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急转直下
    在陈老板他们举起枪的同时,我们这边但凡有枪的也举了起来,没有枪的也开始摸自己身上的其他家伙。

    此刻,场面的火药味非常的严重,随时可能因为一个失误,双方便开始交火。

    如果空阔的开阔地,根本就没有隐蔽、躲避的地方,到时候只有看谁的枪法更好更快,命运的天平更倾向谁,这也是即便我们人多也迟迟没有动手的缘故。

    霍子枫他们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轻声问我,我把大体的经过和他们讲了一下,霍子枫的脸色立马就变了,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如此生气的模样,说实话连我都有些害怕。

    拨开人群,霍子枫走到了陈老板四个人的面前,说道:“给你们一个逃命的机会,如果现在你们肯滚蛋,那我既往不咎,否则别怪爷手下无期!”

    说完,他甩了一下长发,露出了一双锋利如刀的眼睛,让人不寒而栗。

    大概是看到了霍子枫的不善,加上我们人多的优势,以陈老板为首的四个人都愣了一下,然后互相小声地嘀咕起来,看来他们有逃命的打算。

    不过,陈老板却走上了前,说:“你就是霍子枫对吧?”

    霍子枫点头,说:“是,你认识我?”

    陈老板笑道:“早就听说盗墓行业出了一些年轻人物,而你霍子枫是最有名气的一个,堪称年轻一辈的翘楚,只可惜你那个糊涂大哥,把他的位置交给了一个软蛋。”

    这家伙一下子就把我和盲天官装了进去,瞬间我就怒道:“你他娘的说谁是软蛋?”

    陈老板对着我冷笑,说:“说的就是你,老子早就打算找到这里把你做掉,这次也算你小子命硬,却没曾想到让你跑了!”

    我还想说什么,盲天官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头,另一只手搭在了霍子枫的肩头。

    我们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很听话地给他让出了一条路。

    盲天官先是呵呵一笑,然后对着陈老板说道:“王老头,想不到这次你亲自出山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一瞬间,我的脑海里边就出现了一个人,回忆着我曾经见过的那个唯唯诺诺的老头子,再仔细打量这个陈老板,瞬间两个人的身形就重合到了一起。

    只是现在的王老头,和我那一次见的完全就是两个人,但也只是长相的变化,而我也明白为什么自己怀疑胖子是不是戴了人皮面具的另外一个人,因为在我接触的人中,确实有这么一个人,所以才一直给我那种这样的感觉。

    王老头一笑,说:“老子知道你也是装死,那些老家伙谁死也轮不到你死,这次老子就是来报仇的。”

    盲天官说:“你儿子自行出来倒斗,还是半路杀进我的队伍中,他的生死本来就和我们没关系。”

    说着,他看了我一眼,继续道:“但我这个忘年小友宅心仁厚,还给了你一笔抚恤金,你却一直跟我作对,这不管是从道义上,还是现实上,你这样做都他娘的欠妥。”

    “放你娘个狗臭屁!”

    王老头露出了一脸的狰狞,扯着脖子吼道:“那可是老子的儿子,你他娘的难道不知道干这一行多难有儿子吗?他绝种了,现在搞得老子都绝种了,老子不把你那些家底干掉,老子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宝贝儿子!”

    说着,我看到王老头的眼眶已经红了,眼泪开始在里边打转,倒是他身后的三个外国人一脸的莫名其妙,显然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王老头和我们认识,而且还有这么大的恩怨。

    松下走上来和王老头说了几句什么,可反手就被王老头一个巴掌打的摔倒在地上。

    接着,王老头吼道:“给老子滚一边去,一个小倭寇还想指挥老子,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在我多年之后,自己也为人父的时候,我才明白了当时王老头的怒火有那么的强烈,无论他做出什么事情就不夸张。

    而且王老头作为一代枭雄,他要是没有脾气就奇怪了,只是可怜这三个老外,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和情况,糊里糊涂就跟着到了神农架。

    我估计那架运输机就是王老头带他们进来的原因。

    被打的如此狼狈,松下自然也怒了,枪口直接转向了王老头,同时查尔斯和阮金鹏的枪口也戏剧性地对准了他。

    松下用蹩脚的汉语骂道:“你妈的,你疯了吗?我打死你!”

    王老头冷哼一声,说:“怎么?想人多欺负人少吗?”

    松下说:“是有怎么样?”

