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交代后事
    有这么一种说法,说是比如人的寿命只有三十岁,但他每天躺在棺材里边睡觉,索命无常就会认为他躺在棺材里边的时间,就是死去的时间,那样他最大限度可以活六十岁。

    最少也可以活五十岁,因为晚上的时间就相当于他死亡的时间。

    但是这种做法在风水中是不可取的,使用者在死后被阴间查明,就会祸及子孙,把他在阳间多活的时间,从子孙的寿命中折损,而且还是至少三代子孙,家里就会出现先天夭折等一些事情。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立马就大了起来,因为我觉得里边不是别人,正是我盲天官本人,这里是他的房间,而且他没有后嗣,所以一切都说得通了,我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我现在倒是好奇那个李伯在什么地方,他不可能已经进入了棺材里边吧?

    可那样不就破坏了风水格局,这个续命之法也就没有什么作用了。

    由于放心了不少,我就仔细去看棺材,发现其上有一个很巧妙的锁,这种锁在斗里从未有过,因为它是一种双开打开的锁,就是无论从外部还是内部,都可以打开,但前提是必须要懂这种锁的开锁方式。

    我从自己的身上摸出了几根细铁丝,自从我见到了形形色色的锁之后,我就一直把这些铁丝随身携带,也许这也算是一种职业病。

    这让我不由地开始怀疑是不是盲天官在考验我的开锁技术,毕竟作为盗墓贼是不会看这种锁的开锁方式,斗里的使用率为零。

    如果连这种开锁技术都掌握了,那相当于把风水中蕴含的铸甲之术全部掌握了。

    已经这样了,我只好硬着头皮去开锁,这种锁的难度一般,但其中需要几个诀窍,如果不仔细专研,那就是掌握了打开各种古锁的开锁方式也无济于事,用现在流行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县官不如现管”。

    我自然是掌握了,在十几秒之后,棺材里发出了一连串“卡啦啦”的声音……

    接着,棺盖就像是八音盒似的自动掀开,我还是下意识举起了手里的拐杖,用手机照着做出了防御姿态。

    在棺盖打开之后,顿时我就看到了里边有一张满是皱褶的老脸,那双目微微闭上,就好像已经过世了一样,要不是他的胸口一起一伏的情况下,我真的就以为这是个死人。

    这人让我感觉非常的情况,他很像是刚刚带我进来的李伯,可又像是盲天官,我顿时有些蒙圈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是眼巴巴地盯着里边的人看。

    看了半分钟左右,我终于肯定这是盲天官,只是我上午还见过他,中午还一起吃的饭,那时候虽然说不上红光满面,但也是神采奕奕,可在到了晚上怎么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再想好好打量几眼,忽然盲天官睁开了眼睛,而他方法早已经知道我来了,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吓得我自然是往后缩了几步。

    盲天官放佛大梦初醒一般,他伸出干巴巴的手,扶住了棺身的边缘,就从棺材里边坐了起来,看着我说:“张文,你来了?”

    我木讷到有些反应不过来,但还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支支吾吾了很久才说道:“官,官爷,您这是干什么呢?”

    盲天官站了起来,就艰难地跨出了棺材,说:“你能打开这把锁,难道还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他娘的,问什么呢这是?”

    我暗嘲了自己一句,嘴上说道:“这是续命之法,我在一些风水玄学书上曾经看过,只是官爷您这是?”

    盲天官点了三根香,然后对着棺材拜了拜,将香插在了香炉里边,然后转过身来,不急不缓地说:“张文啊,今天叫你来,其实我想交代一下后事!”

    我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诧异地问道:“官爷,您到底怎么了?”

    盲天官看着外面的夜空,叹了口气说:“这是命,即便我不信也不行,我已经逆天改命了有一段时间,否则我早就走了。”

    我说:“您得了什么病,怎么短短几个小时就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您能不能……”我有些说不出口,只是看着盲天官。

    盲天官抬了下手,让我看到了他手上满是皱褶,他对我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已经知道自己的大限将至,不过我能很释然地去面对死亡,连我自己都没想到。”

    被他这么一说,我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事情发生快到我无法想象的地步,索性就把自己的疑虑问了出来:“官爷,刚从还进来一个提着纸灯的李伯,他人呢?”

