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疑似棺宝
    我的脑子里边飞速地想着这些问题,同时身体已经随着枪管上的手电,把头探入了东边的卧房之中,要知道这完全都是下意识的动作,其实我内心害怕的要命。

    脑袋被拇指大奇形怪状的珠帘夹着,我还是看了一下这些石头的材质,发现里边应该有玉石质地的石头。

    只是因为含玉量不是很高,属于那种没有经过加工的自然玉料,至于是哪种玉一时间就看不出了,而且我也没有这个心情。

    卧房中灰蒙蒙的一片,如果说外面的雾气如水,那么里边的灰色雾气就像是一锅粥,甚至到达了粘稠的地步,我就感觉雾气开始迷眼睛,不知道什么东西一直往眼睛里拼命地钻。

    眯着眼睛,我通过手电的光柱,大体把房间里的摆设扫了一遍,屋内的装饰就非常的讲究,每个地方都能看得出进过巧妙的雕刻和打磨,所以雕花之类更是比比皆是。

    在卧房的靠东的地方,有着一张一米八两米的木床,床上有着非常古老的床娩,但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现在只剩下几块碎布片一类的东西。

    我壮着胆子往前走了几步,发现那些所谓的碎布居然是一些某种动物的兽皮,只是因为**的太厉害,看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的皮。

    但是下一秒,我就被吓得浑身打了个哆嗦,床上居然放着一口一米一五米的棺材。

    这棺材说小不小,说大也又正常规格的要小,说是婴棺又不像,可正常人很少有一米五以内这样的个头,除非里边是个小巧玲珑的女人,或者是像松下那样的民族种类。

    由于里边的雾气太大,所以我看的比较模糊,就用手去拨开那些雾气,不理会那被我拨的如云雾的灰烬,我便是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棺材。

    这一下,倒是清晰了不少,棺材的质地是木料的,而且经历的多了,见识也就光了,即便由于防毒面具的缘故,我用眼睛还是能够看出这是檀香木。

    不知不觉发现自己长了本事,要是放在以前我必须闻到香味,再仔细看一会儿才会得出这个结论。

    本来这种环境出现一口棺材并非是什么好事,要是胖子在那无疑是要开棺摸金的,可对于我而言就感觉有些头皮发麻。

    不过,因为我刚刚光凭眼睛就能判断出是什么木料,所以这种稍微的兴奋,反倒是将恐惧冲淡了一些。

    可是,毋庸置疑恐惧还是有的,我担心棺材里边会爬出一只粽子,但转念一想,现在最恐怖的不是粽子,而是那抹惨白的光源。

    在我内心中早已经把“它”设定成了鬼妖一类,如果是个粽子,倒是可以让我安心不少。

    忽然,那种寒冷的感觉再度出现,又是出现在我的身后,我操了个蛋的,这东西到底要做什么,吓唬小爷还没完没了了?

    所以,这次我还是没有犹豫,直接转身过去,二话不说直接扣动了扳机。

    “砰!”地一声,我亲眼看到子弹射出,弹壳从枪身跳了出来。

    在这样的房间中,顿时那一种震耳欲聋的感觉,瞬间打量的尘土就从上方掉落下来,立马四周变的更加的雾气弥漫四起。

    与此同时,我看到子弹瞬间就打在了什么东西上,一个铮亮的火星炸开。

    也是因为子弹将雾气穿出的弹道,而我眼睛正好在瞄准星上,刹那间就看到了一个直杵杵的身影站立在哪里。

    这一下把我吓得“嗷”地大叫了一声,眼睛一闭又是两个连射,因为不管是人是鬼是粽子,总之在站在这里吓唬人就不对了。

    即便是人也活该他挨枪子,我脑子非常的闪过一个念头:“可能是王老头的人。”

    在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由于连续的三枪,雾气粘稠的已经不成样子,但我可以肯定这么近的距离,小爷一定打中那家伙了,要是挨了三枪都不死,那我只能听天由命了。

    拨开雾气,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几步,用手电一照,顿时松了一口气,同时骂道:“他娘的,好好的卧室里边放个石雕人干毛啊?摆明要吓死人嘛!”

