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真亦假假亦真
    咔啦!

    一声惊人的响声,枪终于是被拽了出来,不多这声并非是拿到枪发生的,而是好像骨头被拉断了似的。

    我连忙道歉道:“不好意思,小爷只是无心之失,并不是有意冒犯先人骸骨,主要是您抓的太紧了,这东西是属于我的,这也是物归原主,您两位应该都不会介意吧?”

    这种蛋疼的做法,以往都是胖子,以我看这神经病是会传染了,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我都有些被他带过去了。

    说实话,现在还真的非常想见到胖子,要是有他在身边就好了,可惜现在只能独自面对,独自去想解决的办法。

    敲了敲脑袋,我自语道:“平时和胖子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一般都是我想出办法他们来执行,现在剩下我一个人了,即便没有执行力度,但至少也有个点吧?”

    又想了几个想法,比如用螺纹钢管去撬棺材,可是棺材本身的重量加上尸体的重量,估计我站到二里地之外,才能找到撬起它的支点,典型现在的杠杆原理并不适合我孤军作战。

    显然,我的方法遇到这样的体力活,并没有什么蛋用,所以我必须换个思路,要是换做胖子他们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们又会怎么做呢?

    别人我不了解,但是胖子撅起屁股,我就知道他要干什么。

    要是胖子的话,他肯定采用非暴力不合作的手段,说白了就是无所不用其极,在摸金方面他可比我强太多,难怪他吹嘘自己是摸金校尉,而我就是个盗墓贼,看山岳的风水,我自然强他百倍。

    “小哥,你还想个屁,直接用石工锤砸不就行了,想那么多没用的有个鸟用啊?”

    忽然,我的脑子里就模仿出胖子这么一句话,瞬间就想煽自己一巴掌,确实这个方法可行,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而已。

    立马,在我没有想到其他办法之前,开始用石工锤配合凿子,一下下地砸了起来。

    嘭嘭嘭……

    棺材的石料虽然像是顽固的对手,可是毕竟时间太长了,质地也酥松了很多,所以大量的石屑和石头片开始掉落。

    看到如此的进展速度,我也不再想别的方法,便是孜孜不倦地做了起来,把自己搞得满头大汗,不过成效非常不错,一条宽大的裂缝已经出来了。

    我又换到了一个地方,再凿出下一道裂缝。

    整个过程花了我一个多小时,终于棺材的头尾和中间都出现了裂缝,再用螺纹钢塞到裂缝里横着去撬。

    这一块松动掉落之后,又用了十分钟,我就把对着我这一边的棺身全部撬空了。

    此时,两居尸体从侧面已经全能看到,这次二百多斤就不算什么,我用力将上方的尸体搬了下来,瞬间两具尸体的相貌就出现在我的面前,它们保存的非常的完好。

    我瞬间就感觉有些奇怪,因为这两具尸体的长相我好像在哪里见过,我心说自己不可能和死了这么多年的人见过面,那我岂不是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了?

    不对不对,这两个尸体的相貌我应该刚见过不久,在我下意识回头看了看那两个石雕人的方向,瞬间一拍脑瓜,他娘的原来这对石雕童男女就是按照这两具尸体雕刻的。

    上面的无臂男尸,下面的女尸的胳膊比正常人还要长一半,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缺什么补什么,这种刚柔并济还真的没听说过。

    我先是检查了被我搬下地男尸的尸体,发现他的胳膊并非是被什么利器斩断的,好像是自然脱落的。

    看到这样的情况,我就有些纳闷,毕竟胳膊不同于尾巴,即便猿人进化成人类,也没有把胳膊进化掉啊,那男尸是怎么生活的?

    不过,旋即一想就觉得这并不奇怪,现在很多可怜的无臂人士,都有他们自己的生存之道,照样可以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

    一般情况看到这类人,我会将自己兜里的几块零钱送过去,不管他们是处于什么原因,他们活着要比普通人难太多,而我们这些四肢健全的人又凭什么不快乐?

    无奈地摇了摇头,我想也许是人家身残志坚,而像我这样大多数的人,却是身坚志残,早已经把自己活着的初衷忘掉,每天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甚至有一部分人还是为了钱而活着,这样想来最可怜的应该是我们自己吧!

