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夜间遭袭
    甩了甩脑袋,我觉得自己是想多了,大概就是这白野人太过霸道,周围连任何东西都没有,可是我忽略了一个最为致命的问题,白野人所在的石棺,简单点可以说是它的作息时间。

    木柴燃烧的速度要比想象中的要快,连那一大四小的木头箱子都烧光了,我估计等不到黄妙灵和韩雨露换班就会烧光,所以肯定是要出去找木柴。

    可是,一个人肯定是不能去,但两个人都去又没有人守夜,这就是现实的问题摆在了我的面前。

    我打算一会儿叫醒胖子,我们两个在附件找木柴,同时也叫醒黄妙灵和韩雨露,让她们两个保持清醒,等我们回来再让她们接着睡。

    等到后半夜黄妙灵她们肯定也会出去找木柴,反之我和胖子就要清醒一段时间。

    觉得自己的想法如此完美,我忍不住神经病似的笑了几声,胖子翻了个身,嘴里嘟囔道:“大晚上笑个屁,不怕鬼来找你!”

    我白了他一眼,说:“睡你的觉,一会儿还要让你跟我出去找木柴。”

    胖子也不知道听清楚没有,胡乱地应了一声,说他喝不了,再喝就醉了,气的我都想上去踢死他。

    这家伙这入梦也太快了点,根本没有什么过渡,反而搞得我郁闷不已。

    一个人那是非常的无聊,也不知道胖子是怎么度过的,我扫了几周几眼,忽然发现好像有些不对劲,就端起枪上了膛,朝着不对劲的地方走了过去。

    瞬间,我忽然想了起来,因为这里之前堆放着我们带不走的物资,还有我们替换下了的装备,此刻一件都不剩了,甚至我连一颗弹头都找不到,这就太过奇怪了。

    无奈之下,我还是把胖子从睡梦中提醒,他有些生气地问我怎么了?我反问他那些东西哪里去了?

    胖子“哦”了一声,直接倒下身去睡,同时说:“胖子在右边砍断了那些树根,把那些东西都推下水了!”

    “什么?”我有些反应不过来,就提着他的屁股问:“为什么要那样做?”

    胖子三百六十度翻了个身,像是懒驴打滚似的,不耐烦地说:“操,难不成胖爷还跟别人留着?万一有人用这些东西偷袭我们,到时候吃亏的就是我们自己,你他娘的怎么好像十万个为什么,能不能让胖爷好好地睡一觉?”

    一听这话,我就有些哑然,换做以前我肯定会反驳他,给他讲一些“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大道理,可现如今我知道胖子的做法是对的。

    物以稀为贵,我们身上的装备可能是所有队伍中最好的,那如果碰上之后,我们将掌握主动的话语权。

    四周还是一片死寂,我看了看表,才他娘的过去十分钟,我怎么感觉好像有几个小时似的,那种无聊的痛苦,还要警惕四周的变故,对于我这个几乎就是精神病患者,那可以说是一种绝对的折磨。

    没事干,我就开始望着篝火发呆,同时想着很多的事情。

    如果我盲天官在天有灵,他现在应该在看着我,看我正在帮助他完成死后的遗愿,如果真是有地府,那他一定会含笑九泉的。

    再想想陈文敏,说不定她此刻已经吃上了太岁,也不知道对她身上那种怪病有没有作用,接着不由地也让我想起死去的那些同行,这一路上的经历真是让人唏嘘不已啊!

    而盲天官的死,说不定就是那种怪鱼肉要了他的性命,但是肯定为一个女人这样去做,那他必然是深爱着这个女人,那怕是去死也在所不惜。

    又想到陈文敏在盲天官的灵柩前大哭的模样,我的心放佛再次被无形的打手捏了一把,疼的我有些想要掉眼泪。

    这也就是那一辈的人,而现在的夫妻之间,就印证了一句古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再也不可能有那样的事情发生,殉情也就变成了一种传说。

    我忍不住打开手电,照了照树上的黄妙灵,她睡得正香,那一脸的恬静,让人有些忍不住想要去保护她。

    可是我知道,她保护我还差不多,要不是我在风水上现在有着一定地位,我或许只能坐在铺子里等着她回去。

    又往上一照,就看到了皮肤极白的韩雨露,这让我想到她曾经躺在棺材里边的情景,后来她出现的时候一身白衣,也和现在这样面无表情,有的只是眼神中的迷惘和失落。

    现在想来,应该是她对这个新世界的陌生,就像是这个世界对她陌生一样。

    现在还有一些人在死后保留尸体,希望几十年上百年之后,科技会发达到让他们起死回生,可那样真的好吗?

