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致命的幻觉
    我愣了一下,便又仔细去看,可把眼睛都瞅的快流泪了,但还是看不出有什么地图。

    只是胖子非要说那上面有东西,就当我正骂胖子神经病的时候,石雕的胸口出现了异样。

    原本石雕一览无余的胸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太极的图案。

    这个图案不像是后天雕刻上去的,反而就像是人物原型就长着这样的奇特图案,大概是用来雕刻的这块石头有些奇怪,这太极图案应该自然形成的,并非是故意雕刻上去的。

    胖子见我凑了上去,立马就说道:“看到了吧,你丫的那双眼睛快扣了吧,又不能照明,当个摆设又不怎么好看。”

    我没有理会胖子,反而从太极中又渐渐出现了八卦,正对应盲天官传授给我的八种变化。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根本无法相信这东西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世间流传的八种变化就是从这上面学习到的?

    其他人也都过来看,每个人都看的非常的专心,甚至连胖子就开始用指头胡乱点着,好像真的在看一张路线图,希望找到离开这里的路线。

    看了一会儿,我们就把自己想到的一交流,可就是这么互相一说,立马发生了严重的问题。

    因为每个人看的都不同,我看的是八种变化,胖子看的是路线图、霍子枫看的是一件宝物、黄妙灵看到的是长生丹药的炼制方法……

    这样一说,我们都面面相觑,额头开始冒汗,因为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我们看到的都不是真的,应该是自己想象出来的。

    换句话来说就是每个人心底眼前最为迫切的愿望,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我推测应该是我们置身幻境的缘故,至于造成幻觉的是空气还是其他什么别的,先不去考虑。

    这时候,胖子就提出了质疑,他很大胆地怀疑了韩雨露的说法,说:“大姐头,我觉得你这次说的不对啊,这摆明就不是什么无尽之道,也是一种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让人进入的幻觉情况,胖爷觉得现在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可靠,这都是大家心里的愿望。”

    说着,胖子又盯着看了几眼,居然有些高兴地说:“胖爷推测的没错,现在胖爷看到的不再是路线图,而是一件无价的冥器。”

    为了证实胖子扯淡的说法,我尽量想着自己心里最为迫切的愿望。

    当我看到自己和黄妙灵手拉手出现在那石雕的胸口上之后,就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浑身说不出的难受,因为我已经意识到,胖子说的是对的。

    我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幻觉,根本就不是真的,同时也跟自己说千万不要乱想,万一我想到一个粽子,突然真的跳出一个粽子来,要是想到女鬼,身边真的出现一个……

    想到了这里,我立马告诉其他人,说:“大家千万不要乱想,只想一些开心的事情,即便想到自己获得无数冥器,然后成为世界首富都没关系,但千万不要瞎想一些东西。”

    在我说话的时候,我已经看到其他人的脸色惨白起来,估计我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没有人傻到会在这种幻境中乱想,那可能自己把自己吓死。

    胖子咽了口唾沫说:“小哥,对,对不起啊!”

    我愣了一下,问他:“怎么了?”

    胖子说:“我好像乱想了。”

    他这话一出,我恨不得将他掐死,就问他想什么了。

    胖子说他想这条墓道如果没有尽头,那就算出现一百个粽子,他只要往前跑就行,也不用担心那些粽子会把他堵死在死胡同中。

    这时候,其他人也开始说自己的一些恐怖的想法,越听我们每个人都汗如雨下。

    毕竟下斗都会胡乱想一些里边的危险,思维这种东西又是很难控制的,尤其是你脑海中深处的想法,那根本不是你想左右就能左右了的。

    忽然,四周就出现了非常嘈杂的声音,我们都下意识地朝着两边去照,这不照还好,一照立马惊叫声就连续不断地响了起来,我也是浑身忍不住地颤抖起来。

    我看到了很多具漂浮在半空的白衣女尸,它们每个都是长发飘飘,长发遮住了脸,根本看不清楚它们的真实相貌,只是缓缓地朝着我们漂浮过来。

    此刻,要不是有十二个人聚集在一起瑟瑟发抖,我估计自己已经被吓疯了。

    人类作为生物中最高级的动物,想法自然极度的复杂,但有一点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不管你是贫是富,是平民还是高官,每个人的内心里都住着一只令自己恐惧的恶魔,一旦这只恶魔出现,那自然会吓得魂不附体。

