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空中飞机
    在我通过罗盘感应风水中的灵气强弱,可以断定我们到墓葬的距离,再观察帛书上的路线图,是可以确定我们现在所处的大概位置。

    “现在我们应该在这里。”我指着帛书上的一处,说。

    胖子直接问:“你就说还有多远。”

    我说:“你学的东西就还给你师傅了?自己不会过来看?”

    胖子点了支烟,说:“有小哥你在,胖爷懒得去盘算,而且刚从估计是瞄的时间太长了,现在眼睛有些发酸,你直接说了吧!”

    “你他娘的有一点儿说对了,你就是懒。”

    我白了胖子一眼,但还是说道:“从这上面来看还有差不多五公里,在我们要穿过这片密林之后,就到达了神农架的核心,上面好像并没有描绘代表树木的图案,估计我们将会看到一块很大的开阔地,而墓的入口就在这块地的中心。”

    胖子往树干上一靠,说:“我操,居然还有这么远,这神农架比胖爷想象中的要大的多,要是胖爷能买架直升机,直接飞到中间,那不用和这畜生眼对眼!”他瞥了一眼树上白野人。

    我冷笑道:“用直升机倒斗也就是你他娘的能想的出,要是我们不到这里,根本就无法确定墓葬的位置,你最多也就是在天上转一圈,然后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胖子说:“胖爷可以搞个小型战斗机嘛,小哥你在地下找,胖爷在上面掩护你,一旦你确定了位置,胖爷立马放梯子让你上去,咱们直接飞出去!”

    我说:“那晚上呢?你的直升机停哪里?难不成挂树上?”

    胖子翻了个身说:“操,胖爷再也不跟你讨论前进的盗墓技术,以后你丫的还是两条腿,胖爷就是螺旋桨!”

    我又反驳了他几句,可胖子已经开始打呼噜了。

    这让我非常的郁闷,也不知道他是真睡着了还是故意的,总之我们再也没有说话,黄妙灵靠在我的肩膀上,就这样开始短暂的休息。

    白野人的耐心明显要比狒狒、猴子之类的强太多,它就像是一个很有心机的人类,一直就蹲在树上,不断地在找我们的破绽。

    每过一会儿白野人都会尝试着往下爬几下,但看到我们有人站起来,他又回到了原地,不厌其烦地重复着。

    等我们休息的差不多的时候,胖子问黄妙灵:“灵妹妹,你说咱们什么时候干掉这家伙比较合适?”

    黄妙灵摇了下头,片刻又开口说:“虽然它是个威胁,但就像小哥说的那样,它也能帮助我们,我看在我们进入开阔地之后再说。”

    “我的天啊,胖子真想打死它个龟孙!”

    胖子扬天大叫,把那白野人还吓了一跳,他说:“意思就是说,这家伙要还有跟我们五公里?”

    韩雨露说:“动物的领地性很强,也许这一带还是它的领地,等我们到了下一个野兽的领地,也许它就不敢再跟了,甚至还可能和对方打起来,那样我们就轻松多了!”

    我点头说:“韩雨露说的没错,我看也跟不了多久了。”

    看了看表,我继续说:“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半,最多再有三个小时天就黑了,我看我们就先在白野人的领地里边休息一晚,毕竟它还是很怕我们的,要是到了新的地方,说不定又会遇到什么更加恐怖的野兽!”

    黄妙灵说:“那我们也不能就这么待着,再往前走一段,如果这白野人退回去,我们也就跟着退回去,如果它继续跟着我们,说明就还没有出了它的领域,那样我们也不会被别人捷足先登!”

    我们都同意了,然后就简单地整理了装备,现在还没有找到墓葬,所以也没有什么东西能丢弃的,只是规整了一下,让背包看起来更加有序,到时候找什么东西也好及时拿出来。

    又走了一个小时,本来我们还打算再走半个小时,可地上出现了一具尸体,这让我们不得不停下来观察。

    死者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她的长相即便是东方人的我们来看也非常的标致。

    在她的胸口开了一个打洞,里边的内脏都不见了,有明显的撕咬痕迹,只是奇怪为什么只被吃了内脏,其他部位反而毫发无损。

    黄妙灵检查了一下,说:“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直接攻击了胸口,瞬间导致死亡。”

    韩雨露走到一棵树旁,仔细打量了一下,说:“这上面有弹孔!”