    我从韩雨露的身上看到,那种孤独感是非常难受的,不过至少她还有事情可以做,而那些人复活了又能怎么样呢?

    只怕到时候他不会有韩雨露这么强的抗压能力,至少韩雨露还有一技之长。

    忽然,一双没有任何波动的眼睛出现了,韩雨露大概是被我的手电光晃到了眼睛,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但她不像是我们那种刚醒来还迷糊的状态,而像是刚刚闭上眼睛,又睁开一样。

    我连挪走手电光的勇气都没有,被她那双眼睛看的完全怔住了,可是韩雨露在睁开眼睛之后,立马解开了自己身上的绳子,接着就从树上跳了下来。

    我不知道自己的嘴张的有多大,肯定是到了我最大的限度,因为韩雨露处于整棵熟的最高处,距离地面有十几米,这要死掉下来还不直接摔成肉饼啊!

    立马,我天真地跳了起来,张开双臂想要去接住她,只见她在掉到距离地面还有差不多三米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玩蹦极似的,又往上弹了一下,原来是她手里一直抓着绳子,难怪这么大胆子。

    我暗想:韩雨露不是那种喜欢卖弄的人,为什么她会在我面前表演这种杂技呢?

    瞬间,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下意识地朝着自己的四周一看,此刻已经有几个猫腰状的人影,出现在了我和胖子的身边,手里还拿着倒映着火光的军刺。

    “我操!”我下意识地大骂了一声,就像扑到篝火旁摸枪,可是在我刚有这种动作的时候,自己的后脑地猛地一击,直接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绳子死死地捆住,和我背靠背的正是胖子,不远处黄妙灵也被捆在一颗树上,我们的背包已经被翻找的不成样子,散落在我们的不远处。

    而原本属于我们的篝火旁,此刻正坐在六个人影,他们和我们的情况也差不多,衣服都是条状的,但此刻正吃着铁罐罐头喝着水,时不时朝我们这边瞟一眼,然后露出了一抹令人不爽的嘲笑。

    “小哥,醒了?”看不到胖子的脸,但听到他压低的声音。

    我悄声问:“这是怎么回事?”

    胖子说:“很明显,我们被偷袭了。这六个人就是胖爷跟你说过,那个外国妞的尸体还在旁边。唉,我们就不该在原地休息,这下麻烦可大了!”

    我有些悔恨地叹了口气,说:“这都怪我,要是换成你们,估计他们就不会这么轻松了!”

    我感觉到胖子摇了摇头,他说:“话不是这样说的,其实胖爷感觉周围怪怪的,一直没有敢睡着,枪也抱在怀里,可是没有想到他们居然有高手!”

    “你们两个闭嘴!”一个粤语口音的中年人呵斥道。

    “呸!”胖子唾了一口说:“你个狗汉奸,带着一群外国佬来咱们国家偷东西,你还要不要脸,你祖宗的脸都让你丢光了!”

    那中年人说:“我祖上是香港人没错,但现在国籍已经不是中国,怎么就能说是汉奸了?”

    我冷哼一声,反而也豁出去了,说:“看样子你还是个侵略者了?”

    中年人没有说话,只是怪笑了两声,便站了起来,他的手里还拿着枪,朝着我走了过来,二话不说先把枪口顶在了我的脑门上。

    看到这样的情况,胖子立马叫道:“我去你大爷的,有本事冲着胖爷来,别欺负我们家小哥!”

    我是真的豁出去了,知道落到这种人的手里,结局那已经是注定的,便说:“胖子,小爷还没有软到让你替我出头!”

    说完,我死死地盯着那个中年人说:“来啊,打死小爷!”

    说实话,我是怕的要命,可是看着黄妙灵正用心疼的眼神看着我,而这六个人又用那种不屑的眼神盯着我,我的大男子主义瞬间就盖过了一切的恐惧,转化成了愤怒。

    中年人说:“想死?没那么容易!”

    他环顾了四周一圈,不知道在看什么,然后蹲下身子,和我面对面地问道:“后生仔,你告诉老子,你们把我们的东西藏哪里了?”

    “什么东西?”我下意识地脱口问道。

    中年人冷笑道:“揣着明白装糊涂是不是?当然是我们的补给品啊!”

    我想都没想直接说:“喂狼了,你去四周找找,说不定那些狼还没消耗呢!”

    啪啪……

    一连几个响亮的耳光甩在了我的脸上,打的我双耳嗡嗡作响,同时脸也火辣辣疼,过了一会儿才恢复了听觉,他继续威胁道:“你他妈的到底说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