    我听到有人叫蛇有人叫蜈蚣也有人叫粽子等等,而我最害怕的就是这种女尸,毕竟自己被这种东西吓得连觉都不敢睡,起因并非是在斗里,而是自己有一次进庙拜神。

    当时,不知道那是因为爬上累的,还是因为见了庙中那么多神佛,加上香火的弥漫,等晚上回到家里睡着之后,就看到一具漂浮在床边的白衣女尸。

    我非常想睁开眼睛,但就是怎么都睁不开,后来那女尸漂浮起来,想要压在我身上……

    终于睁开眼睛之后,我意识到那是梦魇,俗称鬼压床,小时候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情况,但从未那次那样的清晰,所以现在内心极度恐惧这种白衣女尸,更不要说一下子出现这么多。

    胖子胡乱摸着,说:“他娘的,胖爷看不到了,谁来救救胖爷啊!”

    我想不到胖子恐惧的事情居然是他自己瞎了。

    忍不住就去看黄妙灵,我只见她嘴唇发白,也是颤抖不止,嘴里一直念叨着“不要打我,不要到我”这样的话,也不知道她有过怎么样的经历,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场面是一片的混乱,每个人都想往人群堆里边钻,那恐惧都已经到达了极限,我甚至还听到有人撕心裂肺地叫出了声。

    估计再也一会儿我们就会自己把自己活活吓死,这就跟鬼压床一样,有时候你明明知道这不是真的,可是你就是无法醒来,就是无法赶走自己的梦魇。

    “嗡!”在一声类似金属般的震动响起,忽然那些白衣女尸就不见了,而同时所有人都一屁股瘫痪在了地上,我也是一样。

    我看到盲天女手里拿着一个钵,好像《白蛇传》当中老发海手里的那样的金色钵,那声音就是由钵传播出来的,可当我仔细去听的时候,又什么都听不到,因为她压根就没有敲,放佛刚才的也是幻觉。

    霍子枫喘着粗气说:“这,这幻觉太厉害了!”

    胖子也是一样的气喘连连,摆着手说:“他娘的,胖爷真后悔来倒这个斗,这都是一些什么事,吓死胖爷了!”

    我擦了把头上的汗,也心有余悸地说:“先不要庆幸的太早了,我们只要走不出去,这种错觉还是会来找我们的。”

    盲天女说:“没错,我只能压制一会儿,你们最好尽快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否则只能自求多福了。”

    胖子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我,说:“小哥,快想办法啊,胖爷不想自己被自己吓死。”

    我的脑子就开始快速转动,自己也不想再经历一次那样的景象,我问韩雨露:“韩姐,你说的无尽之道,你想想是不是有什么重点没说?”

    韩雨露微微皱起了眉头,说:“我什么时候说无尽之道了?”

    一下子我就傻眼了,顿时去看霍子枫,后者也是一脸的吃惊,他说:“韩雨露,你刚才明明告诉我和师弟是无尽之道。”

    韩雨露露出了疑惑的神情,说:“无尽之道?我倒是听过,好像是在一本典籍中看到过,这是一种中原道家的奇术,类似于奇门遁甲一样。”

    瞬间,我心里就有一亿只草泥马奔溃,不知道是韩雨露又失忆了,还是她当时没有说清楚,她之前说的无尽之道可是一种杀敌阵法,现在又变成了奇术。

    这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也难怪我们在理解上出现的误差,这才是造成我们无法破解现在困境的重要因素。

    不过说到和奇门遁甲类似,那我就能试着用奇门遁甲的方式破解,现在的情况已经刻不容缓,我必须马上试试。

    在我以口诀尝试了奇门遁甲的破解方法之后,终于我们连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

    胖子提议往回走试试,也许还能回到进来时候的分叉口,虽说我是不赞同这样做的,毕竟设计者只要把人困在这里,那就不可能让人轻易出去,但现在也没有更好的解决方式,只能任凭他们折腾。

    这样明显就是没有没有办法的办法,可这一回去就出了问题,而且还是非常严肃的事情。

    走着走着,我发现人逐渐了少了,起初怀疑是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导致那些人遇害了,结果看了真相之后,直到剩下我和胖子,我们两个已经慌不择路了。

    胖子满头大汗地跟着背靠着背,说:“小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从人不都还在吗?怎么短短几分钟全他娘的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