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人生如戏
    我还是被盲天女说服了,那里才是所有人最终的目标,只能我担心他们找不到,说不定现在困在了某个地方,正等待我们解救.

    不过回头一想,我都能安然无恙,其他人更不用说了,只好跟着盲天女往前面走。

    顺着墓道走了一会儿,盲天女便停了下来,转身问我:“小哥,我们这样走对吗?”

    我愣了一下,以为她是良心发现了,又决定和我先找其他人了。

    她大概是看出我误会了她的意思,盲天女说:“我说的意思是顺着这条墓道继续走,能找到冥殿吗?”

    我心里忍不住骂娘,自己还真是异想天开,以盲天女这种性格的人,她怎么会那么好心呢,自然一切都是以她的利益为主。

    当然,这也是所有盗墓贼的通病,除非那是对个人非常重要的人,要不然谁会愿意漫无目的寻找呢?

    见我发愣,盲天女用手电环顾了四周说:“哦,也对哦,现在还无法判断这条墓道是通往哪里的,至少要看到标志性的建筑才行。”

    叹了口气,我只能点头,说道:“是啊,没有找到一些具有参考性的东西,根本无法将这个墓的规格定下来,那样也就不知道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

    盲天女说:“确实是这样,战国以前的斗,一般规格都非常难定,所以很多盗墓贼因为找不到一定的规律,最后只能无功而返,这还是好的,有些运气差的,很可能把自己绕晕了,最后只能活活困在死斗里。”

    我笑道:“这不可能,只要有罗盘在,就可以断定灵气最强的地方,我们反方向走不就能走出墓了嘛!”

    盲天女说:“说的有道理,那照着这么说,你可以判断灵气最强的地方,众所周知墓主人棺椁所在的地方,那就是灵气最强的地方,你现在用罗盘定一下,看看灵气最强的地方是哪个方向。”

    我差点咬了舌头,没想到她是在这里等着我,本来我也不怎么想去找墓主人的棺椁,毕竟盲天官和陈文敏也在这个斗里,依照他们的手段自然不难找到,我们走到这里原本就可以回去了。

    只是这次带了太多的人,什么东西都没有摸到,这就有些说不过去,毕竟我是以夹喇嘛的身份邀请来各路高手的。

    在用罗盘定位的时候,我就感觉到这个墓的异样,因为这里的灵气都非常的充盈,可以说这个墓葬在宝眼中的宝眼,这大概也和上面用石灰覆盖,让灵气无法外泄有着一定的关系。

    不过,还是有一个灵气特别强的地方,是在我们所处位置的西北边,而且还要往下走,至于走多少就无从宽考证,不过有罗盘作为指引,早晚都是能找到的。

    墓道已然并非那种无尽的状态,我问盲天女是怎么走出来的,她用了很让人郁闷的话回答我,说她走着走着,稀里糊涂就走了出来,那问了就等于白问。

    在行走中,我忍不住问盲天女:“虽然这个问题的机密,但我还是想要问你。”

    在盲天女示意我可以问她之后,我便继续问:“我们倒斗与那些散盗不同,不像他们见到什么摸什么,而我们下斗都是有可靠消息,目标是在下斗之前便已经确定的,你这次的目标是什么?”

    盲天女抿嘴笑了笑,反问我:“那你们又是什么?”

    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就说:“我之前是为了完成我官爷的遗愿,来这个斗里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丹药,用来救治他娘们的病。现在呢,官爷是诈死,并且和陈文敏一起来了,我可以说是把这个担子卸下来了。”

    盲天女“哦”了一声,说:“我的目标也很简单,也是为了那些丹药,虽说我官爷还没有陈老太那么严重,但也要提前准备,我可不想看到他离我而去。”

    我耸了耸肩,就当自己没问,可心里还有一个谜团,问她:“其实我一直有个关于你困惑,像是你这样的女人,除了业内人,其他人敢娶吗?”

    盲天女“咯咯”笑了起来,说道:“怎么?不喜欢黄妙灵了?想要追我啊?”

    我心里念了一句“阿弥陀佛”,虽然盲天女确实非常漂亮,但我的黄妙灵也不错,况且她这种女人和蛇蝎差不多,我才不敢喜欢上这样的女人,那样我不是脑残是什么?

