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达成一致
    忽然,王老头上去就是一脚,松下被他踹翻在地,但立马像是装了弹簧一样,瞬间又跪回了原地,嘴里一个劲地说着一些“叽里咕噜”的话,大概就是正向王老头求饶。

    王老头的目的并非是这个小鬼子,他也没有那么多闲心和松下废话,所以并没有再理会后者,便是看向了盲天官说:“老小子,现在该我们把账算清楚了。”

    盲天官倒是毫不畏惧,依旧满面春风地笑着,问:“你想怎么算?”

    “虽说老子的儿子精贵,但我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很简单,咱们一命抵一命,你死?”

    王老头说着,又看向了我和霍子枫,说:“或者是他们谁死!”

    霍子枫旋即一马当先地说道:“有什么事冲着我来,我大哥已经年龄大了。”

    我在短暂的思想斗争之后,便说道:“小贝都跟着我去倒斗的,但我可以以性命担保,他是因为斗里的变故死亡,和任何人没有关系,而且我已经把事情的经过连同抚恤金都送回去了。”

    顿了顿,我说:“我这样说也不是怕死,只是想要把整件事情说明白,有什么就冲着我来,那次的喇嘛是我夹的!”

    “官爷、霍小爷、老板,这事就让老龙来抗吧,这也是感谢各位对我的知遇之恩!”红龙已经站了出来,眼神中全是视死如归的神色。

    啪啪啪!

    王老头拍了拍手,说:“好令人感动的一幕,只不过你们不觉得这种老掉牙的桥段已经过时了吗?现在我就是让他来偿命!”

    随着王老头的手指一指,瞬间就指在了我的身上,一下子其他的目光爷汇聚到了我的身上。

    我倒不是很意外,因为在知道了陈老板就是老王头的身份和目的,就知道他不会轻易放过去。

    “我操,老东西,你这是摆明要欺负我们家小哥啊!”胖子立马就不乐意了,如果说是盲天官或者霍子枫,他或许会犹豫要不要出面。

    毕竟现在我们完全处于被动当中,可是已经关系到了我,那就完全是另一个事情,他自然要替我出头。

    王老头冷哼道:“是又怎么样?”说话刚落,立马响起一连串子弹上膛的声音,不单单是他们,我们这边也是一样。

    大战一触即发,气氛再度陷入了僵局,我最怕就是这样的情况,因为我已经无法左右这样的局面,甚至有一些害怕。

    并不是因为怕自己的小命怎么样,而是担心身边的人有个什么闪失,那样我无法想象自己会成什么样。

    “等一下!”

    盲天官忽然站了出来,他不畏惧那些黑洞洞的枪口,而是走到了王老头的面前,两个人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四目相对着。

    片刻之后,盲天官说:“老王,做了这一行你就要有这样的觉悟,如果你怕你的小儿子死,那就不要让他出山,现在出了事反而秋后算账。”

    叹了口气,他继续说:“我知道你心里全是怒气,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进去就不再走出来,用我的命来换他的命。”

    在盲天官用指头指向我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怔住了,因为这种事情已经超越了我的理解范畴。

    要知道,天底下会用他的命换你的命的人并不多,甚至可以说不会超过三个,可现在这样的情况,真是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官爷,我……”我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盲天官一抬手让我不用说话,而眼睛还直勾勾地看着王老头。

    王老头皱起了眉头,冷哼道:“老子凭什么听你的?”

    盲天官说:“老王,你也是同行中人,那你自然也听说过我的一些事情,而且张文可是盗王的孙子,如果真的打起来,结果还说不定会怎么样!”

    王老头看了霍子枫、黄妙灵、盲天女和阿红几眼,说:“你们有些身手我自然知道,可那老子敢保证没有子弹快!”

    盲天官又是一笑,说:“哦对啊,你也曾经派人跟过他们,不过我和文景的手段你又了解多少呢?”

