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各股势力
    大一些的合趾猴压着小一些的肚子,母合趾猴尾巴处,已经出现了一颗血淋淋的小脑袋,那愕然是一只幼崽,正艰难地想要来到这个世界上。

    而在母合趾猴的身下,却是一具尸体,那正是韩国人朴一锡的,它死的时候很不安宁,受到了绝对恐怖的惊吓,两只眼睛都快爆出来了,不过死亡的时间并不长,因为内脏还在。

    此刻,这一对合趾猴正用愤怒和凶残的眼睛瞪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但并没有攻击,就连公合趾猴还是死死地趴在母的肚子上,而母合趾猴嘴里正叼着内脏,仿佛因为我们的到来,打扰了它的用餐。

    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生育,但我大体可以猜测出这些合趾猴吃掉人内脏的原因。

    合趾猴杀掉人或者同类主要的目的并非为了吃,而是为了母猴的生育。

    母猴在生育这一刻,好像需要补充一种来自内脏的什么东西,而公猴还要在母猴肚子上压,类似于现在产科医生的推宫之类。

    这种生育,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也难怪胖子他们惊呆,同时我觉得也可能是新生命的诞生,让他们不忍出手,毕竟未出世的小猴子是无辜的。

    许久之后,胖子问我:“小哥,这怎么办?”

    我自然也不忍心,虽说这是一种残忍的合趾猴,但毕竟说难听点它们只是畜生,它们完全不是有意来偷袭我们,而且还是我们侵犯了它们的地盘,所以我肯定是心软了。

    “算了吧,找找我们需要的装备,没有的话就走吧!”

    我有些心虚的说,因为很难说它们会不会再攻击我们,也许这一时的心软,可能造成追悔莫及的事情发生。

    结果,我们还是做了一件善事,也不知道因何而善,大概就是因为我们盗墓有损阴德,也看惯了太多的生与死,所以觉得人和动物的性命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也可能是没有涉及到自己最为亲近的人缘故吧!

    除了朴一锡,还有就是队长麦卡,同时又发现了我们的一个人,我对这个人没太多印象,但总归还是自己人,就把他的尸体就近掩埋了。

    至于那三只母猴是否顺利产下幼崽,那就不是我们关心的事情,当然也是因为六只都没有怪叫,否则我想胖子他们是不会放过它们的,看来动物也有识时务的。

    找了一颗树,我们就爬了上去,坚持了装备之后,除了麦卡和朴一锡的之外,还有我队伍那个人的,所以这样就大大补充了我们三个之前失去的装备,并且有了两套潜水设备,瞬间再度感到了那种腰包鼓鼓的感觉。

    经历了如此的大起大落,我们就再也不敢掉以轻心。

    由于我和胖子休息的非常好,这一夜就换成了黄妙灵和韩雨露,她们两个是真的累坏了,我甚至听到了两个人她说一会儿梦话,她又说一会儿梦话,但一个字都没有听清楚。

    我问胖子:“还有烟吗?”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这么高的树上抽烟,你丫是不是不被攻击坑的啊?”

    我说:“别他娘的废话,到底有没有?”

    胖子摸了摸自己的怀里,从里边取出一个铁盒,早已经扁的不像样了,他嘴里嘟嘟囔囔地大骂了陈老板那些人一顿,说什么这可是他这次出来特意准备的,甚至里边还放了防水布,可没想到被这样糟蹋了。

    打开了铁盖,胖子从里边拿出两半截递给我,我跟他要跟整的,他说没有,这还算是最好的,而他就拿出了三半截,两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可怜。

    接好之后,我就用一大片树叶挡着,抽的时候就把头伸过去,这样就不会被任何人或者动物发现,这是红龙交给我的,是他们在站岗时候使用的小技巧,而我在树上就更好隐藏了。

    想到了红龙,自然也会联想到盲天女和阿红,此刻也不知道她们是死是活,要是被野人掳走,虽然可能惨点可不至于危机生命,可要是被这种合趾猴抓到,那自然是有死无生了。

    这是我拥有了盲天官势力之后的第一次带队倒斗,就有了如此“辉煌”的战绩,估计也就是最后一次了。

    毕竟,作为一个带队者,结果只有自己和少数人回去,队伍死了那么多人,下次就不可能再有人肯听从我的号令了。

    不过,我又一次决定这是最后一次,这次是不得已而为之,看来我还是不适合做这一行,如果我是一个老师,那就是在误人子弟,如果我是个医生,那就是害人性命。

    胖子好像看出了我想的事情,就说:“小哥,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想的再多也没用,这都是命,人有时候不信命不行!”

