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世态炎凉
    我有些非常的意外,,后来我才知道并非是同道中人要下跪,而只有陈文敏这样做,还知道了她这是在行亡夫之礼。

    陈文敏哭了很长的时间,那种声泪俱下的场面我有些受不了,和阿红试着几次搀扶她,却都被陈文敏拒绝了,她一直在棺材面前跪着直到半个小时有其他人的到来。

    红龙去招呼那些人,本来应该是我,但陈文敏把我叫到了一旁,说是有事情要商量,我只好跟着过去。

    陈文敏用沙哑的声音说:“小子,给我破孝!”

    我愣了一下,知道她说的破孝就是要穿孝服,可是我不知道该给她破什么样的孝服,就小心翼翼地问道:“您让我怎么破?”

    陈文敏苦笑说:“以妻孝来破。”

    我又是怔了怔,因为在我们老家里边,丈夫去世了妻子是不会给孝的,所以不知道该给他穿什么样的孝服,一时间也接不上话来。

    陈文敏皱起眉头问我:“怎么?他交代不给我孝吗?”

    我慌忙摇头说:“这倒是没有。”

    陈文敏继续问:“那你犹豫什么?”

    我把自己的想法跟她一说,她微微点头,说:“原来是这样,地域不同风俗习惯不同,你既然是他的徒弟,而他又没有儿子,现在穿的又是孝子的孝服,我总要经过你的同意。现在你没有意见,我会自己找裁缝说的。”说完,她还真的去找裁缝了。

    看着那离开的背影,我无语地摇头,心里暗想:你们应该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何必当初不好好珍惜呢?

    在我回到棺材边上的时候,正巧盲天女、黄妙灵已经到了,她们看着我微微点头示意,我心里却是一酸,比较黄妙灵已经是我的女朋友,很多事情都只差一步,现在她又代表付义来祭拜,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黄妙灵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想法,对我轻声说:“小哥,我这次是代表我个人来的,不过我师傅那边的情况你也清楚,他没有可用的人,所以只能让我代替一下。”

    我点头,然后问她:“你还走吗?”

    黄妙灵一笑说:“不了,要不然我就不会来了。”

    我总算是心里松了口气,立马说道:“那你也帮我接待一下宾客,毕竟你也算是未过门的媳妇儿。”

    黄妙灵微微点头,然后就去帮忙了。

    看到她的身影,我再次想到了盲天官和陈文敏,虽说她们两个人也算是做到了一个行业的巅峰,但始终是一对苦命鸳鸯,我想盲天官一定没有我这么坚持,要不然也不会出现今天的情形。

    大概忙到了夜里十点多,宾客才渐渐散去。

    在我们送走最后一个宾客的时候,家里只剩下我、黄妙灵、盲天女、陈文敏和阿红五个人,红龙和胖子去雷子局打听霍子枫的情况。

    陈文敏哭的两只眼睛和毛桃似的,她坐在哪里不说话,倒是她们三个不断地问东问西,都是一些关于这些天和墓葬的事情,毕竟这算是我们的共同话题。

    我问陈文敏:“您有什么意见吗?”

    陈文敏犹豫了一下,反问我:“他留下什么遗言了吗?”

    我挠着头,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就囫囵说道:“官爷死的时候我不在场,这只能等我师兄霍子枫回来问他了。”

    陈文敏看向我说:“你这小子还是不老实,他既然把自己的位置交给你了,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什么都不说的,我和他认识可比你早的多,快告诉我!”

    正在我踌躇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胖子和红龙从外面略显慌张地跑了进来,看样子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必然不是好事。

    我本来想多说一些关于米九儿对盲天官的相思之苦,但有些事情是用文字和言语无法表达出来的,而且霍子枫那边又出了事。

    在胖子和红龙带来的重磅消息,那就是霍子枫已经伏法认罪,把所有的罪名全都揽在自己的身上,即便有岳蕴鹏的关系,但无期已经很难逃脱了。

    最为着急的自然是红龙,遇到这种事情他有些六神无主,用急切的目光看着我,不断问我该怎么办。

    盲天官的丧事固然重要,但我也不能只管死的不管活的,连夜就和胖子再度去探监,那是找了很大的关系才能见到霍子枫,其中的繁琐不言而喻。

    见到霍子枫的时候,他还穿着那一身丧服,我估计全世界也找不到几个蹲号子穿这种衣服的,他的嘴唇非常的干裂。

    一个好心的雷子告诉我,霍子枫自从进来之后,食水为沾,有绝食的征兆。

    我们两个隔着一张桌子,胖子和那个好心的雷子坐在一旁的长椅上抽烟。

    我直接问道:“师兄,这是为什么?”