    盲天官没有回答我,反应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所谓的李伯其实就是盲天官本人,他可能使用缩骨功细微地调整了面相和身体,所以就会看到另外一个人。

    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也就是我上午见他的样子,盲天官苦笑说道:“其实我算是知天命当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只是见你们的时候我尽量克制自己的相貌,怕这幅模样吓到你们。”

    我看着他这熟悉的样子,心里有一种莫名的酸楚,这难怪他为什么有时候看上去非常的苍老,而有过一段时间看起来又非常的年轻,原来都是缩骨功在作怪。

    盲天官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想法,他苦笑着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今天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经过都告诉你。不过,你师傅也并非你想的那么狭隘。”

    我说:“官爷,我没有……”

    盲天官抬手制止我继续说下去,他说:“我年轻时候进入古墓沾染上了一种怪病,从医学角度上来说,就是对细胞的严重破坏,但又会生成新的细胞,说白了就是一种新型的癌症,全世界绝对不会超过十例。”

    顿了顿,他接着说:“我这一生该享受的都享受了,唯独放心不下的就是天女(盲天女),因为这种怪病在每个人的体中的变故不同,所以我们虽然表面上看一样,但还有一些细微的差别,比如说我就是骨骼发生了变化。”

    看了我一眼,盲天官继续说:“我知道自己的大限将至,早已经想到用风水续命之法多活一段时间,只是希望在我活着的时候能看到天女找到依靠,所以上次才让她和你们一起倒斗,只可惜……唉!”

    我忍不住插嘴道:“这也为什么你花大价钱让去西周墓中我们倒斗,还让我们找寻一些丹药和方法!”

    盲天官点头说:“确实是这也,所以这次倒斗回来的丹药,我已经亲自尝试,可是中了毒,只能到医院里边洗胃。”

    我看都到了这时候,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说:“我倒是听我师兄提到过像你们这类人,我们还以为你是为了求长生!”

    “长生?”

    听到这两个字后,盲天官一愣便是哈哈笑了起来,连蜡烛的火光放佛都被他所感染,微微地晃动了起来,盲天官说:“这是多少人的梦想,可却没有一个人得到过长生,连帝王都无法办到的时候,更不要所是我!”

    我说:“官爷,这电是你故意掐掉的,还是真的停电了?”

    “你说呢?”

    盲天官摇了摇头,就走到了棺材的后面,不知道搞了一下什么,然后不但屋子里的灯亮了,连整个院子都恢复了灯火通明,放佛刚才只是他跟我开了一个诡异的玩笑。

    其实我知道续命之法是不能太亮的,那是怕黑白无常看清楚人并非是假死,所以只点几盏残灯,这也叫照魂灯,说是用来替鬼魂照亮通往阴间的道路。

    我们两个人坐在了后院,盲天官让我沏了一壶茶,他端着热气腾腾的茶杯,看着漫天繁星却无月的景象唏嘘不已。

    他说了很多他年轻时候和一个摸金女校尉的风花雪月的故事,听得我真的很羡慕,难怪是只羡鸳鸯不羡仙。

    稍停片刻之后,盲天官说:“张文,我跟你说些正事,你听着就行。”

    “第一件,关于我的产业继承者,你也不用推辞,我要传给你,我现在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也算给我对你爷爷盗王的补偿,至于为什么要补偿,我不会告诉你,你爷爷也不会,你只要接受就好了。”

    “第二件,帮我照顾天女,她是个孤儿,从小孤苦伶仃,跟着我也没有享受过,如果你愿意就取了她,要是你们两个队对彼此没感觉,把她当成自己的义妹也可以,最主要是照顾她。”

    我还等着他说第三件,可是他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说:“就这么两件,至于别的小事,我也管不了,剩下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想了一会儿,我问:“为什么不把你的一切的交给盲天女呢?”

    盲天官摇头说:“天女是个苦命的孩子,我能够了解孤儿的身上的痛苦,可我还是把她培养成了一个下斗高手,但她却不是经营铺子的高手,一两个还成,顾全大局方面不如你。”

    顿了顿,他继续说:“而且我能想象到,如果我不在的那一天,她一定会伤心很长时间,而这段时间足以让所有的铺子都萧条到倒闭,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