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人心算计
    再回到酒杯中的这只蛊虫,这并非是蛇蝎、蜈蚣之流,但从它体内释放出的淡黄色液体来看,决然不比所知的那些毒物差,我估计现在这杯酒只要人沾一滴,就会立马毙命。

    我把自己所知道的和推测的说了出来。

    胖子就好奇地问道:“依小哥这么说,那这肯定就不是丹药了,而是一种防止盗墓贼倒斗的毒物了?”

    霍子枫微微摇头说:“我觉得这还是一种丹药,只是有什么作用就无从考证了,只能带回去给我师傅研究一下。”

    我心里“咯噔”一下,因为这蛊虫可不是一般丹药,并非通过洗胃就能解决的,要知道一旦丹药下入肚中,外边那软皮自然会融化,而里边的蛊虫以那么快的速度成形,人立马就会中毒而亡,即便就在医院中,也无法避免。

    霍子枫大概看出了我的担心,对我说:“师弟,你放心,我不会让师傅乱来的。”

    我点了下头,长长叹了口气说:“如果你真的给了我老爸,这咱师兄弟不但没得做,也许还会成为仇人。”

    霍子枫迟疑了一下,说:“这我知道。”

    胖子却在一旁嘲讽我说:“小爷,你丫的在斗里不还说是那几个老家伙要陷害咱们吗?现在曲风改的也忒快了点吧?”

    我苦笑一下,说:“或许是我误会他了,那时候斗里的情况太糟糕了,所以小爷就胡思乱想起来,而且当时你们不是也信了吗?”

    “这个,这个……”

    胖子挠着头说不出话来,不小心把烟灰掉进了衣领里,烫的他“哇哇”乱叫,服务员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打开门来问情况。

    我们一看丢人到了姥姥家,实在是呆不下去了,只好结账走人,喝了酒整个人都困了,所以晚上回去就是睡觉,一夜无话。

    第二天,我们上午简单的碰了个面,大家就分道扬镳,本来黄妙灵是应该和我回北京的,但是由于她有东西要交给付义,所以直接到了市区转车去了西安。

    我算是千叮咛万嘱咐,让各家的人都回去把我的话带到,毕竟我也是出于好心,那种蛊虫具体毒性有多强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绝非一般毒物可以比拟,他们五个能活下来也是命大。

    由于身上有冥器,我们只能在坐最慢的火车回去,这种火车的检查力度并不是很强,随便找到方法就能蒙混过去。、

    不过,这一路上绝对不比从山里出来能好上多少,等到了北京每个人都快虚脱了。

    秋意见浓,北京的道路两旁一如既往地干净,但树上泛黄的树叶已经表明了这个季节真的来了,而我们在进入市区,便也分开了,各回各家,等到明天去盲天官的家里碰头。

    我打车刚刚回到铺子,就看到二叔正坐在里边和我店里的伙计们聊天。

    一个伙计还以为我是客人,便乐呵呵地凑了上来,一看到我之后,便诧异地说道:“老板,您回来了?”

    顿时,所有人都围了过来,开始帮我拿东西,我并没有让他们染指,因为里边都是冥器,要是有心摸一件藏起来,那我损失可就大了。

    我已经不像是以前单纯和天真的我,连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了。

    将东西放到了我的房间,我托着疲惫的身体下了楼,问二叔:“二叔,你怎么过来了?铺子里边不忙啊?”

    二叔挠着头笑着说:“这个季节属于淡季,根本没什么生意,二叔也是担心你,所以上首都看看你回来了没有,你说这也巧了,你还真的今天回来了。”

    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叹了口气问伙子:“咱家铺子怎么样?”

    一个伙计说:“虽说比同行强些,但这个季节正是农民开始秋收的时候,老物件的交易数量也下降了很多。”

    我微微点头,这一路确实又很累,就招呼了二叔一声,就打算回房间里边休息。

    可是,二叔很快跟了上来,在我关门之前挤了进来,他问:“你小子这次都摸到什么了?能二叔开开眼行不?”

    我苦笑一声,这人已经进来了,我总不能把他赶出去,毕竟他还是我的二叔,就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背包说:“二叔,你自己看吧!”

