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三才奇幻阵
    盲天官便又继续说道:“我没有看错你,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如果这次我不来,你一样要面对现在的问题,可那时候你还不是代替你的队伍做出选择吗?所以我相信你。”

    这话听完之后,我的心情非常的复杂,因为本来以为盲天官的出现,可以让我卸掉肩头的担子,可没想到我还是要继续带队,这种落差比我见到他诈死出现在自己眼前都要来的强烈。

    犹豫了片刻,知道他说的没错,我便微微点头,问:“哪谁跟我一队?”

    盲天官说:“我和文敏只带红龙和阿红,其他人的跟你走!”

    我的心里“咯噔”一声,这又是一次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本来还以为他至少会带着一半的人,可没想到他居然这样选择。

    这时候,霍子枫说:“大哥,我……”

    盲天官没有让他往下说,而且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已经送的够远了,就到这里吧,接下来的路我们自己走。”

    顿了顿,他看向我指着最右边的一条墓道说:“你们走这一条。”

    根本没有更多的选择,盲天官将他所会的六种变化,加上和王老头交换后的两种,在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里讲解给我听,其他人只能原地休整。

    三才奇幻阵,就是在三才阵的基础上更加的复杂化,也亏得我在风水中对于奇门遁甲有所了解,加上也比较偏好这类东西,所以对三才阵也有一定的认知。

    即便是这样这八种变化也非常的晦涩,我只能懂得里边的七七八八。

    多了“奇幻”二字的三才阵,绝对可以用神奇来形容,里边的一些变故就连盲天官也搞不清楚,只懂其中的破解之法,有些东西不是普通人可以用科学的方式来解释,这就是古老阵法的奥妙之处。

    在我回味那八种变化的时候,盲天官四人已经走进了中间的墓道,现在我们剩下的人数颇多,有胖子、霍子枫、黄妙灵、盲天女、韩雨露,还有六个各派的倒斗好手,整整十二个人要进入最右边的墓道。

    等了我十分钟之后,胖子就有些不耐烦起来,说:“我操,小哥你丫的到底行不行啊?不行的话,要不咱们偷偷地跟上官爷或者王老头,要是有变故就退出来,反正谁也不知道哪条道是对的!”

    我说:“你不懂,其实三条都能通往冥殿,只是赌哪一条有我们所掌握的八种变化,一旦进错了,那就要面对十二种完全陌生的变化,能破解一两种已经算是运气好,可运气并不完全是实力,一旦错了一样,那就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了!”

    胖子冷笑道:“能遇到什么?不就是长着两颗脑袋的畸形怪物吗?刚才也亏得那家伙跑的快,要不然胖爷非把它的两颗脑袋打了稀巴烂。”

    顿了一下,他继续拍着胸脯说:“就算有粽子,有小鬼,对于咱们来说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所以根本就不用去管什么十几种变化。”

    我也不想再跟胖子说,和这家伙说阵法无疑就是对牛弹琴,就转过头问霍子枫:“师兄,你刚才也听了,你有多少把握?”

    霍子枫在盲天官他们离开的那一刻,一直望着中间的墓道出神,此时终于被我叫回了魂,微微摇头说:“在这些东西上,我自然比不了师弟你,勉强懂得其中的五种。”

    盲天女说:“我们一直在这里站着也不是个事,只有进去才知道里边有什么变化,到时候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环顾了一下众人,见他们都对我点头,顿时就增添了不少信心,说:“那行,咱们就进去以后再说,不过大家可千万要跟紧了,这次不同于以往,掉了队可能再也找不到了。”

    又是一片的点头,在霍子枫带头,我在第二的“一字长蛇”队伍中,殿后的是韩雨露,然后我们就进入了最右边的墓道。

    墓道宽五米高三米,墙壁被人工开凿成了一个个凸起的锥形,好像这墙是一只什么巨大的动物,在受到惊吓之后,它的鳞片就会倒立起来,看的让人非常不舒服。

    如果这墓墙会移动的话,我估计里边会出现十二团人肉饺子馅。

    不过,三才奇幻阵并不存在实体伤害,而是一种幻术,让人进入一种幻境之中,直到把人困死或者逼疯。

    别看这不属于置人于死地的奇阵,但也只限于眼下,一旦被困住了之后,死亡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走了很长的一段,差不多有一个小时,我身后的胖子说:“我操,这到底有多长啊?难道比两万五千里长征还远吗?”