    说话间,陈文敏已经站到了盲天官的身边,看得出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他们两人还是会选择一致对外的。

    这一下,王老头眼神有些闪烁起来,虽说并不是那种慌乱,但却是有了忌惮,毕竟他的目标是为了报仇,可前提是他活着并且有这个能力,如果真的有他不知道的手段存在,那他还真是要小心了。

    盗墓这个行业起源于西周,那正是一个充满无数神话传说和传奇色彩的历史朝代。

    就拿最为典型的神话故事《封神演义》来说,在凤鸣岐山之后,涌现出了数不清的奇人异术,一直被视为**的神魔时代。

    其中最有名的倒斗仙人那就是拘留孙和土行孙,他们师徒负责西周的粮草物质,传闻他们为了填充军饷,就盗了很多上古传奇人物的墓葬。

    唯独有三个大型皇陵未曾动手,其中一个就是炎帝神农氏的墓葬,至于为什么,那说法就多了去了。

    有人说因为这三个墓是华夏的起源之祖,动一发则会牵动全身。

    又有人说这三个墓中凶险异常,即便是道法高超的人也不敢轻易触碰。

    还有人说是因为这三个墓中的东西太过尊贵,普通人根本无福消受……

    总之说法太多,所以导致这三个墓一直存在,除了神农氏的墓之外,其他两个墓分别是轩辕黄帝和昆仑王母,至于为什么只有真正见识过的人才知道,毕竟那些说法都是推测,并没有什么可靠的依据。

    王老头最后还是做出了让步,他也行看出盲天官的决心,那是一种准备死亡的决绝,后者希望最好是能死在墓中,看着陈文敏康复起来,当然也不介意死在这里,毕竟他已经送陈文敏离目标很近了。

    在那一堆木柴被点燃的一刻,王老头和他的人退到了一旁,也把枪收了起来。

    因为我们这一边已经先行这样做了,大家只是保持着足够的安全距离,其实也只不过是心里作用,这种地方几乎和人没穿衣服在外面光奔一个道理。

    在木柴不断燃烧着,盲天官对我说:“张文,事在人为,我们两个被命运捉弄了一辈子,我希望你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不要在效仿我们。”

    我楞了一下,说:“官爷,你刚才不是还说让我们任命吗?”

    盲天官说:“那是在说我们,我从你的面相来看,不出三年你必得一女,不过我不敢保证这是不是真的。”说到最后,连他自己都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胖子说:“官爷,你这说了等于没说,不敢保证的话也敢说出来,这放在外界,可是会被人当成神棍,被人活活打死的!”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那有你他娘的说的这么严重。”

    盲天官说:“我也是根据相术来说的,但是我并不敢保证,因为在我自己的面相中,我应该得一子才对,可是并没有应验,但很多时候还是比较灵的!”

    我苦笑道:“大概是相术中的一个避讳,相师从不给自己看相,就像医生不可能给自己看病,教师无法为自己传道授业解惑是一个道理。”

    顿了顿,我问:“官爷,你为什么不打算走出来了?根本没有这个必要,进了斗里我们就不用怕王老头他们这些人了。”

    盲天官微微一笑,像极了一个慈祥长者,他说:“世间万物讲究一个因果循环,解铃还须系铃人,不管是从王老头这个方面,还是从命相来说,我的终点要到了。”

    火开始小了起来,在成为了炭火之后,霍子枫他们开始用工兵铲一下下地快速铲了起来,现在的地面已经变得像是一块冻豆腐一般,一铲子便能挖掉很大一块,很快有大坑就出现了。

    在挖了两米深之后,只能再次用木柴去烧,然后不断挖着,一直挖到了青色岩石的封墙处,我们都知道在拆开墓墙之后,便要进去这个墓了。

    墓墙有两米二长一米八宽,但却是朝下开的,也就说这个墓应该要比我们预计中深的多,可能除了石灰防潮之外,墓中还是全封闭的。

    至于封闭到什么地步,那只能打开进去看看才知道。

    拆开这种墓墙的过程,我不想再多叙述,因为在红龙安置好炸药之后,一个定点爆破之后,立马被炸开了一个黑漆漆的大窟窿。

    这让我想到自己曾经逃出野人洞时候的经历,看来这人与人之间的区别,比人和胖子的区别都大。

    我们这些盗墓者自然是全部下去,而王老头和查尔斯、阮金鹏,还有他刚从林子里钻出来的十四个手下,剩余的六个手下则是守着这里。

    我估计是他们留下准备下黑手的,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这些事情出来的时候再说。

    炸出的窟窿下,有着一个石头阶梯,阶梯上满是掉落的碎石,两边的墙壁上有着很古老的浮雕雕刻,大概是一些野兽、植物和器皿之类。

    这些古老的事物,只有在西周墓中曾经见过类似。

    不过,这里的雕刻比那里更加的简约,不用说自然是更为的年代久远,让人有一种远古的神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