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黑夜的手电光
    看了看日头,阿红说:“今天不能找地方过湿地了,里边的环境本身就非常的恶劣,这要是天黑了更加难说,看样子我们只能在湿地边缘休息一晚了。”

    没有人不赞同她的话,我现在是毕竟愁怎么过湿地,我们不是红军,没有那个毅力和能力,这点毋庸置疑。

    当年伟大的钢铁战士红军过草地的时候,那损失也非常的大,更不要说我们这几十个人,进去还不够大自然陷阱塞牙缝的。

    我们往回走了几百米,再次找了一片较为开阔的地方点了篝火,虽说篝火会吸引蚊虫,但总归可以避免一些大型野兽的袭击。

    要知道,这神农架里边除了野人之外,还有华南虎、金钱豹、白蛇这些珍贵也恐怖的大型野兽,而火源才是我们最结实的保障。

    由于这一路上比较平静,并没有什么超强度的体力消耗,加上我们都是体质堪比运动员的,所以这点路程虽然不好走,但并没有到精疲力尽的地步,反而每天晚上的休息,让我们个个生龙活虎。

    坐在篝火边,听着一个唱歌不错家伙唱的流行歌曲,看着篝火上烤的新鲜肉食,这种天高任鸟飞的感觉,让我的灵魂都有些升华了。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是非常喜欢在野外探险的,这样可以和大自然零距离接触,但每次都有一些琐事缠身,心里都想的是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墓葬,然后进去把冥器一摸,再也最快的速度回去,所以才忽略了很多美好的食物。

    夜里繁星点点,我们身上都放了驱蚊的草药,并没有太多受到干扰,有人还带了一些自家酿的米酒,所以我们都小酌了一些,是睡觉必备的良药。

    闹腾了一会儿,便各自散去睡觉,今晚我第一个放哨,陪同我的还有几只对我并不感冒的猎狗,它们窝在距离篝火稍远的地方,正在抢食猎物的内脏,对于它们而言,那应该就是世界最美味的东西。

    看在一大片帐篷,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暗自庆幸这次出来带的人多是多了点,但并没有以前管理起来那么乏力,也许是这些人自我约束力强,也可能是我成长的缘故。

    一个帐篷打开了,阿红从里边钻了出来,她的头发随意地披露在肩头,应该是刚洗过头,一股清淡的洗头膏味道散发着,有一种成熟女人应有的魅力。

    阿红坐在了我身边,过了一会儿才说:“小哥,这次真的要谢谢你,没有你的话,我自己真是独木难支。”

    我苦笑着说:“阿红,你太客气了,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

    阿红说:“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什么应该做的,只有愿不愿意去做,我想官爷在九泉之下也瞑目了。”

    我觉得自己跟阿红并没有什么好说的。

    对于她,说实话我一直是抱着可怜她的心理,毕竟她的身世非常的可怜,而我这个人心肠又软,其实我知道像她这样的女人并不需要可怜,但有时候会需要一个肩膀,只可惜那个肩膀不会是我。

    沉默了很久,阿红忽然开口说:“小哥,我师傅说了,如果这次我们回去她已经走了,让我不要找她,而是接手她的产业,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够把时间争取到最短,你应该能理解我吧?”

    我点头说:“其实我每次倒斗都会希望时间最短,只是这些地下的宝藏并没有那么好找,更没有那么好拿,能活到现在我知道不是我的命大,而是身边一直有你们这些人。”

    阿红说:“你也不要这样做,运气也是倒斗的一部分,不过这次没有了霍子枫,只剩下我们三个人身手勉强可以,更多事情将会变得难上加难,我也只不过是睡不着找你聊聊。”

    我愣了愣,忽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确实好几次在斗里遇到危险,那都是以霍子枫为首来解决事情,而我只能提供一些具有参考性的意见。

    现在没有了霍子枫,即便增加了这么多人,我瞬间又觉得之前的安全感消失了。

    忽然,阿红皱起了眉头,她的目光死死地定向了一个地方,同时那几只猎狗也支起了身子,对个阿红看的地方开始龇牙咧嘴,并发出“呜呜”的警告声。

    我以为是有什么野兽,就连忙摸到了枪站了起来,在我看向那个地方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之所以让我惊讶的并非是看到什么罕见的野兽或者是稀奇古怪的事情,而是在湿地中有着几盏手电光在晃动。

