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危险与机会并存
    防毒面具非常的先进,是那种鼻吸式的,只会堵住嘴和鼻子,使用起来非常的便捷,而且他们的潜水设备是我没有见过的,总之分量轻,用起来也颇为方便。

    把防毒面具装进了背包里,在他们整理完装备之后,便再度以之前的队形出发。

    一路上,我看着他们将一些铁罐罐头藏起来一些,并且做了标记,看样子他们是为从墓中出来的时候做准备。

    “真他娘的贼!”在他们操作的时候,胖子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我白了他一眼,问道:“你当时就没有想到吧?”

    胖子冷笑一声,说:“胖爷自然也想到了,只不过我们的食物全都聚集在我们点篝火的地方,胖爷根本来不及像他们这样去做。”

    我皱着眉头问:“那你没做标记吗?”

    胖子快速点了点头说:“当然做了,你看到哪颗树刻着太极图案,下面就是那些罐头。”

    我叹了口气说:“现在也用不上了,如果我们有幸能活下来,那他们这些也够我们用了,不过他们毫不避讳地当着我们的面这样做,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胖子无奈地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那些人已经走了过来,他只好闭上了嘴,然后像是一头勤奋的老牛,开始了他漫长的带路生涯。

    一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是路上耽搁了太长的时间,而且在这种环境下,我们只走了五公里的路程。

    路上有一些不要命的野兽时不时出来偷袭,其中就以几头豹子最为强悍,不过它们的命不好,碰到这么一群补给充足家伙,自然被枪杀了。

    日头偏西,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陈老板六个人非常谨慎,便是不再走了。

    大概先前他们吃过这样的亏,所以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不过换成是我带队也不会再走了,晚上之前要做的前期工作非常的繁琐,所以只得停了下来。

    有过一天的相处,毕竟人还是感情动物,他们对我们已经没有了之前那么警惕,也许这是表面的,可之前连表面也没有,所以气氛就缓和了下来,我们两个也能坐在篝火旁吃铁罐头了。

    查尔斯还拿出了一个特别的水壶,里边装的不是水,而是米酒,并且在酒里还掺杂了辣椒,每个人只是喝了几小口,毕竟这种地方太过潮湿了,少喝不会有什么影响,反而能驱驱潮起,并且晚上能睡得更香一些。

    有过和黄妙灵这么长时间的交往,我和胖子也能认出一些有利于外伤的草药,所以在沿路就采集了一些,现在嚼碎了开始往自己身上敷草药。

    如果现在有面镜子,我保证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昨晚实在被打的够呛。

    我们两个互相给对方够不到的地方敷了草药之后,然后就开始去睡觉,毕竟他们绝对不会让我们守夜,生怕我们借机逃走,或者是对他们不利。

    但是,确实我们也是这样想的,表面的缓和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有过昨夜和今天下午的睡觉经历,我再也不会睡不着了,几乎往树上一靠就开始迷糊,然后就睡着了,偶尔还会听到有人在聊天。

    只不过,由于语言不同,我也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不过我终于知道他们是怎么用不同语言聊天的,

    原来,在他们的耳中在出发的时候做了一个小手术,就是把微型的语言转换器植入到了耳中,所以他们才能如此的交谈,要不是那个陈老板无意中提了一句,打死我也想不到还有这样的技术。

    大概是夜里十一点左右,我当时也没有看表,只是被一种从未听过的奇怪声音从睡梦中惊醒。

    那像是鸟叫,但又比鸟叫的声音浑厚,而听到这种声音的瞬间,陈老板那些人都带着恐惧的表情站了起来。

    胖子也醒了,这是他为数不多的自己醒来,大概是觉得这种声音太奇怪了,就问我:“小哥,这是什么动物的叫声?怎么这么瘆的慌呢?”

    我摇头说:“小爷也不知道,之前也没有听到过,应该是这片区域特有的物种吧!”

    陈老板他们已经把枪上了膛,陈老板说:“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杀死安妮的那种东西又出现了。”

    即便他不说,那些也异常的紧张,显然他们之前对这种声音的记忆非常的差,而他这么一说反倒是让我和胖子也跟着有些担心,我们两个就摸出了工兵铲,双手死死地抓住了手柄。

    胖子问:“陈老板,究竟是什么东西?把你们吓成这样?”

