么样?”

    胖子嘴角抽了几下,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他,他娘的,是谁,谁,谁在抽烟?那不会是胖,胖爷的存货吧?”

    我无奈地笑了出来,也许这个笑比哭还难看,对于胖子我真的无语到了极点,他醒来不关心别的,居然问他的烟。

    我说:“是小爷。你他娘的到底有事没事?”

    “省着点,不多了。”胖子的话开始流利起来,他伸出手就想抢我的烟,但是还没有离地几厘米,又落了下去,便说:“把胖爷扶起来。”

    我照着他的话做了,胖子大口地呼吸了几次,终于才算是缓了过来,接着便问我:“小哥,那条蟒蛇呢?”

    “刚才还在这里,不过已经离开了,估计是去捕食了。”

    我回答他,我再问他究竟到底有事没事,他微微摇了摇头,告诉我就是呼吸还有些不顺畅,浑身的骨头有些疼,其他好像并没有什么。

    胖子说:“这家伙个头还真他娘的大,居然连胖爷都能活吞下了,胖爷以为这辈子就交代了,想不到被小哥你救了。”

    我更加放松下来,就问他:“你打算什么谢小爷?”

    胖子翻了翻白眼,说:“胖爷谢你一脸,丫的好好的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害的胖子一顿好找,不过没找到你小子,反而找到了阿红她们。”

    愣了一下,胖子忍不住看了看那些尸体,顿时神情就暗淡了下来说:“可惜,他们没胖爷命大啊!”

    我说:“阿红还没有断气,其他人就……”

    胖子明白我的意思,就让我扶着他去看看阿红的状况,我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这么关心阿红,但还是缠着他一起过去了。

    看到阿红的情况之后,胖子就皱起了眉头,问我:“小哥,你还有水吗?”

    我怔住了,便骂道:“靠,你他娘的还有脸说,刚从都被你喝光了,现在小爷还渴的难受,要是一半天找不到水喝,不但你活不成,就是小爷也得给你们陪葬。”

    胖子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开玩笑的表情,反之是一种凝重,这在他的脸上是很难看的,一旦看到说明事态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严重的多。

    看了一会儿,胖子指着门缝那些蛇蛋说:“小哥,弄些还有蛋清的过来,阿红再不喝水就他娘的归位了!”

    我就是点了点头,其实刚才只顾得胖子的情况,就把阿红忽略了不少。

    毕竟,在我内心还是会分谁远谁近的,自然先不顾一切地救胖子,而后来也没有水了,只好让阿红听天由命了。

    前后敲开了很多的蛇蛋,不知道是阿红的命不好,还是我的手气太好,刚从好像把那些还没有成形蛋都打破了,现在想要找一颗好的出来来,都他娘的困难的不行。

    此刻,一打开就是那种有着生命力的小蛇,被我一下子摔死,估计再有几个小时,这些蛋都要孵化了。

    回到胖子身边之后,不等他抱怨我为什么这么慢,就先把情况和他说了一下。

    胖子听完之后,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说:“小哥,你不知道我们的遭遇,水都他娘的用光了,在被那蟒蛇追的时候,又累个半死,所以迫切需要水,我估计其他人都是在昏迷中,硬是活活渴死了。”

    我觉得他说的有些扯,即便再累也不至于渴死,这估计是最惨忍的死法了,也幸好他们实在昏迷当中,要不然他们死的时候,一定会保持着最为抓狂的表情。

    我说:“可我们现在一滴水都没有了,看样子阿红只能听天由命了!”

    胖子却拜了拜手说:“还不至于,只是有些损而已,不过为了救她的命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顿了一下,他问我:“小哥,你有尿吗?”

    我看向他说:“我靠,不会吧?你打算给她喝尿?”

    胖子点了点头说:“喝尿总要比死了好,况且我们都不说出去,她的名声也就不会损坏了嘛!”

    我也只好同意他说的,问他:“水刚才都被你喝了,那你来尿吧!”

    胖子缓缓地拍了拍他的肚子,这个动作他做起来非常的艰难,看起来有一种滑稽在里边,他说:“也不知道你丫的给胖爷喝了多大一点儿水,胖爷现在根本没有尿意。小哥,看来只能靠你了。”

    “我?”

    我有指头指着自己,同时看了看自己的小腹以下,摇头说:“我也没太多的尿意,要不再等等,万一一会儿你来了呢?”

    胖子骂道:“等个毛线,有多少算多少,这次要不是阿红保护胖爷,胖爷早他娘的归位了,这个情胖爷要还给她,绝对不能让她死了。”

    我还是不知道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此刻也不是问事情的时候,就勉为其难地同意了。

    虽然撒尿是每个人,甚至每个动物都会做的事情,可是作为一个人,一个大男人,对着一个女人的嘴撒尿,我还真的有些害臊,毕竟小爷长这么大也没做过啊!

    当然,我也不希望看着阿红去死,即便任何一个成员都一样,况且和阿红还打过几次交道,便是把胖子扶了过去,让他捏开阿红的嘴,我扭扭捏捏地解开了腰带。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你他娘的别的大姑娘都磨叽,能不能痛快点?怎么?还等胖爷给你助个兴吗?”说完,胖子就吹起了口哨。

    可人就是这样,一件看似稀松平常的事情,到关键的时候反而不会了。

    胖子越吹越响,努的脸红脖子粗,一个劲地对着我瞪眼睛,可是我就是尿不出。

    顿时,我的无名火先上来了,骂道:“死胖子,你他娘的别吹了,让小爷自己酝酿一下。”

    胖子立马住声,说来也奇怪,终于我还是尿了出来,至于究竟是什么个情况,我就不想再仔细说了,总之在阿红喝了我的尿之后,就如同之前的胖子,气色瞬间就好了不少。

    看到阿红这样,我和胖子都松了一口气,两个人就靠在了墙上,他是因为还没有恢复过来,而我是有些努力的过头了,要是阿红知道当时的情况,说不定她会满世界通缉我。

    胖子抽着烟,说:“小哥,你消失之后,到了什么地方?”

    我也是有气无力,因为此刻我也比较口渴,估计等一下会步阿红的后尘,把这个可怕的年头甩掉,就用最为简单的话语,把自己的经过说了一遍,其中也包含遇到盲天女那一段。

    说完之后,我问胖子:“是不是你从冥宅救出小爷的?”

    胖子说:“那怎么可能呢?你想啊,胖爷和你一样,也是一个脑袋四个蹄子,同样也戴着防毒面具,如果你中招了,胖爷也就无法幸免,还谈什么救你,而且我没有去过你说的那个冥宅。”

    我瞬间就有些凌乱了,问:“不是你,哪又是谁?”

    说罢,我就去翻看胖子的鞋,发现虽然是差不多,但还是要比胖子的小上一号,看来是我低估了这个死胖子的脚丫子。

    胖子摇头说:“不知道,可能是其他人,或者其他东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