    我也觉得不对劲,虽说我们走的并不快,但要比在一般墓道中快上不少,几乎就和平常走路的速度差不多。

    此刻怎么也走有四五公里,怎么可能会什么都没有发生,除非这里并不存在什么阵法,反而是墓道非常的长。

    霍子枫也停了下来,说:“这个墓不论再大,但也有头顶石灰面直径的限制,现在还没有丝毫到达冥殿的迹象,我想我们可能是中招了。”

    其实我也有了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是让霍子枫说了出来,胖子就让我看看是不是那八种变化里的一种,结果完全都对不上号。

    胖子说:“得,这下完蛋了,估计咱们是进了八种变化之外的墓道里边了,早知道就该听胖爷的,跟着他们两支队伍走多好!”

    除了我们六个,其他四派的六个人便有些慌张,本来这是他们完全掌握之外的东西,比起外面的原始雨林都让他们更加的忌惮,此刻也就附和胖子的话议论了起来。

    我白了胖子一眼,这都是他干的好事,本来出现了两位倒斗老将,那时候他们肯定自信心膨胀,可随着我进入最右边这一条,心里多少有些犯嘀咕,加上胖子这一渲染,那就更加的让他们惊慌了。

    胖子也意识到他的话引来的骚动,便干咳了几声说:“他娘的,都给胖爷安静点,胖爷只不过是和小哥开个玩笑,这斗里怎么还会有我们家小哥不懂的东西,都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啊!”

    可能是胖子这家伙的不靠谱,所以他的话自然也没有那么强的可信度,要是霍子枫说出这样话,估计现在已经炸了营了。

    在安抚好其他人休息,我和霍子枫就决定往前面探探路,其实我们两个都知道中招了,现在只是想要找到他们听不到的地方商量对策。

    向前走了一百多米,手电光还是照不到尽头,不过我们也没有抱有希望,因为情况已经非常的明显了。

    我说:“师兄,这和那八种变化都不沾边,好像这是一条永远走不到尽头的墓道,我觉得可能是遇到鬼打墙了。”

    霍子枫点了点头,说:“我也是这样的想法,当然也不排除一些独特的设计,毕竟这条墓道如此的笔直是不可能的,我们不能进入设计者的误区当中。”

    我叹了口气说:“你说的对,鬼打墙也就是鬼迷住人的眼睛,可我们这么多人同时被迷住眼睛的可能性不大,这应该是三十六种变化中的其中一种,可惜我们不了解其中的关键所在。”

    “咔咔……”忽然背后传来了一连串的脚步声,在这种环境听起来尤为的刺耳。

    我们两个人都愣了一下,便是端起了枪,因为担心会是什么怪物,可当我们看到韩雨露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之后,两个人便松了口气。

    霍子枫苦笑道:“韩雨露,你怎么也跟过来了?”

    韩雨露没有理会他,反而是看向我说:“小哥,这是无尽之道,需要我们找到一个东西才能破解。”

    我根本没有去问她怎么懂这些,现在一心只想着怎么破解,因为这关系到士气和我的领导威信,所以便迫不及待地问她:“什么东西?”

    看了我几眼之后,韩雨露才开口说:“我曾经在典籍中看过关于‘无尽之道’这种变化,这种道是一种笔直且没有尽头的道路,应用于古代战场当中,由指挥者发号指令,两队人手持盾牌,不断地变化,将敌军困于一条直线的人形通道当中,然后从盾牌后伸出利刃,将敌人刺死其中。”

    我瞬间就抓到了关键处,就问:“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要找到这个‘指挥者’?”

    韩雨露点了点头,说:“这用石头打造的无尽之道虽说闻所未闻,但万变不离其宗,我们必须要找到那个‘指挥者”才能破解开。”

    霍子枫却皱起了眉头,他用手电往四周照了照,说:“我更担心你说的从盾牌后伸利刃,这里的墓墙如此的诡异,我们可千万要小心墓墙的闭合。”

    说完,他摸了摸左右的墙壁,好在他的脸色没有变化,要不然我估计又该心惊肉跳了。

    我说:“三才阵其中以‘天’、‘地’、‘人’为三才,确实是古代军队作战时候的阵法,尤其是在明代更是达到了巅峰状态,在火器、游骑和战锋队等配合,但加上‘奇幻’两个字就变得更加深奥,在虚虚实实之中,难分真假!”

    霍子枫说:“师弟,你认为这里边发生的都是幻觉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