    我们过去一看,就发现确实是弹孔,很快在周围的树上也发现了,从弹孔的走向来看,应该是有什么东西从树上俯冲下了,虽然受到了猛烈的阻击,但还是有人死亡了。

    胖子检查了这个外国女人的装备,找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还有把手枪,只是枪里已经没有了子弹,这让胖子就感到非常的奇怪。

    我问他:“胖子,干什么苦大仇深的?人家只不过是把子弹带走了,难不成还给你留着啊?”

    胖子摇头,说:“小哥,你丫的真是猪脑子,你不记得胖爷跟你说过的话吗?我们和他们在湿地中遇到攻击的时候,已经把子弹打光了,可现在它们又是从哪里来的子弹?如果他们有心留一些,可为什么这个外国妞身上又没有了?”

    他这么一说,我顿时也感觉非常的奇怪,按理说这是不应该的,而且看这些弹孔,应该是一种全自动步枪打出来。

    如此大量的子弹,加上之前他们的消耗,估计至少要有两头牛给拖着,要不然人力是不可能带这么多子弹进入的。

    韩雨露一指上方,这时候我们才发生那白野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我立马就说:“不管他们的子弹是怎么来的,我们必须离开这里,他们有这么多子弹都死了同伴,而我们就更危险了。”

    韩雨露却摇头,说:“不是这个,我是让你们听上边奇怪的声音!”

    这么一说,我们立马就屏住呼吸,仔细去聆听上面究竟有什么声音,起初只是听到远处传来野兽的咆哮和虫鸣鸟叫声,可再仔细一听,我们三个人都愣住了。

    胖子骂道:“小哥,你狗日的不是说没有飞机吗?你告诉我这不是螺旋桨发出的声音,快告诉我!”

    我整个人都有些失神了,不错,那正是直升机螺旋桨发出的声音,但又不是那种战斗机,好像还是大型的运输机。

    顿时我的心里有一亿只草泥马在奔腾,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妙灵说:“先不要管这个,小哥说的没错,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我们立马就打算往后退,可这时候螺旋桨的声音越来越近,在我们刚离开没有十几米的时候,透出高大的树木隐约可以看到一辆大型的运输机在天空盘旋,很快就不知道把什么东西投掷了下来。

    胖子抱着头就跑,同时大叫道:“快跑啊,丢炸弹的来啦!”

    我们哪里还顾得看究竟丢下的是不是炸弹,撒腿就开始往来的方向跑,可跑了没有二十几秒,地面就猛地响起了一声沉重的落地声。

    我心想这下完了,这点居然即便我是飞人,也估计要挂了。

    可是几秒之后,并没有传来爆炸的声音,反而是我们勉强出现了一只面目狰狞的白野人,正是刚从那只。

    白野人一只眼是独特的标准,此刻双手还抱着一根三米长,但比我腰还粗的枯树,嚎叫着朝着我们四个人冲了过来。

    看到这情况,胖子骂了一声:“他娘的,以为丫的是不打算跟了,没想到这家伙是去找武器了。”说完,直接一枪打了过去。

    可万万没想到,白野人就是那么一挥手里的枯木,子弹直接就打在了木头里,也不知道这是凑巧,还是有意为之,但高大的身躯带着一股扑面而来的劲风,已经冲了过来。

    我叫道:“死胖子,这家伙放大招了,跑啊!”

    话音刚落,白野人已经到了我们面前,而我们是顾忌那边可能是炸弹,所以一直迟迟没有动身,现在一看左右也讨不得好,而且那边并没有爆炸,直接就折返回去。

    畜生就是畜生,那怕它的名字里带着一个“人”字,野人也只是长的像人,并没有人那么强的逻辑思维。

    本来白野人的身躯高大,现在又加上一根枯木,在这种丛里之中不断地碰撞,它在追击我们的时候自然需要不断地调整位置。

    我们撒开腿就慌不择路地跑,但下意识还是选择性地往神农架的腹地方向跑去,一个大概是因为还惦记着墓葬,另一个是想着逃离野人的领地范围。

    跑了十分钟,倒是和野人拉开了一定的距离,而野人还是锲而不舍地追击着,胖子口里的脏话不断,我也懒得再去提醒他节省体力。

    毕竟,我又上气不接下气了,这是短时间不断进行体力大量消耗造成的影响,但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隐约中,在前方出现了一个什么东西,我们四个都愣了一下,然后胖子说道:“不用怕,好像是个箱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