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再遇金蛊虫
    胖子愣了愣说:“别他娘的废话,有东西就先拿出来,至于信不信我们哥仨自己能判断,而且那个斗里的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你们就说有粽子吃屎胖爷都信。”

    霍子枫从口袋里边掏出了一个塑料袋,然后打开从里边捏住了一颗圆形的石头,放在了桌子上,又重新把那个塑料袋收好,示意我们三个看看。

    我拿起来看了几眼,说:“这就是石头丹炉里边的丹药?”

    黄妙灵提醒我:“小哥,你小心点,别把这丹药捏碎了,里边有东西。”

    我愣了一下问:“什么东西?”

    黄妙灵说:“我们也不知道,好像是一种昆虫,而且还是活的,差不多有指头肚那么大,长着双螯,我们身上的伤口就是被这种昆虫的螯造成的。”

    红龙问:“你们不是都穿着盔甲呢吗?怎么还能伤及到内部?”

    盲天女说:“这种小昆虫,能够喷出一种液体,除了这种丹药表皮之外,任何东西都可以腐蚀,这一只没什么,但里边实在太多了。”

    我疑惑地看着那颗普通小石头般的丹药,说:“一炉丹药九十九,很多史书都有记载,怎么可能会有太多呢?”

    阿红说:“可能是繁殖了,里边这种虫子实在太多了,也幸好我们先发现了情况除掉了绝大部分,但是它们在死亡的时候会喷出那种液体在我们的身上,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这么狼狈。”

    我闻了闻这颗丹药,并没有任何药材的味道,反而有一种很难形容的臭味,就觉得其实这并非是石化的丹药,而是另外一种东西,但我又想不到这是什么。

    霍子枫见我表示疑惑,他就笑了笑说:“师弟,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我说:“我也不知道,但我觉得说它是丹药是我太武断了,这很可能是别的东西。”

    “什么别的东西?”胖子和红龙几乎异口同声问我,然后他们两个相视一眼。

    我摇头说:“小爷也不清楚,只是长的很像丹药,可如果真的是石化丹药,不可能会被轻易捏开,我刚从感觉了一下它的硬度,有些像是发干的药丸包裹的一样。”

    盲天女捂着嘴娇笑了起来,看着韩雨露说:“小哥,你和韩雨露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她当时也是这样说的,后来在我们打开一颗才发现里边的那种昆虫。”

    胖子挠着头问道:“胖爷怎么越听越乱呢?这种东西就是在这里边,还是在这外面?”

    红龙白了他一眼,说:“这都听不明白,肯定是里边外面都有,我猜外面成年的,里边应该是幼虫。”

    霍子枫微微点头,说:“老龙说的对,在我们打开一颗之后,发现确实是那种昆虫的幼虫。”

    说完,他就从我手里那东西接了过去,然后用手一捏,顿时外壳一分为二,而里边出现了一只我从未见过的昆虫。

    胖子吓得直接站了起来,一边后退一边说:“我操,你丫的以为这里哪里?这可是他娘的饭店啊,一会儿发生什么意外,到时候我们可都是要被抓的。”

    在胖子说话的同时,我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而这个时候的霍子枫,已经将那只小昆虫塞进他的酒杯中,用一个小碟子盖着上面。

    那小昆虫只有蚂蚁那么大,在酒里折腾了几下,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到了指头肚那么大,然后六条腿一伸就没了动静,像是一只甲壳虫似的。

    但这虫子通体是淡金色的,看它那锋利的两个牙齿和双螯,就知道这东西非常的不好惹,而且我发现白酒的从水色也变成了淡金色。

    我浑身感觉有些不对劲,一皱眉问他们:“难道这种虫子还有毒?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韩雨露告诉我们三个,同样的话她曾经在墓中也说过,这种昆虫并非一般小虫子,而是传说中臭名昭著的蛊虫,同时也表明了西周墓中有巫术的证据。

    只不过这些金色蛊虫并没有人控制,一切行为都依靠本能,所以攻击力才大大的降低,要不然当时在墓中的人一个都活不了,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看着泡到酒杯里边的那只小虫子,说实话我无法联想到这就是传闻中的蛊虫,要知道蛊虫是将各种毒性强大的毒物放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中,让它们互相搏斗,最后剩下的一只就是蛊母。

    蛊母在和同种类的毒虫交配,第一次产下的幼虫,就可以拿去使用,在放在人或者其他身体中,蛊母是可以将其控制,要是杀掉蛊母,宿体也会面临死亡。

    一本名为《通志》的书中记载:“养蛊,要用一百种虫类,而夷人所要的只有十二种。”