    我苦笑问道:“你是让我信命,还是让她们?”

    胖子说:“让所有人。有事情,那就是命该如此,所以强求不得,这次就当是涨经验,下次一定会比这次做的漂亮。”

    我没好气地说:“这种经验我宁可不要,以后不再倒斗了!”

    “看看,你丫的又说这话,胖爷听得耳朵都快起茧了。”

    胖子吸了口烟,说:“你也不要气奈,这里可是神农架,即便你一个人回去,就算摸不到冥器,同行也会把你当成神供着。”

    胖子的话,无疑像是一支强心针,让我瞬间整个人就豁然开朗,他说的没错,这里是中国最为神秘的神农架,和百慕大那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如果一个船长能够从百慕大回去,即便只剩下他自己,那还是会有船员前仆后继去找他。

    因为没有人会在意死了多少人,只会在意船长有过这样的经历,还活着回去了,必然会被一部分人所敬仰,这就是现实。

    我点了点头,说:“不管怎么样,我答应过官爷,我必须要找到这个墓葬,或许这次真的能救他的相好的。”

    胖子说:“没错,通过这些野兽的变化,估计肯定有什么独特的东西,而这个东西就会让动物加强,那很有可能会治好老娘们的病。”

    我没有再说话,把烟头掐灭丢到了树下,期待着又一次的黎明到来。

    这已经是我们进入神农架之后,第六个黎明了。

    虽说现在还没有想到墓葬,但已经不远了,估计有今天一天的时间,打死也能到那一块空旷的地域,那应该就是我们的终点。

    简单地吃过了早饭,我们出发了。

    几天下来,走这样的路已经习惯了,就如同一台不知疲惫的机器,一直在周而复始着一个动作,虽说没有了帛书,但方位早已经确定了好多次,所以根本不可能走偏或者走错。

    果然,在下午一点的时候,我们到达了帛书上的开阔地。

    在密林中的时间太长,许久没有见到如此刺眼的阳光,适应了好长时间才不用在眯着眼睛,开始一边吃牛肉罐头,一边打量起来。

    放眼望去,要不是在视线的尽头还能看到绿色,我都以为是到了大戈壁中,这快开阔地太大了,估计直径应该在五公里左右,呈现一个圆环状。

    最让人奇怪的是,四周绿树草木成荫,而且这里又是低洼地段,应该会更加的水垠草长,可这里太过的荒凉,以至于在远处出现的人都可能看的清清楚楚。

    胖子最先发现那些人,一共有四波,每个队伍里边的人不多,最多的不超过五个,最少的只有三个人,他们坐在各自的进入的入口,只是一个个的黑点,所以并不知道对方都是什么来头。

    黄妙灵问我:“小哥,你说这四拨人有可能有咱们的人吗?”

    我狠狠点头说:“一定有。”

    其实,这也算是我最为美好的愿望,希望其他人都还活着。

    而且,毕竟这是有根据的,这次倒斗有我见过的陈老板一拨,还有胖子他们见过的神秘三人,应该不会再有其他人了,就算有那给他们算是一拨,怎么有一拨也是我们的吧!

    我们这样望着他们,他们一定也这样望着我们,加上我们五拨人,正处于这个圆环的不同位置,如果从我们这些人之间拉上几条线出来,一定会出现一个五角星,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某种神秘力量的特意安排。

    我说:“在不明敌我的情况下,我们尽量还是和他们保持距离,大家各自朝着中心走,那肯定有个先后,所以我们不能做那个最前面的,也不能做那个最后的,这就需要精心安排一下了!”

    胖子笑道:“安排个屁,总有一拨要走在前面,也总有一拨在后面,大家谁都想要最适合的时候过去,那我们总不能就这样耗着,耽误的可是大家的时间!”

    韩雨露说:“不用耗了。你们看,已经有人出发了!”听了她的话,我们都不由自主朝着那四拨人看去。

    果然发现其中的一拨三人,刚开始朝着这片荒芜开阔地的某个方向走去,他们并不是往中心走去,也是很有选择性地走着。

    看到这一幕,我比较纳闷,不管任何国家的人,一般潜意识会觉得在中心处的东西一定是最好的,应该朝着正中心才对。

    但这样做也没有什么诡异,反倒是恰恰证明这三个人中一定至少有一位高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