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泥泞沼泽
    我也眺望了进去,这才发现正如胖子所说,里边已经没有了动静,甚至连手电光都没有了,看样子那些家伙是凶多吉少了,我开始怀疑这五个人的智商,不是白痴谁干得出这种事情,同时对于湿地里边的情况,更加抱以敬畏的心态。

    黄妙灵说:“好了,大家都抓紧时间休息,明天一早我们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顿了顿,她继续说:“守夜的人要换成两个,以防那些人没死来找麻烦,同时也提防湿地里边的一些东西爬上来。”

    其中一个叫金鱼的家伙,对着所有人摆了摆手说:“都他娘的聋了?没听到老板娘发话了吗?都去休息,该谁守夜了,赶快上两个。”

    胖子说:“该你家胖爷了。”说完,他又摸出了一支烟,非常郁闷地抽了起来。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又朝着湿地里边扫了几眼,只好钻进帐篷里边休息,毕竟明天一早进入湿地肯定也不会太平,现在最好就是养精蓄锐,准备想办法进入湿地。

    此后,一晚再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我一觉睡到了天亮才醒来。

    早上的密林中有一层如纱的薄雾,我再次暗自庆幸没有下雨,否则不光是湿地里边的情况会变得更糟糕,就连早上的大雾也会遮天蔽日,只能等到雾气消散了才能进入。

    简单的吃了些东西,我们便商量了通过湿地的办法,这点自然是刘桂香的帮忙来解决,他的办法就是在脚上绑上木板,说白了就是增加在湿地中的受力面积,那样虽然走起来如同大鹅似的,但同时不容易陷下去。

    对于他这个办法,我们都选择接受,然后一行人就开始去砍伐一些木材做“脚蹼”,这种办法其实通过情况比较一般的湿地还算有用,可要是情况糟糕的地方,那就等同于找死。

    刘三妹没有了胖子的追捧,其他人好像开始不合她的心意,毕竟只是一个小姑娘,喜欢被人众星捧月,所以她反而开始有意无意地和胖子没话找话,反观胖子就变得爱答不理。

    我不知道这是胖子在玩欲擒故纵,还是他本来就是这样。

    我也算是了解胖子,这家伙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事情非常的专注,一旦这件事让他觉得没什么意思,他就会是现在这幅模样。

    在鞋踩在木板上,用绳子拴在自己的小腿上,我试了试这种办法,发现还真的没问题,这就好像两只小船似的,我们就脚踏两只船站着,非常的平稳,只要保持一定的速度,那是很难陷下去的。

    我们最后收拾了一下装备,将篝火灭掉,便一行人以我、胖子和红龙三个人打头,朝着湿地里边进发。

    起初走那么几十步还感觉非常的靠谱,可多走几步就变得摇摇欲坠,不是绑的绳子松了,就是木板陷在了泥泞中,那真是苦不堪言,这段路将是异常的艰难。

    走到了昨晚发生枪战的地方,只看到有一些不属于人类的印记,但并没有看到什么尸体之类。

    仔细去看那些印记,我发现那些印记应该是和我们一样,也是用木板过湿地的方法,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料到在这里出现的变故。

    我们找了一处能立足的地方站着,这应该是陷入湿地中的大石头,具体有多大说不上来,完全都掩埋在湿地下面,露出的地方勉强能站几个人,有的地方才能站一个人。

    胖子蹲在身子,从水里提上来一个满是污泥的东西,他将东西上的污泥简单地刮掉,然后就看到一个手电筒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这同样也是一个狼眼手电,显然也是盗墓贼的专业配置,看样子我昨晚猜测的是对的,只是不知道到底情况怎么样,我忍不住往水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生任何有证明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东西。

    胖子将那手电里的电池取出来看了看,大概是还有电量,他就把电池装进了兜里,而那手电直接甩回了泥泞中,嘴里骂骂咧咧也不知道又在抱怨什么。

    我招呼众人说:“这个地方不是落脚之处,还是尽快离开这片湿地,要是晚上还走不出这里,我想接下来我们就会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

    听我这么一说,都知道这不是在危言耸听,立马继续往深处走去,也不知道在里边等着我们的又是什么。

    我个人觉得应该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但前提是要离开这片湿地,否则号称“地球之肾”的湿地,会给我们好好地上一堂自然加生物课。

