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寻找买家
    胖子应该在睡觉,他迷迷糊糊地答应了我,问了我是怎么回事。

    听我完了之后,他说我做的对,这年头大多亲情有时候比不过金钱,这是谁都不得不承认的,说他一会儿过来把东西拿走,藏在一个他藏宝的神秘地方,让我放心。

    我可是连眼睛都没合,觉得以后可不能让任何人看自己手里的东西,否则可能引火烧身,这算是一次教训,一直等到胖子来了,我们两个去了他的“藏宝之地”。

    其实也就是胖子能够想到这样做,他在他们家老院子的挖了一个洞,几乎和盗洞差不多,就是厕所下面,进入洞总和你还能闻到恶臭的闻到,我看到胖子这次摸出来的东西都在里边堆着。

    胖子点了支烟,说:“怎么样?这地方够安全吧?”

    我说:“没有人不知道吧?别到时候让人给连锅端了。”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放心,这地方谁都不知道,而且谁也想不到胖爷会在茅坑下面挖一条藏宝的密道。”

    顿了顿,他说:“小哥,想不到你变得越来越贼了啊!要不,今晚咱们哥俩就睡在老院子里,等到明天去找盲天官,一出手不就高枕无忧了?”

    我摇头说:“这次我们不能找他了,你不是也知道吗?他的家底已经快被炸空了,去了最后也是用铺子换冥器,你愿意?”

    胖子说:“那有什么的,盲天官的铺子在北京城里都是好地段,大不了胖爷再转手卖铺子,那总比藏着这些冥器强吧?”顿了一下,继续说:“再说了,这东西不出手,那跟破铜烂铁废石头差不多,只有让它们成为藏品,那才是硬道理。”

    我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晚上我们两个叫了外卖,外卖小哥经历了千辛万苦才找到了胖子这座老院子,最后胖子豪爽地给了小费,外卖小哥才把苦着的脸,变成了笑呵呵地离去。

    胖子看着我,叹息着说:“看吧小哥,这就是现实,钱才是真正的爷啊!”

    我白了他一眼,说:“从古至今,从国内到国外,都是这样,有什么好感叹的?”

    我们两个吃过晚饭,就早早地睡了,这一晚上是我最近一段时间里睡得最香的,胖子由于东西还在手上,也没有提议出去做个足疗什么的,显然他嘴上说没事,但心里还有有些担心的。

    第二天一早,我们两个背着背包,开车到了盲天官的家中……

    我和胖子喝着茶等着,过了一会儿,他们两个人才站了起来,有人递过去了毛巾,两个人擦了擦汗,我立马乖巧地叫道:“前辈,我来了。”

    盲天官看了我和胖子一眼,说:“你们两个昨晚藏哪里了?”

    我愣了一下,问:“怎么了?您找我们?怎么不给我们打……”话还没有说完,我才想起来,我和胖子的手机早在斗里报废了,昨天根本没有买个性新的。

    这时候,忽然看到霍子枫走了过来,还没有来得及问他怎么在这里,他先说:“师弟,你们两个还不知道吗?昨晚有警察来过了!”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问道:“干什么?”

    霍子枫说:“找你们两个呗,你们的铺子已经让查封了,有人把你们两个捅了。”

    我的脑子就是“嗡”地一下子,就有些反应不过来,而瞬间我就想到了二叔,心说不会吧?他就算再怎么样,那可是我的二叔啊,他怎么可能把我的事情捅给警察呢?

    胖子的脸已经阴沉了下来,问:“谁干的?”

    盲天官很有深意地看了胖子一眼,反问道:“你说呢?”

    我犹豫了很久,才说:“不会是我二叔吧?这我真的有些不敢相信!”

    盲天官摇了摇头,让我整个人顿时放松了下了,他说:“这事情也怪我,没有好好查查阙三的底细,想不到这家伙居然是个扒子!”

    扒子,是我们对于卧底、间谍之类的黑话,就是吃里扒外的意思。

    我有些难以相信地看着盲天官说:“这不可能吧?老三一直都兢兢业业的,怎么可能是扒子呢?”

    盲天官叹了口气说:“那些警察早就盯上我了,只是因为没有证据,才会安排个人过来做扒子,只是这次他们扑了个空,就拿你铺子的一些交易过的古董做文章,不过也没有抓住你的把柄,过段时间就好了。”

    霍子枫甩着头发说:“你们两个最近先在这里躲一阵子,等风声过去了再出去。”

    胖子咬着牙说:“他娘的,想不到狗日的是个扒子,胖爷绝对不会轻饶了他。”

    盲天官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说:“行了小胖子,你还是消停点吧,杀人可比任何事情都严重,而且阙三肯定已经在北京城消失了,估计这辈子你都碰不到了。”

    胖子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那个……官爷啊,你看我们哥俩把这些沉甸甸的东西背了过来,你看看,给我们个价吧!”