    在养蛊以前,要把正厅打扫得干乾净净,全家老少都要洗过澡,诚心诚意在祖宗神位前焚香点烛,对天地鬼神默默地祷告。

    然后在正厅的中央,挖一个大坑,埋藏一个大缸下去,缸要选择口小腹大的,才便于加盖。

    而且口越小,越看不见缸中的情形,人们越容易对缸中的东西发生恐怖,因恐怖而发生敬畏,缸的口须理得和土一样平。

    等到农历五月初五,到田野里任意捉十二种爬虫回来,不是端午节那天捉回来的爬虫养不成蛊,放在缸中,然后把盖子盖住。

    这些爬虫,通常是毒蛇、鳝鱼、蜈蚣、青蛙、蝎、蚯蚓、大绿毛虫、螳螂……

    总之会飞的生物一律不要,四脚会跑的生物也不要,只要一些有毒的爬虫。

    这十二种爬虫放入缸内以后,主人全家大小,于每夜入睡以后祷告一次,每日人未起床以前祷告一次,连续祷告一年,不可一日间断。

    而且养蛊和祷告的时候,绝不可让外人知道,要是让外人知道了,自己养的蛊就会被巫师用妖法收去,为巫师使用,主人就会全家死尽,即使不被巫师收去,成蛊以后,也会加害主人。

    一年之中那些爬虫在缸中互相吞噬,毒多的吃毒少的,强大的吃弱小的,最后只剩下一个,这个爬虫吃了其他十一只以后,自己也就改变了形态和颜色。

    根据传说的种类很多,最主要的有两种:一种叫做“龙蛊”,形态与龙相似,大约是毒蛇、蜈蚣等长爬虫所变成的;一种叫做“麒麟蛊”,形态与时间相似,大约是青蛙、蜥蜴等短体爬虫所变成的。

    一年之后蛊已养成,主人便把这个缸挖出来,另外放在一个不通空气、不透光线的秘密的屋子里去藏着。

    据说蛊喜欢吃的东西是猪油炒鸡蛋、米饭之类,饲养三四年后,蛊约有一丈多长,主人便择一个吉利的日子打开缸盖,让蛊自己飞出去。

    蛊离家以后,有时可以变成一团火球的样子,去山中树林上盘旋,有时可以变成一个黑影,在村中房屋间来往。

    蛊的魔力最大的时间是黄昏。

    每次蛊回家之后仍然住在缸中,吃到人的这天,主人就不必喂它东西了。

    据说养蛊的好处并非要蛊直接在外面像偷盗一样偷宝贝回来供主人使用,而是要借重蛊的灵气,使养蛊的人家做任何事情都很顺利。如果主人想要经商,借助蛊的灵气,可以一本万利。

    如果主人想要升官,借着蛊的灵气,可以直上青云。

    反过来说,如果偶一不慎,被受蛊害的人家知道了,去请专门的巫师来把蛊收掉,蛊的主人便会诸事不宜,全家死尽。

    养蛊的人家,除了日常要虔诚服侍之外,到每年夏历六月二十四日,要对蛊作隆重的祭礼。

    这个祭礼延续三天,即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日,在这三天之内,主人要每天都用新鲜的猪一头、鸡一只、羊一头。

    煮熟以后,到晚上星宿齐观天空之时,全家把猪羊鸡搬入养蛊的秘室中去俯伏祷告,祷告完毕,将猪羊鸡砍碎,投入缸中。据说蛊的食量很大,魔力很高。

    祭扫的时候,外人不得参加,消息不可泄漏,否则又有身家性命的危险。除了聚虫互咬一法外,各种特殊的毒蛊又分别有特殊的制造方法。

    如此看来,蛊应是一种极为恐怖的东西,其实不然,有些蛊对自己的女主人十分忠诚。传说在雪岭山脉的一个部族里,所有女孩子到了十二岁都要饲养一只属于自己的变种蛊虫。

    这只蛊虫从此就是女孩子的守护者,只要女孩子受到外界侵扰,蛊虫就会出现搭救主人,当女主人死亡之后,蛊虫也随之死去。

    不管是善良的蛊虫,还是恶毒的蛊虫,都是特殊时代产生的特定事物。

    虽然在今天,蛊术还在湘西的某些地区内小范围传播,但它已经逐渐被文明社会所摒弃。

    但有一点非常重要,蛊术是中国几千年历史的一个见证,它将被作为一种特殊的文明流传下来。

    但是养蛊有个忌讳,就是动物中唯独有狗不能下蛊,而蛊怕狗,所以施蛊者也不能吃狗肉,至于为什么,这就无从考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