    他转头看向我们,说:“现在大家都有了共同的敌人,我不指望你们帮我,但这件事情我们自己解决,这也是帮你们解决一个麻烦。”

    盲天官却摇了摇手指头,说:“小鬼子,这里是中国人的地盘,还轮不到你说话,你要是不想死,就把你的枪放下,否则我让你见识一下中国功夫!”

    红龙“呸”了一口,说:“官爷,根本用不着霍子枫动手,我一枪就能打一个葫芦串子。”

    盲天官并没有说话,反而是用深邃的目光盯着松下,我看的出这个小鬼子是真的害怕了。

    如果说霍子枫的眼神如刀,直接刺入人的心扉,那盲天官的眼神就是深湖,放佛里边藏着凶猛的深水怪兽,只要跳出来就能把人吞掉。

    不过松下所谓的精神,让人他无法退却,并且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这面子有时候会比命更加重要,更不要说松下这种人。

    松下说道:“你们也别吓唬我,我也不是吃素的,有本事单挑!”

    这一下反而顺了胖子的心意,他立马站上前,说:“操,单挑找胖爷,不把你个小矮子打死,胖爷这一身膘白长了!”

    松下扫了一眼,指了指我说:“你,来跟我打!”

    我差点咬了舌头,这小鬼子也太他娘的贼了,走空确实是这群人中最弱的,甚至随便挑出黄妙灵她们一个女人也强我太多,可他偏偏就看中了我,这才搞得我有些尴尬。

    不上去不够男人,上去被虐了更丢人,一时间我进退两难,表面只能装作故作沉思的模样,可心里是真的没底。

    抛开其他的不说,我是一个书生类似的角色,说的好听点就是一个风水先生,难听的就是一个看风水的,这打打杀杀的事情可不是我的专长。

    毕竟我还是见过这个松下的身手,他虽然不是那几个中最优秀的,可以说是那几个人中最差的。

    但是,有一点这家伙非常的鬼精,往往脑子比那些高大个都好使,要不然怎么能做副队长呢!

    场面那是一片的死寂,大部分人的目光都盯着我,把我搞得浑身难受,心想自己祖宗可是打鬼子的英雄,自己怎么又能给老祖宗丢脸,那样他估计会气的诈尸的。

    就在我准备迎敌的时候,忽然王老头就冷哼一声,道:“想以多欺少,那行,我看看我们谁人多!”

    说完话之后,他就打了个呼哨,瞬间在我们背后的密林中一阵的骚动,不一会儿就跑出了将近二十个年轻的后生来。

    这些人每个手里都拿着自动步枪,每个人都一身的精肉,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

    而且那板寸头留的让人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放佛这斗还没有倒,就被雷子当场抓获了,并且还没有什么可狡辩的,只等着“斩立决”。

    王老头冷笑道:“这些都是老子的手下,个个都是退伍兵,现在再试试!”

    那些人确实有着良好的纪律作风,虽然不全是中国人,但必然是一起长时间的磨合训练过,在到达的一瞬间就控制了现场所有人。

    我敢保证,只要王老头一声令下,我们立马会被交叉火力打成筛子,而且我们可能连一颗子弹都可能打不出去。

    松下那三个人已经吓得面如土色,显然刚才他是把话说的太大了,现在收不回去了,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接下来这个松下的行为,令人感到可耻。

    我觉得自己肯定做不出那样的事情,就算是刚才他叫我出去单挑,我还是犹豫不前,可他的行为,要是我这样做,这辈子都抬不起来头来。

    看着松下给王老头下跪,放佛对于他们那个民族来说,并没有“男儿膝下有黄金”这种的说法,反而下跪是一种对人的礼貌,现在的意思大概就是偷袭、认输之类。

    我们都用那种鄙视的眼神看着他,包括查尔斯和阮金鹏都表情不自然起来,毕竟这种做法基本每个国家的人都会感到不耻。

    更不要说是有着高风亮节的中国人,作为体内流淌着炎黄血脉的中国男儿,我甚至都感觉到了恶心。

    中国,一个有着上下五千年灿烂文化的历史国度,有着中国人自己的礼貌和文明,但决然不会做出有损自己声誉和骨气的事情。

    当然,这也是因为各国的文化传承不同,只不过这样做毕竟还是少数的。

    王老头可不是善茬子,当然他有着自己的想法和做事手法,我从未见过他和任何人服过软,即便我和他只是打过一次交道,但和左耳也有过一段倒斗经历,所以不难看出他们老王家绝非什么好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