    二叔可真的是不客气,将我包里的青铜器和玉器全部翻了出来,一件件地摆着了地上,我摸得都是小件,即便里边还有一些必要的工具,但那也非常的可观。

    这要是胖子的背包,估计至少比我多一到两倍,也难怪那家伙不管别人怎么说,都着急地要离开夏墓,现在回想起来,最聪明的人应该当属胖子了。

    二叔鉴赏一会儿,赞叹道:“小子,这些物件最少也是战国时代的吧?”

    其实我们出发一直都是秘密行动,所以除了当事人之外根本不知道我们出发的方向,更加不知道要下的斗如何,所以二叔并不知道我具体的经过,可知道我不在,那肯定就是倒斗去了。

    我说:“二叔,这是西周的。”

    二叔愣了一下,用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着我说:“不开玩笑啊大侄子,你二叔可也在这方面下了不少功夫,这些真的是西周,不是上周的吗?”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确定这就是西周墓刚出土,还冒着热乎气的古物。

    不过,二叔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就说:“你要是告诉二叔这是秦朝的,二叔肯定不会质疑,毕竟上面的沉淀物表明它们至少也是西楚时期,可你要是说这是西周的,不但我不信,估计同行也没有几个人相信。”

    我呵呵一笑,说:“那我也没办法,至少说是西楚的一定有人信吧?而且二叔你看,不管是青铜的,还是玉的,上面雕刻着全都是帝王之物,这些东西的价值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二叔的眼中早已经炙热的快要烧起来,听我这么一说更是频频点头,连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定了定神才说:“你小子这些东西打算出手?”

    我微微点头说:“这次伤亡比较大,所以这些东西出了手之后,我想要给挂了那些人的家里人有个交代,谁让这次我是筷子头呢!”

    二叔“哦”了一声,然后对我放低声音说:“大侄子,二叔这边认识一个不错的买家,他对咱们中国的古玩都非常感兴趣,而且年代越久的越喜欢……”

    我不等他把话说完,因为我已经听出了不对劲的东西在里边,他居然说是“咱们中国的”这话表面这个人肯定就不是中国人,我立马说道:“二叔,有件事情我要提醒你。”

    二叔一怔,问:“什么?”

    我说:“虽然咱们是盗墓贼,但是从我个人的想法来看,我们摸得物件都不会出手给外国人,而是出手给国人的收藏家,这也算我们做这一行的一个本分。”

    二叔笑了,他摇着头说:“这他娘的都什么时代了,那是有钱就是爷的时代,管它出手给哪国人,只要给我们的价格合适就出手了,对方给的可是美子。”

    我不想再和二叔说别的,因为我做人这点原则还是有的,这是底线,就开始把东西一件件地往包里塞。

    在斗里这叫冥器,出土以后就变了,那就是古董、古玩、物件和收藏品,对于外行人决然不能再叫冥器,这也是一个不变的定律。

    二叔着急了,说:“哎哎,大侄子,你这是干什么?二叔这也不是为了你好嘛,这年头谁还会和钱过不去呢?”

    我摇着头说:“二叔,说句实话,你大侄子现在并不缺钱,就算是缺钱,也不会把这些物件卖个外国人,这放在六零年,那可跟卖国差不多,这也关乎道德和个人声誉。”

    二叔抓着一件玉器,说:“就算你不卖个外国人,到时候你卖的收藏家也会,你何必这么固执呢!”

    我抢过他手里的那件玉器,说:“二叔,你别忘了爷爷是怎么说的了,我可记得清清楚楚,你这样做是在给他脸上抹黑。”

    二叔挠着头,不甘心地说:“你小子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叫‘乱世黄金,盛世古董’,要不就出手一件,反正你也有这么多,你不是还说要给死者家里一个交代吗?”

    我拉好背包的拉链,说:“二叔,这东西我自然有自己出手的渠道,您也不用为我操心。放心,等一出手,我会分你一些的,也不用你为了拿中间人的钱,跟你大侄子在这里苦口婆心地说个没完没了。”

    二叔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我把背包塞到了床下,说:“唉,那好吧,其实二叔也是为了你……”

    “二叔你打住吧,我很累了,改天一起吃个饭,现在我想休息了!”我委婉地下了逐客令,同时觉得自己把二叔带入这一行,是不是一个错误。

    二叔也不好厚着脸皮继续跟我纠缠,就说了一句让我好好休息,然后摇着头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立马就给胖子打了电话,因为我真的不得不防一下二叔,这人心是会变得,即便是我的亲二叔我也不放心,万一他晚上来偷来抢,或者是直接把我捅了,那我可真是倒了血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