    盲天官看了我一眼,问:“张文,你没跟他说我的处境吗?”

    我点头说:“早说了,他就是相信您,所以昨天回来,今天非要把东西带过来,其实我也是愁得没地方出手,您看看这该怎么办?”

    胖子直接说:“官爷,这可是西周的东西,有一件算一件,您不会不要吧?”

    盲天官说:“霍子枫带过来的那些,我还在堆着,我最近也没什么资金,根本吃不动这些东西,我看全北京城也没有几个人能。不过,我合计了一下,想到可能有人能拿下,不过需要过去问问才行。”

    我问:“谁?”

    霍子枫回答我:“师弟,还记得岳家吗?”

    我诧异道:“师兄你说的是上次拍卖夏国藏品的岳家庄园?”

    见霍子枫点头,我第一个想到就是岳蕴鹏,因为我和小贝的事情,还和岳蕴鹏有那么一点儿交情,他还给我名片,只不过被我丢在了铺子里,现在也回不去了,看样子只能登门拜访了。

    上午九点的时候,在盲天官的带领下,我们五个人就朝着岳家庄园而去。

    由于这岳家的地盘太有特点,所以一路上我都看到了很多熟悉的建筑物,开着车进入了巷子之内后,很快就到了岳家的大门前。

    两扇昂贵而熟悉的血龙木大门出现在眼前,门口站着两个守卫,拦住了我们的车。

    我们盲天官下了车之后,盲天官拿出一张帖子说道:“盲天官来拜访岳老爷子。”

    两个守卫愣了一下,然后接过了拜帖,我以为他们会让我们等一下之类的,没想到其中一个守卫说道:“老太爷说了,要是您官爷过来,让您直接进去,老太爷在正厅早已经恭候多时了。”

    这话一出,不但是我们愣住了,就连盲天官都有些诧异,不过他总归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物,并没有表现的十分明显,而是上了车。

    在守卫打开大门之后,车开进了院子里,放到了上次的停车场内。

    再次见到如此大的四合院,我还是忍不住左顾右盼,在北京估计也只有故宫和各大亲王府邸比这里大了,不算整座院子里边的附加品,就是这个院子的地皮那也是价值连城。

    霍子枫问盲天官:“官爷,这岳家老爷子怎么知道我们要来?”

    盲天官叹了口气,说:“岳家在北京城那可是绝对的大人物,他们想知道什么,就算是上面都瞒不住的,看样子岳家早已经注意到我们了。”

    我知道盲天官的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岳家是真正的有权有势,至于上面到底有什么门路,那就不知道我们所能知道的,但我可以肯定那绝对是核心中的一员。

    我们跟着盲天官进入了岳家的正厅,就看到里边有三个人,其中一个正是上次见过面的岳蕴鹏,他正站在一旁,而一个将近五十的中年人和一个瘦干的光头老者正在下围棋。

    我扫了一眼就发现,这个光头老者的眉毛和胡子全白,头发也是年龄大了自然脱落,皮肤皱巴巴的,就好像刚刚从墓里跳出来的粽子一样,不过那双眼睛是雪亮雪亮,让人不敢直视。

    中年人则是虎背熊腰,坐的笔直,而且非常严肃,在他身上流露出一股军人的做派。

    我怀疑他可能是军人某位大佬,只不过他的年龄有些不符,毕竟五十岁的衔位不可能太高,这点让我非常的诧异。

    盲天官拱了拱手,说:“岳老爷子,冒昧打扰了。”

    岳老爷子抬起头来,丫的肯定早知道我们进来了,就是故意装出这幅模样,他倒是和蔼地呵呵一笑,说:“小官,跟我还客气什么?随便找地方坐,这盘棋就要分胜负了。”

    盲天官倒是大摇大摆地走到了棋盘的旁边,开始专心致志地去看下围棋,而我们四个人就有些尴尬了,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合适。

    中年人摆手说:“鹏鹏,去招呼一下那四位小友,不要怠慢了客人。”

    “知道了,爸!”岳蕴鹏应了一声,就朝着我们走了过去,对着我笑了笑,说:“张文,好久不见了,随便坐,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