    摸着男尸,即便戴着手套,我也能感觉到他体内硬邦邦的,感觉好像胆结石遍布了全是一样。

    在我把男尸翻过来,就发现了粗糙的缝合痕迹,看的忍不住背部有一种针刺的感觉。

    我从不否认历史每位帝王立下的赫赫功勋,大多数还造福了后代,甚至影响到现在的我们。

    但是作为帝王,有一句老话说的非常好,叫做“伴君如伴虎”,不管是开过明君,还是接位登记,总归因他们而死的人,要比屠夫杀的畜生都多的多。

    这样的比喻肯定是不恰当的,但没有一个帝王不是残暴的,没有铁腕的手段,如何巩固打下的江山,并且越是开国皇帝,就更加的残忍。

    只是这些帝王大多数都是功大于过,很多时候世人不好轻易评论,放在古代那可是杀头的大罪。

    我没有迫不及待地解刨尸体,虽然作为一个盗墓贼,但我还是对尸体有着充分的尊重,至少也要等人家做好思想准备,自己便去看还在棺材底部女尸的情况。

    女尸有着非常明显的女性特征,虽然现在已经看不出活着时候的相貌是俊是丑,但从身材上来看,用东北人的话来说,那绝对是杠杠的。

    毕竟南方的女人不管相貌如何,但大部分身材都是不错的,这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是为什么说南方美女多的缘故。

    我搬动了一下女尸,发现她的体内并没有什么,只是浑身处于僵硬的状态,这种僵并不是粽子那种。

    而是体内所有水分被蒸发干了之后的那种僵,我怀疑她是被放干血而亡的,这种死法从时间上来说,更加的残忍。

    无奈叹了口气,我对着他们拜了拜,不管他们生前是什么人,甚至可能在出生时候已经被选中,要为帝王陪葬,但肯定属于华夏民族的先人。

    不过看他们的情况,应该是没有什么后人,要不然说不定还是现代中国某一大批人的祖先呢!

    我将自己能做的一切做完,就拿出匕首划开了男尸的后背,里边的所有器官早已经消失不见,不是自然枯竭,而是被人挖走。

    瞬间,里边出现了很多的玉石翡翠和一些宝石珍珠,但这些东西有一个特性,不管是天生的,还是后天打磨的,均为球体,也就是说都是珠子。

    一下子,我就皱起了眉头,并不是因为这足足有几十颗各类宝石,而是因为这都是珠子,我还清晰地记得,在西周古墓里边的见闻,哪里都是以珠子为主。

    甚至还在祭拜一颗巨大的珠子,难道古代对于珠子有某种情结不成?

    我曾经看过一篇关于珠子的文章,里边作者不是在鉴赏文玩,但我却是以这样的眼光去看的,后来被里边的内容吸引,其中大部分是假借珠子来宣泄作者的情绪。

    可是,看到结尾的时候,我深深记得这么一句话:“珠圆玉润,是我个人对东方情调的推崇,珠子在中国古代一直被视为最为神秘的象征,就如同现在这个世界,每个人将自己的棱角磨平,变得圆滑的令人敬畏。”

    当时,我只是看到了作者对世态炎凉的感悟,却没有注意到珠子对于中国古代的影响,最具有代表性的并非这些珍珠玉器,而是丹药。

    丹药也被术士和方士炼成了珠子状,我起初认为这是为了好服用,现在看来这才是关键所在。

    即便现代,中国的国家化大都市上海,也有着“东方明珠”的美誉,看来中国从古至今一直流传着有关东方之珠的传说。

    之后诸如我们只是被这个珠子意誉为明珠、珍珠这一类,却不知道还有这么久远的一层关系在其中。

    没有再看到惨白的光源,我从那些珠子中挑选了几颗,便是走回了后院中,用工兵铲挖了一个坑,把两具尸体放在其中,将那些珠子全部洒落在尸体的身上。

    我对着它们说道:“如果那是你们的冤魂,现在你们可以入土为安了,我拿的就算是给你们挖这个坑的费用,请快些上路吧,如果你们想要知道我的名字,那我告诉你们,我叫雷锋叔叔。”

    没有之前的恐惧,却换来一种说不出的忧伤,比起墓主人而言,他们只不过是陪葬品的一部分,但是从来没有人考虑过他们的感受,放佛冥冥之中有着一个牵引,让我走到了这里。

    在我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开始头晕的时候,隐约听到了一声男女一齐说话的声音,他们说的是:“谢谢你。”

    在我最后的昏迷之时,听到隐约有人说了这么一句话,所以我算是带着恐惧晕过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