    陈老板咽了口唾沫说:“不知道,那些东西的速度极快,每次只能看到一个类似灰色的小孩儿影子,你们也见了,我们那个同行的金发女人就是死在这东西的手里。”

    这么一说,我更胖子就更加紧张,毕竟我们亲眼目睹了那个女人的惨状,不过吃内脏的动物我倒是知道一种,那就是狼,现在的家狗也偶尔生吃内脏,这就是与生俱来的天性。

    我立马就问道:“是不是狼?”

    陈老板说:“不是,应该比狼小一些,只是速度快的令人子弹都打不到,等一下你们要跟紧我们,别让这些东西给干掉了!”

    我和胖子相视一眼,顿时两个人都有一个同样的念头,那就是这可能是一个机会,与其面对这些人,还不如面对野兽,。

    样至少我们还有生存的希望,毕竟野兽不会骗人,它们就是要吃人,不像这些人吃人连骨头都不吐。

    四周的叫声越来越密集,好像有无数的某种东西出现,一时间四面都是叫声,在没有交上火之前,我和胖子还不能拔腿就跑,这个契机我们不能放弃。

    可是,陈老板比我们要鸡贼的多,他立马让松下和朴一锡站在了我们不远处,并且冷声说道:“看好他们两个,要是等一下他们不跟着我们跑,直接干掉他们。”

    一下子,我和胖子就满脸的沮丧,毕竟我们只有两把工兵铲,面对两条自动步枪,那是分分钟会被撂地的节奏,不过我知道胖子是不会放弃的,从他眼神中就能看得出。

    动物的叫声无非就是求偶、宣布领地、恐吓其他入侵者,还有一个就是战斗的号角。

    我觉得不可能是前者,而后面的三个都完全成立,显然我们是到了它们的势力范围,而且这还是一个超级大的家族。

    这样的场景我并不是没有遇到过,之前的蛇、蜈蚣,甚至是诡异的鬼手藤蔓,但这肯定又是一种新的物种。

    或许也可能是一种比我们人类生活在这个地球上时间都长的神秘物种,就好像国宝大熊猫一样,这些野兽都生活在特定的地方,就比如这神秘莫测的神农架中。

    忽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旋即几条火舌喷了上去,而这东西的速度正像是陈老板说的,那真是快到无与伦比,我想不到有那种动物的移动速度,居然超过了子弹。

    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一万个……

    无数的黑影就好像暗夜行者一般,在头上的树冠里边飞来飞去,但不难看出这种东西应该是长着灰色的毛发。

    而且我还看到了一个细节问题,那就是子弹并非打不着这些东西,而是在一个中弹之后,不论是否死亡,立马就会被一群扑上去咬成碎片,没有丝毫的停顿,一切都是那么恐怖的行云流水。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浑身就有些发抖,其他人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从未见过如此凶残的野兽,居然连同伴的尸体就会吃掉,估计也就是人在饿疯的时候,其他同种类真是闻所未闻。

    子弹就像是不要钱地四面开花,我和胖子一直盯着松下和朴一锡,但他们也时不时扫我们两个一眼,但手里的子弹换了一个弹夹又一个。

    胖子侧了一下头,对我说:“小哥,他们每个人就六个弹夹,等他们打完这六个弹夹的时候,肯定就要填装子弹,到时候我们就往十点钟方向跑,不能用丝毫的由于,毕竟这里边都是树木,他们很难打到我们的。”

    我点了点头,已经开始缓缓地吸气,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们的弹夹,毕竟这样的消耗弹药情况下,随时可能就是下一秒。

    这种不知名的野兽,它的叫声奇特,而且速度奇快无比,最主要是它并不像其他野兽那么畏惧篝火。

    这绝对是大自然中的异数,我既想陈老板他们的子弹快速打光,又想再顶一阵子,因为我不知道一旦停火会发生什么。

    子弹的消耗量要比想象中的要快,但苦苦支撑的他们如此阻挡,就是不愿意离开篝火,到黑暗中和这些野兽搏斗,那无疑和死亡没有多少区别。

    终归,子弹还是有打完的那一刻,听着连续不断撞针击空的声音,我心里的恐惧、紧张、激动等复杂的情绪开始汇聚。

    但是,胖子还是低喝一声,说:“跑!”说完他就猛地推了我一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