    那确实是个石雕人,约莫一米二高,雕刻的非常生动,即便没有雾气也能把人吓一跳。

    这也是因为它正杵在门口的左边,所以在我观察房间全貌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这也是对给疏忽大意的一次警告。

    这石雕人虽然被岁月打磨的厉害,但还是看出轮廓,属于那种有鼻子有眼的,要知道即便秦皇陵的兵马俑也不过如此。

    而这可是比秦朝更加久远的古墓,这其中不但是因为石料的特殊,还因为雕工的细腻和深刻。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门口的右边,就发现那里同样有一个高低和左边差不多的石雕人,只是左边这是一个端着盘子上面放着桃子的男孩儿,而右边是个提着花篮的女孩儿。

    这让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因为我的神经实在绷的太紧了,这典型就是童男童女的装扮,看来这个地下的大院子以前并非是住人的,而是一所冥宅。

    冥宅,又叫陪葬宅,是我国早期的一种风俗习惯,只有地位显赫的部落首领,或者当时主宰万物的强大人物才会配备的。

    要知道穷人家必然配不起,而古代等级划分严重,即便有钱的达官显贵也不能随便在自己墓中建的,要不然会面临被统治者刨坟的结局,死后都不得安宁。

    我再度去看那口棺材,就更加没有那么害怕了,因为我意识到里边应该不是尸体,其实就算是尸体,只是这种在活的时候被人强行灌注了一些珍贵的东西。

    譬如珠玉宝石之类,所以可以称作是“棺宝”(也有叫尸宝的)。

    这样的尸体是盗墓贼的最爱,我曾经在一本古书上看过,上面就有此类记载,都是一些文言文,我并没能记在脑子里。

    只是大概的意思是说,在战国之前的一些大型古墓中,出现过类似的棺宝,将尸体解剖之后,就会获得大量的宝贝。

    三国时期为董卓筹备军饷的吕布,曾经有幸见过这么一具,已经成为盗墓贼的佳话,现在还有人吹牛说,自己曾经见过如何如何了得的一个棺宝,里边有着很多的好物件。

    其实,现代盗墓贼所下的斗,大多都是从战国到清末的一些斗,根本不可能再见到棺宝这类东西,也就是因为有些尸体身上有几件不错的冥器,所以被同行误以为是棺宝。

    如果是以往的墓中,我自然不会有这个想法,但在三皇五帝的时代,这些古墓一旦出现了冥宅,那必然就有棺宝。

    只是我进入的时候被那光源完全吸引了,又迫切想要找到同伴,把这一层忽略了,现在看到这对石雕童男女才想了起来。

    此刻,即便没有胖子,我自己就忍不住想要开开这个棺材了,不但想要见识一下里边的棺宝的模样,同时也想看看尸体里边有什么样的宝贝。

    毕竟,这可是三皇之一的神农氏,里边的东西决然差不到哪里去。

    就在这时候,我一个眼花之下,忽然好像又看到了那惨白的光源,居然是出现在那口棺材的后面,顿时就把我之前的兴奋完全打灭,恐惧忍不住再次袭上了心头。

    可是我已经豁出去了,还是胖子的那句老话:“活着干,死了算!”

    已经到了这一步,我也没有什么好退缩的,大大地吸了一口气,便朝着棺材后面一步步走了过去。

    也就是因为床挽已经掉落,要不然棺材肯定会被那些兽皮挡在后面,那样估计就更加的恐怖,这不知道算是我的幸运还是倒霉。

    床虽然靠近整个卧房的东边,但并没有靠墙,而是那种当不当正不正的摆着,这必然是有说法的。

    就以我所掌握的风水知识来看,这样叫驱煞,就是为了不至于让里边的尸体成粽子,从而离开这个房间。

    可当我走到棺材的另一边,也就是靠近雕花窗户的地方,那光源又消失不见。

    我起初以为它是钻进了床下,便伏下身子看了看,结果没有看过什么东西,反倒是让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在棺材的这一边,有着一个小腿那么粗的窟窿,直接通到了棺材的里边。

    这样的的设计我哪里见过,所以也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大概是我对棺宝的认知还不够,所以说不清这样的设计是为了什么。

    只是,我又看到那惨白的光源,这次的距离可是太近了,所以我整个人都怔住了。

    因为它就是棺材里边,此刻他透过那个窟窿,仿佛就是一只非常诡异的白色眼睛,正在偷偷地注视着我这个不速之客。

    我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个冥宅里被吓了多少次,心里告诉自己肯定不会再害怕什么了。

    可还是被这仿佛没有眼黑的东西吓了一跳,心不由地提到了嗓子眼处,幸好它没有钻出来,否则我肯定顾不上什么棺宝,保命才是最关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