    从路线上来看,这些手电光是刚刚进入湿地当中,这表明有其他人也到了这里。

    我设想了几个可能性,结果都被自己推翻了,没有任何游客或者探险队会在晚上进入湿地。

    那唯独只有一个可能了,也是我不愿意相信的,那就是除了我们这一伙盗墓贼之外,还有其他的盗墓贼也到达了这里,而且他们还选择了夜晚过湿地。

    几只猎犬已经跑到了湿地的边缘,开始疯狂的犬吠,显然连这些狗都不欢迎这些未知的盗墓贼。

    瞬间,那些手电光芒朝着我们这边照来,通过距离来看,其实也就是两百多米,可是大晚上根本看不清楚彼此的模样,更加无法确定对方的来头。

    大概是听到了狗叫,很快个个帐篷里边的人都钻了出来,毕竟每个人可以说是体力充足,并没有到达沉睡到雷打不动的地步。

    胖子一边拉拉链,一边往过来跑,问:“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我指了指那些手电光说:“有其他盗墓势力。”

    胖子看了几眼,就扯开嗓子吼道:“喂,对面的是哪条道上的?”

    他的声音几位洪亮,立马惊飞了密林中的一片飞鸟,还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野兽发出的声音。

    对面的人并没有回答,只是把手电光照向了他们行走的地面,我已经看出那至少应该是五个人,属于非常标准的盗墓团队,可要是到了这里,那五个人就显得太少了。

    我初步断定,这五个人不是胆子太肥,就是脑子太瘦,要不然怎么会来这种地方找死,而且还是大晚上过湿地,真是嫌命长的五个家伙。

    五个手电光越走越远,只留下五个模糊不清的背影,本来四周并没有那么黑暗,而是我们所在的篝火旁太亮了,再加上有不少人已经用狼眼手电往湿地里边照,所以更加看不清楚,很快就消失在黑暗当中。

    我们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这算是什么情况,不过我们肯定不会连夜过湿地,这个时候无疑是找死,要知道一些水蟒就在夜晚活动,那要是被卷下去,十有**是小命不保。

    还不等我想的太多,湿地立马已经响起了枪声,隐约还能听到男人的怒骂声,而且我听出他们的语调好像还是北京人,这就更加奇怪了。

    胖子挠着头说:“我操,怎么还是北京人?难道是尾随我们过来的?”

    红龙摇头说:“绝对不可能,我一直在队伍的后边,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人跟踪,我看这不过是凑巧罢了。”

    胖子撇着嘴说:“那这也他娘的太巧了。”

    我说:“如果是北京的盗墓势力,那我们说不定还认识,他们没有必要什么都不说就走进去,难道他们也有地图?还是得到了什么更加确切的消息?”

    阿红说:“我们最好跟过去看看,要是被这些人捷足先登了,到时候我们就百忙一场了。”

    胖子叹了口气说:“阿红,你这可是光长膘不长脑子啊!这些人已经遇到了危险,难不成我们也进去跟着他们一起找死?再说了……”

    忽然,胖子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了阿红那张阴沉到吓人的脸,我也意识到胖子这家伙说话不过大脑。

    这死胖子明明知道阿红怕别人说她胖,死胖子这家伙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典型的找抽型。

    果然,阿红朝着胖子移动了两步,手里的刀握的更紧了。

    胖子吓得连连后退几步,说:“阿,阿红姐,我就是开个玩笑,您,您可千万别当真,这下斗还需要胖爷给你们撑起一片天的。”

    这时候,盲天女抓住了阿红的胳膊,说:“算了吧,你还不知道这死胖子是什么人,和他一般见识,早晚会被他气死的。”

    其他那些人则是一脸诧异和不明情况,显然他们根本没想到单单是这么一句话,阿红居然提着刀就走向了胖子,看样子这“胖”是女人不能说的东西,尤其是对阿红,更是不能提半个字。

    胖子缩着脖子,凑到我耳边,说:“我操,这娘们真是疯了,亏的胖爷当初还那样帮过她,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忘恩负义的人。”

    我踢了胖子一脚,说:“你丫的真是欠揍,明知道那是阿红的逆鳞,你他娘的还故意起拨弄一下,不是找死是什么?”

    “胖爷就从来不会计较这个!”

    胖子一脸无奈,只好把视线移到了湿地里边,嘀咕道:“看样子是战斗结束了,也不知道那五个家伙有没有全军覆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