    霍子枫看了我一眼,说:“没有为什么,这件事情必须有人来顶,最合适的人就是我了。”

    “可是……”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霍子枫示意我不要再说了,他却说:“我们老大留下的产业你好好打理,别埋没了他的名声,只可惜他还不到五十岁就……”说到这里,他的泪就下来了,把头一低,双肩微微地颤抖起来。

    看的我一阵的沉默,因为这种情况只可能在我的身上发生,哭哭啼啼的事情应该是我才对,即便是胖子也在情理之中,唯独却是霍子枫,这点我无法接受,再次怀疑我见到的这个人是不是霍子枫本人。

    许久之后,我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师兄,事已至此,我再多说什么已经无济于事,你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霍子枫微微摇头,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擦了擦眼泪抬起头对我说:“哦对了,师弟,你也知道韩雨露的事情,现在我老大走了,我又这样了,她后半生的生活就交给你了。”

    我很想推脱,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默默点头。

    毕竟,韩雨露属于一个类外,要她在现在这个时代生活,她几乎算是九级伤残人士,几乎要达到生活不能自理,也许她的存在并非是幸事,反倒是一种独特的悲剧。

    我们又聊了一些关于盲天官的丧事,听我差不多都安排好了,霍子枫点了点头说:“有劳了师弟,以后全靠你了。”

    说完,他看向了那个雷子,说:“我想回去了。”

    雷子点了点头,就把霍子枫带了回去,临走前我又特别嘱咐了那个雷子,让他多照顾霍子枫,那雷子说霍子枫已经认罪了,不会再对他采取什么别的手段,只是霍子枫这辈子都完蛋了。

    接下来的几天,四合院里边一直人来人往,一直到了第九天出殡的时候,在一辆大皮卡车拉着套了棺椁的棺材,我们就到了墓地。

    一切我都感觉好像是一场梦似的,看着盲天官的棺椁下葬那一刻,我莫名地感觉很累,不知道是替他还是替自己,不过这种感觉一闪即逝,因为接下来就是我要重新整理盲天官生前的铺子。

    在这里不得不提,在火化的那一天,几个雷子亲自来验了尸,我想如果不是盲天官死了,肯定进去的就不是霍子枫,也是盲天官本人吧!

    忙碌了半个多月,我才把人心不齐的铺子管理起来,这都要归功于之前盲天官对我的栽培,让那些铺子里的老板都知道我是张小爷,明白我可能是盲天官下一任继承者,加上红龙的帮忙,所以一切都井井有条地进行着。

    在我接的那一天,很多同道中人都来恭贺,那人数甚至超越来拜祭盲天官的人数,这让我或多或少还是感觉到了人情这种东西的淡薄,但这就是现实,任何人都无能为力。

    岳家庄园再度开始了拍卖,在岳蕴鹏得到了我口中对于西周皇陵的一些信息之下,很多东西都拍到了天价,所以即便给我其中的百分之一,那也是一笔非常客观的数目。

    这个数目我只是看了一眼,就交给了红龙,让他把钱分成若干份,然后派人送到了下斗而死的那些人的家人手里,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过的倒是很清闲,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焦头烂额的,每个铺子都是一个季度交一次账本,所以几乎一年就忙那么十几天,余下的时间就是自由安排。

    我去看过霍子枫几次,他整个人变得更加沉默。

    在开庭的那一天,他把所有的罪名都扣在自己的头上,也牵连出很多曾经有过交易的买主,但是这些买主都是老油子,这件事情只能不了了之,而我和所有的铺子都躲过了一劫。

    这天,阿红到了我的铺子,由于我对于盲天官住过的那个四合院有些害怕,所以一直没有过去住,一时间又不想把它卖掉,所以那个四合院现在只有红龙在里边住,而我还是住在铺子里边。

    沏了茶,我招呼阿红坐下,问:“你有什么事吗?”

    阿红端着茶杯环顾了一下四周,问我:“怎么不见黄妙灵呢?”

    我说:“她在后海的那家铺子里边,我本来是不打算让她做老板的,可是她觉得自己太闲了,要不然就要去倒斗,我只好给她找点事情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