    我们已经全速前进了,但比平常走路也快不了多少。

    要知道沼泽就是湿地的一种,里边的水域有些处于静止状态,有些则是流动向某处,其中的水也比较复杂,有淡水、半咸水或咸水水体,幸好现在低潮时期,水深不超过六米。

    有刘桂香、刘三妹连同红龙这些曾经有过湿地经验的人来领,我们尽可能绕过沼泽,多走一些安全的区域。

    可是这样一来自然会耽误功夫,有一段路程我们绕了很大一圈,足足耽误了一个多小时。

    在湿地中,可以看到最多的生物就是鸟类,各种鹬类、涉禽类的鹤和鹭、游禽类的鸭和雁等等时而看到,不过在我们稍微一靠近就飞了起来,显然这些鸟类对我们保持着绝对的警惕性。

    其中不乏有青蛙和蟾蜍,时而也能见到几条水蛇从身边弓形游过,但它们并不攻击我们,反而对于我们也十分的畏惧,所以都避开我们游走,不过水中蛇大多是无毒蛇类,只要不是巨蟒,就并不用担心。

    虽说我知道水中的各类鱼也不少,但却很难看到踪影,毕竟这水并不是那么清澈,又有大量的天敌在水面虎视眈眈,只能偶尔看到吐出一串水泡,然后鱼尾一甩划出一道水痕,留下一圈圈的波纹消失不见。

    开始我们都处于极度警惕的状态,可长时间下来就有些受不了,尤其是对体力的消耗,我们只得把大部分注意力放在行走之上,那两块木板仿佛有千斤重,留下一大片喘着粗气的声音。

    红龙他们用木棍狠狠戳子水下,确定可行才招呼我们继续前进,有句老话说的好“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偶尔他们也会身陷沼泽之中,被我们后面的人硬生生地救了回来。

    夕阳西下,余晖斜照在了水草横生的湿地之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和幽邃,而我们才勉强走了没有一千米的距离,看样子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要发生了。

    胖子招呼了一声,说:“兄弟姐妹们,看样子今晚我们是要连夜赶路了,大家做好思想准备,别到时候哭爹喊娘的,胖爷会把他一脚踹进泥里边去!”

    我骂道:“死胖子,你别他娘的废话了,既然还这么有力气,那帮小爷把东西背上。”

    胖子转头瞥了我一眼,说:“小哥,这话你也敢说,还要不要脸了?胖爷累的都快归位了。”

    他的话音刚落,忽然脚下一陷,顿时就慌了神,大叫道:“前面带队的怎么回事?这里有沼泽怎么不提醒一声啊?”

    在我看向红龙他们的时候,发现红龙他们也陷到了膝盖处,一个个哭笑连连,我们还是老办法,找了比较坚硬的地方,将绳子的一头甩给他们,然后这边的多数人拉那边的少数人。

    一如既往的运作着,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化,看着一个个人顺着绳子爬了回来,而胖子还在哪里乱骂乱叫。

    我本来还想逗逗胖子,可当我看到他快要陷到了腰部,立马就收起了这种心思,再陷下去就说不好他就会被泥水活埋了。

    我问道:“胖子,你他娘的不抓绳子干什么呢?”

    胖子哭丧个脸说:“胖爷也想抓住,可是手不知道被什么水草缠住了,怎么抓啊?”

    胖子一说我才注意到,原来他就像是正在参加军训一般,正以标准军姿姿势站立着,上身缠绕了几圈黑绿色的条形植物,他又不敢太用力的挣扎,所以只能缓缓地下沉着。

    我来自前自然也查过湿地的地下构成,大体是喜光的乔木层,向下是喜阴耐湿的灌木层,再向下就是喜湿的草本层,还有更深的枯枝落叶层和泥炭层(也叫根部层),其中不乏有一些平常少见的植被。

    这些植被会缠绕任何经过的动物身体,加上淤泥的松软,将动物拉到水下憋死,用来为其提供养料,这典型是属于生物的生存法则,但给人的感觉却有些诡异。

    红龙满身泥巴,也顾不得清理,也许他觉得清理也没有什么用,过一会儿还会搞一身,有些瞎子点灯白费蜡的感觉,所以他已经将绳子打结出一个圆环,对着胖子一丢,直接将他整个人套出。

    胖子赞扬道:“老龙,好身手啊,你有这两下子去那种套圈的地方露几手,保证能赚个满钵而归啊!”

    红龙冷哼道:“知道你是想老子拉你上来,如果你想早点上来就闭上嘴,否则老子等你陷到脖子根再救你。”

    胖子立马乖乖地闭上了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