    见我没说话,盲天女也不继续追问,反而告诉我说:“不错,那确实是真的。小哥,不会以为我嘴里一句真话都没有吧?”

    我囫囵了一句说:“看你说的,这么可能呢?”其实我心里还真就是这么想的。

    盲天女说:“不瞒你说,其实我有过一段婚姻,但那是包办婚姻,其实并不是我愿意的。”

    我愣了一愣,说:“不会吧?按理说以你们的势力,还有人能逼迫他做别的事情吗?难道是有什么困难?”

    盲天女说:“是强制性婚姻,你不要看有些人家在北京城不显山不漏水的,其实这些人家的势力非常大。该怎么说呢,就如你见过的岳家一样,只不过这个人家并不是涉及古玩这个行业,所以你才没有听说过。”

    我点着头,有句话说的很好“在上海不要比钱多,在北京城不要比官大”。

    我从岳家就能感受到,即便像盲天官那样的人,见了岳家老爷子也要以礼相待,并且自称晚辈。

    这不仅仅因为柳源的父亲更是一个军中大人物,毕竟没有岳老爷子,也许岳家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人物。

    顿了顿,盲天女仿佛多年未曾和人说过这些事情,此刻有着一肚子的苦水向我倾述。

    我也权当是无聊打发时间,听着她说自己是如何如何的不愿意,而被那家人又是如何如何的软硬兼施等等的狗血桥段。

    听多了,就有些提不起精神来,也幸好盲天女是个美女,并且说话的声音如黄莺出谷,要不然我估计自己走着走着就睡着了。

    说到最后,盲天女朝着我靠了靠,并眨着眼睛问:“小哥,你说像我这种孤儿是不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我自然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心里嘀咕:我操,不至于这样吧?小爷怎么说也是有觉悟的有为青年,她这样可是算是摆明了用凄惨的身世来勾引我的同情心,难不成我还能把她娶过门不成?

    再说了,这可是在斗里,这地方办事她是想刺激死我吗?

    挪了挪身子,我就靠在了墙上,说:“那些已经过去了,你现在不已经很有派头了,以后还是继承人,这也许就叫有得必有失吧!”

    “是吗?”盲天女又朝着我靠了靠,然后咬着嘴唇说:“那你以后可不能再欺负我,那样我会更伤心的。”

    看着她整个人都有像我扑过来的情景,我狠狠地捏了自己的一把,发现居然不是在做梦,可这盲天女为什么又对我这样。

    按理说我这个人长的一般,出生于无产阶级,虽说现在有些钱,但以她的身份,完全不用像我献媚吧?

    我是绝对不相信自己有什么闪光点,那样霍子枫可比我强一百倍,况且我已经心有所属,虽然现在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但应该也没多远了,她这可是挖墙脚的行为啊!

    我支吾道:“我哪里有欺负过你。你现在盗墓呢,我们还是多注意周围的动静,少说话为好。”

    盲天女哼了一声,说:“知道你也是假慈悲,我不过是试试你罢了。算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继续往前走吧!”

    接下来,我们两个就陷入了尴尬的局面,其实我也不愿意这样,她丫的没事试我干个毛线啊?

    这年头果然什么人都有,如果我直接接受,她说不定就会骂我是臭流氓,现在又说我没同情心,这女人心真是海底针,而盲天女的心可能还是太平洋里边的针。

    又走了半个小时,墓道终于是到了尽头。在尽头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瓢葫芦状的地方,整个空间瞬间就变的大了不少,而手电光也找到了两扇有雕刻的大门。

    门高两米二,每一扇宽一米六,上面雕刻的都是一些祥云纹,其中还夹杂着几个人类似麒麟一类的祥瑞之兽。

    最醒目的确实在两门的中间部分,雕刻着一个大大的阴阳鱼图案,此刻门处于关闭着的状态。

    但是,在左边门的左下角,已经炸开了一个窟窿,明显是现代人的杰作,也不知道是谁从这里钻了进去。

    看样子我们两个并不是第一批,有人捷足先登了,不过这样也好,也算是有人给我们探了路,这样反而保险了不少。

    看了几眼之后,盲天女很客气地做了一个请手势,说:“小哥,你先请吧!”

    我愣了一下,看样子她是记仇了,我并不是擅长处理这样的尴尬场面,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把蹲在了那个窟窿处,用手电朝着里边照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